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第三十四章 送礼

何处春风不思归 石月初八 3041 2019-08-05 11:30:00

    午时,元老夫人派人来说身子不舒服,让华氏主持大局,代为招待。

  众人习以为常,都不说什么,一道聚在了华氏的华风苑。

  元书意晚些到的,一进屋,热闹的嬉笑扑面而来。

  “长姐回来了——”

  不知是谁嚷嚷了这么一声,屋里黑压压的一片人都朝她看了过来。

  “大家好啊,”元书意负手看了一圈,颇有些巡视江山的味道,目光落在华氏的脸上,二人心照不宣地笑了,“二婶婶这儿好热闹啊。”

  “可不是,这群孩子一来,我这华风苑就成了猴子窝了,”华氏笑着指引她过来,“听说你病了一场不大记得事,过来再认认你这些兄弟姐妹。”

  那把黄铜钥匙的事似乎没让华氏有任何在意的,仿佛送出的就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东西。

  元书意也跟着装糊涂:“那就有劳二婶婶了。”

  华氏一招手,坐在两侧一溜的少爷小姐一个个依序起身给元书意行礼。

  “长姐,我是你二弟,元苏麒。”玉树临风,仪表堂堂。

  “长姐,我是你三妹,元苏姝。”轻纱覆面,声色婉转,瞧不见容貌却很是大方得体。

  “我是四弟,元苏麟。”神情淡漠,性子薄凉,没把元书意放在眼里。

  最后一个小丫头皱着一张脸,爱理不理:“我是元苏柠。”

  “怎么不见五妹妹?”元书意留意着,没见着那个传闻里体弱多病却深得元洛笙喜爱的五小姐。

  “你五妹妹身子骨向来弱了些,今日又犯病了,改日你再见见,你们几个打小就没玩在一起,如今有机会了多一道玩玩,可别生疏了,”华氏笑着起了身,“我去饭厅看看布置得怎样了,让你们这些小辈单独聚聚。”

  “母亲,我也要去!”元苏柠一下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扑到华氏怀里。

  “你长姐难得回来,不在这儿陪着像什么话?”华氏将元苏柠从怀里拉了起来。

  虽是指责的话语,但华氏说得温柔,在座的都习惯了这母子俩的相处模式,见怪不怪。

  元书意也乐得有人替她转移注意力,悄悄的往后退了两步。

  可有人就一直注意着她。

  “她有什么好陪的?一个不得宠的废物!”元苏柠恨恨的眼神一下就朝元书意看了过来。

  这话一出来,华氏都惊住了。

  元苏柠今年不过十一二岁,打小就被华氏宠在手心里,自己女儿什么性格她这个做母亲的一清二楚,但今日元苏柠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种话来,万万是吓到了华氏。

  “怎么说话的?快向你长姐赔礼!”华氏已经有些冷脸,严厉的眸光朝在座的几个小姐扫了一遍。

  定是有人教唆了。

  她倒要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竟然敢将鬼主意打到她的心头肉上。

  “本来就是,她男人连回门都不来,可见她有多讨人厌!”元苏柠才不会赔礼,从小到头除了爹娘她从未和任何人低过头道过歉,更别提是这个一回来就惹得全家不得安生的祸害。

  “住口!你是元府的小姐,你这么说话还有没有规矩了!”华氏已经顾不得面子,元苏柠这样子已经被激怒,依她的性子保不齐要再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来,华氏只能忍痛呵斥。

  元书意就在一旁笑吟吟的听着,毫无羞辱之色。

  往日华氏只要稍稍说句重话,元苏柠就立马收敛,可现在元书意无所谓的态度让元苏柠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她今日定要让元书意后悔踏入元家大门:“她就是个祸害!凭什么还让她回来!咱们元家没有她这样的人!若不是她,今日的高家少夫人就是——”

  华氏瞳孔一紧,上前一步大吼一声打断了元苏柠的话:“你反了天了——”

  华氏从来没对元苏柠这般狰狞了面容吼叫过,此刻饶是再任性妄为,元苏柠都害怕了。

  一时间整个屋里都噤若寒蝉,鸦雀无声。

  元书意瞧着也差不多了,往前走了几步,在那张给她留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二婶婶,我带了些东西来,能否让人抬进来?”

