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四章 灵山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2383 2019-07-10 21:57:49

  利落干净的黑衣女子便是南珠,风雅洒脱的红衣男子便是灼溫。

  “公主,这位姐姐是南珠,这位公子是灼溫,是山神大人的属下,也是救我的恩人。”翠云心中激动,脸上也浮现阵阵红晕,眼中光芒微闪,满是感激,恭敬地介绍这两位。

  “谢谢”雪盛脸微红,睫毛轻颤,低着头小声却清晰地感谢二人。

  “快些进去。”喻冥皱着眉头,直接打断他们。

  喻冥快步走在前,雪盛紧跟其后,翠云紧紧随在雪盛旁,南珠和灼溫慢步走在最后。

  喻冥侧脸看雪盛,银色的眉毛微微拧起,浅色的眼眸轻颤,闪过一丝担心,他又转回脸看向前方:“我们的时间不多,今天先开启你的灵识。”

  灼溫听到这话,连忙紧步上前,眼神中满是担心,他担忧地紧锁着眉头:“山神大人,你确定吗?”

  喻冥点点头,眉毛微微皱起,眼中担心虽有,但不易察觉,嘴巴紧紧抿着,也不说话。只是把头转回去,不让他们看见自己的担忧的表情。

  南珠也紧步跟上,焦急又担忧:“山神大人,开启灵识极其危险,让我来吧!”

  喻冥摇摇头,看向前方,快步走着:“放心,山不死,我不灭,我不会死的。”

  “可……”南珠还要说什么,却被灼溫眼神示意,只得低头退后,在心中默默祈祷山神平安无事了。

  分界线——————————

  朝廷中。

  “皇上,近日灵山附近多有盗匪,百姓损失已达三百两,损失重大,百姓苦不聊生,当地衙门无力治理,还请皇上决策!”一白发苍苍的老臣上前行礼,紫袍平平整整,声音掷地有声,不怒而威。

  “我说鞠文,那是衙门的事,这区区三百两你劳烦咱们尊贵的皇上作甚?”一留着八字胡的矮小瘦子挤眉瞪眼地反驳,他的深绿袍子虽然熨得平整,但穿在他身上,不知为何,有些刺眼。

  “那可是三百两!平民百姓数十年的吃食!”鞠文大臣有些激动,气血上脸,脸红扑扑的,紫袍被他剧烈的动作拉扯得有些褶皱。

  “好了,朕知道了,再缓缓几天。”皇上烦躁地摆摆手,头扭到一边,郁闷地皱起眉毛,摆手示意安静。

  小胡子大臣挤眉弄眼地阿谀奉承:“圣上不必担忧。”

  皇上听到桦苟的话心情略好,转头看他:“好了,桦苟,你那可有什么情况?”

  名叫桦苟的小胡子大臣猥琐地眨巴眼:“回圣上,臣那本有涝灾,但臣及时治理,已解决了。”实际上,百姓民不聊生,水灾已将当地大半房子冲毁。但朝廷上知道此事者忌惮与桦苟在此时是圣上身边红人,不敢拆穿,毁了自己的仕途。

  皇上满意地点点头,舒展开紧锁的眉头。站在桦苟身旁的曳垢连忙落井下石:“鞠文上官,怎么桦苟那里安详无事,你那就常年盗匪,水灾呢?”他也是穿一件熨得平整的深绿袍子,也是有些扎眼,不知为何,就是没有鞠文的紫袍顺眼。

  鞠文这一番话气的气血上头,刚平静下来的心情瞬间暴躁。他刚想反驳,皇上却烦心地摇头,无奈地摆手:“就这样,诸位退下吧。”

  众大臣退朝怏怏退朝,只有桦苟和曳垢两人心满意足地走出大殿,甚至有些嚣张得意。而龙椅上的皇上心疲力竭地揉着太阳穴,又皱回了眉头,连连叹气。

  分界线——————————

  凤寰宫中。

  “回皇后,那灵山诡异非常,侍卫被杀,公主被一妖怪掳走了。”鲜红的地毯像血泼洒在地,上面金丝缠绕,地毯上跪着一黑衣杀手,面罩遮着脸,看不清他的面容。

  “为何等到灵山才动手!现在好了,公主没死!”皇后将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一挥镶金蝴蝶牡丹红衣大袖,怒气冲天。

  “回皇后,公主被妖怪掳走,难不成还能活着?”杀手为了不被连累家人,来不及思考,急忙解释。

  皇后略略思考,妖怪似乎都像传说中那般嗜血,像雪盛那般痴呆能活着?想到这,她便畅快许多,眼睑自然垂下,睫毛轻颤,轻轻一挥手:“去吧,不杀你母亲。”

  蒙面黑衣杀手听到这话,瞬时双手伏地连磕十几个响头感谢,吧嗒吧嗒向下掉的泪水打湿了黑色紧身纱衣。竟是哭哭啼啼地走出去了。

  皇后嗤笑,不屑地哼一声,心中无半点怜悯。

  皇后在宫中踱步,低头沉思:“皇上已是不惑之年,可太子还没立,萧贵妃最近深受皇上宠爱,有个刚诞生不久的皇子,若是……那可不妙,得趁井汶还得皇上宠爱,需尽快立他为太子。”这样想着,她的眉头越皱越紧,眼神中透出担忧。

