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第三十章 认识

何处春风不思归 石月初八 3183 2019-08-01 11:30:00

    “云姑娘?”

  高景行满眼不解,她怎么会在这里?

  卷云等这一刻太久了,此时全然忘我,哭泣着就要往高景行怀里倒去:“是我——”

  高景行眸光一闪,往元书意那头看去,果不其然,那女人正笑嘻嘻的看过来,全然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元书意正看得那叫一个精彩,见高景行一记寒光放来,她也不怕,嘿嘿一笑以示回敬。

  反正她的目的达到了,他要生气她也乐意。

  美人投怀送抱,人生乐事啊。

  谁知才一眨眼,也不知高景行做了什么,朝他扑过去的卷云猛地一顿,接着就往后跌去。

  “意儿,还不扶着些。”

  高景行这一声“意儿”,震得元书意动弹不得,哪里还听得清他这句话里还说了什么。

  倒是立在她身旁的桃依听清了。

  虽说桃依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么羞的事情,红了耳根,但哪里有让少夫人去扶一个丫鬟的道理?

  桃依机灵地上前去,替元书意扶住了不知好歹的卷云。

  什么玩意儿?在少夫人面前敢做出这种事来,真是不害臊!

  等卷云站稳,桃依给了个白眼,一撒手站回了元书意身边。

  “景哥哥……”卷云一脸的不敢置信,高景行从没推过她,今日竟然——一

  可卷云忘了,她也从来没有到过高景行一米范围内的地方,这个男人从来不许女儿家靠近,更别说扑到他怀里去。

  泪眼朦胧里看到高景行朝着元书意笑唤意儿,卷云是不敢相信的。

  她还从未见他对任何一个女人笑过。

  可是为何,他会朝元书意笑?

  外头不是说,这桩婚事并非他所愿吗?他们从未相识相知,谈何而来的感情?

  想到这,她的泪掉得更凶了,但也不敢再上前一步。

  但这些事元书意是不知道的。

  才从那声“意儿”里回过神来,元书意收住了笑:“大爷离得最近了,不应该是大爷扶着吗?”

  什么时候他对她这么亲密了?

  从来都没有过!

  今日这是怎么了?

  看看一旁神情落寞的卷云,又看看那个居然盯着她慢慢笑起来的高景行,元书意意识到这个人要坏事:“大——”

  “意儿,你可知云姑娘是漠北沙疆的巡抚千金?”

  巡抚千金!

  这话镇住了桃依却没镇住元书意。

  果然是漠北的旧相识啊,这一来就说得通了。

  这件事还是在元书意的意料之中的。

  为表镇定,她往圈椅里靠了靠,抵住了因瞧见了高景行的笑而微微发抖的背部:“这我就不知道了,都是从府里调过来的,我看院子里空落落的,想着来几个人也不碍事,既然是外头巡抚大人的千金,咱们是断然不敢留下的,就交给大爷安排了。”

  再听到说要决定自己的去留,卷云登时就站不住了,揪着衣裙上前一步:“景哥哥,我不走!”

  高景行从元书意话里听出了来龙去脉。

  再看卷云这态度,自然是更清楚了:“巡抚大人一家已经无恙,前几日就到达了京城,现在兵部就职,这些日子找你也动了力气。”

  高景行朝外头唤了声,两个身着鸦黑长袍的小厮走了进来。

  高景行示意其中一个:“去通知城西新府的李巡抚,就说他们二小姐找着了,带他们的人过来接走。”

  又跟另一个说道:“你去府里找两个妈妈过来,给我看住她了。”

  “不!我不走!”卷云大喊,“你们别去告诉我爹!”

  可两个小厮只听命于高景行,这会儿已经领命快速离去。

  “这儿是高家,不是你们李家,容不得你胡闹!”高景行脸上的笑意早已不见踪迹,此刻只有一脸寒霜,“回京途中你买通匪人劫走自己,这事你想由我来告诉李大人吗?”

  卷云浑身都僵直了,吓得没了声。

  “你来高家有何目的都不追究了,可你记住一点,高家不比你们李家,不是容许你胡作非为的地方,”高景行的声音已经能听出是万般不悦了,“再有下次,别怪我不看你们李家的情面。”

  “来人——”

  “等等!”卷云撕扯着喉咙喊道。

  “三年了,我遇见您三年了,这三年里,我想尽办法打听你的消息,想尽理由跟着爹爹去你的军营里只为看你一眼,买通匪人的事也是因为没办法,路上听闻你成亲了,我家里也给我定了亲事,南烟城的华家,若是不出这个主意,回京不出一月就要到南烟城去完婚,我……不甘心。”

  卷云抬袖擦了擦眼,再看高景行,视线里的灼热已经显露无疑:“我求了人,进了高家,想见见你,问问你,可你却如此对我,难道你就一点都没对我动过心吗?在漠北,在军营里,你教我打拳,都忘了吗?”

