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暗格里的告白

第九章 搭讪方式太老套了

暗格里的告白 悠以念洋 2036 2019-07-16 20:30:35

  距离沈诗恩和柴晓谈话已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在楼下等待的安子皓正焦灼着。

  “哥,你说柴晓怎么样?”安可沁举着手机翻了很久的朋友圈,突然放下手机一本正经的看向安子皓。

  安子皓皱着眉:“什么怎么样?不都是两条腿两只眼睛吗?”

  “可诗恩上去这么久都没下来,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安可沁咂嘴。

  安子皓侧身看向安可沁,手捏着她的脸:“可沁你清醒点,诗恩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的。”

  韩亦晨正在闭目养神的时候,听到了安家兄妹无端的猜测,语气淡淡的评价:“以沈小姐的性子看,一定不会有事的。”

  “喂,姓韩的,诗恩和你不熟。”在韩亦晨发言的下一刻,安子皓就直接将他怼了回去。

  韩亦晨撇嘴,却听见有人站在安子皓的身后:“熟不熟又不是你规定的。”

  “多管闲事的怎么这么多?”安子皓回头准备骂人的时候,却发现是沈诗恩,尴尬的捂住嘴立在一旁。

  安可沁见着沈诗恩的下一秒立刻扑了过去:“诗恩,你没事吧?可担心死我了。”

  “算了吧,你担心的是你们家的合作谈没谈成,可不是我。”

  沈诗恩话里话外带着酸味,安可沁抱着沈诗恩不撒手撒娇:“没有,怎么可能,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我非常非常的爱你。”

  “要丢人回家再丢,这儿人多势众对我影响不好。”沈诗恩抬眼聂着安可沁。

  安可沁挠头,乖乖的放下抱住沈诗恩的咸猪手。

  沈诗恩解放后,经过安子皓没说半句话,站在他的身边好整以暇的盯着韩亦晨:“韩先生是对我产生了好奇?”

  “好奇倒不至于,很想认识一下能说服柴晓见他一面的人。”虽然在巷子里他对沈诗恩的印象并不好,仅存留于是一个长得好看的花瓶,通过刚才她和柴晓的一翻斗智斗勇以及她下来的时间,能够和柴晓谈一小时左右的对话,一定是一个值得他尊重的人。

  王雨本是不关注沈诗恩的,倒是她的这一举动引起了他的关注,跟着韩亦晨的话:“业界内很少有人能和柴总谈这么长时间的对话,结果怎么样?”

  “恩。”

  沈诗恩轻声,将柴晓之前准备先静观其变、按兵不动的在安氏影视集团资金链解决问题之后,再合作,他的观点是剧本内容剧情非常丰富,即使准备洽谈合作也是需要时间将剧本细化,分到演员手里的一定得是有可表演空间的,毕竟演戏不是写作,没有那么多的可回收因子(原因)。

  “也就是说柴晓根本就不着急项目的事情,他知道我们会一直来,所以他才不紧不慢的态度对我们,一方面可以减低日后的比例额,另一方面他抓住我们没他不行的观点,才一直对我们施以不温不火的态度?”

  在沈诗恩陈述后,安子皓通过对话的内容分析出柴晓的真实想法,他不是不想合作,而是想通过增加他们营业额的方式来给他们找一个台阶下。

  “恩,还算不笨。”沈诗恩语气平淡,瞥了眼安可沁,自我反省:“还有之前我和可沁在前台的对话也不是很礼貌,如果今天我不是法新信社的实习记者,或许也没有资格知道这些吧。”

  “恩?”安可沁疑虑,“这跟你的实习工作有什么关系?”

  安可沁或许还是沉浸在柴晓的宫心计上,耐住性子解释:“柴晓是法国知名的经济学引论者,他之前在一次采访中因编辑的误解,将原本正确的含义写成了错误的含义,导致他一度在风口浪尖上,后来他发誓再也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学术上的采访。”

  “而我是法新信社的记者,我们报社是法国界传奇一般的存在,所以我们编写的新闻是会给当事人过目,一稿不行多稿改正,而我恰好又对他的学术非常感兴趣,我既然可以在众多记者中被选中,也是因为我的采访角度怪异。”

  听了沈诗恩的解释,安可沁算是明白为何沈诗恩有办法上去和柴晓谈话了,对她竖起大拇指:“good!”

  韩亦晨轻笑:“沈小姐的想法非常好,我猜柴总一定不是这样想的,他不过是觉得新鲜,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竟然要采访他经济学学术上的相关问题,他一定是抱着好奇的态度去的,所以最后的采访你...”搞定了?

  韩亦晨没把话说满,将话题转给沈诗恩,沈诗恩倒是没多想,点头:“解决了。”

  说着,沈诗恩拿出手机打开录音软件,让韩亦晨看她的录音,随即又要将手机放回。

  韩亦晨眼疾手快拦住沈诗恩收手机的动作,冷言:“那个...既然你都拿手机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加一下你VX吧,我扫你。”

  沈诗恩:“......”

  “给。”沈诗恩没犹豫打开二维码递给韩亦晨,身后的安子皓看上去比当事人都着急,在身后叹气。

  沈诗恩没安子皓想得多,她觉得多个朋友多条路,万一以后有机会合作,一定要做的就是有人脉。

  “备注:韩亦晨。”韩亦晨拿着沈诗恩的手机通过了他的好友认证,并把备注改成了他的名字,在改好后将手机还给她,小声嘀咕:“这边我就叫你沈姑娘吧。”

  “干嘛?古代胭脂楼?”沈诗恩实在无法理解韩亦晨的想法,叫她沈姑娘,干嘛不叫她大名,多直接。

  韩亦晨笑了笑,解释:“这样叫亲切。”

  “好吧。”

  韩亦晨瞧着沈诗恩欲言又止的模样,套近乎:“沈姑娘,你总给我一种我认识你的感觉,你手上的那个手链,那天我在地上看到的时候,我...”

  昨天夜里他回家后除了梦到之前的场景外,额外的在脑海里总会回忆那个手链的样式,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但就是怎么也想不清楚。

  安可沁站在后面看不过眼,韩亦晨和沈诗恩的对话实在太尬了:“帅哥,我说你这搭讪的方式也忒老套了,一点也不新颖,我说你哪年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