  分界线——————————

  梅林中。

  “已是午中,公主想吃些什么?”翠云半蹲在雪盛身边,像平常一样恭敬。

  雪盛扫出一片空地,席地而坐,浅色衣裙像花一样盛开,十分不见外。

  “你们吃的食物山神大人会准备的。”南珠,看向她们,简单变化出一把石凳,稳稳坐在其上。

  雪盛觉得有些好笑,不禁笑了出来,眉眼弯弯。她以为山神高高在上,凡事不用自己动手,都是南珠和灼溫搞定。没想到自己的吃食却要他来打理,不得笑出了声。

  灼溫也是席地而坐,身上的热度融化了冰雪,融下的水又被蒸发,灼溫身边烟雾缭绕:“没什么惊奇的,我们不用吃饭,唯一可以变出食物的只有山神。”

  南珠在一旁慢慢点头,表示同意,喻冥在旁若无人地泡梅花茶。

  “喝下这杯茶,中午就不吃了。”喻冥递给雪盛一杯热腾腾的梅花茶,玻璃盏中仅有一朵梅花,随水波流转,上下浮动,华美非常,意境深远。

  “这梅花茶灵力充沛,喝下后身体会充满灵力,三日不吃饭都没关系。”灼溫在一旁慢悠悠地解释,伸手在不远处的枝头上摘下一朵新鲜梅花递给翠云:“你嚼一嚼便好,那梅花茶灵力太多,怕你承受不住。”

  翠云心中有疑惑:为何公主可以承受梅花茶的灵力,而我却不行?但毕竟人生地不熟,翠云不好意思开口问。

  翠云像接过珍宝般双手接住,细细端详,黄色的花蕊淡淡幽香,清淡但却沁人心脾,近乎透明的粉白色花瓣薄薄软软,翠云捏进嘴巴,不觉微苦,竟是芳香四溢,醇香异常,好像上了年份的女儿红入口,温温润润。

  “这梅花茶的味道香甜醇厚,入口芳香,凡间绝没有这般极品。”雪盛双手端着空空的杯子,舒适地闭上眼睛,好像微醺了般。

  喻冥点点头,也喝下一杯,惬意地舔舔嘴唇,舒展开眉头,眼神也不担忧,而是一丝坚决。修长的手指捏起一朵刚落下的梅花:“要开始了。准备好,雪盛。”

  雪盛有些紧张了,手指扭在一起,不安分地搓着,贝齿轻咬下嘴唇:“痛吗?”

  “忍着。”喻冥不想多说,雪盛和他身上的担子重要的很,他不能松懈,也不能浪费一点时间。

  喻冥站起,轻步走在雪盛面前,悠然坐下:“用全身心感受看到的亮光,它将会包围你。”

  雪盛更加紧张,察觉到南珠和灼溫担忧的眼神,甚至有些发自内心的战栗。

  喻冥轻轻闭上眼睛,手中梅花漂浮在空中,逐渐化为一团光球,有着淡淡幽香,从雪盛的秀眉间自主融进,雪盛突然就放松下来,感到一丝丝暖流,流过脉络,从眉间出发,最后也在眉间聚集。

  雪盛尽量静下心,感受那团光球,她仿佛可以摸到它,它是那么柔和,自然,让人感到亲切。

  “这就是灵识?”雪盛喃喃自语,一条腿试探地跨进那团光球,竟然不觉阻隔,像有神奇引力般,雪盛整个人都被吸了进去。

  她仿佛进入了世外桃源,暖流包围身体,青青芳草铺满厚实的大地,辽阔地看不到边。远处是险峻的山峰,瀑布在千里之高奔跑而下,苍翠的古老松树点缀在瀑布之旁,雪盛在这里,竟可以感受到水的流动,土的气息,树木的生长,甚至风的喘息,乃至远处的冰霜雨雪,她的感受都非比寻常了,她的感受更加敏锐,甚至视觉和听觉都比平时发达了不少。

  而与此同时,正在帮雪盛开启灵识的喻冥正大汗淋漓,汗水浸湿了后背,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他大口喘着粗气,呼哧呼哧的声音可以听出他在尽力压制。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眼皮止不住下垂,意识有些昏沉。

  “山神,这样下去不行啊!先开启她的一半灵识,剩下的灵识以后再慢慢开启吧!”灼溫焦急地对喻冥大喊,眉头早已皱成“八”字,但喻冥根本无暇顾及。

  “就快好了。”喻冥手中暗捻法诀,使出更多精力,鼻子耸起,眉毛皱成了一个疙瘩,山中天气瞬时大变,阴云密布,雷声四起。

  与此同时在灵识中,雪盛感受到更多的事物,她听见苹果树上夜莺的谈论,但竟不是鸟叫,而是人声!她听见许多动物的声音,皆转变为人声,是那般清晰,那样真实!

  喻冥喃喃自语:“终于完成了。”说完,便一闭眼昏了过去。山中阴云分散,又是天空碧蓝无云。

  雪盛眼睛微微睁开,眉间浮现朱红梅花印记,在真实的世界中,竟与灵识中感受的无二差异。她可以感受自然万物生长,流动,只是这冰天雪地还未看到一只小动物,但隐隐间可以听见结界外大雁的歌声。

  雪盛睁开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梅林,她看见树干中的养分缓缓而上,而不是只是树的外表躯干。

  她刚想与喻冥道谢,却看见他直挺挺地躺着,脸色惨白,衣服湿得不成样子。

  “他怎么了?”雪盛眉头紧皱,目光关切地望着躺在地上的喻冥,关心地问。

  

吃土星人

今天又是努力更新的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