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第四十五章 来历

何处春风不思归 石月初八 3139 2019-08-16 21:24:50

    “少夫人。”良夜轻唤了元书意一声。

  “你觉得这场面我能做什么?”元书意喝着茶,看着酒楼的掌柜匆匆而来,命令酒楼的小厮将打架的人隔开,又一个劲儿地劝着那几个小主子。

  可那几个小主子打得正起劲儿呢,看元苏麒护着元苏麟,将周围的随从都揍得鼻青脸肿的,确实像是手足兄弟。

  “事情闹大了,对咱们也不好。”良夜想了想,劝道。

  元书意朝良夜挤眉弄眼:“难道不是因为四弟?”

  良夜没想到元书意会说这个,轻易不脸红的面庞上也悄然起了红晕。

  “没事,他二哥不是护着他么,”元书意笑道,“不过呢,出手的时机未到,咱们不可轻举妄动啊。”

  元苏姝不动声色地在桌边品着酒杯里的甜酒,时不时看元书意一眼。

  她确实不一样了。

  当初那个沉默寡言的元书意,怎么会长成今日这般模样?

  到底是外头的生活磨砺的,还是……

  元书意淡然地喝着茶,时不时和良夜说几句话,一点都不心急。

  似乎……发现了这件事的蹊跷。

  元苏姝放下酒杯。

  “你去看看,那边安排妥当了吗,”元苏姝吩咐一旁的贴身丫鬟垂翠,“小心些,别让人跟上了都不知道。”

  “是。”垂翠乖巧地应了,面色如常地悄然而去。

  元苏姝就靠在窗边,看垂翠出了博胜楼,过了博胜桥,心里放心了。

  终使你八面玲珑,今夜也逃不出这个连环计。

  看那边隔得差不多了,元苏姝整理好裙摆,勾了勾耳边挂着的轻纱,端着恰到好处的姿态,笑着走了过去。

  “二哥,四弟,咱们该走了,”元苏姝指了指窗外的天色,再朝刘勿勋钦说道,“今日的事并非我们元家挑起,混战之中多有得罪,还请两位多多海涵,若真不服,要闹到官府去,谁更吃亏不用多说二位也是知道的吧?”

  “好个伶牙俐齿的小姐,”勋钦看元苏姝的身段,就比他常去的烟柳之地品赏过的都要周正,再一看轻纱覆面,露出的眉眼真真上品,更让人想掀开面纱一窥真容,这会儿打架那事儿已经翻篇,勋钦满脑子都想着如何窥见元苏姝的面容,“不过这事就这么算了也不行,你看我的人也被伤了不少,你们元家总该给个说法吧?”

  “勋公子此话差异,归根到底,我二哥四弟也是帮了你,不是吗?”元苏姝看过去,笑得不露痕迹。

  要说京城里能让元家忌惮的,这勋家是其中之一。

  刘家不过是个五品文官出身,得罪了就得罪了,但勋家的公子,她还是需要低下姿态应付几下,不落人话柄才好。

  勋钦看了一眼一旁的元苏麒和元苏麟,讥笑一声:“姑爷爷我的事,还需要他俩帮?可没有这个道理。”

  说着上前一步,弯腰贴近去看元苏姝的眼睛。

  不是不知道勋钦的德性,可元苏姝没想到他能这么大胆。

  这可是众目睽睽之下!

  饶是再想忍,元苏姝也咽不下这口气。

  一巴掌呼下去,勋钦的脸上就现了个红印。

  一旁赶过来的元苏麒也愣住了。

  在场的元家众人也惊住了。

  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知书达理,秀外慧中端庄可人的三小姐元苏姝吗?

  他们知道的三小姐可是从未打过人巴掌,今日打的这还是勋家的公子……这事是不是麻烦大了?

  连平日里最喜无事生非的元苏柠也噤了声。

  怪不得她总会害怕元苏姝,原来她还是个会打人的人,怪不得!

  “哟呵,”勋钦摸了摸被打的那边脸,突然就笑了,“这巴掌打得好啊……”

  看他似乎不在意,元苏姝冷静想着后续怎么妥善处理的时候,手腕一痛。

  勋钦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拉近。

  元苏麒怎么会看着自家姐妹被人轻薄了去,登时就过来阻止。

  勋钦扭头朝元苏麒冷笑:“你敢动手打你未来的妹夫?”

  元苏麒停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勋钦,又看自家三妹。

  元苏姝起先只是轻笑,渐渐地笑了起来:“你是看中了我哪里?别说没提亲,就算提亲了,你这么对我,丢的不单单是我的脸,还有你们勋家的脸,你掂量掂量勋老太爷知道后,会不会气得拿拐棍打你!”

  “你等着,看一月之内,你是不是我媳妇,”要说本是句笑谈,可此时勋钦已经铁了心要将元苏姝填进自己府里,“而且,还只能是侧室,永远都别想成为正妻!”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勋公子,”元苏姝挣脱出手来,“后会有期。”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众元家丫鬟都带着自家的小姐跟了上去。

  良夜看元苏麒也拉着元苏麟要下楼,有些着急:“少夫人,咱们也走吧?”

