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第五十五章 来人

何处春风不思归 石月初八 3066 2019-08-26 23:08:41

  李家正堂。

  李巡抚铁青着脸,盯着堂下跪着的李卷云,不发一言。

  还是坐在一旁的苗氏笑着招呼一旁客座上的华西决。

  李巡抚黑着脸咳嗽一声,苗氏含蓄地收住了笑。

  “怎么没先来个信儿?你这么一来,倒是显得我们李家怠慢了你们华家。”李巡抚明显是不高兴了。

  “岳父大人,是小侄的错,”华西决朝李巡抚赔礼,“原是该先来信,再由家中管事过来,可近来南烟城不太平,家父让我先行过来,亲自下聘礼。”

  顿了顿,华西决接着说道:“虽说行程匆忙,但聘礼都是一早就在准备的,绝没有怠慢轻视的意思。”

  听说南烟城不太平,李巡抚皱了眉头:“南烟城不太平?出什么事了?”

  要说这南烟城,是连通南北的大城,四面环山,小桥流水,富庶得很,这样的地方怎么会不太平?从未听说过啊。

  “不是什么大事,”华西决斟酌了字词,“官府最近严查来往车马,家父担心旁人说不清楚,又觉迎亲的恐不知情,到时延误了吉时误了事就不好了,才让我下聘来,再和岳父大人商议一下,婚期能否提前。”

  这话一出,满座皆惊。

  一直垂头不敢说话的李卷云也抬起了头去看华西决。

  后者回以一个安抚的微笑。

  李卷云想说什么,可爹爹在上,她不敢造次,只能装作没看到,复又垂下了头。

  “什么?”提前二字一入耳,李巡抚很是不满,再看自家女儿还敢看这个唐突的兔崽子,还没嫁呢心就跑到人家家去了,李巡抚脑门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华家觉得什么时候合适啊?”

  华西决毫不担心,笑得坦诚:“三日后。”

  “哐当——”

  李巡抚拍得桌上的摆设都跳了起来,哐哐铛铛:“你当我李家的女儿这么容易娶回去?”

  华西决不慌不忙,从袖子掏出来一封黄皮信:“还请岳父大人过目。”

  饶是气急,李巡抚还是接了过来,抽出信纸打开粗粗扫过去。

  可见他眼珠一动,接着就将信凑近了眼前,细细看了过去。

  正堂里的主子下人虽也好奇,可这会儿大气都不敢出,静静地等着李巡抚发话。

  半晌,只见李巡抚将信一下一下叠好,塞进了袖口:“看来你们华家早有安排,既然一早就安排好了,迟早都得嫁——”

  说着目光落在了堂下跪着的李卷云身上。

  今日放这丫头出去,本就是看高家少夫人的面子,也想着人家少夫人都不计较了,兴许和云儿说说,她能想开,谁曾想就出了趟们,浑身脏兮兮的且不说,竟还将这尊爷招来了。

  想到这儿,李巡抚叹了口气。

  话说回来,华家这门亲事也是实属无奈,谁让他那时侯答应了华霄那老狐狸了。

  当初看他家的二公子长得机灵,酒席间便说笑了几句,说将来如若自己有二女儿,就让两个娃娃结亲,玩笑玩笑,没成想还签了字画了押。

  更糟糕的是,他那过世数年的亲娘老人家也签了字画了押!

  他算是服了华霄那老狐狸了!

  一想起这件事,李巡抚就满是懊恼,可华家家大业大,自己亲娘也认了这门婚事……已经是板上钉钉反悔不得,更何况华西决这小兔崽子已经将聘礼给运来了,想必这时候十里八街的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哪里还有反悔的余地?

  他们李家才搬回京城,前几日云儿又出了那种事,这时候华家来求娶,还真是撞了个正着。

  想来想去,还是没有法子。

  再看云儿这丫头竟然为了高景行去高家为奴,李巡抚说不出什么滋味,心里不得劲极了。

  看向李卷云的目光,慈爱里夹杂着恨铁不成钢。

  让华家知道这事,悔婚的话她就更别想找个好人家嫁了!

  “你小子,可要好好待她。”李巡抚起身走到华西决面前。

  步履不似平日威猛,更多了家中老父的慈祥。

  李卷云稍稍抬起的眼角只一瞥,就已红了一片。

  这时候若不反抗,她再也没有机会反抗了:“爹……我——”

  “你闭嘴!”李巡抚猛地回身,指着李卷云,“你可知自己做错了什么!”

  抛开那些时局的偏见,他看得出来,华家二爷是个能托付的。

  华西决朝李卷云走了过来,手一拉就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

  将她牵到李巡抚面前,郑重道:“自然。”

  李巡抚点点头,缓缓在华西决肩头拍了拍:“小子,虽说她是个二小姐,可她娘去得早,自小带着在边戍长大,性子是蛮了些,可到底是个好的,往后若是她做错了什么,能包含就多包含包含,不能的话,通知一声,我去接她回来。”

  华西决侧目看李卷云:“听到了吗?”

