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寒星拥入怀

要不解约?

寒星拥入怀 林乐欢 2025 2019-09-18 23:41:06

  “你们做家长的,怎么连孩子被打的遍体凌伤都不知道。旧伤新伤,不晕才怪。”

  医生出了急救室,摘下口罩责备地看着等在手术室外的众人。

  纪显心一惊,叶迦宁没跟他说受伤的事。

  “病人没什么危险,住两天院就行。”

  “好,谢谢您医生。”

  医生点头,走之前看着纪显的眼神还怪怪的。

  急救室门打开,叶迦宁被推了出来。苏堇烟同学的同事第一时间冲上去,拍下好几个特写,被旁边的护士嫌弃了。

  “向延的家人吗?去交一下住院费。”

  “护士小姐,我们要单独病房。”纪显想了一下,还是不能冒险。

  “可以,交费的时候和窗口那边说就行。”护士点点头,见家属态度还不错,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人被推走,纪显掏出手机要去缴费,被一头雾水的苏堇烟扯住了。

  “大经纪人,解释一下啊?”

  这人刚才突然出现在打架现场,二话没说搂着向延就哭,一把鼻涕一把泪,还把她推到一边。

  “你和那……臭小子,认识啊。”

  苏堇烟想想,还是没说小流氓。

  纪显表情一凶。

  什么臭小子,迦宁平时多乖,都受伤了苏堇烟也不说点好的。

  “认识,我……大侄儿?”

  他硬邦邦地随口扯了一句。

  苏堇烟怀疑地看他。

  “好了,我去缴费。”纪显心虚得紧,也不敢多待,撒腿就跑。

  那落荒而逃的模样,引苏堇烟发笑,“慢点啊,他大舅。”

  送走纪显,苏堇烟不太想去病房,便跟着同学往外走。

  来医院之前也不知道谁报的警,相关人员除受伤的向延都被带到了警察局,她们要跟去进行后续报道。

  苏堇烟一行人走了没多久,在纪显回病房之前,一个小小的身影,来到了病房。

  叶迦宁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原本纯白的背景逐渐变深堕入一片黑暗,而后再复光明,他醒了。

  “向延,我要走了。”

  女孩细软的声音在床边响起,叶迦宁刚准备睁开的眼皮猛地停住。

  “之前的事……我不怪你,希望你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也别打架了,好好学习吧。”

  叶迦宁隐隐约约觉得,坐在他床前的这个人,是崔慕。

  “嗯,不多说了,再见了,向延。”

  女孩起身要走,叶迦宁反应极快地拉住她的手腕。

  “啊…你。”

  崔慕震惊地看着醒过来的向延,一时间羞愤的不知往哪躲。

  “喜欢老子?”叶迦宁模仿着向延的语气,玩世不恭地笑了。

  “没有。”

  崔慕想躲,挣不开。

  “那最好。老子可看不上你。”

  崔慕呼吸一滞,满满的难堪爬上脸庞。

  “滚。”

  一眼也不愿多看,叶迦宁下了逐客令。

  崔慕红了眼眶,什么也没说,默默站了起来。

  她今天本来已经检票进站,还是舍不得想最后看他一眼,才赶回来的。

  没想到,还是自作多情啊。

  崔慕鼻孔一酸,脚步踉跄地往门外跑。

  “等等。”叶迦宁叫住了她。

  “崔慕,我不喜欢你,但,对不起,伤害你的事,对不起。我是一个坏学生,你别喜欢我了。”

  叶迦宁垂着眼,想起女孩日记里那些隐秘的喜欢,终究于心不忍。

  崔慕紧紧地拽着门把。

  这一次,她没有回头,一滴情泪滑落,掉进衣衫,沾湿一片。恍然间,与那年篮球场挥汗如雨的少年球衣,重叠在一起。

  她松开了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厢情愿,就要愿赌服输。向延,你以后,别轻易为路过的女孩,挡篮球了。

  第二天。

  叶迦宁不舒服地翘着腿,跟个大爷似的,使唤纪显给他削苹果。

  “欠你的。”纪显不情不愿地削下最后一块皮,递给他。

  “向延人呢?也和崔慕一样,离家出走了?”

  叶迦宁在医院住了两天,期间向延的父母都没来过,纪显诚惶诚恐,调查了一番,才知道打架斗殴的二世祖,父母常年在国外做生意,家里只有一个保姆。

  “躺着呢,在家。”

  叶迦宁变身当晚就去了向延家,保姆开的门,他回了房间,才发现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男孩,就睡在床上。

  以前也出现过这种情况,如果他变成了真实存在的人,那元身就会陷入昏迷,再苏醒就什么就不记得了。

  “醒来就进少管所,刺激不,向延。”叶迦宁自言自语地咬下一口苹果,挺嗨。

  “缺德。”纪显看他一眼,摇摇头,“他还是个孩子。”

  “他还是个孩子,一定不能放过他。”

  对准纸篓,叶迦宁一个抛物线,把果核抛了进去。

  “公告已经发了,寻找崔慕的新闻也贴了出去,《春城晚报》那边对这次的斗殴事件进行了报道,陈楠和你的小弟们老老实实在拘留所待着呢,警察局的意思是,批评教育以后,交由学校处置。”

  “我呢?”

  纪显瞥他一眼,“你?扒了皮丢到金主爸爸面前端茶递水。”

  “哥。”

  “向延这小混蛋以前没少干坏事,你自首的证据警方收了,还有崔慕那个录音。我估计你和陈楠真要进少管所。”

  “喜大普奔。”

  叶迦宁开心了。

  “可你还没变回来啊。”

  “?”

  三秒后,叶迦宁冲下床,抱着纪显喊爸爸。

  “快,把苏神仙喊来,我不要吃牢饭啊!”

  “你不说,我快忘了。”

  纪显嫌弃地扒拉下叶迦宁的手,“昨天你昏迷以后,苏堇烟在的,但是,你没变回来。”

  叶迦宁一愣,慢动作地抬起头,语气艰涩。

  “没…没有?”

  心顿时空了一大半,寒冷的风冲进来,在里面横冲直撞,搅得他遍体生寒。

  “对不起,迦宁。”

  纪显垂下眼,迟疑的伸出手,想安慰他,却落不下来。

  最残忍的,莫过于让濒临绝望的人看见曙光,再亲手盖住。

  良久的沉默。

  叶迦宁就这么僵硬地抱着纪显,眼神空洞。

  他想起与苏堇烟认识后的点点滴滴,恍然间觉得,不出于别的目的,身边突然有这么一个叽叽喳喳看你不爽的人,倒还不错。

  “要不解约?如果没用,不要拖着苏堇烟了。”

  纪显有了决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