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寒星拥入怀

“我跟你说”

寒星拥入怀 林乐欢 2100 2019-08-25 22:43:10

  “你说说你,发稿子之前就不能打电话给我询问一下吗?”

  有容无奈地扶额,一时间感到头痛不已。

  “……猎手从来没失误过,他信誓旦旦地说保真,再加上这是你给的消息,我就信了。”

  苏堇烟慢吞吞地回答,手指使劲儿抠着书桌的边缘。她在24小时不到的时间里,经历了生活的大起大落。

  如果说昨天的苏堇烟还能为公众号粉丝量暴增,广告商找上门而兴奋。那么今天的她,就差扛把铁锹,自己给自己种枇杷树了。

  因为就在刚才,收到消息的JIA工作室带着证据找上了门,要求苏堇烟删除推送并公开道歉,否则就要告她造谣。

  “这么说,你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发的?”

  有容听出了苏堇烟言语里对她的信任,语气缓和了下来,“打电话给我,是想让我替你求情?”

  “……没有。”苏堇烟有点难堪地握紧了手机。

  她自认为和有容认识没多久,就算遇见了困难,也不好意思麻烦人家。

  “真的?”有容心细如发,没有戳穿苏堇烟的伪装,反而主动帮忙,“我让熟悉的人帮你问问,你自己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JIA的法务团队是秦总单独给叶迦宁配的,会有点难搞。”

  苏堇烟眼一热。她为有容的仗义相助而感动,更不忍心让她为难了。

  “真不用了,JIA那边没有太为难我,他们给了我另一个选择,我还在考虑,你别担心。”

  “选择?什么选择?”

  有容敏感地意识到这个所谓的“选择”,恐怕和纪显脱不了关系。

  果然,正如她预料到的那样,苏堇烟垂头丧气的趴在了桌子上。

  “他们要我去给叶迦宁做顾问。”

  “顾问?”有容有点意外,按照她经纪人的说法,不是要做助理吗?

  “其实也就是助理,名字好听一些。他们说我是学新闻的,叫我去给叶迦宁做公关或宣发,美其名曰事业顾问。”

  “你答应了?”

  “当然没有啊!”苏堇烟“腾”地坐直了身体,一脸悲愤,“就因为这个,我被寰域淘汰了,做不了辞哥的助理了。”

  “……emmm。”

  听见苏堇烟话里的悲愤,有容心虚不已,毕竟这件事,可以说是她一手促成的。

  她挖了个坑,要埋叶迦宁,却没想到兜兜转转,把苏堇烟推坑里了,还是拉不上来那种。

  所以说啊……人不能干坏事,万一哪天,就把自己或朋友给坑了。

  “我怎么办,啊,我死了。”

  苏堇烟仰天长叹,一动不动地往后倒,瘫在躺椅上,望着头顶的绿油油的叶子发呆。

  她烟笼寒水,要把辞哥给绿了……

  “你自己怎么想的,如果你不愿意,大不了就赔叶迦宁点钱,不够的部分我帮你出。”

  有容财大气粗,预备用钱砸死叶迦宁,弥补自己造成的过错。

  然而她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也忽略了纪显这个人的腹黑程度。

  “不能……不能告。”

  苏堇烟憋了半天,脸都红了,最终拒绝了有容的提议。

  “你别怕,我不要你还钱。”

  “不是……唉,我有把柄被JIA抓住了。”

  苏堇烟最终选择坦白从宽。

  “你别担心,这件事我会再考虑下,等决定了告诉你。那就先这样,我挂了哈。”

  苏堇烟挂了电话,一个人坐在四合院里,过一分钟就叹口气,唉声叹气长达一个小时,最后把苏爷爷给招出来了。

  “我们烟烟怎么啦,比爷爷心思还重呢?”老爷子苏镜泽年轻的时候是军医,懂得保养身体,如今虽已七十高龄,身子骨还挺硬朗,可以自由行走,不用别人扶着。

  “有什么事,和爷爷说。”

  他在苏堇烟的身边坐了下来,满脸慈爱,随时预备做孙女最忠诚的倾听者。

  看到爷爷,苏堇烟想起了前几天的事。

  “爷爷,我上次……开眼了。”

  “你这孩子。”苏镜泽闻言表情微变,他朝门外看了看,确定没有过往的人注意以后,凑近了些,略带责备地叮嘱。

  “爷爷不是跟你说了,在外面不能随便用眼。家里这一辈就你继承这个能力,透视眼是好,但怀璧有罪,你不能让别人起疑心知道吗?而且,每一次用眼,都要耗费心血,用一次,伤一次。你不做医生,我宁愿你一辈子也不要动用这个能力。”

  爷爷句句都在为自己考虑,这让苏堇烟感到愧疚,她不应该让老人家为自己担心。

  懂事的孙女主动牵住爷爷的手,靠在他的膝头,乖巧地开口“我知道了爷爷,您别担心,这能力我不主动开是不会用到的,我答应您,以后尽量不开。这次是帮助一个小女孩,她母亲病了,家里唯一的存款被人偷走,我看不下去才帮忙的。

  您从小教育我们,虽是普通人,但也要有颗仁爱之心。即使不能悬壶济世,也要以微薄之力为人民,为国家做贡献,我都记着呢。”

  “你这孩子。”苏镜泽摸了摸孙女的发顶,感到了一丝慰藉。

  苏家祖上从医,到苏堇烟这一代,就只有苏镜泽的小孙子,苏堇烟小叔叔的儿子在国外学西医。老人家不知道后代还有多少人能承先祖中医之业,但这为国为民,悬壶济世的信念,他定要让苏家每一个子孙都记住。

  “爷爷,如果我去给大明星做助理,您会怪我吗?”

  苏堇烟犹豫半天,终于问出了口。苏家是书香世家,社会鄙视链一直存在,她很担心爷爷会瞧不上娱乐圈的职业。

  “为你那小偶像?”苏镜泽笑了。人到他这年纪,万事都已看开。这小女儿家在少年时怀恋心上人的心思,反倒能让历经千帆的老人家忍俊不禁。

  “哎呀,不是哦。”苏堇烟撒了个娇,不想宋辞在爷爷心里落下坏印象,“辞哥一直要求我们粉丝过好自己的生活,远离娱乐圈这是非之地,很为我们着想的。”

  “哦?”苏镜泽笑眯眯的,刮了一下孙女的鼻子,“那又是谁,胆子这么大,要我们小混世魔王做助理,不怕被欺负吗?”

  “爷爷!”

  苏堇烟不满地抗议,苏镜泽哈哈大笑。

  鸟儿飞过四合院的四方上空,蝉儿叫个不停,风穿过胡同钻进梧桐树枝叶的缝隙,带来了新的讯息……

林乐欢

苏家这种人家……才是迦宁最好最温暖的归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