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寒星拥入怀

没有变

寒星拥入怀 林乐欢 2047 2019-09-17 23:45:13

  “向延。你是不是疯了?我是陈楠,不是崔慕!”

  陈楠的身体不自觉的开始颤抖,但她还是抱着最后的希望,企图唤醒发疯的向延。

  叶迦宁厌恶地丢掉她的下巴。

  陈楠腿一软,摔在地上。

  “我知道啊。”他跟着蹲下来,歪着头,和哆嗦的她对视。

  “你和崔慕,有什么区别吗?哦,有,至少崔慕比你乖,才不敢骂我。”

  陈楠抬起头看他。

  叶迦宁冷下脸。

  “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了,陈楠。”

  “啪”

  清脆的巴掌声打破了原本的寂静。陈楠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鲜红的五指印迅速占据她脸颊的大片皮肤。

  来时水灵灵的女孩,在经历剪发换衣掌捆以后,变得狼狈不堪。

  “哼哼……”

  叶迦宁突然笑了。

  陈楠狗啃的刘海配上震惊脸,实在搞笑。

  他揉了揉手腕,强势地拽过她的手腕,把人扯到自己怀里,周围的小弟开始起哄,被他一个眼神吓背过身。

  “向延……”陈楠恐惧地咽了一口口水,想跑,又不敢,“你放过我,求求你。”

  “啧。”叶迦宁不耐烦地捏紧她,“屁话真多。”

  陈楠噤声了。

  “放过你,可以啊,但你接下来要按照我说的做。不然……”

  叶迦宁靠近她,“打死你啊……”

  巨大的恐慌涌上心头,陈楠最后一点残存的侥幸也没了。

  以前,她笑着看向延这样威胁崔慕,这一次,当对象换成自己,她终于笑不出来了。

  “好。”

  陈楠做了一个比哭还丑的表情。

  “推我。”

  叶迦宁抬起手里的鞭子。

  “啊?”

  “快点!”

  陈楠一愣,下一秒卯足了劲儿推开面前的男孩。

  “唔…”

  一声闷哼,叶迦宁头意外地瞌上皮猴儿的后脚跟。

  “谁!”皮猴儿一下跳老远,待看清楚又来扶。

  “妈的,你个婊子。”

  叶迦宁忍着身上的痛,卖力开始表演。只见他费力地爬起来,眼神凶狠地朝陈楠扑过去。

  两人齐齐滚在地上,叶迦宁狠狠掐住陈楠的脖子。女孩因为呼吸困难,脸涨成了猪肝色,她努力地想要掰开叶迦宁的手,不明白他说好要放过,为什么又这样。

  “老子弄死你。”叶迦宁像头暴怒的狮子,一下一下掐着陈楠的脖子,小弟们见势不妙,赶紧来劝。

  “现在,抽我。”

  叶迦宁趁着空隙嘱咐,同时做出一副被推开的样子。

  人在临死边缘,做出的事情大多处于本能,陈楠也不知是听话,还是慌乱得失去理智,她夺过鞭子爬起来,果然开始抽打叶迦宁。

  “靠陈楠,你疯了吧?”

  “我艹”

  “楠楠你别这样!”

  发了疯的女孩用力甩鞭子,还会打试图上前劝架的人,一众小弟一时没办法靠近,只能围成一圈骂骂咧咧。

  陈楠抽红了眼。

  一想到自己留了好久的长发被向延剪了,还被逼当众换裤子,那种羞辱让她恨不得抽死面前这个男孩。

  去死吧,正好你也知道我的秘密,你死了皆大欢喜。

  陈楠的眼里淬了毒,嗜血的情绪到达了顶峰,每抽一下都用了二百分力气。

  叶迦宁懵了,他没想到陈楠真的敢。皮肤上疼痛越发明显,火辣辣的,他仿佛闻到了自己血腥味。

  巨大的疲惫感突然袭来,强弩之末的身体,再受不了一顿鞭子。叶迦宁的意识逐渐模糊,直到最后,他昏了过去。

  “啊,老大不动了。快,阻止陈楠啊!”

  皮猴儿立刻就慌了。

  十六七岁的少年,再坏再叛逆也承受不了来自死亡的压力。

  一群人再顾不得鞭子,齐心协力硬着头皮上前把人救了出来。

  “你们住手!”

  正当所有人松了一口气时,几个记者带着设备冲了过来。

  为首的便是苏堇烟。

  看到躺在同学怀里奄奄一息的向延,她的心猛地一揪,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悄然在心里疯长。

  “阿姨!不,姐姐,我们不是故意的,是陈楠,对,是陈楠抽的!”

  皮猴儿快哭了。

  事情到抽鞭子为止,都是他们计划好的,可向延先前给他交代的内容里,没有晕倒这一出。

  感觉到怀里的向延一动不动,跟个死人一样,皮猴儿害怕极了,生怕人真的出什么问题。

  “不。不是我,是向延让我抽他的。不关我的事,他是神经病!

  ”

  陈楠清醒了,最初的快意被摄像头吓退了个彻底,眼看着向延一动不动,她开始慌了。

  如果这件事被报道,她会被学校处分,精心维持的好形象也会被撕碎,最主要的是,那个人,一定会嫌弃她的。

  陈楠真情实感地哭了,她揪住苏堇烟的衣袖,刚想说什么,就被无情地推开了。

  “小小年纪,做什么不好!”

  苏堇烟寒着一张脸,跪在叶迦宁身边,给他检查。

  苏家世代从医,苏爷爷很小就培养姐妹俩的急救能力,基本的急救措施,苏堇烟都会。

  “同学,同学,醒醒。”

  苏堇烟叫了两声,见人没反应,又赶紧趴在他胸口。

  “堇烟,人没事吧?我叫了救护车,应该很快到了。”

  苏堇烟摇摇头,抬头发现人都围在周围,眉毛狠狠皱在一起。

  “你们离远一些,让空气流通!”

  说着便开始给昏死叶迦宁做急救。

  叶迦宁睁开了眼睛。

  他发现自己被关了起来,玻璃的牢笼外是一片白,一个人都没有,周遭安静的只剩下他的呼吸声。

  “哥?纪显?你在哪?”

  无人回应。

  “你好,有人吗?”

  一片死寂。

  叶迦宁抱紧自己,有些害怕。

  “同学…同学,醒一醒。”

  在他迷茫之际,一道柔软女声呼唤从远处传了过来,叶迦宁猛地松开自己,疯狂拍击玻璃门。

  “你好,我在这里,你是谁!”

  “同学,同学……”飘渺的女声反复回响,叶迦宁猛然发现,这音色很像一个人。

  一个,不可能找到他的人。

  救护车到的时候,纪显也到了。

  他着急地凑到苏堇烟身边,几乎立马就认出了担架上的那个人

  向延,叶迦宁后来变的人。

  只是……

  他想到什么,猛地看向苏堇烟。

  只是,为什么苏堇烟在,叶迦宁没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