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第三十二章 回门

何处春风不思归 石月初八 3065 2019-08-03 22:00:22

    元府大门一早就开了。

  元老夫人一听元书意的车队已经出了高家,立马让人搀扶她出来。

  元洛笙听了下人来通报,赶紧也跟了出来。

  一看到自家老娘颤巍巍的身影,登时就落了泪。

  自从大哥去后,元老夫人的身子就一日不如一日,这些年时而清醒时而昏睡,家里常年有外头的大夫进出,都成半个医馆了。

  元洛笙赶紧地跑了上前,柔声轻劝:“娘,您在院里等着也是一样的,外头风大,您要好好保重身体,万事以自己身子为重啊。”

  元老夫人本是满心欢喜的在府门前等着,瞧见元洛笙出来心里已经不舒朗,再听他这么一说,手里的拐杖就往他身上过来:“你还有脸说这个!”

  旁边的下人一个个赶紧上来劝隔着。

  好不容易隔开了,元老夫人喘着气恨恨的瞪着元洛笙:“你们一个个的都轻瞧了她,我这个老东西再不出来,还不要反了天了!”

  这些话元洛笙听了好多年,今日听到依旧心中悲痛,但当初大哥的事他确实知道,没有拉大哥一把,他确实后悔了很多年。

  此时也只能听着自己亲娘的教训,一声不吭。

  华氏就在当口跨过了漆红的门槛,缓步而来:“老夫人,您在元府正门这么教训老爷,还要不要元家的脸面了?”

  见到华氏,元老夫人顿时就不怒了,脸上一片冷漠,就像看一个陌生人。

  “多行不义必自毙。”一字一句,清晰有力,元老夫人放下这句话,又看了一眼元洛笙,终究是失望的让下人扶着回了院。

  “这么多年不见,老夫人的还是这么恨我。”华氏看着府门,笑说了一句。

  元洛笙复杂的看她。

  “这么瞧我也没用,当初要送她走的也不是我,我只不过奉命行事,”华氏转头往府门外看,肃整的街道,一丝不苟,寒风吹来,惹得头上的珠钗哗哗作响,“这里风大,老爷先回府吧。”

  “我就在这里等着。”元洛笙不想和华氏一块站着,回身喊了管家,绕到了门后的耳房里坐着。

  鞭炮声响彻天际的时候,轿子里的元书意就知道元府到了。

  从容地下了轿,良夜从一旁走过来扶住了她。

  元书意看着这丫头,别看良夜平日里安安静静的,实则是个做事稳重有条理的小人儿。今日本想留她在院里陪着白初,没成想她安慰了白初也跟了过来。

  “少夫人,府门前的是元老爷和元夫人,”想到元书意说过忘了以前的事,良夜多提了一句,“元洛笙是元老爷的名讳,元夫人是华氏,您只管尊一声二伯二婶婶便可。”

  没几步就走完了元府门前的台阶,元书意笑着走了过去。

  “晚辈给二伯、二婶婶请安。”

  元洛笙盯着元书意,怎么都不能和前几日刚回府的那个丫头重合。

  还是华氏先领了她的礼:“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

  “外头风大,随二婶婶进屋说话。”说着上前挽过元书意的手,亲自牵了她进府。

  元书意也不推脱。

  原本就对元府内宅不识,有人带路再好不过了。

  于是也由着华氏拉着,气氛融洽的往元府内宅里去。

  只是她没察觉,就跟在她后边的丫鬟里,有双眼睛时不时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元苏可在弄雪轩没等多久,就等来了传话的丫鬟。

  “这么说,她一点事都没有?”元苏可不敢置信。

  那剂量不是说能毒死数十人吗?怎么元书意还好端端的活着?

  “你先下去,继续盯着!”元苏可让传话的丫鬟退了下去,脸色渐渐惨白。

  “不可能,我亲眼看着她喝下去的,怎么会没事?”元苏可仔细回想每一步,试图找出哪里错了。

  元书意投水自尽没死成,她不过是顺水推舟帮了一把,怎么一心求死的居然没死成?

  明明今日陡然转冷,她却出了一声薄汗。

  突然,她想起了一件事!

  “湘敬——”

  人很快就来了。

  “给五小姐请安——”湘敬也知道了元书意回门的事情,此时也是一身的冷汗。

  “那件事,你交代了谁去做?”许是这两日太过紧张,元苏可忘了那日那个丫头的名字。

  “是大小姐院里的欣儿,她家里的娘和弟弟都按五小姐的吩咐打发得远远的!”湘敬匍匐在地,如实回禀。

  “那丫头回来没?”元苏可坐在椅子上,抑制不住的心急。

  “奴婢,奴婢没瞧见……”

  早知如此就不派她去盯着了,养不熟的白眼狼!

