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暗格里的告白

第四十六章 不要放弃

暗格里的告白 悠以念洋 2003 2019-08-22 23:23:14

  重庆火锅店内。

  沈诗恩坐在番茄、麻辣鸳鸯锅前,得意洋洋的涮着羊肉在韩亦晨眼前晃,说着她喜欢吃火锅的原因。

  她同韩亦晨说沈家是做凉皮出身的,至今在国内的沈家凉皮八成的连锁店都是她家旗下的,但她不喜欢吃凉皮,觉得凉皮的寓意不好。

  “诗恩,凉皮能有什么寓意?”

  韩亦晨印象中的凉皮,就是在东北拍戏的那些日子里是夏日的消暑主食,是冬日的小爽口。

  “我无意冒犯你家的凉皮?凉皮不过就几口吃的,还有什么寓意?”

  韩亦晨实在是不解沈诗恩话里的意思。

  一口羊肉塞进嘴里,沈诗恩觉得心里暖洋洋,方才说话:“其实对你们来说凉皮除了是几口吃的,也没什么特别的,但它是养活我们一家三口的生计,也是全国连锁店内最多的饮食新通道。”

  “于我而言它是恩赐,也是...阴影,它在我眼中还有一种叫法——凉薄。”沈诗恩抿着嘴,将桌上的话梅汤灌进嘴里,“它不如这火锅来的热情。”

  “凉薄”二字在韩亦晨心中刻下了烙印,他第一次听人说起凉皮竟有别的意思,既然凉皮能给她家带来生计,那也一定给她带来了什么,才让她对凉皮的印象这么差。

  “诗恩,吃肉。”韩亦晨不去打听烦扰沈诗恩的事情是什么,倒也猜出了七八分,于她而言亲情等于凉薄。

  沈诗恩瞟了眼拿着公筷替她夹菜的韩亦晨,问:“什么情况下你会使公筷啊?”

  沈诗恩问的唐突,韩亦晨却丝毫不隐瞒的说这是他第一次用公筷:“怕你觉得不卫生,但我又想照顾你,所以这个公筷只针对我给你夹菜,不耽误你正常的吃饭。”

  韩亦晨又接着解释了几句:“你别多想,我也就是想着要照顾你,又怕你觉得不卫生,所以我才用的公筷,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用了。”

  沈诗恩瞧着韩亦晨抿着嘴,又一副可怜的模样,想着他不过就是为了给她夹菜,在她面前多表现一下,又不是罪孽深重,点头:“谢谢你,照顾我。”

  韩亦晨原是想着没有机会在沈诗恩面前表现,正准备低着头吃饭,却又听到沈诗恩温柔的道谢,立刻笑脸相迎:“没事,我就是想照顾你一下。”

  “对了,你刚说过凉皮是凉薄?”韩亦晨心中虽有了答案,却还是想要亲耳从她的嘴里听到,他想成为她的安全感。

  面对韩亦晨的再三追问,沈诗恩也没得隐瞒的,便含糊的解释了几句:“假设凉皮是亲情的话,是不是就不奇怪了?”

  提到亲情,沈诗恩眼底被悲伤浸满,她从未真正的感受到来自父母真实的爱。

  她从小就被父母以赚钱养家为由拒绝出门,每天都让她和洋娃娃还有电视剧里的人物作伴,除了安可沁在家的时候,她有出去玩的时间,剩下的时间全部是为了学习对安家有用的,包括她写文字的天赋。

  虽然沈诗恩的回答仍旧模糊,但韩亦晨已经感受到她内心的无助和无奈。

  韩亦晨正欲安慰,沈诗恩却打岔:“不提这些了,你说我走音乐这条路对吗?”

  “为什么这么问?”韩亦晨觉得沈诗恩既然在音乐方面有天赋就不该质疑自己。

  沈诗恩摇头,不确信的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虽然在Mill的帮助下,我将会和你一同出演你的MV,但是我们的目的也是为了宣传我的新专辑,可我竟然...要是大家不喜欢怎么办?要是发出来我成了笑柄?我?”

  沈诗恩越说情绪越激进,韩亦晨立刻喊停,皱眉:“打住,诗恩你该不会是紧张吧?不要给自己施加压力,想要成为音乐家就应该去观察、去学习音乐家们是怎么做的。”

  “你的歌声我听过,我非常喜欢你的音色还有你的唱词,但我不喜欢现在的你,看上去没劲、无聊、自卑,一点也不沈诗恩。”

  韩亦晨趁着机会刚好将这些天从沈诗恩身上看到的缺点指正出来,若是她有心以后也该记得点。

  沈诗恩闷着头:“你要是把我当朋友此刻就该劝劝我。”

  “劝你什么?放弃?加油?”韩亦晨是绝不会那样做的,他只会觉得做法低级、无趣,甚至是无用功,他要做就做最直接的方法,打击,打击使人成长。

  沈诗恩沉默一会儿,抬头看韩亦晨凌厉的眼神,解释:“先吃饭吧,我饿的胃病都快犯了。”

  韩亦晨嗯了一声,叫来服务员要了杯酸奶,关心备至的看着沈诗恩:“给你点了杯酸奶,护胃的。”

  沈诗恩客气的说了声谢谢,始终没敢抬头去看韩亦晨。

  她心里正纠结着继续还是放下,但想想她之前一直把音乐当做是业余爱好,平时在软件上唱唱歌卖卖钱就算了,这次却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面对受众,万一他们不喜欢她怎么办?

  沈诗恩此刻心里焦灼的韩亦晨都经历过,严格意义讲他从不怕失去任何一个支持他的人,他一直相信只要自己足够强大,支持他的人就会蜂拥而至。

  当他看到沈诗恩的时候,又想到了那时的自己,笑着解围:“诗恩,不要害怕,也不要逃避,不管受众未来喜不喜欢你,只要记住,当你足够优秀,喜欢你的人也都是优秀的。”

  “用你的精神去感动他们,而不是用你的懦弱去逃避他们,音乐既然是你喜欢的,就要为了喜欢而去努力,不管是唱歌技巧还是唱词的写作你的天分都高于常人,有这样的先决条件为什么不奋手一搏?”

  韩亦晨明白沈诗恩纠结所在,接着劝:“在编剧界你不还没有闯出名堂吗?假设这部电视剧的播出让你这个编剧也备受瞩目的话不是给你的音乐添光增彩吗?以后你既可以做音乐家也可以做编剧,岂不是两全其美?”

  韩亦晨话音刚落,沈诗恩夹菜的筷子停了几秒,随后点头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