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寒星拥入怀

啊,吃个饭都不让人省心(1)

寒星拥入怀 林乐欢 2034 2019-09-25 23:16:05

  明天是2019年的中秋,但医院里还是有很多无法回家的人。

  郁博包揽了挂号陪诊缴费拿药的全过程,反衬得苏叶两人跟傻子似的,有点多余。

  索性扭伤不是很严重,回家修养两天便好,苏堇烟暗中观察着,发现郁博听完医嘱后,明显松了一口气。她暗自咋舌,对郁博的深情有了新的体会。

  “他摆明对你念念不忘吼,我觉……”

  苏堇烟悄咪咪地凑到有容耳边说话,还没说完就感受到一阵灼热的视线冲自己袭来。

  “我抱你回去。”郁博一声不吭地挤开了苏堇烟,再次把有容揽到了自己怀里。

  当着好朋友的面,有容有些难堪。

  “郁博,你放我下来,我生气了!”

  她扭了两下,正准备做长久抵抗,男人竟真的很听话地把她放了下来。

  郁博握住了她的脚,埋着头,沉默而强势地给她穿鞋。

  从有容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见他柔和的轮廓,纯净白嫩的脸庞,两条浓密的墨眉毛紧锁在一起,看起来不太开心。

  一旁苏堇烟不怀好意地露出一抹坏笑,要拉着叶迦宁避嫌,有容感受着脚背上传来的灼烧感,觉得整个人都被夹在火上烤,要窒息了。

  “你放下吧,我自己来。”

  她又推他,这一次只用了很小的力气,可郁博竟径直往后摔到了地上!

  ……?碰瓷

  有容瞳孔放大,伸手想去拉,可下一秒郁博那受伤的眼神,就直接冲进了她的视线。

  ……我可没对你做什么啊,你可别赖我!

  有容下意识移开眼神,避免与他眼神接触。

  郁博见她这样,郁闷之气更盛,他拎着两双十二厘米的高跟鞋站了起来,几步走到垃圾桶旁,恶狠狠的把东西甩了进去。

  “……”

  这意外发生的太快,在场的三个人都没反应过来。苏堇烟瞪眼看他,露了一圈眼白,嘴巴也横咧着,特别吃惊。

  从刚才到现在,她没想到国民弟弟私底下是这样的。

  说好的元气可爱小奶狗的呢?

  其实。平常的郁博的确是这样的,可怜这娃今天不仅碰到了伤透他心的前女友,还遇见了这辈子提起来都会咬牙切齿准备战斗的韩世匀。

  郁博一个人站在垃圾桶边,在想心事,捅盖正晃动着,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他咬着牙,满脸的倔强中,藏了丝丝难过。

  在场没一个人说话。

  有容光着脚坐在椅子上,盯着郁博的背影发呆,他今天的反应显然超出了她的预期,明明他们说好,分手就相忘于江湖的……

  郁博趁着转身的间隙抹了一把脸,迈着长腿回到有容身边,再次把人抱了起来。

  “这回你没鞋了,我抱你回去。”

  理由幼稚又霸道。

  有容愣愣地被他抱着,在众人的注视下往门口走,她几次想说什么,可动一下郁博的手就收紧一分,到后来,她脸红成了一只煮熟的小龙虾。

  苏堇烟和叶迦宁留在原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干嘛?要我抱你?”叶迦宁笑了一下,欠欠地开口。

  “得了吧。”苏堇烟上下打量他一眼,“您这细胳膊细腿,我怕摔着嘿。”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哟。”叶迦宁挑挑眉,他觉得苏堇烟说话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动不动就讽刺他,不过两个人拌嘴,吵吵闹闹的感觉倒还不错。

  他无意识地勾了勾唇角,跟上了苏堇烟的步伐。

  有容崴脚的后果,就是所有行程取消或往后推。不过幸好后三天是中秋假期,蓝台的节目跟着顺延,总体不会影响什么。

  苏堇烟假期第一天,就带着好吃好喝的,来有容家串门了。

  “阿姨好啊。”苏堇烟热情地和保姆打招呼,自己换了鞋,拎着礼物往里走。

  有容正在沙发上戴着耳机看视频,苏堇烟一过来,她就关掉了。

  “你看什么呢?”

  “没,一个段子。”有容摘掉耳机,动了动被夹板固定的小腿。

  苏堇烟看到这夹板就想笑。

  有一种病重,叫喜欢的人觉得你病重。

  有容脚踝伤得的确有点严重,但远没有到上夹板的地步,可郁博担心对她跳舞有影响,昨天愣是要求医生给弄了,美其名曰防范于未然。

  包了一圈又一圈,女孩原本纤细的小脚,直接大了好几倍。

  “你好呀,有容的猪蹄。”

  她笑眯眯地打招呼,惹得有容要扔枕头打她。

  “我错了错了。”苏堇烟求饶,“实在是郁博的爱太沉重,我看着都老感动啊。”

  昨天从医院出来,郁博坚持把人送到家,临走之前怕有容饿,还替他们三人叫了外卖,杂七杂八的,把客厅茶几给堆满了。

  有容性子冷,也架不住小奶狗冷着脸,做热情似火的事,只有收下。

  “话说,你俩又上热搜了哎。”

  苏堇烟趴到茶几上,开始翻找昨天没吃完的零食,随手拿了包薯片。

  有容脸色淡淡的,没说什么,就盯着小脚发呆。

  “怎么?感动了?要不要旧情复燃。”

  “还嫌被骂得不够吗?”有容自嘲地开口。

  郁博原来和她在一起没少被骂,男孩十八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为这事经纪人经常唠叨他让分手,他没少和团队起冲突。

  郁博一直护着她来着,所以她不想祸害他了。

  “那些恶评你别看,那些人超过分,都是小学生。我超爱我辞哥,还被低龄粉怼过年纪大呢。我明明是个小宝贝,哪里大?她们就会睁着眼睛说瞎话。”苏堇烟不满地嘟囔了两句,想劝有容宽心。

  “说起来,叶迦宁被骂得比我惨。”有容看她,精准地捕捉到女孩的手愣了一下。

  “……那是他自己作的,谁让他随便跑下台。”

  “你可真双标。”

  “那必须啊,辞哥和叶迦宁,能一样吗?”

  是不一样,一个当宝,一个当草。有容觉得有点好笑,觉得叶迦宁实在可怜。

  “呀,今天是中秋,要出去吃吗?啊,出去吃嘛。”

  苏堇烟换了个话题,抱着小零食开始撒娇。她和有容的相处模式已经越来越自然,有容性子冷,但有求必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