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第四十四章 饭局

何处春风不思归 石月初八 3103 2019-08-15 22:22:10

    “报仇?什么仇?”元书意没想到还会有这一茬,这原主的身世还真是复杂。

  “您当真是忘了?”良夜不敢置信,她一直以为那只是元书意诓众人用的借口。

  “不然呢?”元书意皱眉。

  良夜并不是一般的丫头,她是发现了的,可看这个情况,这还真不是一般的一般。

  “……”良夜一时无话。

  看她并没有怀疑自己来历,元书意松了口气,但报仇的事,可大可小,看良夜是个知情人,元书意只能从她这里找突破口:“这件事,你能详细和我说说吗?”

  良夜目光复杂。

  “少夫人容我想想。”

  元书意也不为难:“好,你考虑考虑,你愿意说,我会认真听的。”

  “少夫人,您了解大爷吗?”良夜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高景行?

  难道报仇的事还能和他牵扯上关系?

  “说不上了解,凭直觉,他还算是个不错的人。”元书意思量一番,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良夜点头:“大爷是个不错的人,可是不代表高家是不错的高门。”

  “此话怎讲?”元书意将良夜拉了起来,一并在床榻边坐着。

  “这些事本都是您当初跟我们讲的,现在……有些事我还不能告诉您,但大爷的事,少夫人往后要少插手,否则终有一日会殃及少夫人您的。”良夜反拉住元书意,叮嘱她这件事的严重。

  “是他树敌颇多还是他身边的人会害我?”元书意问道。

  良夜摇头:“这不是我能说的,我只接到命令,少夫人必须少管大爷的事,否则您的性命就保不住了。”

  “这话我今日是听的第二遍,还真是巧了,”元书意想起了予努,“难道还能和西域有关?”

  良夜的脸色刷地白了。

  “这么说我猜对了?还真和西域有关?”元书意从良夜脸上就能看到答案,“可是我不太明白,怎么就和西域扯上关系了?难不成是因为高景行和那西域公主有婚约?”

  “不是,”良夜好一会儿才呼出一口气,“看来您见过西域公主了,既然这样,有些事你必须知道了。”

  “其实——”

  桃依正要开门进卧房的时候,元书意从里头出来了。

  湖青色短袄,配上梨花白的厚腻襦裙,不施粉黛,盘发上装点了几只短簪,手上戴了双翡翠扁条滴绿镯子,富贵之气萦绕周身,一看就和前几日的元书意不同。

  桃依都看待了,好半天才想起元书意受了伤,忙过来扶着:“少夫人,您身上好些了吗?”

  元书意摆摆手:“没事,回来的时候已经好了大半,方才上过药,已经没什么都大碍了。”

  “嗯好,”桃依猛点头,突然想到什么,“方才方姑姑的人来过,让少夫人到方姑姑院里去复诊看看,少夫人您什么时候和方姑姑碰过面了?”

  想到那道清瘦寡淡的身影,元书意笑了笑,目光柔柔,回道:“早些时候跟着大爷去见过,还从方姑姑那儿拿了不少吃食,说来也是时候去看看方姑姑了,你让人带上些方姑姑喜欢的回礼先过去,说我过两日再过去看她。”

  桃依只道是元书意在外折腾累了,没多想就安排人办事去了。

  看了看天色,离晚膳差不多时辰,元书意整了整衣袖:“良夜,备马,咱们该去赴约了。”

  京城最大的酒楼博胜楼坐落在京城最大的名驭湖一隅。

  元书意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就被眼前满湖的楼宇震惊了。

  “这是京城里最名贵的圈子,只有官贵人家才能进,里头吃喝玩乐一应俱全,有些人家不好惹,少夫人小心些。”良夜在一边悄声给元书意提点。

  元书意点头,表示同意:“好,你别离我太远,待会儿出事你可要带着我跑才行。”

  良夜点头,又有些担心:“真要这么做?”

  “对,咱们只能这样做才有办法脱身,不然谈何以后?”元书意坚定地拍了拍良夜的肩,给她以自信。

  “那就请少夫人抬步吧。”良夜无奈,心里虽有些没底,可师兄不在京城,如今也只能自己拿主意了。

  叹了口气,良夜警惕地陪着元书意通过那座通往博胜楼的博胜桥。

  博胜楼三层,元苏麒一众元家公子小姐已经等候多时。

  见元书意施施然而来,先是眼前一亮,随即又各怀心思地起身恭迎她落座。

  “等你可久了,怎么这么晚,你看这京城大好的美景都要落幕啦,”元苏麒摆手朝大窗外比划几下,龇牙笑道,“迟到的自罚三杯!”元苏麒起哄着给元书意的酒杯满上,又让旁边伺候的丫头递了过来,敲着筷子示意她赶紧喝掉。

