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第三十一章 安慰

何处春风不思归 石月初八 3113 2019-08-02 11:30:00

    卷云并不理会。

  眼看她转身就要坐下去,元书意不急不缓:“你想不想推掉那门婚事。”

  卷云停住了动作。

  “如果那个人不好,我能替你推掉。”元书意又说了一遍。

  “你有什么办法?”卷云明显不信,但也不再执着于坐下,只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元书意的回答。

  “哎呀,”说了这么些话有些渴了,元书意伸手端过一旁的茶碗,“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何愁没有办法?”

  “你这分明是诓我了。”卷云讥讽一笑。

  元书意拿起茶盖,朝卷云看去。

  她怎么瞧都觉得,卷云这会儿的性子和方才的不一样呢。

  “我诓你做什么,”元书意想了想,“南烟城华家,是如今元府当家主母的娘家,这你不知道?”

  卷云皱眉,她到京城不过十多日,元府又是……卷云突然意识到元书意说的是什么。

  “是你们元家的亲戚?”

  元书意颔首一乐:“没错,所以,你还觉得我诓你么?”

  “纵使你和南烟城华家有交情,可你有什么办法能帮我这个忙?”卷云还是不信,区区一个元书意能有这么大的本事,要知道南烟城华府,可是当地首富,权势滔天,她这门婚事都是爹爹亲自求的,她一个女子,凭什么能替她取消掉?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总之,办不成任你处置就是了,”元书意知道卷云担心的是什么,“但我也说了,前提是你真的不喜欢人家,我才替你办。”

  卷云冷哼一声:“我只喜欢景哥哥。”

  元书意挑眉,吹了吹茶碗里的茶水,笑道:“可以啊,不错不错,够痴情。”

  “你说什么都没用,”卷云斜睨道,“你帮我,为的是什么?”

  元书意闻言弯眉一笑:“我自然是图你能有自己的归宿,不再痴缠不属于你的人。”

  看元书意毫不担心的坐在那里吃茶,卷云好胜心就这么被挑了起来:“好,只要你能让我喜欢上华家小六公子,或是能替我解除了这份婚约,我就不再缠着景哥哥,为期十日,如何?”

  她笃定元书意不敢。

  谁知,等到的却是元书意的爽朗笑声。

  “好,一言为定!”元书意放下茶碗,站了起来。

  卷云定定的看过去,那人眼里闪烁着亮光,仿若自己不过是她的猎物,只等她一声令下,就能将自己擒获。

  元书意从外厅里踱步出来的时候,良夜已经等了小半个时辰。

  “等久了吧?”元书意笑道,“进去坐着,帮忙看着卷云,待会儿会有她们家的人来接走,可别让她跑了。”

  良夜喏了一声就要进去。

  “等等,”元书意又喊住了良夜,悄声道,“我让你去办的事办妥了没?”

  “回少夫人,找着了,就等您哪日亲自去瞧瞧。”良夜说道。

  元书意满意地点头,这孩子,办事够利索:“好了,去吧。”

  第二日一早,天刚亮元书意就醒了。

  舒服地打了个哈欠,渐渐地清醒了。

  窗外不时传来鸟雀声,还有刻意压低的说话声。

  侧头看看,床榻外侧堆了张薄被,睡前还好好垫在头下的长枕此时安安静静的待在外侧。

  高景行那小子回来睡了啊。

  元书意掀开自己的薄被看了看,衣着整齐。

  心一放下来,元书意伸了个大懒腰,才慢慢的下了床。

  打开卧室的门,吱呀一声,一股暖风迎面扑来,定睛一看,小厅里放了一个半人高的暖炉,热气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许是开门声惊动了外头,这时候有人小心推开厅门走了进来。

  “少夫人,您起啦——”桃依笑着往里一看,元书意穿得单薄走着出来,赶紧回身关好了厅门,“您怎么不加个披风再出来,外头起凉了。”

  “不碍事,”元书意被桃依扶着往卧室里走,“屋里暖和着呢。”

  “那也不行,外头冷了不少,可别冻着了,今日是回门的日子,大爷昨夜回来就置办好东西了,都在外厅放着,等会儿时辰到了就让人抬到您的娘家去。”桃依给元书意添了件披风,说道。

  听到提起高景行,元书意边进净房边问道:“大爷一大早的,上哪儿去了?”

  “说是去外书房了,少夫人,给——”桃依将毛巾递了过来。

  元书意也不多问,接过毛巾专心洗漱。

  今日挑了件月白色的长裙,因天气转冷,桃依又给元书意加了件毛圈领纯白袄子。

  “这也穿太厚了吧?”元书意感觉到有些热了。

  “这件是最薄的袄子了,这是在屋里,到了外头就刚合适。”桃依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没有错处才满意的将柜子关好。

  就在这时,白初敲门进来了。

  “少夫人,夫人院里的林妈妈来了。”白初有些紧张,道。

  林妈妈?