  “我不止教了你,还一道教了你们李家长子,李棋,”高景行站了起来,朝厅门走了去,“我自问从未对你做过逾矩之事,我也从未说过要与你结亲,更没有单独和你同处过。”

  转过身来,背着厅门外的光,看向卷云:“云姑娘,还请自重。”

  自重?自重……

  卷云突然就笑着哭出了声:“喜欢上你,我错了吗?”

  “错了,大错特错。”高景行斩钉截铁道。

  “不……我哪里错了?我怎么就错了?”卷云掩面。

  那个站在光影处的男人,灼痛了她的眼。

  元书意看着看着,心里也生出了悲情之感。

  爱而不得,锥心之痛啊。

  可是她又能做什么呢?

  在卷云的恋慕里,她元书意根本就是个夺人所爱的坏人,说什么都苍白无力,搞不好还被记恨上。

  但看她一个女孩儿家家的,就在那里哭,也不好丢着不管吧?

  可接下来高景行的一句话,就抹杀了她所有的想法。

  “我已经有她了。”

  高景行朝她走了过来,伸手一把就将她拉了起来。

  “我不希望她受委屈,你也别委屈自己。”高景行拉着元书意,看向卷云。

  “呵呵,呵呵……”元书意暗暗使劲想要挣开手,脏话几乎要脱口而出,但眼见高景行看向卷云的目光里没有一点感情,甚至,连一点怜悯都没有,她突然觉得,也许这种果断的拒绝,对卷云来说也不是坏事。

  “你,”元书意想了想,说道,“谁没有少女怀春的时候,但是遇上的人再喜欢,他若不是你的,你强求只会更疼。”

  “不强求我也疼!”卷云再也忍不住,抽出帕子哭了个痛快。

  手都疼了还是挣脱不开高景行,元书意恼了也不管他,走到卷云跟前:“我知道疼,其实……我一开始也不喜欢大爷。”

  卷云不理会,但哭声明显小了些。

  “可是啊,既然事情已经是这样了,不如试着相处看看?兴许,这个人也不差呢?”元书意说道,“我这么想着,再瞧大爷,不曾想确实是顺眼了很多。”

  手上的力道突然松了松,元书意又试着挣脱,一下就抽回了手。

  “也许你觉得,你稀罕的人到了我这里就变成不稀罕的,白糟蹋了你心目中的最好的男子,可是你想过没有,选择和我相处一生的是这个男人自己想好的决定,不是我,而他恰好不喜欢你,也是他的意愿,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改变自己,面对这种事实。”

  卷云抽泣声歇了不少,这会儿拿开了帕子,直直的往元书意脸上看:“不,如果没有你,他不会这么早就成亲的!”

  得了,一时半会儿这小姑娘是想不明白了。

  “行吧,但是,兴许南烟城的那位公子,往后会是个真心疼你的人,你若是想揪着大爷不放,你就揪着,可错过了那位公子,可能你就得孤独终老了。”元书意说完,转过身去。

  这话有吓卷云的意思,但换个角度想想,又怎知那位南烟城的公子不是良人呢?

  “就让她在这里待着等李家的人来接,你看行不?”元书意朝高景行说道。

  放别处她也担心卷云跑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姑娘雇了匪人,为的就是混进高家见高景行,这孩子……难不成是想着高景行能帮她解除婚约?

  元书意摇了摇头。

  这位爷,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嗯,”看她目光落在卷云身上不挪开,高景行冷然道,“你在这和她说说,我先走。”

  既然这么能说会道,就交给她了。

  高景行走到厅门外了,元书意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忙追出去:“我说——”怕厅里的人听到,元书意压低了声音,“你怎么就走了?这不是你惹出来风流债吗?我帮你圆了话还得帮你善后啊?”

  高景行低头朝她灿然一笑:“还记得咱们的条约么?”

  一听条约元书意就怂了:“帮忙处理你不方便处理的家务事可以——可是这算家务事?”

  “在高家地界里的事,都是家务事。”高景行扔下这句,再不搭理她,一甩手就走了。

  我去——

  就这德性,这种男人白送给她她都不要!

  回身走回了厅里,往圈椅里重新一坐:“桃依,去传晚膳——”

  “是,少夫人,”桃依有些担心走开只留下这两人会出什么事,“我去让良夜过来伺候?”

  “让良夜在门外候着,我和卷云单独说几句。”元书意说道。

  桃依应声下去。

  “你也坐着吧。”元书意重重叹了口气。

  卷云面上已经恢复了一片冷静,但通红的眼眶依旧提醒着元书意方才那一幕。

  “你说什么都没用。”卷云往方才高景行坐过的圈椅走去。

  “等等,”元书意开口道,“那张椅子,不能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