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寒星拥入怀

奇怪的叶迦宁

寒星拥入怀 林乐欢 2009 2019-07-11 23:35:12

  周廷宣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拨开记者,飞速来到妹妹的身边,把人拉起来,护在怀里。

  “叶迦宁,你没事吧?”

  比起这兄妹俩,记者们显然更关心摔倒在地的人。他们嘴里说着关怀的话语,一个比一个急着往前凑。

  生怕拍不到叶迦宁的丑态。

  可无论周遭的人如何询问,或激烈或试探,躺着的叶迦宁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

  只捂住撞痛的后脑勺,沉默。

  “迦宁。”

  意外发生得太快太突然,经纪人纪显费了老大劲儿,才带着助理挤进记者的包围圈。

  “没事。”

  感受到纪显的靠近,叶迦宁紧绷的神经松了几分,他缓缓睁开双眼,刺眼的灯光陡然闯进视线,夹杂着高频率的闪光快门,刺激得人难受。

  叶迦宁下意识微低下头,手撑着额头缓了几秒,才重新看向周围的人。

  “叶迦宁,你能说话吗?”

  “叶迦宁,刚回来就发生这样的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叶迦宁,我听说你这次回来参加颁奖晚会,是借此付出,请问你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还会拍电影吗?”

  叶迦宁,叶迦宁,叶迦宁……

  几十个镜头围成一圈,对着他拍个不停,记者们七嘴八舌地说话,吵的人头痛。

  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但即使是这样,叶迦宁也没有发脾气,或者表现出一点不耐烦,他只是歪过头,朝苏堇烟的方向望了过去。

  那女孩躲在男人的怀里,头紧紧埋在他的胸膛前,揪着衣角的手在发抖。

  像只鸵鸟。

  叶迦宁顿觉一阵好笑,无奈地扯了扯嘴角。阔别三年,回归第一天就收到这样一份“大礼”,有够特别。

  就是不知道,是哪位对手的杰作,抑或是真的巧合?

  叶迦宁想起回国前纪显分析的国内形势,心情变得有些忐忑,他之前的那些粉丝,还会继续喜欢他吗?

  就在他愣神之际,从遥远的空间外,忽然传来一阵细碎的声响,时远时近,却听得格外清楚。

  叶迦宁猛地按住太阳穴,心下一沉。

  那熟悉的酸麻感,又回来了。

  再顾不得多想,他赶紧站起来,凭感觉反扣住纪显的手腕。

  “哥,快。”

  看着他的眼里满是哀求。

  被他用这样的眼神祈求,纪显的瞳孔猛地一缩,也想到了什么。原本还顾忌记者的他,再不畏手畏脚,直接推开旁边不断往里面挤的人,边喊边护着人往外走。

  “叶迦宁受伤了,请让一让!”

  助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看到纪显这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当机立断绕到前面做先锋,以最快的速度帮忙清理出一条快速通道。

  三人这才得以躲过记者,赶往后台。

  叶迦宁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感官的灵敏度也有所下降,他只能紧抓住纪显,跟着他。

  经过苏堇烟的时候,他还瞥了那红色身影一眼,想看看撞他的女孩是长什么样,却在下一秒就被拉走,脑袋还被纪显用衣服盖住了。

  公众场合出这样的意外,处理不好就是明天的头条新闻。

  可纪显显然顾不得这些,面对一路上工作人员的询问和关怀,他统统不予回应,以最快的速度把人拉到后台休息室,支开了助理和司机。

  关上门,偌大的休息室,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小宁。没事了,你把衣服拿下来吧?”

  他扶着叶迦宁来到梳妆镜前,与他相对而立。

  “哥,镜子。”叶迦宁揪住他的衣袖,有些紧张。

  “没事的,你背对着它。”

  纪显耐心哄着,迟疑地伸出手,到底没强迫他把衣服拿下来。

  “你不要看,丑。”

  黑色外套里,叶迦宁传出来的声音闷闷的,像是经历了一场旷日持久的重感冒患者,躲在高温的被子里,有气无力地低吟。

  “总这么闷着,不行……”

  “不可以。”

  他松开纪显,后退一大步,拽紧衣服往下拉,以一副防备的姿态,不让任何人碰他。

  可纪显没心情跟他争执了,因为,站在叶迦宁的面前,他清楚地看到,叶迦宁的耳朵,变尖了......

  纪显的呼吸一窒,处于本能地往后退了半步,不小心撞开了椅子。

  “刹——”椅子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纪显心一跳,方才反应过来,他刚才后退的动作,有些伤人。

  “哥,你撞到了?”

  偏偏刚准备解释,那个他觉得对不起的人,第一反应还是关心他。

  这么暖的小伙子,却生了那样的病……

  纪显感觉鼻子酸酸的,看向叶迦宁的眼神带着怜悯,“小宁,这次是......”

  “应该是前两天看的剧本主角,你拿回来的那个。”

  ......

  周遭的空气稀薄了很多,纪显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是他害了叶迦宁。

  这一认知刺痛了纪显。

  他犹豫再三,还是往前走了一步,颤抖着伸出手,握住了叶迦宁发抖的肩膀。

  “不怕......迦宁,有哥哥在。”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坚定一些,“有我在,没事。”

  “……”叶迦宁微微摇头,还有些抗拒。

  “迦宁,你听我说。休息室空不了多久,总得有人要进来,你得让我看看情况,赶紧处理。”

  “……”

  叶迦宁依旧没说话,但拽着衣服的力道,一点一点,松了下来。他不抗拒了。

  许是感觉到所有的变化已经完成,他最后放下手,任由纪显把盖在头上的衣服拿开。

  黑色的西装自头顶落下,被掩盖住的绝世美貌,暴露在纪显面前。

  整间屋子都在那一瞬间亮了。

  那是一张白到近乎透明的脸。染黑的头发变成了淡金色,眉是白的,眼是蓝的,瞳孔里还有星星形状的碎影。高挺的鼻梁下,唇色尽褪,只留一点粉色,整个人看上去苍白又病态。

  是受伤的天神,抑或是常年待在雪山的精灵,无论哪一个,这样子都与那剧本里描写大致相同。

  ……

  即使过了三年,纪显依旧没办法平静地接受弟弟发病后的变化。

  他拿着衣服的手一松,西装外套掉在了地上,发出“噗”的一声轻响。

  

林乐欢

没人和我互动,自言自语的第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