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第四十二章 送行

何处春风不思归 石月初八 3084 2019-08-13 16:27:30

    聂喜在一旁瞪大了眼睛。

  该不会是摔傻了吧?

  气得要吐血,索性只管去安抚追风。

  “行了,不耽搁你了,就此别过吧。”元书意抬手抱拳。

  高景行盯着手腕上的木镯,片刻后褪下:“这是你的东西,送我不妥。”

  元书意挡住他退回的手:“你且带走,回来再还我,你知道它如今跟着我更为不妥。”

  高景行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元家想要的东西,其实就在这木镯子里。

  罢了,这女人一个人在京,保不齐要丢了,他就替她收着几日吧。

  但一个大男人戴着镯子诸多不便,高景行将它收进了怀里。

  “还是带着追风去吧,它本就属于边戍,不是吗?”元书意从聂喜手里牵来追风,祈求般看着高景行。

  追风的眸子扑闪着,轻喘着只想往元书意背上躲。

  元书意将手里的缰绳递给高景行:“带它回去吧。”

  “小爷我都忍痛割爱了,你还要怎样!”聂喜受不了了,追风本该是他的马,现在到手的心爱之物拱手让人了,偏生这人还爱要不要的,可不是让人百爪挠心!

  高景行拿过缰绳,靠近追风。

  追风有些怕,但也没有跑开,只是垂下头,靠在元书意背上不肯看高景行。

  “是我错了,追风。”高景行深深叹了一声,轻柔地在追风的背上轻抚着。

  元书意感觉到追风的脑袋渐渐抬起后,慢慢走到聂喜那侧,给这昔日的主仆一些时间。

  “你干嘛要将追风给他?”聂喜并不高兴。

  “因为追风本就是他带回来的,你不知道?”元书意回道。

  “你说追风是他的?”聂喜压根儿就不信,“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元书意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你瞧瞧追风的神态,你不会看不出来追风有多熟悉高景行吧?”

  那边追风仰起头开心地踢踏马蹄,围着高景行转着步子,将脑袋使劲地凑到高景行的跟前。

  “我昨日是为了追高景行才牵了追风,后来也是追风嗅到了高景行的气味,我才找到了他,”元书意说道,“冥冥之中他们注定还会重逢,我想聂二公子也不会做这种夺人所爱的事,您成全他们成不成?”

  “夺人所爱的人是你,”聂喜嗤之以鼻,“小爷不在乎那点银子。”

  “那就在此谢过聂二公子了。”元书意笑着朝聂喜鞠了一躬。

  聂喜很是受用,摆摆手:“行了,我大人有大量,就不和你等小民计较。”

  但话锋一转,聂喜又提醒道:“看你对那小子也是一片痴情,小爷在这里给你提个醒,今日在你们高家厅里坐着的那些人,最好别去招惹。”

  “是说大爷不在,西域公主会找我麻烦?”元书意想起了予努说的话,“聂二公子不妨再多提醒一点儿?”

  “你怎么——”聂喜脸色一变,思揣了几下,“这事我不能告诉你,你别招惹她就是了。”

  说完转身上马,跟稍远的高景行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我走了,你回去吧。”高景行骑着追风,将原来那马给了元书意。

  “好。”看到追风神采奕奕,抖擞着蹄子只等着迎风狂奔,元书意也觉着开心。

  高景行抓着缰绳,深深看了一眼元书意,策马奔了出去。

  风里传来一句“多谢”,眨眼间便消散无声。

  “不用急着谢,往后要你担待的地方还多着呢。”元书意稳稳转身,迈开了步子。

  城门里边,一直注意着元书意一举一动的几双眼睛看她转身牵马回城时,都悄悄地各自散开回府禀告去了。

  元书意牵着马进了城门,四下看看,最后进了一旁的面馆。

  “客官要吃些什么?”小二很是热情,并没有因为元书意像个乞丐就怠慢。

  元书意感到很是自在,从怀里掏出一锭碎银:“来两碗你们店里最有名的面食。”

  小二兴高采烈地拿了银子去吩咐后厨。

  待在这面馆多时的良夜等小二一走,立马坐了过来:“少夫人。”

  元书意点点头,她们一早就约好在这里碰头,良夜这会儿出现,元书意不意外。

  “说说,桃依那边可还好。”元书意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

  “人已经到了府里,暂时无人发现。”

  “没人发现就好。”元书意很满意。

  只要没人发现,她就有办法金蝉脱壳。

  “您能平安回来太好了,”良夜将一个小绸布包递给元书意,“这是先前少夫人给的,现在还给少夫人。”

  元书意看了一眼,知道是那块进宫的牌子:“你拿着吧,这东西放我这儿估计用处也不大。”

  “可是——”