  这个用屏风隔断的一方空间里,一侧稍高的台子上有在弹奏乐器烘托气氛的歌女,一侧有来往布菜的酒楼小厮,席间酒菜琳琅满目,堆得满满当当,大开的窗外是京城连绵的房屋,还有远处那条清晰平整的城墙。

  定了定神,元书意环视一圈大桌上的众人,不出意料看到了几张熟面孔,还有那张一瞧见她就翻着白眼恨恨戳着自个儿碗里饭菜的元苏柠。

  果然恩怨使人不愉快啊。

  元书意笑着继续看过去,在这之中还看到了一张生面孔,看她面上敷粉,唇上描红,双眼之间略显疲态,一直盯着手里的酒杯,时不时抿上一口,身旁的丫头一脸担心。

  稍加思索,元书意就知道那是元家五小姐,元苏可。

  移开视线,元书意看向元苏麒:“理当如此。”也不推辞,推开良夜伸过来的手,拿起酒杯就干了。

  辛辣的酒水顺着喉头灌了下去,逼出了她的泪意来,生生忍住才将泪水忍了下去,喉头渐渐回甘,稍后竟会浮起浓浓的甜味,真是奇了。

  “这是什么酒?”元书意好奇问道。

  “辛花酿!后劲绵长,一般是男子所好,今日拿来罚了长姐,没想到长姐酒量不错啊!”元苏麒笑着落了座。

  看他没个正形,身边的元家众人也没有惊讶意外,想必平时饭桌上元苏麒就是热络气氛的人。

  元书意点点头,放下空酒杯:“好酒。”

  元苏麒话音没落,旁边的一桌就闹翻了,掀桌砸杯筷叫骂的声音络绎不绝。

  “怎么回事?”元苏麒第一个就冲了过去,“要打出去打,还让不让人吃饭啦!”

  话才说完,一只酒杯就砸到了元苏麒头上,一直不说话只默默吃菜的元苏麟蹭地一下站了起来,走到元苏麒身边。

  “四哥又生气了,三姐姐,咱们要不要去拦着?”元苏柠也凑个半个身子去看。

  “不急,有二哥在,没事。”元苏姝淡然端坐着,神情如常。

  元苏麟的反应引起了元书意的兴趣,这个沉默寡言的四弟,不错啊。

  看屏风已经倒下大半,元书意挑了一张稍远的椅子坐下,良夜不知从哪里端来一杯茶递给了她。

  元书意感谢地接过,喝了几口冲淡了口腔里那股浓香。

  再看过去,元苏麒已经和那边的一位公子哥扭打到了一起,元苏麟也尾随其后,替元苏麒挡住身后的人群。

  “又是你这个王八蛋!怎么次次都遇上你!”渐落下风的刘勿一把抓住元苏麒挥来的手,往旁啐了一口,暗自后悔。

  “你爷爷我也是纳了闷儿了,怎么次次你小子打架都殃及到我头上,看这次我不揍得你爬着回府!”元苏麒稍一使了个巧劲儿,就挣开了刘勿的手,拳头毫不犹豫地落了下去。

  “你别下手太重,回头刘家来问罪,少不得又是我受累。”元苏麟在元苏麒身后提醒一声,不想让这个喜好打斗的二哥又因为打得兴起,下手没了轻重,闹到家里去还不是他要陪着跪家祠。

  元苏麒揍了几拳乐了:“你放心,这回不脱他的手臼,让他帮忙拖住他爹。”

  一旁的刘家小厮哪里还敢害怕,起先都在隔着另一伙干架的人,这会儿瞧见竟是元苏麒这个瘟神来了,都不约而同地朝元苏麒扑来,试图要让缠斗的两人松开。

  那伙勋家的人本来正和刘勿的人在缠斗,这下见对手都跑去掰扯一个半道加入进来的人,都面面相觑,一时愣住不知要不要上去接着打了。

  “愣着做什么?一个个的都瞎了不成,没瞧见刚刚你们家姑爷爷被刘勿这小子挑衅了吗!”勋钦手里的扇子一下就砸到手边的一个随从身上。

  见自家主子发火了,随从们都不敢再愣,一个个的都冲了过去。

  本就混乱的场面,这下更混乱了。

  “三姐姐,快想想办法!”元苏柠急了,看元苏麟刚被乱拳砸到一下,心里可别提多恨了。

  可元苏姝依旧不慌不忙:“你没瞧见酒家的人都来了么?不需要我们女子出面。”

  “可是四哥——”

  元苏姝示意身边的丫鬟拉住元苏柠,又抬手指了指这层别处的一双双眼睛都往这边投了过来:“你只需坐在这儿,等着结果,其他的不需要女儿家多操心,懂吗?”

  元苏柠恨恨地跺脚,可又不能不听元苏姝的话,再加上这儿不是元府,虽然丫鬟们抬了别处的屏风来挡住了些她们这些小姐女眷,可周围这么多眼睛盯着,一举一动都能被人传出去,最终也只能干着急着坐了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