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二章 缘起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3054 2019-07-09 16:01:05

  第二天

  灵山

  “今年的雪格外大呀。”一片梅林中,一点灵火跳跃在雪地上,在顷刻间化为人形,一头张扬的火红短发,一身红衣洒脱。

  “灼溫,最近功力可有长进?”苍翠的腊梅树下,站着一银衣男子,银发垂落胸前,几朵近乎透明的淡粉色梅花飘落,眉毛竟也是银白色,英气却不逼人,长长的银色睫毛微微低垂,盖住宝石般的浅色眼眸,山根挺拔笔直,薄薄的嘴唇性感非常,纤细修长的手指捏住一片梅花,轻轻一吹,就散成云烟了……

  灼溫大步上前,眉眼间皆是骄傲,恭敬道:“山神,这些天我潜心修炼,已经是三阶灵力了呢!”

  在这个世界,灵力有十阶,一阶最弱,十阶最强,之后是十阶仙力,再是成神。神也分十阶,五阶以下是仙神,五阶以上是上神。

  妖力也有十阶,之后是十阶仙力,但不能成神。

  凡人和天地灵物才能修神悟道,妖大抵连仙阶都无法触及,更别说是封神了。

  山神点点头,头上的梅花飘落,被走动的山神踩入积雪中。

  山神旁的青色石头也化为人形,是一身材高挑的女子,身着黑衣,一头纯黑发丝被束起,简简单单,乍一看,以为是哪家初成男人的少年郎。

  “南珠,你呢?”山神挑挑眉,语气冷漠,但却是关切的。

  “山神,我是四阶灵力。”南珠语气平平,听不出一点喜悦。但是仔细观察眼神,也可看出一些不易察觉的欣喜。

  山神满意地点点头,眼中也有欣喜,他夸赞道:“不错。”

  灼溫不服了,他气嚷嚷地叫:“你就是块破石头,怎么能比我这天地灵物修炼得更快?”

  山神听闻这话,冷冷地瞥灼溫,眼神中的冷漠更甚:“她是我用日精月华浇灌出来的灵石,你虽是稀少的灵火,但灵石更来之不易。再说,她的本体是翡翠原石,并非普通的石块。”

  灼溫立刻被浇了气焰,低眉顺眼地像个小媳妇:“知道了,山神大人。”

  南珠无心管灼溫的小心思,恭恭敬敬地对山神报告山中发生的事:“那只狐妖尾生近日动静很大。”

  “不管他。”山神坐下,地上凭空出现一只小石凳,他抖抖身上的掉落的梅花,感受到有一些人进入了山中的结界。

  “可那只狐妖曾放言修炼出一条尾巴就和你打一架。”南珠对那只狐狸十分无奈,上次只有一尾的时候就狂妄自大,真是可笑。

  狐狸一尾是灵力二阶,在灵力二阶是就来找已成神的喻冥打架,的确不自量力。

  “他修到九尾也未必打得过我。”山神神情放松,一副世外仙人,看淡俗世的模样。

  “南珠,有人来了。”山神双手捧起掉在地上的梅花,变出一只玻璃器皿,将梅花掺和着雪渣放进,夹杂的雪花也还不少,但山神法术一施,雪花就自己飞出器皿,掉落在地上。

  “那是启国的大公主途经此地,远嫁明国。”南珠不慌不忙地报告。灵山千年积雪,万年寒冰,鲜少有凡人路过。昨日皇宫传来的消息,今日早晨南珠就知道了。

  “嗯。”山神点点头,想起启国大公主是她的女儿,神色一凝,转头对灼溫说:“把梅花烘一下,就可以喝梅花茶了。”

  灼溫手上一点火星,转眼变成一掌火焰,烘烤着器皿之中的梅花。几乎透明的梅花渐渐脱水,变得小巧了许多。

  “差不多了,就这样吧。”山神站起来,飞出梅林,直升上空,长长的银色睫毛盖下,口中暗捻法诀:“天,变!”刹那间,山上空的天气忽然晴朗,万里无云,暖阳照耀着灵山,但积雪不融,寒冰不化。阳光虽有温度,但称不上温暖。

  整个灵山都覆盖着一层结实的结界,风霜雨雪无法进入,这里的天气皆是山神控制。现任山神是喻冥,山神幼时是山灵,道行够深才能成为山神,而且不受天灾,灵力强大,山神与山体密不可分,山体如果受到严重的打击,山神也会受到牵连,损害修为。所以山神从不轻易离开山体,喻冥也一样,这座山存在了多久,他的年岁也是多大,没有人知道喻冥到底有多老。在山中的人只知道,他有一片梅林,住在梅林间的小木屋中,与世无争,梅树常年开花,他喜欢喝梅花茶,亲近人有灼溫和南珠,整座山的妖怪精灵在干什么他都知道,而且,在默默中护他们平安。

  喻冥缓缓落地,衣角飞起,露出银色的靴子,上有金丝线绘制的小金龙,银白色的头发在并不温暖的阳光下熠熠闪光。

  刚刚飞起来施法时,他看见三辆轿子,第一辆轿子的窗纱飞起,隐隐有女人的小脸,眼眉低垂,不知是在沉思,还是在感叹自己命运坎坷。

  喻冥知接下来马上就会发生的事情,但也不慌不忙地向梅林走去。

  分界线——————————

  山腰处有一千年老树,高耸入云,枝繁叶茂,雪狐就住在这老树的巨大树洞中。

  “啊~今天是个好天气呢,有凡人的香甜味道~”树洞中,尾生抚摸着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睡眼惺忪,打了个哈欠,露出粉红的小舌头。

  “再等几天,我就有第二只狐尾了,到时候,就去找老滑头喻冥打架。”尾生悠悠站起,抓了抓后脑勺的银发,银白的头发凌乱了不少。

  他吊儿郎当走出树洞,手中妖力化作一团云,载着尾生飘起。

  尾生长长的黑色指甲轻轻挠着脸:“让我看看在哪呢?”

