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第四十八章 交涉

何处春风不思归 石月初八 3069 2019-08-19 18:39:08

    卷云没想到元书意会来,在自己的屋子看到她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哟,又见面了。”元书意摆手打了个招呼。

  卷云看了她一眼,重新坐下:“你们都出去吧。”

  方才带路的丫头都出了去,大门开着,外头的阳光照进来,能看到光线里的烟尘翻飞。

  “回来就被关上了?”元书意自然看到了这间屋子里的窗户都钉上了木板。

  卷云冷哼一声:“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顺道蹭口饭吃,怎么,不行?”元书意朝卷云走了过去,在临近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有话快说,没事赶紧走,看见你就烦得慌。”卷云一把将桌上的手帕抓到了手里,擦着自个儿茶碗边的几滴茶水。

  “我以为你会高兴来着,原来你喜欢被关着啊?”元书意作恍然大悟状,点着头,“那我还是去回了李老爷,说你不想出门,今日不带你出去的好。”

  听到元书意说要带自己出门,卷云立马盯住了元书意,想从她那张脸上看出此话真假。

  “十日之约,我想你还没忘吧?”元书意径自说着,一手扶了扶肚子,朝大开的门外喊了一声,“我这饿得慌,你们这有什么好吃的?”

  “这是你家吗?嚷嚷什么?”卷云皱眉。

  虽说元书意的话很诱人,可这人这态度,就是让卷云舒服不起来。

  “这话说的,这是你家没错,你家的待客之道也太松懈了吧?眼看正是午膳时候,都不知道上菜的吗?”元书意又朝门外嚷嚷了两句,有个年长的妈妈走了进来。

  “小姐,高家大少夫人,午膳备好了,请移步饭厅。”

  元书意满意点头:“这才对嘛,我都给你带了礼物,你怎么能连顿饭都不请我吃?没有这个道理的嘛。”

  说着就起身看向卷云,示意她赶紧起身走。

  卷云坐在那儿看着元书意,怒极反笑,笑着笑着就收住了:“你还真是没见过世面。”

  “我怎么听说这儿的女子以安守后宅为好?没见过世面不是正常的吗?”元书意下巴一扬,朝卷云挑了挑眉,径直就出了屋。

  卷云话虽刻薄,但也起身整理衣裳,随元书意踏出了屋子。

  许是被关了几日,此刻迎面而来的冷风刮人,她都觉着万般美好,脸上也不由柔和几分。

  “我的礼物呢?”卷云朝元书意看去,问道。

  “嗯?”元书意一愣,看身边带路的妈妈都侧目看了她一眼,心下了然,伸出空空的双手,接着往外指了一圈,“看,带你出来,不就是此刻最好的礼物吗?”

  卷云的目光在元书意脸上逡巡,终究是没看出别的。

  知她没开玩笑,突然就觉着松了口气。

  “你果然就是个无赖。”

  元书意不以为意:“礼轻情意重啊,我送的是贴心,是你当下的需要,你说,我今日就算是搬来金山银山给你,你能喜欢吗?你这会儿需要吗?不需要吧?还是自由自在最重要吧?”

  “不需要你来好心。”卷云冷哼一句,几步走进了饭厅。

  一旁的妈妈走近,笑着请元书意莫要见怪:“您请。”

  “没事,有吃的就成。”元书意坦然一笑,跟了进去。

  她可不信卷云说的鬼话。

  不需要她好心?若没有她,这件事还真没人办得成。

  饭厅很是空荡,除了一张大桌,配套的椅子,其他没什么家具。

  大桌上摆满了菜肴,一排三个丫鬟在一边垂头恭候着。

  “我们家才搬来没多久,简陋难看,你要是敢表现半分嫌弃现在就可以走了。”卷云转过身来,在主座前站着,隔着一整张大桌看着元书意。

  “看这满桌菜品,你们家还是很重视我的,”元书意就近坐了下来,盯着菜品一道道看过去,不住点头,拿起筷子跃跃欲试,“这些都是你该给我的回礼,我下了那么大功夫去办你的事,一点儿好处都没捞到岂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再说了,美食在前岂有不接受的道理?”

  卷云猜到元书意要说华府的事,看向满屋子的丫鬟:“你们下去吧。”

  “可是小姐——”那位领路的妈妈觉着这样不妥,往后传出去是要丢李家名声的,便出声阻止。

  谁料卷云突然就冷了声音:“我这个小姐在府里是半分地位都没了么?要不要试试看我能不能让你们都滚出李家大门去?”

