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暗格里的告白

第四十七章 安可沁的道理

暗格里的告白 悠以念洋 2027 2019-08-23 23:29:17

  整顿饭局下来,韩亦晨全是绕着沈诗恩说凉皮的含义是凉薄为主题,将梦想和家庭话题进行到底。

  他并没注意到每每提及家庭时,沈诗恩复杂的面部表情。

  沈诗恩嘴角嗔笑:“我和我爸的关系并不好,或许是因为他是凉皮,我是火锅吧。”

  凉皮对火锅等于水火不相容。

  韩亦晨细细想来,沈诗恩的另类水火不相容听上去还挺没违和感的。

  “父母在的时候应该是你最幸福的才对。”韩亦晨叹口气,忽而想起梦里他总会梦到一场大火带走了他的父母,从小没有父爱母爱的他惋惜的叹口气。

  沈诗恩听韩亦晨的语气沉稳压抑,也像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沈诗恩正准备将最后剩下的蔬菜放进锅里吃了面便走,却不巧的来了通电话。

  瞧着备注是安子皓,迟疑了一秒接起电话询问是否有事,安子皓在电话一端语气急缓,告诉她安可沁又和先前打翻她东西的群演吵起来了,这次都上升到团战的地步了。

  没等安子皓让她回去帮忙,她便让对方发送地址,便挂断了电话。

  韩亦晨怕沈诗恩急着回去,便匆匆忙忙的往嘴里塞了两条没煮熟的面,被沈诗恩拦下:“这面还没熟呢?”

  “怕你担心安可沁,现在就回去吧。”韩亦晨被沈诗恩逮住了正形,一顿饭他还没怎么吃,肚子还是瘪着的。

  他刚都在围着沈诗恩转,也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便每样都给她夹一些,他自己吃的便少了点。

  沈诗恩摇头,将锅里现下煮熟的面拿着汤勺和筷子将面条和汤放到他的碗里,细声:“不急,你先吃。”

  韩亦晨全程都在照顾她,几乎没有多少充裕的时间吃饭,心下愧疚着给他盛面。

  韩亦晨瞧着碗里热气腾腾的面条,心中欢喜万分,还没想到沈诗恩能亲自给他盛面,笑着道谢,接着皱眉:“安可沁那边等下去晚了不就....”

  沈诗恩温柔的看了眼韩亦晨,难得他还一口一个安可沁的事情还没处理,解释她那边的事情不急。

  “她和上次摔她东西的群演又吵架了,这次要是不让她吵尽兴了,明天我还拿什么去告诉她该怎么做?”

  在知道沈诗恩的打算后,韩亦晨点头,饶有兴致的评价:“你这家伙,认识你这么久倒是越来越精了。”

  “都是跟Mill学的。”沈诗恩随口便把Mill供了出来,并夸他作为朋友非常的仗义,当初要不是她给了她集训营的名额,说不定早就流落街头了。

  韩亦晨眼底的寒冰在沈诗恩讲到流落街头的时候瞬间凝聚,嚷着:“你可以找我啊。”

  “以后要是遇到什么困难你找我就好了,在我这里你不需要遮遮掩掩的。”

  韩亦晨急切的和沈诗恩表面他的立场。

  沈诗恩迟钝半刻才说:“额...你是有多盼不得我好。”

  沈诗恩一边埋怨韩亦晨盼不得她好,一边给他加汤劝他多吃点。

  当韩亦晨捧着肚子打着饱嗝儿随着沈诗恩回到酒店住处,他们到了酒店100米的位置便听到安可沁扯着嗓子指责群演的声音。

  沈诗恩和韩亦晨相互对视,沈诗恩先低着头暗想,真是低谷安可沁的战斗力了,这架势简直可以上山砍断半山的树了。

  沈诗恩走近才听清他们的对话,零零散散的对话中夹杂着事情的始末,原来是这位主演犯太岁,今天又不小心将安可沁的项链扯断,看着地上的残骸,她深刻的记得这个四叶草状的挂坠是安爷爷送给她最贵重的礼物,寓意她四季平安的意思,现下却断了。

  安可沁这次也算是有正当理由找群演算账,干脆新仇旧恨一起了,扯着粗壮的嗓子骂着:“你这人素质在哪?”

  “没看到我从这路过吗?你是故意撞上来的对吗?”

  “这个项链你赔的起吗?”

  该群演瞟了眼地上的项链,应该是五年前古琦限量版项链,价值三万,他还是可以支付的起的,于是挺直腰板,语气坚定:“赔的起,你这个牌子在五年钱值三万,现在也就一万五,所以...我按两万给你,不亏。”

  听这群演的话像是可以掏得起项链的钱,沈诗恩瞟了眼眼底被忿恨填满的安可沁,暗叫,若是香水那次这样解决倒好,这次可不同,这群演的智商怎么.....明眼人也该看得出安可沁对项链有多重视吧?

  安可沁听着群演扬言支付两万的话,正欲抬手给他一掌,让他清楚她才不是为了要钱。

  “安小姐,既然这个项链对你这么重要,或许想想办法能修复呢?”

  韩亦晨一路跟着沈诗恩来到安客气旁边,仔细敲了敲安可沁游离的眼神和嚣张的气焰,便弯下身子将项链捡起,放到自己随身的手帕递到安可沁的手上,笑着安慰:“试试看。”

  安可沁目光在韩亦晨的手帕上停顿几秒,才接过道了声谢谢,又指着群演说了几句:“要是上次香水的事情你一开始就是这样解决,兴许我就不会让你赔钱了,我要的不过是你的态度,你却说我是嚣张跋扈,现在却因为你支付的起我的项链,理直气壮的告诉我可以赔,你说你这种人怎么能做主角?”

  安可沁一番话下来,听得沈诗恩一脸震惊的,上次她还真的是鼠目寸光了,以为她这大小姐的性子又犯了,果然最了解彼此的人,又最容易犯错。

  韩亦晨欣赏的目光打在安可沁明媚的眸上,笑笑,转身看向沈诗恩,柔声:“我送你回去吧。”

  沈诗恩嗯了一声,便跟着韩亦晨离开了现场。

  而当事人安可沁低头凝视了一会儿手中的手帕,随后看了眼脸上写着不忿的群演,继续念叨:“韩亦晨能当主演是因为他有实力,也有做事能力,而你只会在自己能做到的范围内称大,若是在你不能做到的范围,你便选择了自我放弃,你怎么会成功?”

  安可沁瞥了眼群演便转身拉着安子皓离开了,扬言等下到了酒吧可以喝十瓶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