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第四十一章 乱斗

何处春风不思归 石月初八 3101 2019-08-12 23:06:29

    “是、是是卖给她,但不是卖的这匹马……当时街上很乱,小的也是一时疏忽才没注意她牵的是二公子定的那匹……”卖马人指着元书意,一把鼻涕一把泪,哭成了泪人儿。

  “你个狗奴才——”聂喜一脚就踹了过去。

  直踹得卖马人翻了个跟斗。

  “你这也太霸道了吧?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不知道吗?”元书意几步走过去,挡在了卖马人面前。

  “别和我扯什么圣人君子,小爷不吃这一套!我告诉你今日小爷踹的就是他!拿了小爷的钱还敢干出这种事来,我看他是活腻了!”气头上,聂喜口无遮拦的毛病出来了。

  “二公子息怒,您的银两已经派人送回聂家去了,聂夫人体谅小的们,替您同意不再追究,二公子就饶了小的这次吧。”卖马人赶紧爬过来,解释道。

  亏得他机灵,在高家拿了银两,立马就去聂家将聂喜先前给的银两退了回去,不然如今就是满头官司了。

  想着惹起这事的主角,此时也是她站出来帮着说话,卖马人心里不是滋味。

  “你看,他已经将钱退给你了,这马现在就是我的,聂二公子还有什么不满?”要不是昨日街上乱,她也不会害得这个人受这一踹,今日事发,她自然要担起责任。

  “说得好听!你懂不懂个先来后到!”

  “这马我很喜欢,我也能看出它很喜欢我,聂二公子想必先前见过这马吧?要不这样,咱们就让这马来挑主子,如此我也做不得假,你看公平不公平?”

  “怎么个挑法?”聂喜明显有些心动了。

  聂喜虽是个混世魔王,但此人最讲公平义气,这个提议正中他胃口,故没再扯些歪理,就答应了。

  高佑知笑着朝门外喊:“来人啊,将那匹马牵来——”

  众人都聚到了前厅外的四方庭院。

  西域公主站着元书意身后,盯着她的目光里满含探究。

  “你先来,以示公平。”元书意手一摆,作请道。

  聂喜讥讽地摇头,示意身后的随从递上一根细棍子,折成一长一短的棍子,一头摆平,再抓住另一头递到元书意面前:“咱们抽签定先后。”

  既然他喜欢这样,那她也没道理说不:“好啊。”

  说着就伸手去抽了一根。

  聂喜张开手掌,手心里躺着一根长棍:“看来运气在小爷这边,承让了。”

  聂喜上前一步,看着这匹令他神魂颠倒的马。

  他已经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日日去马场和它亲近。

  从不能近它身,到如今能抚摸它的马背,替它刷洗毛发,他着实是用尽了心思。

  他不相信,就凭元书意才与它相处两日,就能生出比他还深厚的情谊。

  “迎风,来。”聂喜牵过缰绳,翻身上马。

  元书意身后有人轻笑道:“你要输了。”

  回头一看,是那个女子,正站在稍远的廊下朝她招手。

  想了想,元书意走了过去:“哦,大概吧,公主费心了。”

  “你怎么知……”予努皱眉。

  她不信高家的人敢告诉元书意她的真实身份。

  可公主二字已经从元书意嘴里说出来了。

  “猜的,”元书意笑道,“看来猜对了,哈哈。”

  “既然你知道了,那更好,”予努神色陡然变冷,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唇边挂着得意的笑,“这可是你自己求来的,怪不得我。”

  见识过她的出其不意,元书意警惕地躲闪,谁知身边突然围了一圈的人,紧紧围成一堵人墙,从外头看只道是几个人站一块说话,实际上元书意已经被堵得动弹不得。

  予努挥着匕首朝她脖子来,元书意艰难抬手挡住了。

  “你当众杀我,不怕大宣的律法?”高估了自己的力量,元书意没能完全控制住予努的力道,下颚已经有冰凉的液体往领口下滑。

  “你喊一个试试?看这把刀子会不会就这样捅进去?我一个公主杀一个庶民,你们大宣又能如何?”予努笑得更露骨。

  元书意一动不动:“你总该给我个理由吧,西域公主。”

  予努手一松,将匕首撤了回去,像个胜利者居高临下地看着元书意:“你知道了我是谁,这一刀你就挨得不冤枉,”予努突然靠近,“你最好今日就消失,不然我一定会杀了你。”

  予努后退一步,一个眼神示意,站在元书意身边的人立即四散。

  众人都在看聂喜耍着马技,并没有注意到元书意这边发生了什么。

  抹了一把下颚,一手的血。

  元书意心里轻叹。

  这几日,估摸是血光之灾。

  这一天天的,有完没完。

  这一个个的,有完没完。

  “嘿——你怎么跑那边去了!瞧见没!这马认的可是小爷我!”