  “没有可是,拿着吧,”元书意拿了个茶碗,给良夜和自己倒了杯茶,“说说怎么回事吧。”

  “夫人封锁了消息,高老爷不在府里,别的院里我也没敢随便去,最后擅自去找了元四公子,他派的人去找,一路上没发现什么,今日您和大爷就回来了。”良夜如实禀报。

  “是他啊,”元书意没有太意外,“无事,现在咱们势单力薄的,也只能是这样了。”

  “是我办事不力,没能早些调动人去找。”良夜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元书意宽恕并不代表她就没错。

  “没事,变化赶不上计划,没想到夫人真这么狠心,也是我给了你一个大难题,”元书意拍拍良夜的肩头,“不必自责,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况且大爷和那马的渊源还是你去马场打听出来的,这也是大功一件,人生可不会事事顺心,你不用太自责了。”

  “马场的事不是难事,若不是少夫人觉得不对劲,我也不会想到要去打听这个。”良夜说道。

  元书意想起一件重要的事:“说起这个,你弄清楚高家十二年前的事了吗?”

  “有点眉——”

  小二笑嘻嘻地将面和找回的铜板送了过来:“二位慢用。”

  大海碗上描绘了翻滚的青蓝云纹,热腾腾的面卧在碗里浸着浓郁的鲜汤,肉片铺叠了厚厚的一圈,葱花点缀,色香味俱全。

  元书意从那堆铜板里拨了一半给小二:“赏你的,忙去吧。”

  “谢谢您了欸——”小二笑呵呵地忙退了去。

  “继续说。”元书意说道。

  “据说,是因为发生了一件邪门的事,”良夜不信鬼神说,继续说道,“那年大夫人怀了二胎,还未显怀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城外的隆音庙吃斋祈福,贴身丫鬟回来说大夫人在庙里受了惊吓,那时的老夫人才准了将人接回来,可就是回来的那天晚上,大夫人就突然去了。”

  “邪门又怎么说?”元书意心里一紧。

  “说是随身带去的丫鬟们说,夜里看到有什么东西钻进了大夫人的肚子里。”良夜说道。

  “什么东西?”元书意追问。

  “打听不出来了。”良夜摇头。

  “大夫人去后,高家是怎么处理的?”元书意问道。

  “按规制的礼节安葬了,不过听说,”许是有些担心元书意听不得血腥的东西,良夜顿了顿,待看到元书意鼓励的眼神,才继续说了下去,“肚子里的孩子剥离出来,没一块下葬。”

  元书意筷子一僵,眼前的美味面食顿时感觉难以下咽。

  “你们大爷当时在哪儿?”元书意问道。

  “当时大爷在金家,出灵的时候才赶回来。”良夜回道。

  元书意放下筷子,端起大海碗走到面馆外。

  恰好有个乞丐等在一旁,眼睛黑溜溜地盯着元书意,一言不发。

  “我还有急事,这碗面就给你了吧。”元书意递了过去。

  那乞丐一把就抢了过去,汤汁洒出来不少。

  跟出来的良夜瞧见这一幕,转身回去端了自己那碗过来,连同筷子一并放置到一旁的窗台上:“慢点吃,这还有。”

  那乞丐许是从未得过这种待遇,一口热面挂在嘴巴里,愣愣看了元书意和良夜好一会儿,才将窗台那碗也端到了手里。

  接着一猫身,从一旁的旮旯处拉出来一个孩子,接着就把良夜那碗面递了过去。

  元书意打量着那个孩子,不过五六岁的年纪,身上那件绸缎交领外袍还能看出几分原本的靓丽,再看他的站姿举止,饿得慌还吃得斯斯文文,断然不会是这个乞丐的孩子。

  “这孩子是哪里走失的吧?”元书意走近一步,问道。

  谁知那乞丐却像是遭到了威胁,一把抱起那孩子,携着碗筷一溜烟就跑了。

  “少夫人,要追吗?”良夜几步下了台阶,走到元书意身旁。

  “不用了,看他俩相处得不错,京城就这么大,有缘总会遇见的,”元书意说道,“咱们回去,先将府里那摊子事摆平。”

  高府门前,高佑知送走了元家管事,刚巧又遇上回府的元书意。

  瞧她还是那一身,高佑知有些不满:“累了一天了吧?回去歇歇吧。”

  他不喜自家人穿着如此邋遢,还出去招摇过市,丢的还是他高家的脸。

  “老爷说的是,我这就去。”元书意也不客气,应了一声就要回府。

  “等等——”高佑知喊住了她。

  元书意停住脚步,笑着回身。

  “元府派了管事来,说嫁妆里添了一件他们老大爷的东西,人都在你院子等着了,你找出来给了人家赶紧打发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