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寒星拥入怀

第三次变身(5)

寒星拥入怀 林乐欢 2019 2019-08-13 23:12:31

  叶迦宁觉得,今天实在不是出门的吉日,此时的他,在纪显的陪伴下,战战兢兢的和护士长聊天。

  刚才纪显把他假发扯下来以后,正好就被路过的护士看见了,三人对视着愣了几秒,然后他就被认出来了……

  “顾勋啊,你这一走,怎么都不跟我们联系了,大家都想知道你的近况啊。”护士长倒了两杯水,放在纪显和叶迦宁面前,话语里夹杂着几分责怪,“要不是你这次来看叶迦宁,咱们怕是这辈子也见不到了?”

  叶迦宁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心虚的。

  “实在是不想面对大家。”

  “这次在国内待几天?可以的话我联系咱们同事,大家一起吃个饭?”

  “别了吧。”叶迦宁赶紧拒绝,表现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揪住了衣角,憋出了心里话。“我过得挺好的,这次打扮成这样……”他低头看着手里的假发,静默片刻,而后轻嘲着开口。

  “过去的人和事,已经不想去回忆了……对不起。”

  “……”护士长取茶杯的手一顿,终是没说什么,张嘴吹了吹漂浮在表面上的茶叶,轻抿了一口。

  今儿这茶,苦了。

  “那好吧,对你也是好事。”

  纪显全程在旁边盯着,眼瞧着叶迦宁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表现出一副悲观颓废的样子,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这就是影帝的演技,代入感超强!

  “那护士长……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省得待会儿同事们上班,看见我,不好……”

  此时的医院还在午休时间,大部分的医生还没有上班,走廊里空荡荡的,就只有值班的护士和待在办公室的当值医生。

  “那好吧。”护士长不无遗憾的点点头,“顾勋,祝你在国外一帆风顺,前程似锦。我送你下去吧。”

  “谢谢您。”叶迦宁表现得很开心,跟着热心肠的护士长出了门,三人一起往电梯走,没一会儿就到了一楼。

  下午的住院部大楼静悄悄的,此时正处于一天中最热的时间段,来往的人不多,大门外的水泥地被当空的太阳烤得炙热,发出金灿灿的光,刺眼又令人忍不住的退避三舍。

  叶迦宁没想到刚出电梯没多久就碰见了一大群记者,他本能地转身,躲避镜头。

  “纪先生,叶迦宁的情况怎么样?”有眼疾手快的记者发现纪显,当即不再管眼前楚楚可怜的女生,一个箭步冲到了纪显面前。

  纪显嫌弃地皱起眉头,护士长的表情也不太好——记者们实在是太吵了,声音大到恨不得整层楼都听得见。

  “那不是顾勋医生嘛?他真的在?”正当纪显准备说话的时候,一个异常刺耳的声音喊了出来。

  “顾勋医生?谁?”

  “害!你不知道吗?就是那个开高价药学术不精害死人的无良医生啊。”

  “不是澄清了吗?”

  “谁知道发报道的收没收钱?”

  记者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但无一例外的涌了过来,把叶迦宁三人堵在电梯里,进退两难。

  “纪先生,你怎么和顾医生在一起?难道叶迦宁生病是假,你们联合医生欺骗大众?”

  “???”纪显满脸问号,这记者哪家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吧,引导性的提问题,真缺德。

  他瞥了那记者手里的话筒一眼,呵,原来是臭名昭著的大果娱乐。

  纪显拒绝回答,没想到记者们变本加厉,把矛头直至叶迦宁。

  “顾医生,当年的事故发生以后,你有没有一丝忏悔,虽然主要责任不在你,但是人是在你手上死的,你真的一点不愧疚吗?”

  “顾医生,你打扮成这样,是害怕被人认出来吗?”

  “顾医生,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当年的医患纠纷案闹得很大,有另一个无辜被牵连的女医生被蹭热度的家属逼得自杀,可笑的是,网民们做了一天的祈祷者,第二天又追着顾勋骂,更有甚者跑到医院给他扔鸡蛋,好像法律已经判定他有罪一般。

  叶迦宁自从出道,接受的满是鲜花与掌声,何曾面对过这样咄咄逼人的记者,当下被吓得连退三步。

  他不知道的是,娱乐圈,不,准确的来说,当前的媒体环境本就是这样,部分记者为了热度脸都不要。他们要的不是真相,并不是每一件事都能成为新闻,他们要的是有价值,能把流量变成钱的大新闻,哪怕这件事子虚乌有。

  叶迦宁从出道那一刻就有人气流量,又有中秦那样强大的后台,哪个记者会和他对着干呢。

  可生为平凡人的顾医生就不一样了,他的身份,就是原罪。

  记者们还在咄咄逼人,纪显也没碰见过这样群起而攻的局面,不由有些焦头烂额,还是护士长厉害,怒吼了一句“这是医院,再吵就找保安”,才勉强让记者们安静一些。

  “哼……”四下安静的时候,人群外突然传出一个女孩的啜泣声,那声音婉转凄凉,听得人心头直发毛。

  大家不自觉地看过去,有机灵的人已经扛着摄像机走过去了。

  “孩子,你怎么在这?”护士长似乎认识这个伤心的女孩,她不解地蹙了蹙眉,努力推开挡道的记者,走了过去,“你不是去给妈妈凑医药费了吗?在这哭什么。”

  “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嘛,人姑娘已经这么伤心了,还在强调医药费。”角落里一个男声冒了出来,护士长犀利的眼神扫过去,却只看见一个带着口罩的男人。

  “护士长……我。”被叫做小周的女孩哽咽出声,死死抓住护士长的手,“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拜托你可不可以让冷医生别开那么贵的药,或者少做点检查,我真的凑不出那么多钱了……”

  女孩说的话很有歧义,听起来,似乎是医生坚持用贵的药,做多余的检查。刚才逼问叶迦宁最勤快的大果娱乐记者听见这话,又冲到了前头。

  “姑娘,你的意思是说,这家医院的医生违规用药,要求你们多做检查,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