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暗格里的告白

第二十五章 随便瞄到的

暗格里的告白 悠以念洋 2034 2019-08-01 17:23:18

  旁边沈诗恩正闭着眼睛全身心享受唱歌很快进入录制状态,嘴角浅笑,头跟着音乐节奏的拍点轻轻点头。

  韩亦晨眼角余光时刻跟着沈诗恩的节奏在动,这女孩总在不经意间给他惊喜,前不久她还在和他讲她对音乐的喜爱因家庭原因而放弃,现在她却在这边和他录制歌曲,要说没有缘分他是真的不信。

  Mill在场外坚持用手势同他们交流,时而竖起大拇指鼓励他们,时而用双手掌控音乐节奏,待他们录制完成从导播室出来后,他才操着一口地道的中国话表扬他们:“想不到你们两个人第一次合作就这么默契,以后可以考虑多合唱几首歌曲,大家也是有福了。”

  Mill惯会的就是劝人接受他的想法,忍不住吐槽他曾做了三年销售业务员练就的好口才。

  “看来三年业务员你可没白做,口才倒是一流的好,要是以后公司都靠你这口才吃饭怕是赚的盆满锅满吧!”

  沈诗恩这样讲,Mill只觉得她调皮的很,饶有兴致的提议:“下次再录歌我可要收双倍的钱,你家里本来就不支持你唱歌,现在录歌的钱都是平时打工赚的,你要怎么交代?”

  沈诗恩撇嘴,她差点忘了,Mill这家伙除了口才好,还专门掐人软肋,以后要是有个什么辩论赛的,可以推荐他去试试,摇头:“没什么可交代的。”

  从Mill和沈诗恩的对话中韩亦晨大致猜到沈诗恩现在的情况,她先前和他提到喜欢音乐的事情并不是假的,她说换一种方式来实现大概就是她现在在做的事情吧。

  她不敢把现在做的一切告诉家里人,一直在以‘丸子’这个艺名在网易云上做音乐人,所以她一直在坚持对梦想的执着。

  “这位小伙子,也是个音乐方面的鬼才,多加练习,必成大器。”Mill和沈诗恩拌嘴后接着对韩亦晨进行一番评价和夸奖。

  Mill正准备和沈诗恩把接下来的路(打算)计划的时候,沈诗恩接了一通电话就匆匆忙忙的和她道别。

  韩亦晨看着沈诗恩从他面前匆匆而过,一脸疑惑的看向Mill:“What happen?”

  Mill耸耸肩,沈诗恩经常像刚才那样录制完就着急火燎的出去,解释:“大概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她经常这样,习惯习惯就好。”

  韩亦晨点点头,随后在Mill这边修了音拿了复刻了两张黑胶唱片,叮嘱Mill那张一定要亲自交给沈诗恩,Mill当着他的面拍着胸脯保证了两遍他才放心的离开。

  沈诗恩从唱片公司出去后,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抬手拦车,刚才是安可沁给她打的电话,安可沁让她提早回学校,说是安子皓要请他们吃饭,探讨下一步的计划。

  沈诗恩和安子皓兄妹碰上后,安可沁提议要带他们去酒吧,安子皓直接拒绝了她的请求:“不可以,一个小女孩去什么酒吧,老老实实的待在我这里,哪里不许去。”

  看着俩兄妹在她面前折腾来折腾去,沈诗恩累感不觉,她习惯了迁就他们的日子,也习惯了做他们跟班的日子,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她爸爸告诉她这是沈家欠安家的。

  沈诗恩自来了之后就没有发表过意见,于是安子皓提议让沈诗恩决定去哪。

  沈诗恩尴尬的笑了笑:“我都可以。”

  安可沁瞧着沈诗恩心不在焉的模样,看了眼日期星期二她每周都要去录歌的日子,眼里带着不屑:“录歌哪有和我们在一起重要?又不挣钱?是吧?”

  沈诗恩对安可沁的话一直保持着沉默,就算她不说她也知道她在文字上面的敏感度和音乐比起来简直是凤毛麟角,做音乐这条路布满荆棘,她不被看好也是正常的。

  出于自尊心的驱使,她反驳:“可沁我对音乐的热爱你是不会理解的。”

  安可沁本来就在沈诗恩为了录歌冷落她的事情生闷气,这下倒好,所有的怨气全都席卷而来,眼底带着不满:“那你跟音乐做朋友不就好了?要我和李佳怡做什么?我们不配与这么高尚的你做朋友!”

  沈诗恩听着安可沁的气话,心生不满,她作为沈家的一份子,从小到大就一直在隐忍安可沁的脾气,一直都是她在迁就她,她们彼此互相成就也互相争吵。

  沈诗恩迟迟没有说话,安可沁知道她又是在利用她惯用的冷暴力解决问题,提醒:“算了,今天我们的主题是项目,这事儿就算了。”

  安可沁这样说已经算是放低了姿态和架势,沈诗恩却保持一张司马脸的表情,黑着脸,面色低沉,低着头把Mill刚扣扣传给她的音频上传到网易云并同步到微博,附言: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是爱你。

  安子皓在旁边再一次目睹了他早已习以为常的世界大战,示意她们两个一前一后上车。

  安子皓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扶着沈诗恩上去,提醒她小心磕碰,安可沁他则是选择让她自己上去,安可沁撇撇嘴,她哥就是偏心。

  沈诗恩一路上都在嘟着嘴,心里郁闷,她喜欢音乐不被人理解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在这个简单纯粹的梦想上多加一层负累,让她觉得她做的这一切都是无用功。

  沈诗恩烦闷之际,韩亦晨的讯息却到了,他把他们一起录制的那首歌曲的第二份黑胶刻盘留在了Mill那,让她下次去的时候记得拿。

  韩亦晨从出了导播室开始就一直不停的盯着手机看,想了半个小时才说了一句话发给沈诗恩,一直在他身后的王雨和韩琳双双带着疲惫的眼睛盯着他看。

  韩琳看了韩亦晨的状态,还有他给对面发送的信息内容,恨不得一掌把他拍醒,哪有跟女孩说话那么直白的,抱怨:“表哥你这发的是个啥,你让人家女孩怎么回复你?”

  被偷看聊天记录的韩亦晨面色变得低沉,语气发狠:“谁让你偷看的?”

  韩亦晨面部表情狰狞吓得韩琳脖子缩成一团,吞吞吐吐的解释:“我...没有,就是随便瞄的...随便...瞄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