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寒星拥入怀

搬起石头砸苏堇烟的脚(1)

寒星拥入怀 林乐欢 2029 2019-08-22 23:31:16

  “给……”

  苏堇烟递了一袋子水果给叶迦宁,落座他右边,果篮是有容离开赶通告之前买的,拜托她转交,里面附了一份信。

  “谢谢。”叶迦宁礼貌地接过,脸一红,突然变得不自在起来。他们两个人到现在还没正式互相介绍自己,还挺尴尬。

  何况……

  想到自己另有所图,而她还不知情,叶迦宁便更加坐立难安了。

  要怎么讨女孩子欢心,好骗她留在自己身边,在线等,挺急的。

  “刚护士长上来了,冷医生已经苏醒,暂无大碍。两个记者我让他们回去了,稿子先不发,看那女孩的态度。不过堇烟你和有容的捐款……她爸退回来了。”周庭宣把护士长送上来的档案袋推到苏堇烟面前,表情有点复杂。

  本以为还有一番周折才能帮堇烟把这些钱要回来,没想到他们那家人这么困难,居然还愿意退钱。想来坏的也只有那女孩一个,她父亲还比较明事理。

  周庭宣收回手,心里对那家人产生了一丝怜悯,其实捐点钱也没什么,十几万的手术费而已,这家人还不算坏,待会儿他去看看好了。

  从小含着金汤匙的少爷并不懂人间疾苦,几十万于他而言只是一个数字,但对于直面死亡阴影的一家人来说,那是倾尽全力也无法筹措的巨款。

  苏堇烟摇了摇头。

  “有容走之前交代了,我也是这个意思,善款捐出去没有收回来的道理,邱阿姨人很好,病也是真的,我们能帮就帮。”

  “那随你。”不用捐钱,周庭宣乐得自在,他借了叶迦宁的数据线充了电,发现通讯录里有几通未接电话。苏堇烟她妈打来的。

  “你手机静音了?你妈打电话过来了。”

  苏堇烟闻言立即从包里翻出了手机,果然看见自家爸妈的未接电话,“遭了,得赶紧回去了,这钱……”

  她犯了难,不太好意思这个时候去面对那家人,叶迦宁看出了她的想法,当即表示自己有空走一趟,顺便也捐点钱。

  “那你给我留个电话,后面有什么事我打电话给你。”他趁机要起苏堇烟的联系方式。

  !!!

  警觉的周庭宣不干了,他立马掏出自己的名片,硬生生塞到叶迦宁手里,“有什么事联系我,我妹很忙,我是她经纪人。”

  “……”

  你当我是傻子吗?叶迦宁在心里默默吐槽,面上不显,反而笑眯眯地接过了名片。

  很好,他现在同意显哥动用非正常手段,把苏堇烟忽悠过来了!

  “那,我们先走了,你好好养病。”苏堇烟无法直视表哥的迷惑行为,但一想到她是宋辞的粉丝,私联叶迦宁不太好,便没有阻止,很快就抱歉地拉起周庭宣,和大家告了别。

  “……”

  叶迦宁和纪显大眼瞪小眼,直到人走没影以后,才有了交流。

  “哥,我被拒绝了。”叶迦宁嘴一瘪,快哭了。

  “宁有事吗?”纪显翻了个白眼,知道叶迦宁在装可怜,才不理他。

  得不到安慰同情,叶迦宁秒换脸。

  他从苏堇烟带来的那堆水果里,抽出了明信片,“有信哎……谁写的,有容?她写信给我干嘛?”

  “???”纪显一脸问号,“不可能啊,她看不上你。”

  “?”叶迦宁抗议地瞪了他一眼,又被怼了。

  “她上次让我们滚。”

  “……”明明是让你这个居心不良要加害苏堇烟的黑心经纪人滚好不好,扯我干嘛,给出场费了吗。

  叶迦宁无语地收回视线,手一翻,看清楚了背面的字迹。

  “小老弟,迫于无奈,给你找了点麻烦,这里打个预防针,你做好心理准备。——有容”

  ???

  哇,现在坏蛋害人,都这么嚣张的嘛?居然还写信告诉他,生怕受害人猜不到下黑手的人是谁??

  叶迦宁拿着明信片,仿佛看见了有容头上长了两个角,变成了黑天使,手里举着明晃晃的刀,笑眯眯地说要害他。

  惊悚!

  脑补过度,他一哆嗦,丢掉了手里的明信片。

  “你干嘛?”纪显瞥他一眼。

  “哥你没干坏事吧?”

  “?”

  “奥那就好,我也没干呀,绯闻女友都没有,还想搞我,哼……”

  叶迦宁放心了。

  虽然他不知道有容葫芦里买了什么药,但是容貌正常的他未来几天不打算出门,就准备待在病房,从根源上杜绝任何可能。

  可就算你不找麻烦,麻烦它也会长了腿,自己来找你。

  仅仅过了一天,叶迦宁便深刻地体会了这句话。

  ……

  怀里揣着巨款,叶迦宁拿着纪显取出来的三万块钱现金,和他一起下楼,来到了二楼邱女士的病房。

  房门微掩,站在门口的人能轻而易举地听见里面人说话,叶迦宁刚准备把门推开,就听见了一对夫妻的交谈。

  “她爸,你也别生气了,我的病,我自己心里有数,无力回天了,做手术也是浪费钱,咱们明天就出院吧,我想我们一家三口,一起过几天安稳日子。”

  “你别瞎说。护士长说,冷医生有想办法组织了捐钱,我们还是有希望的。”

  “冷医生?他……”邱女士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沉默了好久,方才哽咽出声:“是咱们对不起人家,他尽心尽力治病,咱闺女还那样……都是我这病拖累大家,我知道女儿是想我平安,我不怪她。”

  母爱在任何时候都能压过所有的责怪和埋怨。儿女犯了错,最痛心的是父母,同样,最牵挂父母的,也是儿女。

  叶迦宁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也不知道秦芷曼女士,现在游览到哪个国家了,虽然她做妈妈不太称职,但他还是很牵挂她。

  “进去吧。”纪显小声提醒,越过叶迦宁就准备推门。

  “哥,你进去吧,我有点事,在电梯口等你。”叶迦宁把所有的钱都交给了他,离开了。

  “迦宁……”纪显在后面喊他,但陷入到自我思考中的叶迦宁,置若罔闻。

  他拿着手机,晃悠到电梯口的窗户前,挣扎了好一会儿,给远在异国他乡的秦芷曼,去了一通电话……

  

林乐欢

我们迦宁想妈妈啦   某宁(恼了):你可闭嘴吧   妈妈还没到时间出场,嗯明天就安排烟姐跳坑,静待俩人打得头破血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