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暗格里的告白

第四十四章 我在帮你解压

暗格里的告白 悠以念洋 2043 2019-08-20 23:42:24

  沈诗恩耐着性子拉住站不稳的韩亦晨,低声警告他要是不听指挥,他就要摔倒了。

  韩亦晨可不是被人轻易威胁的,拉着沈诗恩向下坠,在所有人都瞪得溜圆等着看好戏的时候,韩亦晨身子后退一步,沈诗恩就直接撞在了他的胳膊上。

  沈诗恩感受到来自韩亦晨的余温,立刻从他的视野范围内离开,拿着扩音器提醒所有站在滑道上的演员,当心道具下面的轮胎不稳容易把人摔下来。

  韩亦晨瞧着沈诗恩方才慌张的躲开,笑笑,心里道她是小机灵鬼。

  而坐在不远处看现场的安子皓不淡定了,要不是安可沁拦着,险些站起来嚷嚷。

  亏得安可沁低声在他耳边提醒,否则他们安家就在影视界更‘火’了!

  安子皓被安可沁强行压制后,嘴里嘟囔着:“那个韩亦晨明显就是在占...”

  话说到一半,安子皓下意识的把话憋了回去,问安可沁寻求支援:“可沁,敌人太强大了。”

  安可沁对安子皓的敌人表示不理解,擦着额头的汗,语重心长的开解:“哥,你这话说的有点重,你哪来的敌人?”

  你又没和诗恩告白,她怎么会知道你怎么想的?

  安可沁心里念着却还是憋在嗓子眼里,吭了吭声:“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心里装的是谁,别人都不会放在眼里的,你放心。”

  “就怕此晨就是那个晨。”安子皓听似无意的话却点醒了安可沁,诗恩平时不怎么和男同学亲近,和她哥甚至有的时候也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所以...

  安可沁犹豫:“这世上有这么巧的事情?”

  如果影帝韩亦晨就是沈诗恩辗转多年都要找到的韩亦晨,那她岂不是喜欢上好朋友喜欢很多年的人,她该怎么办?

  安可沁不可思议的放大安子皓的猜测,又随着自己的思路乱想下去,抿嘴:“不是吧。”

  安子皓摇头,他并不清楚影帝韩亦晨和扫把星韩亦晨是否有联系,但好在现在交通还算便利,他可以让人多去打听,但如果调查发现他就是韩亦晨的话,他又该如何打算?

  “哥,你派人去查的话,不是还好,要是是的话,你要怎么办?”安子皓虽还没说要派人去打听的事,但他的做事风格安可沁是清楚的,不免担忧起来。

  安子皓拍拍安可沁的头,叹口气:“到那一步再说吧,万一不是呢。”

  安可沁努努嘴,她真的希望他不是诗恩找了那么多年的人,不然她要怎么重振旗鼓的去追,去表述爱意。

  安可沁和安子皓俩兄妹在一旁叹气,又总是小声的讨论事情,张献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提醒几句:“安总、安小姐,等下开拍的时候二位可不能说悄悄话了,不然你们的说话声都要录进去,演员们就白录了。”

  经张献提醒,安子皓礼貌的致谢:“明白,谢谢张老师。”

  安可沁瞟了眼张献,白眼一翻,过去和安子皓说话:“哥,你干嘛对他客气?”

  “你刚没看他对诗恩那态度?一看就是剧组的大咖,为了不给诗恩添麻烦,我们还是听话一点比较好。”安子皓瞟了眼安可沁,她这小没良心的,沈诗恩刚为了她被张献冷落,关系才缓和一点,他们这边可不能再出差错了。

  安子皓这么一说,安可沁下意识的拍头,看了眼安子皓便没再说话。

  张献见安氏兄妹没了说话声,倒也安心的拿起麦克风和沈诗恩连麦,阐明他这边遇到的拍摄问题。

  而沈诗恩在接到张献反应的情况后立刻给予了处理,譬如飞行器人手不够,她就建议把拍摄固定机位的工作交给有经验的助理,空下手的摄像便去飞行器组去拍摄;譬如相机电池电量不充分,她便建议让场务多检查,并准备好随时供电的准备。

  韩亦晨此刻和另一男主演全身心的对戏,听着沈诗恩和张献的对话,二人对视一眼,韩亦晨便站到沈诗恩的身边,在她身后站定,等她发现。

  沈诗恩一走便听到脚步声,却也没见有人过来,等了一会儿,她还是感觉有人在看她,于是转身过去,瞧见韩亦晨正笑容满面的盯着她看时,心下一愣,下意识的拍他的胳膊:“你吓我一跳,韩亦晨。”

  “那你怎么不跳?”韩亦晨撇嘴。

  沈诗恩瞧着韩亦晨又装无辜,嘴里的话噎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叹口气:“算了,我气量好,不和你计较了。”

  “得得得,还不是我人好,你不忍欺负我。”韩亦晨毫不留情的把沈诗恩不好意思的底掀了出来,嘟嘴卖萌。

  沈诗恩满眼写着奇怪的看着韩亦晨,心中疑问这还是她第一次见面认识的偏偏公子哥吗?那个气宇轩昂、桀骜不驯,因为她不认识他而高冷的要死的那位影帝?那位在安哲集团大厅和她争执不下的人?

  沈诗恩笃定此刻眼前这个人不是她认识的韩亦晨,转身想走,留下一句‘神经’,随后又不舍得放弃这么好的光景,随后便原路折返,拉着韩亦晨到一旁劝:“我的韩大影帝,你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咱现在拍戏呢?有什么事情结束了再说。”

  沈诗恩话说完便要走,韩亦晨则眼里带着惬意的拉住她:“我没什么事情要说,只是觉得沈小孩挺逗的而已。”

  韩亦晨的话在沈诗恩耳边回旋,撇嘴:“我说你这人不开玩笑能怎样?”

  韩亦晨笑笑,对沈诗恩的话笑而不答,随即顾左右而言他:“你这小孩怎么分不出好坏呢?我在这里逗你是为了给你解压,省的您老第一次当导演辛苦,怕你压抑。”

  韩亦晨这话说的不假,她第一次做导演压力的确有些大,但也不至于到要在战场上开玩笑的地步,摇头婉拒:“谢谢你,但是以后你还是不要用这种方法劝我了,我觉得我可以自己处理好自己的心情。”

  “哦?”韩亦晨故意拉长尾音,好整以暇的瞟着沈诗恩那张气的发青的脸庞,他觉得此刻的她也有种别样的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