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暗格里的告白

第二十八章 安家兄妹

暗格里的告白 悠以念洋 2056 2019-08-04 17:54:28

  ‘全面展示才是一个人的最终版。’

  韩亦晨盯着屏幕看了很久,想来沈诗恩是特别有特性的女孩子,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眼底洋溢出的不甘和不屑,还有与柴晓的合作也都是她做先锋部队,而安氏总经理只会躲在后面逞英雄。

  ‘下次见面的时候,希望你是音乐人。’

  韩亦晨回复沈诗恩的话虽然看上去无厘头,他一个外人干嘛多管闲事让她改变人生轨迹,但就是鬼使神差的想要去参与她的人生,适时的在她的身后推她一把也是好的。

  沈诗恩在接到韩亦晨信息的下一秒,嘴角扯着非常大的笑容,做人最重要的除了让自己开心外,就是你的行为有人懂。

  她不过是想挣开束缚的枷锁去做自己想要证明的事情,她没有错,任何人都没有错,错的是她们错把她的人生当做是她们的人生,她的人生理该由她做主,逃避了二十几年的现实问题,她的确该放手一搏了。

  经过安可沁的一番争吵,加上Mill和韩亦晨的鼓励和支持,即使她明白选择音乐之后,她就要脱离沈家,包括沈家账户里的钱她一分都不能从卡里刷出来,好在她留学这几年都有靠在网易云和出版社挣钱。

  经过咖啡馆的时候,沈诗恩点了杯磨铁不加糖不加奶打包带走,一路手拿着咖啡边喝边感受它的苦涩,这大概就是她以后的人生体验苦中作乐。

  她目前在法新信社做实习生,一个月的实习工资加上前几年在出版社出国的繁体和简体以及几本要出版影视和动漫版权的书籍的版权费和平时的打赏费,大概够她在音乐路上支撑很久了吧!

  她想过后果,如果没有成功她就再去写书,再去攒够钱重头再来!每一个梦想都是靠着一个梦想和另一个梦想相互交接才能成功实现的,她不怕失败,只怕没有勇气开始!

  沈诗恩斜靠在路边的公交站指示牌处,抬眼去看周边形形色色的路人,来回过往的车辆,眼底带着的全是喜悦。

  与此同时,从沈诗恩被安可沁气走之后,安子皓便冷着脸一句话不说,一口饭也没吃,害的安可沁也没敢动筷子。

  在安可沁肚子响了有第十回的时候,她才忍不住气拉着安子皓的手撒娇:“哥,我们吃饭吧,我好饿啊!”

  安子皓叹口气,他来这儿之前也没吃过饭,现在也是饿,但安可沁那小丫头着实不让他省心,现在正是安氏和安哲集团合作的时间,她想耍大小姐脾气也得等合作结束之后吧。

  沈诗恩不仅是项目的编剧,也是柴晓信任的人,如果此时沈诗恩甩手不干,拿了剧本就走,那他们安氏损失的可不止是一个韩亦晨。

  安子皓对安可沁的不审时度势、不顾全大局感到失望,黑着一张脸训斥她的无理取闹,“你喜欢韩亦晨你可以去追,沈诗恩也没说过她喜欢韩亦晨的话吧!”

  “你没和诗恩闹之前,或许你失去的只有一个韩亦晨,但以后会有更多的韩亦晨,不要像没见过世面的人好吗?”安子皓白眼一翻险些被他这个不争气的妹妹气晕过去。

  安可沁从没有被安子皓真的训过,这次也没闹没哭没折腾,反倒是乖巧的坐在一旁低着头,她之前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安氏有大项目的时候家里都要她去间接性的找沈诗恩,其实不是沈诗恩需要沈家,而是沈家需要沈诗恩。

  她低着头一句话没说,沉思她这些年和沈诗恩相处下来的过程,沈诗恩没有一次是不让着她的,她刚才对她大吵大闹甚至是怀疑泼脏水,大概是把她的心伤透了吧?

  安子皓原是想着骂骂安可沁让她涨涨记性是件好事,结果反倒把人说郁闷了,不免担心,皱着眉头问:“可沁,你怎么样?还好吗?”

  安可沁摇摇头:“哥,对不起,这些年不是你一直在给安氏添麻烦是我,我很多次的把沈诗恩气走都是你在哄她回来,原来不是你偏心是你想要留住安氏,可我们家的事情为什么要让沈家的人来做?”

  安可沁很聪明,很多事情稍加提点就懂了,她搞不懂安氏的事情和沈家有什么关系,虽然两家从小就是邻居,他们的关系也顶多算是邻里乡亲,还算不上欠债一说吧。

  于是,安可沁怀着一颗八卦的心问安子皓:“哥...会不会是诗恩家里欠了我们家的钱。”

  安子皓摇头,如果事情真如她想的那么简单,沈诗恩又何必从小被迫放弃那么多喜欢的事情,而去给安氏做编剧呢!

  “这些都不重要,你只需知道你想要的,她日后都得给你,这就是她的命。”安子皓语气笃定,态度坚决的看着安可沁。

  安可沁不明白安子皓话中的深意,只在心里默默为沈诗恩默哀,她们做朋友这么久,她一直都没察觉到她对她的好,大概就是因为她已经习惯她的付出了,她不付出才是不应该。

  “对不起。”

  安可沁低着头,她这次真的把沈诗恩气走了,她上次已经在安哲集团那边看到沈诗恩的能力,她能够以她的口才说服业界传说最难搞的合作方柴晓,又能让他去见安子皓,又能让爷爷改变主意去帮安子皓,假如没有这些事情,她的剧本创作能力在业界也是数一数二的,所以...她必须要和安子皓说声抱歉,她把核心人员气跑了。

  “哥,对不起我把你工作上的得力助手赶走了,我之前还不知道这么多事情,所有的事情也想不到这里,所以对于诗恩我一直都像是在使唤丫鬟一样,今天我把她气走了,也不知道她还会回来吗,所以我得为我的愚蠢向你道歉。”

  安可沁一边说一边低着头,这么浅显的道理她早该看出来的,不然也不会像今天这样一步错、步步错。

  安子皓看着安可沁傻乎乎摇头的模样,手摸着她的头,安慰:“乖,一切有哥呢。”

  安子皓看向安可沁的眼神中夹杂着一丝阴谋,他才不相信沈诗恩会轻易的放弃编剧界前谋者的称谓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