  一双狐狸眼漫无目的地寻找,敏锐的鼻子嗅着凡人的气息,一耸一耸的竟有些可爱,“啊,找到了,在那!”食指指向山腰的小河附近,那放置着三把轿子,一队人马在那暂时歇息。

  尾生的那朵灵力幻成的云渐渐下落,碰到地上的一瞬间就消失了。

  鬼魅的黑指甲指了指地上的积雪,咻的一下,那雪像是有灵性了一样,竟化为半人高的小雪人,成群地向那队人跑去。

  不远处的那队人传来尖叫:“有鬼!你看,有鬼!”男人惊吓的叫声相继响起,轿子里的人儿也不安分起来。

  雪盛有些害怕,但也不失一国公主的端庄,她不敢掀开车帘,只是大喊:“怎么回事?外面出了什么事!”

  轿外侍卫慌张掀开车帘,身体害怕地颤抖,一脸惊慌:“公主,这里有鬼,赶快逃命吧!”雪盛还没来得及反应,侍卫早已不负责地一溜烟跑了!

  “逃命?逃不掉的!”尾生的笑容看似平常暖心,但地上的积雪小人愈加多起来,围住那队人,被圈住的人惊慌失措,竟有人生生吓昏过去。

  尾生扯起一边嘴角,不屑地哼了哼:“小雪人,杀!”

  一声令下,小雪人的手竟变成锋利的冰片,它们爬上人的身体,人们止不住地哭喊,叫嚷,五官扭曲得不能直视。

  一滴,两滴,冰片上的血滴在雪地上,白与红的冲击,令人赏心悦目。

  雪盛惊呆了,瞪大了眼睛,盯着那副惨状:“啊!啊——”双手不受控制地抖动,身体止不住地深深战栗,头上的簪子都几乎要颤抖着掉下来。

  翠云捂住嘴巴,眉毛与眼睛拧在一起,形成深深的褶皱:“公主快跑啊,跑啊!”

  雪盛早被吓傻了,双腿发软,全身如触电般颤抖,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

  尾生无声无息地飘来,带着令人战栗的寒气掀开轿帘,将竖着雪白耳朵的头伸了进来:“你是公主?”

  “你……你认识我?”雪盛吓傻了,竟瘫软在地。

  “听那个婢女说的,我不杀你,我缺个内人,你来吧!”尾生眼角弯弯,眼神却不怀好意,一副“我是个好人”的表情令人作呕。

  翠云为了雪盛,鼓起勇气:“你这个妖怪,启国会报复你的!”

  尾生毫不在意地瞟了一眼翠云,她是启国公主?淡淡地说了:“哦。”

  翠云狠狠一怔,感受到了狐狸身上的深深寒意和恶意。

  雪盛的眼泪掉在轿上的声音清晰可闻,尾生奇怪地笑笑,冰冷的手拂过她的脸颊,指头拂去她的泪水,雪盛有些意外,沉溺在了他好看的银灰色眼眸里。

  “别哭了,乖。”尾生冰冷的手向下去,抓着雪盛软软的小手,抚摸着她的手背,一瞬,就被带走了。

  整个轿内,只剩下翠云一人,翠云踉踉跄跄地爬出轿,几乎要摔倒,用平生最大的力气喊:“来人呐,救人呐!————”

  “别喊了。这都是妖怪。”喻冥悠悠飘下,对跪在雪地上的翠云冷冷说道:“我会去救她的。”

  身旁的南珠和灼溫扶起翠云,翠云却又跪下了,双手合十,鼻涕和眼泪混在一起:“求求你,仙人,求求你,一定要救公主,你若救了,我将不胜感激,启国将不胜感激!”她连磕了三个头,表示了自己的诚恳。

  “先带回去,喝点茶。”喻冥摆摆手,转头时银发跟着摆动,垂落在结实的胸膛前,他厌烦地皱起眉头,飞向尾生的树洞。

  分界线——————————

  树洞里。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的侍卫!”雪盛急火攻心,脸上一片绯红,头晕晕涨涨,吐词含糊不清。

  “杀你的侍卫是因为我乐意,不杀你也是因为我乐意。”尾生收起刚刚那副温柔模样,全身上下冷漠又狡诈的气息。他本就是随心所欲的妖怪,杀不杀都是乐不乐意的事。

  “你要把我怎么样?”雪盛勉强站起,怒视着悠哉悠哉的狐狸,头发凌乱地披散着,倒是有漫不经心凌乱的美。

  尾生斜坐在木椅上,一手撑着桌子,一只手魅惑般拢着银发,一双眼打量着雪盛,衣领垂下,有若隐若现的胸脯。

  “抓你干什么?当然是养一个人肉机子,饿了,就割下来尝一块。处子之女的肉,格外可口~”尾生站起,晃晃悠悠走到雪盛面前,她长长的纯黑头发缠绕在尾生的黑色指甲上,尾生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雪盛的脸,一阵快意。

  他的耳朵动了动,毛茸茸的尾巴缠绕在雪盛身上,摩擦着她的身体,他妖艳:“不过,我更喜欢凡人女人的呻吟。”

  雪盛耻辱地红了眼:“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妖怪!”

  

吃土星人

这一章最后好羞耻????????????,还是求评论和收藏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