  “你手里不是有她娘的亲笔信?今日之内想办法送到她手上,她看了信定会溜出来,到时候就让咱们的人等在那处,该如何处置不用我教你了吧?”

  说完,察觉到心悸,元苏可赶紧将一旁桌上的抽屉打开,将里头备用的油青瓷瓶拿出来。

  湘敬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也顾不得跪了,几步跑了过来,从元苏可手里拿过瓷瓶,利落的拔掉塞子,将瓶口对准元苏可的嘴,扶着她的脖颈小心的灌了下去。

  元苏可咽了几口,脸色缓和过来不少。

  “五小姐好些了吗?”湘敬担忧地替她顺了顺背。

  气稍稍喘顺畅了,元苏可示意湘敬停下:“好了,别担心,别告诉我娘。”

  “这怎么行?总要让大夫来瞧瞧才安心的。”湘敬有些拿不定主意。

  “外头那么乱,咱们这个时候喊大夫,怎会不让人生疑?”再说,她这病也确实是因为做贼心虚来的,说出去不是不打自招?

  “可是五小姐的病……”这病拖不得,可大可小,湘敬担不得这个后果。

  元苏可也知道:“等那个女人一走,咱们再去姨娘那儿,你总可以安心了吧?”

  她小时候仗着爹爹宠爱,将三哥哥院里一溜溜有上百个的鸟儿都放了走,被华氏罚在弄雪轩跪了五个时辰,病就是那时侯落下的。

  想到那时侯的光景,唇边渗出了冷意。她努力了这么久,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报仇。

  可惜元书意竟然没事,白白失了个大好机会治华氏于死地了。

  湘敬看她陷入了沉思,知她是忧思过虑的习惯,当下也不再说什么,安静地退到门外候着。

  没大一会儿,湘敬就听见元苏可唤她进。

  “我先躺会儿,晚些必定有人来邀过去用膳,咱们不能这副样子去,”元苏可伸手抚了抚脸,知道现在面色不会好到哪里去,“若是有人问起,就说昨夜吃多了些茶,闹困呢。”

  这边湘敬服侍元苏可睡下后,那边华氏已经带着元书意进了老夫人的院子。

  虽说华氏不喜元老夫人,但今日元家来了客人,礼数这一套该做的地方还是要做足,免得瞧见她失了礼数,又出外头编排元家是非。

  虽说元家是非不少,但华氏终究是元家的当家主母,又怎能日日忍受外人的口舌诽谤?

  “老夫人一早就盼着你来,本是到了府门等你,老爷担心她身子受不住,就让人扶回来了,”华氏领着元书意进了院门,已经瞧见从主屋里出来了人,“你瞧,这就急着出来了。”

  元书意一看,一位拄着拐杖白发苍苍的老人正由着丫鬟的簇拥走了出来。

  没等她们走到前头,那老人就已经看见了她,嗷了一声就朝她哭着扑了过来:“我的儿——”

  元书意面上的笑有些僵,这阵仗也太……热情了些吧?

  这会儿她不由朝华氏看了一眼,想说让华氏替她解解围,可华氏早已经站开,这会儿在一旁只笑吟吟地看她。

  还是良夜替她挡下了元老夫人。

  “老夫人,您慢些。”只轻轻一句,就惹了元老夫人侧眼。

  瞧见是自己的丫头,元老夫人才罢休。

  知道自己有失仪态,也听说了元书意生了忘事的病,怕吓着她,只能按捺住满心牵挂,小心伸出手来:“让祖母看看,这几日可还好?”

  元书意笑着将自己的右手递了过去,握住元老夫人的手:“好,一切都好。”

  再看院子里人越来越多,元书意又道:“外头风大,不如进屋说话?”

  “好,咱们进屋说话,”元老夫人招呼身旁的一位妈妈来多扶着些自己,一边又拉着元书意的手不松开,一道进了主屋。

  这会儿众人是瞧出来了,无论今天元书意说什么做什么,元老夫人都是一百个乐意,绝没有否掉的。

  一进屋,元老夫人就急忙让人将小厨房里温着的小吃齐齐拿过来。

  “祖母给你准备一些好吃的吃食,都是你在南边时候喜欢吃的。”说话的时候就有丫鬟提着食盒进来了,元老夫人满意地让身边的妈妈打赏了。

  一转头拉着元书意又是满眼泪光:“我的嫡亲孙女儿,这些年可苦了你了,往后要是在高家有什么委屈的,尽管回来跟祖母说,祖母一定为你撑腰,谁都不能欺负咱们家的嫡出小姐。”

  “不委屈,高家对我挺好。”元书意莞尔一笑,朝身旁站着的良夜看了一眼。

  “老夫人,这婚是太后娘娘赐下的,怎么会委屈了咱们大小姐,能嫁给高家嫡子,这亲事认真说来是咱们家高攀了人家,有什么可委屈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