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三章 希冀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2308 2019-07-10 13:29:28

  “哼,我就是卑鄙无耻,妖怪都是这样~”尾生猛地放开雪盛,毛茸茸的大尾巴在身后摇摆,耳朵敏锐地听见脚步声,嘴角轻笑:“英雄来救美人了。”

  雪盛听着这话,一惊:山中还有其他妖怪?那她岂不是……

  脚步声愈近,厚厚的藤蔓树帘被一双白净修长的手掀起,掀起藤蔓的人有一张英气冰冷的脸,他连看都没看一眼杵在一旁的雪盛,进了宽敞的洞中,放下身后的藤蔓。

  喻冥微微锁起好看的眉毛,一头银发透着寒气:“放了她。”

  雪盛一怔,看向喻冥。银色富有光泽的长发垂下,一双梅花眼本该多情,此时却是冷酷,挺拔的山根更显无情,银色的眉头有些皱起,整张脸白净地令人诧异,薄薄的丹唇微微张开。这男人超脱俗世的气息不像是妖怪,难不成是仙人?

  尾生毫不在意地踱步,大大的尾巴招摇地摇摆,他细长的眉毛一挑,不屑地露出嗜血的狐狸牙,桃花眼水波流转,他轻笑:“山神大人,凭什么?”

  喻冥往前慢走一步,银发随身体摆动,眉毛依旧锁着:“她母亲是我的故人,我与她有约定在身。”

  尾生挑起双眉,不可思议地狂妄大笑,身体止不住向后:“是她?但我就是不放,有本事,把我杀了呀!”

  喻冥有些怒了,周遭的寒气逼人,雪盛的指尖微凉。

  “不要猖狂。”喻冥大袖一挥,门口藤蔓迅速变长,在喻冥的指挥下,穿过喻冥和雪盛间的空隙,死死抓住尾生,将他包裹成粽子一般,任他怎么挣脱,就是坚固异常。

  “一刻后,便会消失,算是给你杀了那些侍卫的惩罚。”喻冥冷冷看他,眼中满是嫌恶和怒气,转头就走了:“跟上。”

  雪盛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但毕竟人家救了自己呢?

  “你是山神?”雪盛走在雪地里,冷得打颤,再不引起他的注意,就要冻死在这了。

  “嗯。”简单,明了,喻冥的作风。

  “我有点冷,你可以把手伸过来吗?”雪盛胆怯开口,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像只遗落雪地的小仓鼠。

  喻冥转头看她,冷冷的眼睛里没有温度:“你比你母亲差多了。”

  雪盛的瞳孔瞬间呆滞,没有一点光彩,两岁时母亲就不在了,他难道与母亲是故人?

  好奇心驱使她开口:“我母亲怎会与你相识?”

  喻冥眼眸低垂:“听她说,皇帝为娶新任皇后,本要把她暗地杀了,才不会落个喜新厌旧的名声,但是后来心软,又将她流放灵山,任她自生自灭,我受她庇护,因此答应了她的请求。”

  喻冥脸有些微红,一次性这么多话,很少见。

  “我母亲还在吗?”雪盛急慌慌抓住他的袖子,焦切开口:“我母亲是否健在?”

  喻冥轻轻放开她的手:“她在这里生活了三年,后又在我护送下走了,说还会回来,与我有个约定:护你周全。”

  雪盛一下跌坐在厚厚的积雪上,先是开心地笑了,后又悲伤地哭了,开心母亲还在,悲伤的是母亲又不能和她见面。

  这一系列的情绪转变,喻冥看在眼里,他也并非没有感情,只是比较迟钝。

  轻轻叹气的声音传入雪盛的耳朵,雪盛忙抹了眼泪,颤颤巍巍地站起,一不小心,身体倒下又跌在雪里,头发凌乱披散,衣衫被雪沾染地不成样子。

  喻冥叹气声更重,皱着眉担忧地看她:“你果然没有你母亲省心。”

