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第三十五章 应付

何处春风不思归 石月初八 3089 2019-08-06 10:50:37

    “这还不简单,既然不喜欢,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我带回去自个儿用不就成了,都是白花花的银子,我不膈应。”元书意笑道。

  不喜欢不是更好,她可不会上赶着要元家的人喜欢。

  送这么些东西,不过是有个由头拖延时间。

  话说回来,她都拖了这么长时间,怎么桃依还没捎信儿来?

  事情难道不顺利?

  元书意心里掂量着桃依能办妥事情的几率,端过一旁的茶碗,浅浅地喝了几口茶。

  一旁元苏麒把玩了好一会儿手里的扇子,按捺住心下的激动细细又确认了几番,最终确定了这把扇子确实是他最为喜爱的辩大家精品名作。

  “好家伙,这你都有,祖母偏心啊。”元苏麒笑着打趣道。

  元书意啧了一声,徐徐笑道:“非也非也,我这就只有一把,现在就到你手里了,也是祖母考虑得当,知道我回门两手空空不好,想想我和你们也还生疏,为了早日融洽些,才由着我的手,将东西交到了你们的手里,说到底是祖母的心意,你们领的是祖母的情。”

  说完,又挑眉补了一句:“若是二弟不喜欢,我大可拿回去自己把玩。”

  好家伙,说话滴水不漏。

  元书意今日的大方,实实在在是让在座的人看不透了。

  座下就两位少爷,元苏麒敲了敲元苏麟这边的桌面:“你不感兴趣?”

  看方才的情形,元书意送的东西都是他们的兴趣所在,可元苏麟这个人,在他们这几个兄弟姐妹里最为清心寡欲,这么多年了,他这个做哥哥的确实猜不出弟弟喜欢的是什么,这下好奇心更盛了:“我倒是很想知道你这匣子里头装的是什么,看看你这小子的心思是长姐猜得对,还是我猜得对!”

  听到元苏麒的话,元书意笑了,却也一言不发,等着他们解开谜底。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将目光转了过来。

  “我也想知道四哥喜欢什么!”元苏柠恢复了精神,攥着自己的那颗南海蚌王神采奕奕看了过来。

  元苏姝静静的坐在那里,对这个话题似乎不大感兴趣,只伸手将自己手边的匣子盖了回去。

  她这里的是一块巴掌大的和田玉籽料,通身糯白,不见半点瑕疵,当真是从未见过。

  可饶是内心再震惊,元苏姝也不能表现得太过,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母亲华氏,不喜欢元书意。

  元苏柠几步蹦跶到元苏麟跟前:“四哥,你就让我们看看,好不好?”

  她平日里也不大敢去闹四哥,母亲说四哥往后是要考功名的人,喊她没事不要去打扰。

  再加上四哥平时也不喜和他们聚在一块,久而久之的就生疏了些。

  但元苏麟毕竟是自己唯一的亲哥哥,元苏柠偶尔还是想向自家哥哥撒下娇的。

  “对嘛,你自家亲妹妹都这么说了,你总该顺顺她不是?”元苏麒伸手越过桌面,详装娇羞少年去扯着元苏麟的袖子,摇了摇,“麟儿,就答应人家这一次嘛。”

  元苏麟缓缓的抽回自己的袖子:“二哥,你还要脸不。”

  话虽如此,抽回袖子后,元苏麟就让身后侍立的小厮上前来打开了匣子。

  他也想知道,这位莫名回来的长姐,到底是怎么看他的。

  匣子一开,元苏柠和元苏麒立马凑了过来。

  “哎呀?”

  元苏麒略带疑惑的声音,让元苏麟微微侧了眼。

  盒子里有一个油纸包,此时已经被元苏柠拿到桌面打了开。

  “这不就是一叠糕点吗?有什么出奇的?”还以为会有多了不起,没想到就是一小包饼子,元苏柠不屑一顾地往元书意那瞥了一眼。

  元苏麒可不这么想。

  看到糕点的一瞬间他确实愣住了,可方才他看元苏麟的脸色明显一僵,心下就明白了七八分。

  再看元书意望向他们的眼神,那是十拿九稳的把握。

  可不是,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一茬呢。

  上座的华氏一看也明白了:“你确实是费心了。”

  她没能为这个儿子做到的事,元书意办成了。

  元苏麟自从那件事以后,再也不唤她一声母亲,人前人后都如此。

  是她亏欠他,她无话可说。

  如今他搬出了元府,住在书院里,回府住的也是元洛笙的书房,一年到头也只有逢年过节能在宴席上看上几眼。

  今日是元书意回门的日子,宫里下旨的婚事不能不重视,也是因此元洛笙才唤了他一道回来坐坐。

  华氏再看了元苏麟一眼。

  只求他平安顺遂,万事如意。

  在元府,在外头,都一样。

  “不敢当。”元书意客气回道。

  “你怎么知道的。”元苏麟第一次正眼瞧这个长姐。

  前几日回来闹的风波,虽然元府封锁了消息,他们这辈兄妹几人都安置在了城郊的庄子,但只要他一回府,她的事迹不费打听就能知道。

  但他的喜好,除了华氏和他那个聪明的亲姐姐外,京城里是无人知晓的。

  元苏麟看向对坐的元苏姝。

  “可不是我说的。”元苏姝明白元苏麟的意思,只说了这一句,便不再动作。

  “这么看来,是我猜对了,”元书意看向元苏麒,笑得如沐春风,“二弟,如何?”

