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隔壁亲爱的白先生

第四十章

隔壁亲爱的白先生 居板栗 2058 2019-08-16 15:20:55

  艾佳没理她,自顾自的进了厕所,李欣妍刚才的气还没消,这次又被无视了,心里的火气就更大了!

  她看了一圈厕所,发现了地上的一个空水桶。往里面灌了点水,等到艾佳开门出来的时候直接泼了过去。

  “啊!”毫无防备的凉水泼了她一身。

  李欣妍看着狼狈的艾佳,心里爽快了许多,拿着手包仰天长啸地走了出去。

  “靠!”艾佳扯了厕所的纸吸掉了脸上和头发上的水珠,用力地摔倒了垃圾桶里。

  她看着镜子里全身湿透的自己,裙子本来就不厚,这会儿全贴在身上了,还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酒一下子就醒了一半。

  “嘿,小姐姐。”

  艾佳从镜子里看到了依靠在厕所门口的向子豪,看来这货早就在这里站着了。

  “看我笑话呢?”

  “小姐姐,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身材这么好?”

  艾佳抓起地上的桶,直接扔了过去。向子豪动作还挺快,躲开了水桶。他拍了拍衣服说:“你都打喷嚏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帮你拿件外套。”

  眼看拍卖会就要开始了,艾佳还没有回来。和穆时远交代了几句,他便只身一个人去厕所找她。

  快到厕所的时候,艾佳正好从里面出来,全身湿透透的,脸还红的很。

  他快步上前拉住了她,手也是烫的:“你怎么搞成这样了?”

  “放开,被拍到就不好了。”

  白予安眉头皱起,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和他撇清关系。他脱下了西装套在了她的身上。把她往边上的电梯拉了过去。

  不远处,刚赶到的向子豪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停下了脚步,看了一眼手里的衣服,然后笑了一下,扔到了边上的垃圾桶里。

  这家会场的楼上请是一家TC国际旗下的酒店。白予安随性就把他带到了楼上的套房里。

  短短几分钟,艾佳的身体更烫了。他彻底啊了她身上那条该死的裙子,然后很快的帮她过上了浴袍,塞到了被子里。

  他从来没想到,自己的动力居然这么强。

  “喂,白大少,有什么事情?”

  “这里有个人发烧了,我把地址发给你,你快点来。”

  “发烧,你带来医院。”

  “你来不来,下面都是记者,过不来。”

  项凡刚结束一天的工作,拿着医疗箱感到了白予安所在的酒店。

  “38度。”项凡放下了温度计,从药箱里拿出了退烧药,“吃粒退烧药,睡一觉,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白予安接过了药,把迷迷糊糊的艾佳扶了起来,然后把药给她喂了下去。

  项凡在一旁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可是第一次看到这小子这么上心一个女孩啊。

  “看完没?看完你就回去休息吧。”

  “哟,还真有霸道总裁风范。利用完人家,就赶人家走,你也太无情了。”

  项凡的语气特别矫情,白予安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抓起了一旁的靠枕扔到了他的身上:“别恶心了!”

  “好了好了,不闹了。你多注意着,我就先走了,有事情打我电话就行。”

  “谢了。”

  “好说。”

  白予安送走了项凡,他看着艾佳睡得还比较安稳,他就去浴室,很快的洗了个澡。

  回到卧室,艾佳的额头已经有些微微出汗了,被子也踢掉了一大半。白予安拉紧了浴袍的腰带,帮她把被子压了压紧,又拿了纸巾帮她把额头的汗擦拭掉了。

  他又从另外一件卧室拿了条被子过来,在她边上睡了下来。

  第二天清晨,艾佳早早的就醒了过来。头没有昨天那么晕了,整个人也轻松了许多,就是出了一身的汗。

  她爬坐了起来,抽了床头柜上的纸巾擦了擦脖子里的汗。才发现边上还睡着一个人。

  她倒是没有像其他女生一样,上演一出惊声尖叫,只是愣了好一下。被子是一人一条,没问题,衣服也穿着,也没问题……等下!衣服!她的衣服呢?怎么变成了睡袍!!

  艾佳坐在床头用力拍了拍她的脑子,昨晚的事情怎么像失忆了一样,什么都不记得了。

  只记得昨天她被泼了一身水,然后遇到了向子豪和白予安,然后呢?

  “什么脑子,怎么想不起来了?”

  “烧退了没?”突然,男人的头从旁面伸了过来,摸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又摸了一下他自己的额头,“好像是退烧了,为了保险起见,你在两一下温度吧。”

  艾佳倏地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扒了一下边上的衣橱才没让自己摔倒。

  “我烧退了,我现在感觉非常的好。”

  “不行,项凡说了起来还要量一次。”白予安起了床,去边上的桌上拿来了温度计塞到了她的嘴巴里,又抓着她的肩膀把她按坐在了床沿上。

  白予安的视线从她的身上离开后,拿出了手机到了阳台打了一个电话,然后直接卫生间洗漱了。

  五分钟后,艾佳把嘴里的温度计拿了出来,还没等到她看清楚里面水银的位置,就被他抢走了。

  他仔细看了一下说:“36度,正常呢”

  “我说吧,我早就退烧了。”

  两人喜欢着酒店的浴袍,一个靠在了衣橱边,一个坐在了床沿边,总有些说不清的暧昧。

  “我……去洗漱了。”

  看着落荒而逃的艾佳,他觉得游戏好笑。

  在艾佳洗漱的期间,米助理把新的衣服送到了酒店。等待她出来的时候,白予安已经换上了黑色的正装。

  “看什么呢?你的衣服在那个袋子里,最晚的衣服已经湿了,不能再穿了。”

  艾佳只是张了张嘴,还没出声,白予安就都回答了。她拿起了床上的袋子,里面是一条白色的日常裙子。还真是可惜,昨天那条黑裙还特别合她胃口,竟然和她说湿了就不能穿了。

  “昨天,麻烦你了。”

  “客气了。看你是在太狼狈了,好心收留了你一晚。”

  “那真是谢谢了。“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白予安、我昨天的衣服是谁换的?”

  他有些尴尬的面向着窗外,揉了一下鼻子说:“我让酒店服务员换的,你别想太多。”

  “哦。”她松了一口气,“那我先走了。”

  “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