  元书意看了一眼桃依。

  “少夫人先上妆发,我去看看。”说完,赶紧让白初给元书意梳发,桃依匆匆的就出去了。

  白初不知是遇上了什么事,给元书意梳头的时候几次掉落了梳子。

  元书意看在眼里,也不责问。

  倒是白初一个劲的请罪。

  见她跪在那里小脸煞白,元书意只好动手自己挽了个简单的发式,看桌面上摆的珠钗,琳琅满目的都太奢华,索性都不要,就这样了。

  “说说,遇上什么事了?”元书意蹲了下来,去看白初的小脸。

  白初猛地一抬头,脸色更青白了,浑身都开始抖个不停。

  “是不是病了?”见她状态不对,元书意想喊人进来看看。

  白初紧紧攥住元书意的裙摆不让她走:“少夫人不要!”

  “好,那你说,这是怎么了?”元书意扶住白初,想将她扶起来,可白初却要跪着说。

  拗不过她,元书意也席地坐下:“说说,怎么回事?”昨日还好好的。

  “少夫人,我、我……我不想回元府。”白初抬手掩面,弯下腰趴在地上哭了起来。

  “好好好,咱们不回去,待会儿我就让桃依跟着,你和良夜在院子里,哪里都不去。”元书意轻抚白初的背,柔声劝道。

  “真、真的?”一张小脸擦满了泪水,可怜兮兮地看着元书意。

  “真的,我说话算话,不然咱们拉钩?”元书意伸出右手小指,笑道。

  白初慢慢坐了起来,方才的紧张已经没有了:“我……奴婢多谢少夫人。”

  “我说过在我这儿不能奴婢奴婢地说自己吧?”元书意拿了帕子去轻擦白初脸上的泪水,这张小脸看着多少有了些精神,不似初见般的蜡黄颓靡了,“是在元府被欺负了吗?”

  白初拼命摇头:“不是,少夫人能不能不问这个?”

  见她抵抗,元书意不好再问,只笑着给白初擦好了脸,将她扶起来又安慰几句,才作罢。

  饭厅里,元书意搅着碗里的清粥:“桃依,沁荷箬茸的来路你查得怎么样了?”

  这几日她习惯了只由桃依跟着,这会儿饭厅里就她二人,元书意也不避嫌了。

  “回少夫人,这二人确是从人牙子出接进来的,但在府外是怎么个身世,还没清楚,少夫人若是急着,我再让人抓紧些打听。”桃依在一旁给元书意倒茶,说道。

  “不急,慢慢来吧,交代你的事也多,一件件来吧,”元书意放下心事,“林妈妈从咱们这儿出去后,可是直回了清宁院?”

  桃依放下茶壶,点头:“是,没瞧见什么异样,我又偷偷去清宁院打听了下,说夫人今日确实不舒服,说明日再让众人见少夫人。”

  “好,”是聂氏说的就行,如若是被人摆了一道,晚些人都齐了就她没到,这人可丢大了,“上回我写的菜谱,你让小厨房做了没?”

  “做了,这几日院里的丫头妈妈都是吃的那些,少夫人交代的事,桃依都抓紧着去办。”桃依又给元书意布了一轮菜。

  “你做事我还挺放心的,”这话是大实话,桃依办事确实得力,这两日她深有体会,“那个菜谱就让小厨房做两个月,你们都好好养养,别一个个都面黄肌瘦的,出去丢的就是高家的人,追究起来还是追究到我头上,所以告诉她们,都给我按时按顿吃。”

  “桃依记下了,”可是桃依也有些担心,“少夫人,那菜谱里大鱼大肉还要高汤的,两个月这么用,要花好些银子……”

  确实,高景行留给她的那些银子照她这么花,撑不过一年就得花完。

  “没事,等过些日子,咱们赚回来就是。”元书意宽慰道。

  看来确实要想个赚钱的门路了。

  用完早膳后,时辰也差不多了。

  元书意绕着外厅里的那堆箱子箩筐物件转了两圈,才抬腿往厅外走:“咱们走吧。”

  “少夫人,不等等大爷吗?”桃依赶忙几步上去问道。

  元书意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脸:“今日咱们自己回去,就不带你们大爷了。”

  桃依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也顾不了礼数,抓住元书意的手急急道:“大爷不去?没有大爷不去的道理啊!”

  左手掌还有些余痛,被桃依这么一扯还是牵扯了些,元书意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放松:“没事,大爷军务在上,合情合理,”见桃依醒悟抓疼了自己急急松手,元书意往厅里一指,接着安慰道,“这么多回门礼,撑场面还不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