  “佩服佩服,二弟自愧不——”

  “等等,”元苏麟起身挡住了元苏麒,“你怎么知道这个。”

  问的是糕点了。

  “这么多年在外,自然也是去过那地方,见过那有名的人,自然就这么听说了。”元书意说得半深半浅。

  但元苏麟不信:“她不会告诉你的。”

  “这么说吧,缘分使然,她一知道我的身份,自然就告诉我了。”元书意捻了一块,碧绿色泽,看起来粗糙不已,可入口甘甜清凉,咀嚼生出细密茶香,回味悠长。

  方姑姑这手艺,确实厉害。

  正想着回府后去观摩观摩做法,元苏麟已经逼近眼前。

  “你想怎样。”目光隐忍,但眸中迸射出的杀气元书意一丝不漏的全收到了。

  “没想怎样,”元书意大腿一伸,站了起来,毫不畏惧回视过去,“就是想说,京城这么大,二弟改天请我出去品品京城里的饭菜,不知行不行?”

  “这敢情好啊,京城的吃食我都吃了个遍了,定个日子咱们姐弟几个一块儿去啊,”元苏麒恰到好处地接了话,嬉皮笑脸揽过元苏麟的肩头,冲他笑了一脸,又吆喝屋里其他几个姐妹,“去不去?”

  “自然要去!”元苏柠第一个跳起来答道。

  怎么可以便宜了元书意!

  见元苏姝也默认了,元苏麒摇了摇元苏麟的肩:“去不去嘛?你不去哥哥我一个人怎么照顾姐妹们?”

  元苏麟收回了眼中的冷意,垂下眼睑拍掉元苏麒的手:“随你。”

  耳后涌起的几分红,无人瞧见。

  用过午膳后,元书意带着良夜在饭厅外头的小径上堵住了元苏柠。

  “六妹妹留步。”元书意抖着腰间褪下的玉佩,梳理上头坠着的流苏。

  “你在这里做什么!”华氏不在,元苏柠对元书意自然没有好脸色。

  “等你啊。”元书意不慌不忙,笑道。

  “等我做什么?”元苏柠朝自己的丫鬟看了看,“你又惹事啦?”

  这个小妮子,仗着有她撑腰总给她闯祸。

  “看来六妹妹忘性大得很呐,”元书意面上的冷意一收,朝元苏柠身后唤了身,“动手。”

  顿时不知从哪里出来三五个妈妈,一把就将元苏柠和她的丫鬟绑了个结实。

  “元书意你这个废物你敢绑——”

  “把她们的嘴给我堵住。”元书意不想听这种无聊的谩骂。

  高府来的妈妈都是挑的身强力壮的,没几下就将元苏柠主仆二人的嘴堵住。

  清静了。

  元书意叹了口气,走到元苏柠眼前,伸手在她嫩嫩的脸蛋上轻触了触,元苏柠顿时就哆嗦了,睁大了眼睛呜呜地朝她叫着。

  “放心,我就看看,这儿的人肌肤质感是怎样的。”元书意收回手,退了一步。

  “老实说吧,你方才嚷嚷我是不受宠的废物,我倒是没什么反感的,只是觉得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没有教养,开口闭口都是些下三滥的用词,你娘是怎么教你的?”元书意摇头,“很想知道我为什么绑你吧?”

  “不是想替你娘管教管教你,而是我要给你上一课,”元书意笑着替元苏柠将她耳边的碎发抚到耳后,“往后说话做事多想想后果,你爹娘可护不住你一世。”

  元苏柠眼里恨意渐重,元书意摇了摇头,多说一句都是浪费啊。

  几步走到小径边的一棵还算粗壮的树下,拍了拍树干还算结实,元书意示意几个妈妈将元苏柠主仆带过来:“把她们俩靠着这棵树干绑上。”

  再从怀里拿出一张信纸来,展开放到地上拿石头压住。

  元书意满意地拍了拍手:“这里离饭厅不远,什么时候有人出来给你解绑就看你的运气了。”

  元苏柠一抬腿就往绑她的妈妈膝盖上狠踹了一脚。

  哎哟一声,那个妈妈摔到了地上。

  “不错啊,你倒是有点力气,”元书意眸光一凛,上前就是一巴掌,“本不想跟你追究了,可看你确实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我就好心提醒一句——”

  “今日这一巴掌,还你踹我下湖那一脚,不过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