  “急什么,那不是有人还在等着咱们么?”

  良夜朝元书意示意的方向一看,越过混乱的人群,有位眼熟的妈妈在朝这边看来。

  “那不是施姨娘院里的梁妈妈吗?少夫人等她做什么?”良夜不解,有什么事必须要在府外商量,府里不是更好吗?

  再看那刘勿和勋钦,也被酒楼的大掌柜请到了别处去商谈,这边有楼里的小二在收拾方才砸坏的座椅菜肴,又来了几个懂事的搬了块大屏风来挡住元书意这边这桌。

  “你看,这么多菜呢,不吃不是浪费了?况且这钱也是记在二弟账上,本就是要请我出来吃饭的,招待我看了打群架,自然要品尝品尝这儿的饭菜如何,也算是不枉这一趟,”元书意重新坐了过去,让小二上了两副干净的碗筷,招呼良夜坐下,“等咱们吃好了再让打包回去,不吃白不吃啊。”

  良夜看了一眼那边那位梁妈妈:“少夫人不是约了人吗?我先伺候少夫人用饭吧。”说着就给元书意倒茶。

  “不急,让她瞧见也没事,”元书意拉良夜坐下,“方才那一阵乱咱们躲过了,她也不敢闹,况且她也不敢动你,不是吗?”

  想想自己懂武功,确实不会怕她一个婆子。

  也便随了元书意的意思,坐了下来:“好吧。”

  “梁妈妈,让您久等了,这会儿才得空和您说两句,”元书意夹了个花生米扔嘴里,嚼得夹蹦脆,笑着往旁边的椅子上示意,“要不您也坐下一道用饭?”

  “老奴不敢,老奴将差事办妥,还得赶回去。”梁妈妈忙摆手拒绝,只站在一侧和元书意说话。

  元书意点头,边嚼着嘴里的花生米,边掏袖口。

  掏了一阵,拿出一张银票来,递给了梁妈妈:“这是一万两银票,替我多谢施姨娘了。”

  梁妈妈接过银票,将背上的一个小包袱解了下来,递给良夜:“少夫人客气,一家人本就是应该的,这是少夫人那日的袄子,施姨娘让老奴洗好,给少夫人送回来。”

  “施姨娘有心了,下回一定到她院里坐坐,郑重道谢。”元书意笑道。

  梁妈妈连说几声不敢,就告辞走了。

  “原来少夫人唤我要银票是这个用处,”良夜拿着那个小包袱重新坐了回元书意身边,“可是不对啊,您可是要了一万五千两。”

  元书意啜了一口茶,高深莫测地摇头晃脑:“天机不可泄露啊。”

  良夜只好作罢:“您身上带着些银两也好,能防防身也不错。”

  “没看我满头插满了珠钗吗?”元书意指了指自己后脑袋,又抖了抖两只手上的翠绿镯子,“我学乖了,你放心吧。”

  说完又想起一事:“那人你送走了吗?”

  听元书意突然问这个,良夜端正了神色:“安排妥当,就看方姑姑的效率了。”

  “她不能在元家,也不能回到原来那个地方,”元书意说道,“只能是回到西域去,才能将这个事给平息,大家都能如愿。”

  想起良夜先前说的话,元书意轻叹一声。

  元书意,本没有这么个人。

  元洛河和方络并不是夫妻,自然也不会生出她这个女儿来。

  她的来历,其实就是元老夫人一直想找的答案。

  那只木镯,就是证明她真实来历的东西。

  证明她是上一代西域王承认的孩子。

  而据说在她身上,还藏着一样东西。

  一枚能调动西域百万大军的兵符。

  这,就是元老夫人苦苦寻觅的东西。

  也是如今的西域公主予努必须要杀掉她的理由。

  只因为她手握兵符,能颠覆整个西域。

  良夜也跟着叹了口气:“您将她送回去固然是对她好,可您没了她的帮助,就不会再有人来帮您了。”

  元书意笑着端起自己的酒杯,碰了碰良夜的那只酒杯:“她能证明我还没得到兵符,能解咱们的杀身之祸,又能让她回到日思夜想的故乡,不是一举两得吗?”

  小酌了一口,元书意皱着眉忍住喉头的辣意:“至于西域的帮助,我不需要,须知什么东西都要拿东西来换,我可不能自己往火坑里跳啊。”

  “可是……”

  元书意知道良夜想说报仇的事,挥了挥手:“那件事就算我要做,也不需要借用西域的力量,良夜,你想给那位主子报仇的心情我理解,可我觉得那件事没那么简单,给我些时间,让我想想,好吗?”

  元书意说的诚恳,良夜也知道不能逼她,好不容易再重聚,她们一定会有机会。

  “可公主会放您一马吗?”对于予努,良夜还是很担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