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第三十三章 钥匙

何处春风不思归 石月初八 3045 2019-08-04 17:13:10

    一位身怀六甲的贵妇人从屏风外绕了进来。

  “这天儿转冷了,你还跑出来做什么?莺儿是怎么照料的?”华氏坐在一旁的灯挂椅里,不咸不淡地看过去。

  “莺儿照料得很好,大夫也说我需出来多走动,左右这几日也没出门,听说大小姐回来了,这才来见见。”柳姨娘站着屋子中央,朝着华氏垂头一笑。

  “大小姐?如今可是高家的少夫人了,妹妹你这一怀上,记性都不行了。”华氏只管垂头整理膝上的衣摆。

  “嫁到哪儿去都是元家的大小姐,怀着身孕还是小心些为好,快些坐下,”元老夫人插话进来,抬手示意一旁的丫鬟过去帮忙,“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伺候着?”

  接着拿软垫的上热茶的端点心的忙了一阵。

  元书意找了个空当,问:“这位是?”

  “这是柳姨娘,你还没见过。”元老夫人介绍道。

  元书意起身行礼:“见过柳姨娘。”

  “怎敢当,怎敢当——”说着就要起身回礼,但被一旁的丫鬟眼疾手快地按住了。

  元书意也道:“应该的应该的,您是长辈,又怀着孩子,理应当得。”

  说到孩子,柳姨娘脸上露出了慈母的笑意,伸手覆上圆滚滚的肚子,也不再推辞:“那妾身就替腹中的孩儿谢谢大小姐了。”

  “客气,客气了。”

  又顺着孩子的话题,众人说了会儿话,元书意才问道:“怎么不见弟弟妹妹们?”

  来之前她就做过功课了,元家子嗣在她这一辈虽然单薄,但今日也不该一个都没见着。

  “他们都去了学堂,午时回来你就见着了。”华氏从椅子上起来,边走边从袖子里掏出一件红绸包着的物什递给元书意,“我的一点心意。”

  也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拉过她的手就塞了过来。

  “虚的就不说了,都是自家人,往前了说你在外头十几年,家里也没给你什么,这东西多少是些补偿,”见元书意接好了,华氏朝元老夫人请了安,“老夫人,我先去外头瞧瞧,晚些再过来。”

  元老夫人允了,华氏在这里,也只是让气氛不和。

  “别看她这样,心还是能容人的,你切莫见怪才好。”元老夫人看着华氏的背影,对柳姨娘说道。

  “妾身知道,”柳姨娘掩唇笑着,“妾身都和姐姐相处十多年了,姐姐是什么样的人,妾身也是知道一二的,不会放心里去。”

  元老夫人点头:“知道就好,你只管安心养着身子,别的不要计较太多,老爷对这个孩子抱有很大的期望。”

  末了,又道:“这也坐了好大一会儿了,我让这丫头陪着出去走走,你且先回,晚些能过来用膳就过来一道陪着,我这病了许久,都忘了一家人整整齐齐用膳是什么时候了。”

  柳姨娘要起来,身旁的莺儿扶得稳稳当当。

  “妾身也没什么可送的,左右也只有这个,大小姐别嫌弃的好,”柳姨娘让莺儿递上一个精致的小匣子,“妾身就先回了。”

  “客气客气,多谢柳姨娘。”

  打开一看,是满满的一小盒银锭。

  柳姨娘笑着走了。

  “看看,华氏给了你什么?”元老夫人看着元书意另一只手里攥着的红绸子,道。

  嗯?元书意愣了愣,也只道是元老夫人想瞧个好奇。

  于是趁机抽回了自己的手,将那红绸子解开。

  露出的是一把黄铜钥匙。

  元老夫人一把就拿了过来,面色僵白。

  “怎、怎么了?”元老夫人的反应让元书意也很紧张。

  这钥匙有什么古怪吗?

  “这……”

  良久,元老夫人才将拿钥匙的手垂下:“这是元府小库房的钥匙。”

  “小库房是什么?”难不成是元家的家产?

  这补偿也太够意思了吧?

  元书意两眼放光。

  “是你爹的库房,”元老夫人想了想,攥着那把黄铜钥匙摩挲了许久,“没想到她会给你这个。”

  元洛河?

  想想方才华氏那句话,又结合良夜说华氏这个人的性格,元书意有些不敢肯定了。

  “你还小,这钥匙先放祖母这儿如何?”

  元老夫人这一问,元书意顿时就惊呆了。

  做祖母的怎么会拿小辈的钱?

  没有这么个道理啊。

  难不成方才的一番情深意切都是假的?

  见元老夫人盯着她,元书意垂下视线去看她手里的那把黄铜钥匙:“祖母是爹爹的亲娘,这钥匙理应是放祖母那儿更好。”

  元老夫人面露喜色。

  “可这钥匙是二婶婶给的,我总应该先问清楚钥匙的来历,才好让祖母保管吧?”