  喻冥无奈,伸出一只手,大力将雪盛拉起,手上法术一施,粘在雪盛衣裙上的雪块尽数散去。

  雪盛睁着楚楚可怜的大眼睛无辜地望着他,他知她在请求,无奈,再施法术将去往梅林的路上的积雪尽数散去,开辟出一条干净的道路。

  “走吧。”喻冥大袖一挥,山中暖阳依旧,温度却上升许多,雪盛指尖暖洋洋的,心尖也温暖了不少。

  是个好人,雪盛心想,就是有些冷淡了。

  “啊,对了,翠云呢!”雪盛看见远处破落的轿子,忙地想起翠云还在轿中。

  “她已经在梅林了。”喻冥依旧走着,甚至不回头瞟一眼紧张的雪盛。

  雪盛怦怦乱跳的心终于平静下来,一双娇软的玉手拍拍自己的胸脯,舒缓了口气。

  “以后作何打算?”雪盛双手拖着衣摆,方便自己走路,打量着这座山,只是一片茫茫白雪,空中高升暖阳,却不见雪融化,真是奇怪。

  “你需得修炼。你母亲和我的约定不只是护你周全,”喻冥脑中浮现洛裳(雪盛的母亲)的身影,清秀华丽,高贵无比,再看看眼前的雪盛,唯唯诺诺,任人摆弄,哪有半分她的影子?想到这,喻冥的眉毛又紧紧锁住。

  “修炼什么?”雪盛对修炼感到疑惑,凡人也可以修炼?

  “你灵识未开,与凡人无异,我开你灵识,掘你天赋,助你修炼,你便可登仙成神。”喻冥不慌不忙地解释,也在思考她的天赋,洛裳是不管死物还是活物皆可控制,强大无比,那雪盛呢?是否能有大部分的能力?

  “你为何这般帮我?我母亲不过是一介凡人,你为山神,为何这般帮她?”雪盛不解,隐隐觉得有阴谋。

  喻冥站定,转头看她,脸上竟无一点感情变化,他此时不想多说话:“你以后就知道了。”

  雪盛虽是已无生命之忧,但眉头依旧紧锁,一个又一个问号浮现在她脑中:我的母亲是什么人?山神为何要这样费力帮她?他当时又为何要救我母亲?

  一个个疑团浮现,让雪盛看向喻冥的眼神多了几分猜疑和不信任。

  喻冥自是察觉,但他不动声色。雪盛今天已经遭遇了太多事情,一时间告诉她太多关于她母亲的事情,她一定不能接受,他只是说:“前面就是梅林,你的婢女正在等你。”

  雪盛听见这话,赶忙跑上前去看。果不其然,翠云看到雪盛,欢呼雀跃地跑来。

  翠云笑着跑到雪盛跟前,涕泪满脸:“公主,我以为您要遭遇不测了!幸好山神大人救了您”说着还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观察雪盛:“没事就好!”

  雪盛欣喜地蹦蹦跳跳的,翠云也快活着。

  当雪盛欢喜地走进梅林时,着实震撼了。

  腊梅星星点点在苍翠的枝干上摇曳,摇摇似坠,一片两片雪花像是腊梅的薄纱,更显风姿绰约,粉红,火红,粉白融成彩霞,似花似云,看不清虚实,风踏着小碎步来时,腊梅笑起来,花枝乱颤,脱下了雪送来的白纱,露骨的风情,似美人挽留俊俏的公子,可风是流连花丛的老手,只是略略带走几朵,几片,便头也不回地再见了。腊梅似伤了心,花瓣如泪珠落下,落在雪盛的凝脂般的肤肌上,肤白花红,人美花多情,黑发垂下,腊梅作妆,花比人风情,人比花勾心。

  梅林里徐徐走出一黑衣女子,利落的马尾,饱满的额头,浓眉大眼,樱桃小嘴,瑶鼻挺挺,一身黑衣利落风雅,若不仔细看,又怎能看出她是娇娇女子?

  女子身后的男人更是风流,一袭红衣似血夺人情意,狭长的双凤眼眼波流转,英眉像是神来之笔,使得五官硬朗不失男人味,红色嗜血眼瞳贵气非常,红褐色短发不及脖子,下颌线流畅,性感的咽喉使人欲罢不能。

  

吃土星人

啊,人物描写令人怀疑人生,我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