  那位妈妈顿时不敢再说话,赶紧带人出了去。

  元书意看这饭厅里下人一个不留,全出了去,倒是有些不适应了。

  早知道就先让良夜跟着,李家的事晚些打听也没事。

  不知怎地,这些日子倒是和良夜适应了,总觉着一道儿出门安心不少。

  “你这吃相也太难看了吧?”卷云端坐在那里,筷子未动分毫,看着元书意的吃相满脸嫌弃,“不是说要带我出府吗?磨磨唧唧做什么?”

  元书意将嘴里的菜砸吧得更大声了:“我就这吃相,您多担待,反正您也不需要我来好心。”

  “你——”卷云气得要拍桌。

  “您方才的话还热乎着呢,别这么快就忘了吧?”元书意顺手拉了张饼子皮过来,包了肉菜就往嘴里塞,“怎么,后悔那么说我了?”

  “这是你非要答应我的事,什么时候成了我的错处了?”卷云斜眼扫了下边上的菜,不情不愿拿起筷子来夹。

  元书意咬了一口饼子:“这菜你还嫌弃?”

  卷云夹起一小撮萝卜丝,放到了碗里:“就这菜,再好也有更好的,我嫌弃又怎么了?”

  旁的姐妹们,吃喝用度,说不准比自己好多少。

  若非她这次闯了祸,爹爹哪里舍得将自己关起来,还住了个这么差的鬼地方。

  卷云戳着碗里的萝卜丝,有一下没一下的,脸色越发地失意起来。

  “你们家的事我管不着,”看卷云没有食欲,话里又意有所指,元书意又吃了几口才放下筷子,拿起一旁备下的洁白帕子擦了擦嘴角,“我只管带你出去,再在晚膳前送你回来,你觉着能办到,咱们就走。”

  李家后门。

  看到良夜等在那儿,元书意松了口气。

  “人带出来了,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了。”元书意拍拍良夜的肩膀,抬步要走。

  卷云正被人扶着站上马凳,一听这话,转头就要下来:“元书意!你什么意思!”

  “这事有良夜就够了,我不是陪你吃了顿饭了么,接下来就看你自己了,”元书意伸出两指,在眉尾一点,“就不奉陪咯。”

  卷云还想去追,良夜一把扶稳了卷云:“李小姐,失礼了,您应该清楚此行的目的吧?”

  卷云攥紧了被良夜抓住的手,用力往回撤。

  看看元书意单薄的身影越走越远,卷云伫立片刻,回身进了马车:“就听她一回!”

  良夜紧随上去,关好车厢门。

  看了一眼元书意的背影,利落地驱车走了。

  元书意走到了热闹的人群里,才回头看了一眼,马车已经不在原地。

  “担心她?”

  元苏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元书意深深吐了一口气,转过身去:“不是,是觉着四弟这般有能力,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警惕。”

  想昨日博胜楼邀约,她另一个目的就是和元苏麟交换信息。

  回门那日知道他和方姑姑有交情,故卷云这件事她就跟元苏麟透露了一下,想着凭着元苏麟的生母华氏,元苏麟和南烟城华家的关系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这才托了他将那华家二公子寻了过来,没想到事情就这么顺利解决了。

  果然表里如一,是个说话做事不拖泥带水的人。

  元苏麟面无表情,抬步就走:“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只是才走两步,膝盖上的青筋猛地一抽,元苏麟重心不稳,几欲坠地。

  元书意恰好伸手扶住。

  “你没事吧?哪儿不舒服?”元苏麟并没有元书意想的那么重,她这么一扶,觉着像是扶了个女子一般,再一看元苏麟的脸色不悦,她才想起方才的问话,连忙回道,“我答应你的事现在就能兑现,可你现在这样要不要去看看大——”

  “不需要,”元苏麟在元书意肩上借了一把力,自己站直了,“现在就走。”

  “不行,你这样我不能带你去,”虽然方姑姑是高府里的医者,可眼看元苏麟的腿在发抖,这么急的症状必须马上找医馆,这么带着元家嫡子过去,出了什么事当真是大祸临头了,可元苏麟不肯,她也拗不过,眉头一舒,赶紧说道,“咱们先找个就近的医馆,我再让她过来,你觉得怎样?”

  元苏麟不做声,拖着腿就要往前走,可一步都没迈出去,整个人就往前跌。

  元书意赶紧扶住,左右顾盼这条街上哪里来的医馆。

  “你告诉我,这附近的医馆在哪里?”元书意这会儿后悔身边没带个人了。

  可带谁都不行,她是出来和元苏麟碰面再带着人去见方姑姑的,人多惹眼,传出去华氏说不好会要方姑姑的命。

  这急得要抓路人来帮忙了,元苏麟伸出手在她眼前比划了一下。

  “在……”元苏麟喘了口气,抬手指向左侧的商铺,“往前直走,妙手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