  元苏柠已经不敢出声了,这会儿低垂着头仿若是在强忍着眼泪,模样说不出的可怜,华氏的怒气一下就消散了。

  既然元书意给了一个台阶,那她也领情地顺着下了:“好。”

  元书意朝良夜示意,良夜点点头,不卑不亢地出了去。

  没一会儿,就带着两个高家的小厮抬了一个大红箱子走了进来,放置在屋子中央。

  “打开。”

  元书意一声吩咐,良夜从怀里拿出钥匙就将红箱子上的锁打开了。

  盖子一开,众人的目光都不自觉地聚集了过去。

  只见良夜有序的将里头的一个个小匣子捧了出来,按照在场众人的辈分次序一一送到了跟前去。

  华氏看着自己眼前的素面匣子,有些意外:“这是……”

  “左右都是从元家拿出去的东西,放我那儿也是积灰,不如借花献佛,礼尚往来了。”元书意瞧着华氏笑道,言语之间意有所指。

  话里有话华氏怎么会听不出来:“有心了。”

  元书意轻颔首,也不客气:“晚辈该做的。”

  旁边的几人这会儿手边也都有了一个差不多的匣子,只是华氏没表态,众人也都静静坐着。

  元苏柠杵在一旁,看看华氏想说话又不敢说,只好绞着手指在那儿,委屈巴巴的。

  “母亲,六妹妹还小,不懂事也是有的,您说也说了,她回去会好好反省的,这次就饶了她吧?”元苏姝自然是瞧见了元苏柠的动作,自己的亲妹妹,不管她如何行事,怎样都是要帮着的。

  况且,华氏这时候也很需要她的这一句话。

  “坐下吧,”华氏嗔怒地看了一眼元苏柠,“再这么没大没小,就让你爹收拾你。”

  一听要告到元洛笙那里去,元苏柠顿时就乖了。

  元洛笙要是知道了,她一定会被关到祠堂里住上几日的,她才不要!

  幼年听说过最令人害怕的就是谁犯错就关到祠堂里,元苏柠对元家祠堂已经有了深深的不可磨灭的恐惧。

  元书意继续打着圆场:“作为长姐的一点表示,还望各位弟弟妹妹不嫌弃。”

  见元苏柠已经坐了回去,屋里的气氛登时就好了不少。

  也有人让自己的丫鬟打开了手边的匣子。

  一声惊喜的声音,元苏柠一把就将匣子里的物件拿了出来:“你怎么会有这个!”

  众人都朝元苏柠手里瞧去。

  只见她手里攥着的是一颗硕大的黑珠子,随着元苏柠手里的动作,能瞧见黑珠子闪烁着耀眼的光。

  “莫不是南海蚌王?”元苏麒也很是吃惊。

  元书意并不否认,仅仅笑道:“兴许是吧,六妹妹喜欢就好。”

  来处,还能是从哪里来的,自然是从她的嫁妆里来的。

  她也很实际,费不着再去精挑细选,直接让良夜从她的嫁妆里挑了东西来赠与。良夜在元府这么多年,挑个贴合元府众人喜好的物件,应该不费事。

  再说,左右都是元家老夫人给置办的,她给出去也不心疼。

  元苏柠向来喜欢收集奇珍异宝,本以为元书意拿来的东西入不了她眼,正要嘲弄一番,谁知送她的竟是这么一个宝贝。

  要知道南海蚌王万分难寻,她之前也只是听说过,想要都不知道哪里去找,今日竟然是从元书意这个祸害手里得了,真是让她一时喜一时妒了。

  华氏自然是知道这南海蚌王是从元老夫人那儿得来的,想前几日置办嫁妆的时候,华氏也吃惊于元老夫人的舍得。

  南海蚌王能买下京城所有的米铺,这颗珠子可真算得上是价值连城。

  要知道这个老夫人私藏的值钱东西多着呢,没成想能为了那把钥匙能这么豁出去。

  可老夫人没想到钥匙在她这儿吧?

  这会儿手里攥着钥匙,不知要怎么记恨上。

  不过这么多年,她也腻了,三把钥匙她只有一把,又能有什么用?

  那件东西拿到了又如何?

  你争我夺的最终花落谁家还指不定,尤其是元书意突然被找了回来,更让她察觉,这把钥匙在自己手里会招惹上数不清的麻烦。

  宫里的势力不是她能左右的,如今交出来,好处还不少,何乐不为?

  打开自己的那个匣子,里头是一件碧玺佛珠串,罕见的红褐色,颗颗浓烈。

  好东西啊。

  此时座下有几个小主子也已经按捺不住好奇,让丫鬟们都打开了匣子。

  见着自己匣子里的物件,都露出了满眼惊诧的神色。

  华氏自然瞧见了。

  “下了不少功夫啊,”华氏将那串佛珠拿在手里,捋着上头的珠粒,看向元书意。

  “都是自家人,送也要送贴心了才好,二婶婶也是这么认为的吧?”元书意眉眼一眨,打着字谜。

  知道她提那把钥匙,华氏心道还真是个机灵的丫头,和回来那几天简直判若两人。

  “你怎知听来的就是真的?万一猜错了心思惹人不喜,又或者——”华氏将手里的佛珠轻轻的搁到了手边的桌案上,“真喜欢的偏要说不合心意,你又能如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