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隔壁亲爱的白先生

第五章

隔壁亲爱的白先生 居板栗 2389 2019-07-11 16:00:00

  于旗面对着的电梯还没到,隔壁的倒是到了,从里面出来的是全面武装的的白予安。项幕要去陪女友,所以聚会早早的结束了。

  他走出了电梯,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是谁?”眼神在于旗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然后又飘向了顾风和艾佳。

  一阵安静之后,艾佳丢下了一句话,“不重要的人。”

  “你手怎么了?”白予安眼尖地发现了她手里的纸巾染上了一点红晕。

  于旗听到之后,顺着望了过去,嘴巴动了动刚想开口,电梯到了。顾风一把把他推进了电梯,好心帮他按了一楼的按钮,“拜拜了您嘞!人家男朋友回来了,这里没你事儿了。”

  果然,这个气场相当大的男人就是她口中的男朋友,虽然有些不干,但他还是先妥协了,“佳佳,我改天再联系你。”

  艾佳白了一眼,推着拖鞋进了屋。白予安跟了进去,从茶几底下拿出了医药箱,“手给我,我给你消毒。”

  艾佳没说话,只是默默地将受伤的手伸了过去。手上的血已经干了,纸巾黏在了伤口上。白予安怕弄疼她,是不是的抬头关注她的表情。整一个过程,客厅里寂静无声,顾风坐在一旁快按耐不住了。

  包上纱布后,白予安说:“什么事情?很着急吗?”

  顾风搓了搓手,“白老板,我准备去我女朋友老家见一下她的父母,所以我想一个星期的假。”

  白予安转头看着他,叫了一声,“顾风?”

  “诶!”

  “你,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

  “……”

  “艾佳!”

  临时接到通知,白予安这次要提前两个星期进组,顾风现在又有其他的任务,所以这次进组的一系列工作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刚采购完,就在超市门口遇到了李欣妍。就是当年三了她的那个女人。

  “艾佳!我在叫你!别给我装聋子。”

  李欣妍蹬着高跟鞋跑到了她的前面,“艾佳!你到底洒了什么狐媚粉,让于旗这么念念不忘!你真让我恶心。”

  “呵。”她轻哼了一声,然后绕过了她,径直往停车场走去。

  “艾佳!装什么清高!”越是不理她,她的嗓门就越大,“抢别人男人还有理了!趾高气昂的做给谁看?”

  艾佳停住了较比,顿了顿便往回走了过去。

  “李欣妍,谁强谁男人你心里没点数吗?还有,我现在有男朋友,一直粘着我的是他!你有本事问他去,少在这里乱发病!”

  “你……”

  “自己男人都管不住,我劝你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艾佳上了车,一脚油门迅速地开进了车流中。

  白予安已经习惯了,一醒来就蹲到她家的沙发上,自己家就是个睡觉的地方,仅此而已。

  剧本已经熟悉了差不多了,不过这次的剧本里,男女主角的亲热戏有些多,在反复细读了剧本后,他标出了几处不需要的地方,和导演编剧沟通了一个上午。

  “老板,东西应该都差不多了,你要不要去理一下行李,等下我们再核对一下。”他平躺在了沙发上,揉了揉太阳穴,慵懒地说:“好……一些日用品就放在你这里。”

  艾佳把他打包的衣物装好了后,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白予安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她轻手轻脚地把剧本放在了桌上,顺手盖了一条毛毯在他的身上。在他身旁发呆了片刻之后,一记门铃声响了起来。

  她小跑了过去,没来得及看猫眼就开门了。

  “你来做什么?”

  “哟!好歹我也是你妈,你这什么态度啊。”李利娟一身奢侈品,双手环胸地看着她说道。

  “我妈在美国。”她说完就直接把门推上了,早就断了关系的那个家,现在来找她是什意思。

  李利娟见艾佳直接把她关在了门外,便气急败坏的在门外说:“你这个没良心的野丫头!怪不得没有男人敢要你,哼……”她的话越来越难听。

  艾佳实在忍不住了,再一次打开了门,“说够了吗?你这么在楼道内大声喧哗,简直就是个泼妇。”

  “哎哟,干嘛!怕被隔壁邻居听到啊。”她双眼瞟了瞟,“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李利娟见她没有还嘴就更加得意了,她笑着从包里拿出了一张请柬,“要不是因为这个,我才懒得来呢。这是你妹妹和妹夫的订婚宴,记得当天早点来。”

  李利娟的女儿是李欣妍的表妹,当年要不是她,艾佳也不会看清于旗这个渣男的真面目,说来还真是要感谢她了。

  “当年你为了拆散我和于旗,真实下费苦心了。不知道这个妹夫是不是也……”她顿了顿一副不好说的样子。

  “你!”李利娟扬起手挥了下去。

  艾佳并没有躲,但这一巴掌也并没有甩在她脸上,而是被一双有力的手抓住了。

  “白……”白予安没等她说完,便把她拉到了他的身后。

  李利娟的手腕被他刚刚那么一抓,疼得厉害,她甩了甩手腕,说:“艾佳,你屋里原来藏着个男人。”

  “这位女士,你的请帖艾佳已经收到了,去不去就是她的事情了。”

  门被白予安大力地关上了,艾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醒的,听到了多少她们之间的对话。但是刚刚李利娟的那一巴掌真的……

  “你别看我。”她抓起桌上的杂志蒙住了自己的脸。

  白予安办了个小矮凳坐在了她的旁边,“她经常来找你麻烦吗?”

  “偶尔,每次都被我应付过去了。”

  他不以为然的一笑,“每次都被打一巴掌吗?艾佳,你平时不是挺猛的嘛,怎么在这女人面前就这么怂了?”

  “白予安,请你闭嘴。”

  白予安倒是也没有生气,他拿起茶几上的半杯水,对这样过摆弄了几下,开口道:“没关系,以后我都在呢。”

  李利娟在艾佳吃了闭门羹后,心情自然不怎么好。回到家后,她直接把包往沙发上一扔,楼下嘈杂的声音惊动了楼上的付婷。

  “妈,是你回来了吗?妈!”付婷打开房门朝着楼下喊了几声,见没人回应就下楼了。

  “妈。”

  李利娟揉着紧绷的太阳穴说:“别叫了,叫魂呢。”

  付婷见到她半躺在沙发上,便跑了过去,“妈,怎么样请柬送到了吗?她什么反应。”

  “小狐狸精我还真小瞧了她。”

  “怎么了?”付婷皱褶眉头问道,“她为难你了?”

  李利娟摆了摆手,“怎么可能是她。婷婷,你是不知道,我今天在她房间里看到了一个男人。”

  付婷松了一口气说:“有男人有什么好奇的。”

  “那男人看着可不一般,看他身上那些家当可不是泛泛之辈。”

  付婷转眼一想,“妈,你是不是怕她找个有势力的男人把公司抢回去?如果是这样,那你大可放心,也不想想你女婿在哪里上班。”

  “婷婷,这事可不能大意了。”

  “哎哟,妈!别想了,我上午刚取的婚纱,我穿给你看。”

  李利娟紧皱的双眉略微松开了,“许是我想多了,这小丫头片子没钱没势的,这么可能勾搭上这样的人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