  已经满面泪痕的李卷云,一直不肯屈服的心在这一刻做出了抉择。

  膝盖一弯,跪了下地:“我……我……”

  她认了。

  她认命了。

  她不想让爹爹为难,是因为她看过爹爹在边戍的时候,时常在家祠里一坐就是一整夜,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长大些偷偷跟过去,才知道爹爹是在里头喝酒,一杯接一杯,抱着娘亲的牌位说话……

  她想过忤逆,想过逃跑,想过求景哥哥带她走。

  可最终还是这个结果。

  堂门外日头正好,李巡抚叹了口气,眼里一片坚定:“三日后,你就过来接她吧。”

  清宁院的破屋里。

  元书意将屋子的两张矮凳拿帕子擦干净,才扶着聂氏坐下。

  进来之前以为这儿会有许多旧物,没想到是个空屋。

  以为聂氏进来之后会更激动,但这会儿却没见她有什么动静,安安分分地坐在她身边,眼神放空。

  “我这样是不是很奇怪?”聂氏突然问道。

  元书意将手袖折了起来:“是啊,一会儿晴一会儿雨一会儿又狂风大作电闪雷鸣,说实话真不好适应。”

  聂氏微微动了嘴角:“是啊,我也不知自己怎么了,一会儿想杀了你,一会儿又觉得不忍心。”

  原来是这样啊。

  元书意将手边的脏帕子往外挪了挪:“我还挺怕你的,可你总这样将我叫来,我也是不知道该怎样配合你。”

  想想两个不对付的人这么一块坐着,还真是从未想过的事。

  静静坐了会儿,聂氏打破了沉默:“方才说到旁的几房人,现在和你详细说说吧。”

  左右也是陪着,元书意点点头,同意。

  想了想,聂氏才慢慢开口:“先说四房,明面上是去南边帮着打理生意,实际上四房一早就分了出去,和府里没什么干系,这些年也没什么过节,不过老爷和四弟在生意上有来往,也还算是和睦的,再过几个月到了年关,那一大家子回来了你就能见着了。”

  元书意点头,表示在听。

  “五房人丁单薄,事不关己不会出头……”像是想到了什么,聂氏摇头笑了,“罢了,这个没什么说的。”

  “三房和二房才是你真正要对付的——”聂氏突然住了口,目光明亮,看向门外。

  “怎么了吗?”元书意也看出去,并没有什么异样。

  聂氏盯了一阵,才收回了目光:“总之,你要小心二房三房的人,他们不是善茬,他们最恨的不是我,而是我们大房所有人。”

  “是说,其实针对的不是谁,而是要扳倒大房的所有人?”元书意问道。

  “你小心些为好,大房根基牢固,他们一时半会儿找不到错处,可你们,”聂氏看向元书意,“这么多年了,他们等来了你这个突破口。”

  “我?”元书意指了指自己,“我出什么事,都不会动摇到你们吧?”

  聂氏笑了:“这么多年,老爷那边看似宽松实则方方面面都管得严谨,我这边有聂家,大爷又常年不在京城,他们寻不到什么机会,但现在你来了——”

  聂氏第一次笑着端详元书意:“你就是大爷的破绽,而大爷,就是老爷的破绽。”

  元书意惊愕地张了张嘴。

  没等她说点什么,聂氏就朝外头喊道:“偷偷摸摸做什么,有事进来说!”

  元书意睁大了眼,看聂氏已经起身,稳稳朝外头走去。

  元书意跟了出来,发现在屋子一角站着的人她认识。

  “箬茸?”在这里看到她,不能说不吃惊。

  这几日听桃依说,箬茸过来后身子一直不好,这两日更甚,病得起不来床,元书意也是挑人那日才多看了几面她,今日瞧着,那容貌相识,可这浑身的气质却不一样了。

  箬茸笑得得体,给聂氏和元书意请安:“夫人,少夫人。”

  “你在这儿做什么?”聂氏冷冷发问,用她一贯的气势。

  “回夫人,奴婢来请少夫人。”箬茸不卑不亢。

  聂氏自然不信,走近了几步,逼视道:“哦?找少夫人是要做什么?”

  “元家老夫人来了,急着要见少夫人,说是一刻钟不见人,就要闹到老爷那边去。”箬茸垂眼回道,脸上没有一丝恐惧之色。

  “元家的人?”怎么又是元家的人?

  身为聂家的人,自然对元家的人没有好感,再者还是那个讨人厌的老太太,面上直接就没了好脸色:“她来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