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暗格里的告白

第二章 晚归

暗格里的告白 悠以念洋 2127 2019-07-09 22:03:23

  “不认识就算了。”韩亦晨撇撇嘴,瞟了眼还在原地把眼睛瞪得溜圆,却目不转睛注视自己的女孩。

  沈诗恩瞧着陌生男子要走,拦住:“喂,刚才追你的那些人是谁?他们为什么要追着你?还有你为什么穿这么奇怪就出来了?”

  韩亦晨原是没太在意这身打扮的,却被眼前这个眼睛通灵,模样可爱的女孩问住了:他...其实也不想穿成这样,只是...生活所迫...

  对方站在原地迟迟没有回复她,沈诗恩强压着怒火,原本平整的人生却在今天突发的出现两起令她无法相信和接受的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她一个95后小姐姐竟然被00后小弟弟表白了?第二件事情回家途中被不知名的男性同志堵在墙角,还被质问对方是谁?

  沈诗恩冷吭一声:“这位先生请问你保持沉默,是因为我逮捕你了吗?”

  “什么?”韩亦晨皱着眉,眼前这个女人还看不出来他是谁?竟然对他说逮捕?还是说她一早就知道他的身份,现在和他装傻准备上演灰姑娘的故事?

  沈诗恩再次被韩亦晨的惜字如金惹到,沉默:“话不投机。”

  沈诗恩说完便要走,韩亦晨撇嘴不屑的喊道:“等一下,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

  “重要吗?”沈诗恩头也没回的高调的走出拐角。

  韩亦晨撇了下沈诗恩离去的方向,低头看了眼刚才墙角的狼藉,刚才他急于避开追捕者,顺手拉住同样出现在墙角的她,又顺势拿着街角的箩筐挡住他和她的上半身。

  韩亦晨正准备抬脚离开,忽然在墙角看到了一条手链,顿了顿,他俯身蹲下去,捡起被遗落的炼金色手链,上面挂着一颗星星和一颗月亮的坠子,隐约能在坠子的后面看到一个CE的两个字母,皱着眉将手链置在手心里:应该是刚才那个女孩留下的。

  他将手链放置在明显的位置方便对方回来找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得到的位置后才离开。

  沈诗恩走出拐角,来到街上瞧见旁边的糕点店铺还在开张,准备进去买些糕点作为明天的早餐,抬手准备拿钱包的时候,瞧见一直挂在手腕上的手链不见了,吓得连包都来不及拉上,便立刻朝着她来的方向跑回去。

  她猜测一定是因为刚才莫名其妙的遭遇,才让她的手链丢掉的,在她回到之前的位置后很快就看到了被放在斗笠上的手链,来不及想,快速的将手链戴在手上,急冲冲赶回之前的糕点店。

  深夜,韩亦晨才敢从外面回到他的别墅,他不敢开灯,害怕追债鬼们看到灯亮再度回来,一路上他紧靠之前多次的直觉,轻车熟路的找到自己的房间,将衣服随便一扔,躺在床上,轻闭双眼。

  韩亦晨睡得很轻,从他有记忆开始这些追债鬼们就一代换着一代的跟在他身后,他只能从他们的嘴里收集到零散的信息:他的父亲公司破产,母亲因此而堕落,他的家自此四分五裂,周边所有的人都坚持他是家里的扫把星,所以他们搬了家,但他记忆深处总是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带着她羸弱的身姿,挡在她的前面,稚嫩的告诉所有人:“韩亦晨不是坏人,不许你们侮辱他、中伤他。”

  “韩亦晨别走,我们不是说好一直做朋友吗?韩亦晨!”

  韩亦晨紧闭着双眼,额头浸着汗,梦里重复着一个女孩挡在他面前保护他,追着他不让她搬家的场景,他时常在想或许这是一件真实的事件,梦里的女孩真的存在,只是他们走丢了而已,但现实是他的回忆里从来没有这个女孩出现的痕迹。

  “你你你是谁?别走。”韩亦晨双手举起,忽然从床上坐直身子,喊道:“别走。”

  韩亦晨抬手用衣服袖子擦擦额头冒出的冷汗,顿了顿,继续埋头浅浅的入睡。

  沈诗恩自蛋糕店买了店里最后一份糕点后,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才坐上回家的那辆车。

  公交车上只剩下零星的三两个人,司机师傅见惯了沈诗恩,便客气的关心:“小姑娘你怎么总是坐最晚的一趟车回家?”

  司机师傅是地道的法国华裔,年轻时在这里结实了留学的老伴儿,两个人就在这里相依为命,退休后就到这边做了公交车司机公司作为家用的日常需求。

  “习惯了。”沈诗恩浅浅的三个字表达她的态度。

  司机师傅似乎已经习惯了和沈诗恩的沟通模式:“你们这些当代年轻人别总是熬夜,加班加点工作又不给加钱,你们熬夜伤的是自己的身子,养生还是得从年轻抓起,可千万别以为你在国外就可以忽视中医的存在,养生得从此刻抓起。”

  沈诗恩:“家里备了枸杞和茶叶,有时间我给您带些,都是烟台的土特产,托在外上学的同学给邮寄的,你这么懂养生,我相信你会喜欢的。”

  司机师傅听到沈诗恩又要给他送东西,忙摇头:“哎哟,你怎么又送我东西,不是都说了吗?别总想着我,有好东西往自己身上倒腾一下。”

  “省的都20好几的人还单身,可别相信那些不上进的年轻人说什么年纪还小不着急,怎么就不着急呢?遇见真爱的时候就不能退缩,一定要勇敢,你看我们这代人,遇到了真爱就真的是一辈子的事情。”

  沈诗恩瞧着司机师傅一副幸福的模样,笑笑:“恩,遇到了就不会再放手了。”

  是啊,只有遇到你生活才不会枯燥,晨,或许我真的过于活在过去了,但只要一天没有见到你,我就不会死心。这些年走过,我也明白,喜欢这个美好的词汇,过于理性的喜欢结局为悲,过于感性的喜爱结局为伤,二者融合后换来的才是爱,所以我在等你。

  沈诗恩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车窗外穿过的形形色色的风景,叹口气。

  司机师傅听了沈诗恩的叹气,摇头:“凡事只要想得开,就都能过得去,柳暗花明可不是假命题,真命题是要透过命题的本质看穿真假得出的。”

  “您之前是学哲学的吧?”沈诗恩完全没想到这种话会从一位中年公交车司机的口中说出来,司机师傅点点头:“大学那会对哲学感兴趣,所以选修的时候特意去旁听了三个学期的课程。”

  “恩,下次再聊。”说话间,沈诗恩已经到站,从车上和司机师傅道别下来后,站在校区门口出,看着悠远幽深的校园,长吸一口气,今天她又晚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