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隔壁亲爱的白先生

第五十二章

隔壁亲爱的白先生 居板栗 1944 2019-08-28 16:00:00

  她看了一眼手里的咖啡,然后瞥了一眼她们放衣服的柜子。把咖啡扔在了门口的垃圾桶里,进了办公室。

  “终于赶完了。”艾佳伸了个懒腰趴在了桌子上,“我要趴会儿。今天谢谢你们来帮我。”

  张笑贝和旎旎帮着她把衣服装袋,说:“没关系,这是报酬,记得和我们说你的秘密就行。”

  “嗯……知道了,等show结束,我邀请你们来我家,我到时候把所有的事情就告诉你们。”

  旎旎兴奋的说:“这可是你说的哦,不许反悔。”

  “我艾佳,从不反悔。”

  “叮叮———”

  “我接个电话啊。”

  艾佳坐在椅子上,滑到了窗前接起了电话说:“喂。”

  “你的脚怎么了。”他没半天拖延,直接就看门见山问了她的脚。

  “你怎么知道的?”刚问出这个问题她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肯定是肖直和他说的,肖直可是他那边的人,“我就是烫伤了。”

  白予安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一旁,说:“等下下班起来办公室接你。”

  “别来!”她一激动,放大了嗓门,把旎旎她们给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地向她投去了目光。

  她转身做了一个抱歉的姿势,然后继续说:“你疯啦!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他就知道她一定会拒绝这个提议。他敲着键盘看着手机屏幕上不断变动的通话时间说:“我在停车场电梯口等你,行了吧?”

  “行,你等着。”

  艾佳挂了电话,又“嗖”的一下滑了回去,她看她们也弄了差不多了,然后说:“这都下班时间了,你们回去吧。”

  “我正好送笑贝,艾佳你着不方便,我带你回去吧。”

  艾佳听了这话,就又把刚收好的工具包打开了,在里面细细挑着说:“那个不用了,你们先走吧,我这还得收个尾。我到时候打的回去就可以了。”

  张笑贝套上外套说:“带回去也是一样的,还是和我们一起走吧。”

  “你们就先走吧,我们不熟路,再晚就得堵车了。”

  “行吧,那我们和旎旎先走了。”

  “嗯,拜拜。”

  艾佳把她们打发走了之后,把工具包什么的都整理好塞到了抽屉里,然后又找了一个装衣服的大袋子,把所有的随时家当都塞了进去。

  她一颠一颠地关了灯,锁了门,直接坐着电梯去了地下车库。人倒没见带一个,倒是看到了一辆正发动着的车子,停在不远处的车位上。

  车子里的男人伸出了手指对她勾了勾,让她上车。

  艾佳看了眼那破脚,然后很无奈地走了过去,把手里的东西都塞到了后车做,然后又艰难地爬上了车子。

  她有些生气:“为什么不扶我一下?”

  “你又不是我的谁,我为什么要来扶你。”

  “你……”她算是听出来了,这男人在套路他。他越是这样,她就越不去理会,“是啊,你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哈。”

  白予安,左眉一挑,点了点头,两人不约而同地在等着对方来和自己妥协。

  回家之后,各回各家。

  艾佳进了门之后,莫名的一股气在胸口堵着,走到了冰箱前拿出了两瓶冰水,灌了一肚子。

  “气死了。”

  次日清晨,原本可以在这周六睡一个安稳的午觉,谁知道却艾佳被一通电话吵醒了。

  “喂,哪位?”

  “请问是艾佳吗?我是张瑶。”

  艾佳钻出了被子,看了一眼手机,然后又接起来说:“是我,有什么事情吗?”

  张瑶那边笑了一下说:“是这样的,我昨天和我妈说了这件事情,我妈早上就褒了点汤让我给你送过来,所以艾佳姐姐,你家住哪里啊?”

  她嗯了一声说:“不用了,你妈妈太客气了。”

  “艾佳姐姐别这么说,本来就是我不好,再说了我妈这汤都褒好了。正好你可以叫上予安哥哥一起过来喝一点。”

  予安哥哥?她一掌拍到了大脑门上,她都忘了,那天陪着白予安演的那场戏。她心想,怕是相见白予安才会有的这碗汤吧。

  “好吧,那你过来吧,我家住在……”她顿了一下,要是说出了自己家的地址,那她岂不是知道他们两个是邻居的关系,“那个张瑶,等下白予安会接我去他家,你要不直接去他家吧。”

  张瑶一听可以直接去白予安家那激动得,她双手握着手机说:“好的好的,我知道予安哥哥家在哪里,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发过来?”

  这么着急……

  “那我们一个小时之后见。”

  “好好。”

  艾佳扔下了手机,掀开被子下了床,洗漱完之后,她厚着脸皮进了白予安的家。看着禁闭的房门,应该是还没起来,于是她就在沙发上坐下了。

  “你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私闯民宅了。”她转头就看到端着水杯喝水的白予安。

  “你醒了?”

  他就这她坐了下来说:“也不知道是谁,把麻烦招惹到我家。”

  他掏了掏耳朵继续说:“一大早就接到了一个送汤的电话,烦躁。”

  原来张瑶还给他打了个电话,她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这混水也是他自找的,互相利用一次,算是扯平。

  “你自己招惹来的桃花债,我也算受害者,你牺牲一下又没什么。”

  他看了一眼她受伤的脚说:“要是我结婚了,那也就不会有这桃花债,你也就不会受伤了。说到底还是你的原因。”

  她辩驳道:“怎么还是我的原因,你爷爷要是……”她闭上了嘴巴,没有再说下去。”

  白予安探身过去说:“所以你心中的那道坎就是爷爷。”

  “没有,不是。”

  他又靠近了一点:“你在紧张,小艾。如果撇开爷爷,你愿意嫁给我吗?现在。”

  艾佳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欲言又止,有一压制住了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