  聂喜喜滋滋地叫嚷了一声,心里乐得直冒泡。

  “这傻小子,”元书意拿帕子捂住方才被划伤的脸,看了予努一眼,看着那张嚣张的脸,终究是什么都没再多问,朝聂喜那边走了。

  走到马下,仰头去看马上得意洋洋的人:“看得出你也稀罕这马,可你当它是玩物,而我当它是上阵杀敌并肩作战的战友,它理应在该在的地方,它的命理应更值得,不该在这个地方陪你玩物丧志。”

  聂喜一听这个,满肚子的火气生生压了下去,他得以理服人,他要让在场的人都看看,看看这个出尔反尔的虚伪高家少夫人:“怎么,是输不起了?小爷我可最恨你这种半道认怂的,有种的就来试试看,这马认不认你!”

  “行吧,”元书意也不多废话,看着马的眼睛,“你愿跟我走吗?去你该去的地方,找你该找的人。”

  马儿睁着漆亮的眼,眼珠子上清晰映照着元书意的脸。

  一声凄楚的长鸣,前蹄陡然腾空,马背上的聂喜一个猝不及防摔下马,惹得庭院里的下人纷纷上去扶。

  嘶鸣声后,马儿低垂下头,急促地喷着口鼻,元书意笑着给它梳理脖子上的鬃毛,马儿渐渐平息,伸舌头往元书意脸颊上轻舔几下,以示亲昵。

  元书意轻抚去这马眼下的泪痕:“没事,我带你去,他不会不认你的。”

  等聂喜扶着腰站起来,元书意已经翻身上马,跟在场的诸位道别了:“今日献丑了,不到之处还望海涵,我还有要事去办,还请老爷夫人恕罪!”

  高佑知颔首同意:“去吧,兴许还赶得上。”

  京城城门。

  高景行跟城门上的将军拿了通行证后,带着一队几百人的精兵纵马而出。

  元书意险险追上。

  “我说,你能不能别一声不吭就出发?不知道要告知一下吗?”

  “爹他知道,”高景行松了松缰绳,目光平静,“你也知道。”

  高景行身上多加了件鸦黑斗篷,伸出来牵缰绳的衣袖满是泥土,一看还是昨日那件。腰间的长剑不是原来那把,但能看出和她见过那把是同一个匠人制造出来的。

  “我是知道,可你临出发也不能这么仓促,一句话都不跟家里说,”元书意小心下马,走到高景行那侧,“你带上追风吧,这名字挺适合它的,听说是这马原来的主子起的,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高景行看了眼等在二里外的将士:“它早就不属于我了,你喜欢就养着吧。”

  2“可它属于你,”元书意拉住了高景行的衣摆,“你不该这么对它,你明知道它认得你,却又知道你不要它了,一直克制对你的亲近,你怎么热心这么对它!”

  “你又知道什么!”高景行冷冷一甩衣摆,目光落在元书意下颚的一刀血痕上,“我要走了,你好生保重。”

  “难道就因为它是你娘带回来的,你就这么抗——”

  高景行一跃下马,揪住元书意的衣领将她死死地攥住:“住口,你不配知道这些事。”

  城门边已经投来不少的目光,但高景行周身杀气,愣是没人敢上前。

  已经快到极限了,元书意几乎要失去知觉的时候,有人撞开了她脖子上的手。

  “你疯啦!什么仇什么怨犯得着要人性命啊!”

  是聂二公子的声音。

  元书意软在了地上,扶着脖子感受大动脉飞快跳动的脉搏感。

  聂喜看元书意瘫坐在地上,眉头一皱。

  甩开手里的缰绳,想去拉一把,又想到元书意是个女的,而且这女的男人还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呢,怎么就轮到他做这个苦力了?

  “还不扶起来!”聂喜看着高景行气不打一处来。

  要说他和高景行之间的纠葛可能说上一江河,他都懒得说。

  如今是两看生厌,哪儿哪儿不顺眼。

  高景行自然也不会有好话:“聂大人怎么还没将你关起来,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

  “高景行你说话客气点!要不是看你爹的面子,小爷我早揍傻你这王八犊子!”新仇旧账的他可都一笔一笔记着呢!

  “有完没完?”呼吸顺畅了,元书意自己站了起来,伸手将聂喜挡了回去,“你先靠边,我先说。”

  聂喜易怒,但看元书意都这副鬼样子了,还能站起来跟高景行叫板,他也就忍下了。

  元书意想了想,从手腕上褪下那只木镯,拉过高景行的手,刚好套了进去:“这本就是个男镯,算是护身符吧,一路多保重,家中的事我会打理,你只管平安就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