  “不然你先放我这儿,这会儿去问她也成,钥匙都是要放祖母这里保管,何故要跑进跑出的?”元老夫人不死心,继续道。

  元书意沉吟片刻:“那这样,祖母随我进这小库房看看,我再将钥匙交给祖母保管,如何?”

  进去看看?

  可不能让旁人进去。

  她等了这么多年,等的就是小库房最后一道门的钥匙。

  本以为钥匙在元书意身上,没想到会是在华氏那里,怪不得她找了这么些年都没找到。

  费了她多大的劲,等她拿到那样东西后,再一个个收拾他们。

  元老夫人摇头叹气,面上沉重起来:“看来是不相信祖母了,祖母老了,不中用了,牵挂了你爹这么多年,到头来他的女儿竟当祖母是外人,可是寒了心了……”

  说着就抬袖擦起了眼泪。

  屋子里还有不少的丫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元书意实在是佩服元老夫人。

  看了一眼边上的良夜,见她垂首静默,神情淡然。

  “好,这钥匙可以交给祖母保管。”

  元老夫人顿时就朝她看了过来。

  “不够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元老夫人紧张地问。

  只要不跟她要库房的钥匙,什么条件她都可以答应。

  元书意端正了坐姿,冷眼看去:“我要带我妹妹回高家。”

  柳堤苑里,柳姨娘听着莺儿说的事渐渐就笑了起来。

  “姐姐真是厉害,一箭双雕的计策真是精彩。”

  莺儿不解:“一箭双雕?”

  “这些年老夫人最在意的是什么?”柳姨娘巧笑嫣然,问道。

  “是……大爷?”莺儿有些不确定。

  “你这么说也没错,”柳姨娘心情大好,边抚着肚子边说道,“可老夫人最在意的,其实是大爷去后留下的东西。”

  “东西?”莺儿听得云里雾里,柳姨娘从未跟她说过这些。

  难得心情大好,柳姨娘就和莺儿说道几句:“大爷从前有一样东西,具体从哪里得来的没有人知道,连这件东西是什么,知道的人都很少,老夫人想要的,就是这么一件东西。”

  “啊?是什么东西啊?”莺儿天真,并不清楚里头有什么利害关系。

  柳姨娘也很喜欢她在这方面的单纯。

  抬手示意莺儿坐到自己身边来:“是一件很玄乎的东西,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连姨娘都不知道啊?”莺儿显然很吃惊。

  在她眼里柳姨娘无所不知,从她懂事以来,柳姨娘就是府里人缘最好的人,老爷也是一直对柳姨娘爱护有加。

  只是不知为何,这么多年了柳姨娘都没能怀上老爷的子嗣,如今好不容易怀上了,老爷高兴极了,往她们柳堤苑拨了几十个丫鬟婆子,添置了好多的东西,每日都抽空来陪陪柳姨娘……看她想到哪里去了。

  莺儿赶紧回神。

  “是啊,就连我都不知道呢。”柳姨娘笑得眉眼弯弯,万分温柔。

  “那这件东西不知道在哪里吗?”莺儿又道。

  “自从大爷去后,那件东西就再也没有了踪迹,无人知道它在哪里,”柳姨娘摸了摸莺儿的脑袋,眸色渐渐深沉,“莺儿最近要小心了,少些去打听夫人那边的事儿,只让下边的人多盯着老夫人那院就成。”

  “是,莺儿都听姨娘的!”

  元书意让良夜陪着,在元家的园子里慢悠悠地闲逛起来。

  元家园子里的各种奇木异草正开得茂盛,但元书意并无欣赏的心思:“良夜啊。”

  “少夫人。”良夜恭敬在后跟着,道。

  “你了解的老夫人,是什么样的?再给我说说。”淡淡的语气,没什么起伏情绪。

  良夜是个聪明的丫头,她自然听得明白自己问的是什么。

  果然,没一会儿,就听到了良夜淡漠的语调。

  “大爷在世时,和老夫人的关系并不怎么好。”

  “哦?怎么个不好法?”这件事她还从未听良夜说过。

  之前没说,为何现在又会告诉她了呢。

  “大爷常年不在府里,本是相安无事,但某年大爷突然就回来了,不知因了何事,和老夫人吵了一架,也就只吵了那一次,后来关系就生疏了,没人知道原因,”良夜顿了顿,“这事在我小时候,听到府里的几个看门小厮说的,那些人早已经被遣散,如今府里是找不到了,少夫人想知道详细的事情,恐怕要费好大的功夫。”

  元书意点头:“大爷和老夫人吵架的时候,还有谁在场?”

  良夜抿着唇细细又想了一遍,再抬眼目光里多了一丝笃定:“听说二老爷也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