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寒星拥入怀

只有互相理解

寒星拥入怀 林乐欢 2012 2019-08-21 23:55:30

  女孩这一哭,原本理直气壮的记者变得束手束脚起来,他们不愿意背上骂名,默默捡起摔坏的摄像机,躲到医院走廊里去。

  “你个丢人的东西!”女孩父亲痛心疾首地蹬脚,恨铁不成钢地推女儿的肩膀。

  “爸!”女孩被父亲的情绪感染,难过得松开手,一个人坐在地上,闭着眼睛哭,眼泪沿着脸颊落到干裂的嘴唇上,流进着急上火而破裂的溃疡上,刺得她更痛。

  这哭声听得人心酸。围观者里有同样为医药费担心的病人家属,她们太了解女孩那种没钱治病,眼睁睁看着亲人一天一天耗尽生命,走向死亡的痛了。

  活着。只有两个字,却有人至死都写不完。

  有容别过脸,她不愿意听别人哭。周庭宣也适当地收敛起锋芒,却依旧紧盯着女孩,防止她有下一步动作。

  被这一系列的事情震惊,叶迦宁和纪显对视了一眼,继而无措地看向苏堇烟。自从知道她有可能帮助到他,他就总会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

  “苏姐姐!”女孩突然止住哭声,朝苏堇烟扑来,刚好被警惕的周庭宣拦下。他用半个身体挡在女孩面前,神色未变,没有怜悯。

  “求求你,别播,我道歉,我去和冷医生道歉,然后在网上澄清,拜托你们别把监控放上去。我真的知道错了。”女孩跪在原地,等不到答案,便径直弯下腰准备磕头,被苏堇烟躲了过去。

  她走到有容旁边,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话,神色不明。

  气氛还在僵持,女孩父亲见众人不表态,很是着急,自己拉住女儿的肩膀,又是一顿猛烈的推搡,像是要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她身上。

  女孩一一承受了。

  经历了众人的指指点点,父亲的埋怨,眼看着寄托了她所有的希望的苏堇烟也无动于衷,她的眼泪越来越少,眼眸里的光亮也一点一点,黯淡了下去。

  在父亲推最后一把的时候,她没有抵抗,直接顺着力的方向往前倒,额头和鼻尖狠狠地磕到了地面上。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到了,女孩父亲后悔地拉住女儿,想把人扶起来,却发现她双目失神,木着一张脸,整个人毫无生气。他一愣,刚准备做点什么,手突然就被挣脱了。

  女孩发了狠劲,推开人群,冲到了旁边的窗户前,借着花盆,坐上了窗台。

  她要跳楼!

  意识到这点,苏堇烟的心猛地悬起,她刚才是想征求有容的意见,对刚捐出去的那笔钱做个处理。

  收回来还是捐出去,要不要利用媒体资源帮这个女孩一把,在她还没作出决定的时候。

  “女儿,你快下来!”女孩父亲被吓到,颤抖着声音要冲过去,被女儿制止。

  “你们都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她半个身体都在窗外,手扒着窗沿,差一点就会坠楼。

  “把录像带给我,不可以发出去,不然我就跳楼!”

  “女儿你快下来!别执迷不悟!”

  “听没听见,录像带!”

  “女儿!”

  父女俩的对话刺激着在场每一个人的神经,老父亲的痛心无奈,女孩的哽咽和歇斯底里,这是医院里最普通的病人家属,也是这人间最底层的芸芸众生。

  苏堇烟紧张地抓着有容的手,掌心冒汗,她很怕女孩犯傻跳下去,那会成为她一辈子的阴影。

  “让一下,让开!”正当局面陷入僵局的时候,一个医护人员突然从走廊里冲了出来,怀里抱着人,要按电梯。

  “冷医生?!”护士长眼尖地发现那晕倒在同事眼里的,正是事件的当事人,冷亦燃。

  “他这是怎么了??”

  叶迦宁住院的时候冷亦燃来查过病房,他对他的印象还不错,所以第一时间关心。

  “连做了好几台手术,轮流转,没撑过去,刚倒了。”医生说得轻描淡写,可额头上那多大的汗珠,出卖了他的心情。

  他按电梯的手在抖,好几下都没按上,还是叶迦宁帮忙按了下楼键。

  “你们……?”他注意到半个身体在窗外的女孩,眼睛一亮,“是你。我知道你。”

  “小冷经常跟我讨论你妈的病,你放心,他很优秀,一定会全力救你母亲。”

  医院的医生也分等级,资深有经验的自然会被派去照顾更重要的病人,冷亦燃工作没几年,还在负责普通病房,但他尽职尽责,还经常上楼找高级病房的前辈讨教。

  “冷医生。”女孩不哭了,她愣愣地坐在窗台边,看到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躺在同事背上,面目竟比她妈的还要苍白。

  一股热意从胸膛中涌起,她鼻子一酸,心脏立即被巨大的悔痛包裹。

  一旁的热心人眼疾手快,趁机抓住了她的胳膊,把人拽了回来。

  与此同时,电梯到达。

  一场闹剧因为冷医生的突然晕倒落下帷幕,之前还坚持不认错的女孩,在看到医生说起冷医生那一脸惋惜的样子以后,终于松了口。

  她守在手术室门口,听护士长讲了冷医生的故事。

  有一个男孩,刚生下来的时候,爸爸就因公殉职了,母亲因为生产落下病根,很艰难地抚养他。母子两人相依为命了五年。

  在男孩五岁过生日的前一天,他的母亲再次病倒,却连住院的钱都交不起,男孩在认识的医生叔叔那跪了三天,才换来好心人的救助,然而为时已晚。

  母亲撒手人寰,死在去医院的路上。

  “冷医生从小就很独立,我刚毕业在这实习的时候啊,他就经常来医院做护工,当年他走投无路,是院里的医护人员集资帮忙,没想到来不及……

  小姑娘,我知道,现在医患关系紧张。你们盼着人生,我们也是。医护人员见惯了生死,明白只有冷静才能救人。你们用的药,决定权的确在医生手里,但绝大部分人绝对不会故意用贵的,冷医生更不可能。”

  护士长长叹了一口气,刚一说完,手术室的灯就灭了。

  女孩顾不上说别的,起身冲上去,像抓着一棵救命稻草般,期待地看着医生。

  这一刻,她猛然觉得,面对病情,医生真的是家属唯一的希望。

  

林乐欢

哎,有一个更激烈的表达方式,后期可能会修改,原谅我,这段马上过了……甜甜的马上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