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七章 后宫之斗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1967 2019-07-14 13:41:33

  梵弦看着母亲的样子,心生一计,压低声音:“母亲,萧贵妃那般的蠢货,杀了便是。”

  井汶听到这话,惊地一抖,手上的杯子差点掉下:“怎,怎能这样!”

  梵弦不屑看软弱的井汶,双手抱胸:“我们若不推你一把,你怎能登上王位?”

  皇后默不作声,心里打着小算盘,下毒?马脚多。雇杀手?容易暴露。

  梵弦压低声音,凑到皇后耳边,挑挑眉梢:“通奸罪岂不甚好?”

  皇后眼睛一亮,嘴角勾了勾,眼神轻蔑:“我去找人,你就在皇上面前煽风点火便好。”

  梵弦回到座位上,蔑视地瞟井汶,她心想:这个没用的皇子,若不是我以后还要仰仗他,何必这样给母后出谋划策,干这样损阴德的事?

  井汶心中并不想参与皇权的争执,但奈何天性软弱,不敢违抗自己的母亲。

  萧贵妃宫中。

  “娘娘,二皇子明眸皓齿,长得可真可爱!”小婢女奈可怀抱着一娇小身躯的婴儿,眉眼弯弯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萧贵妃脸色微微苍白,躺在床上,盖着一层厚厚的棉被,脸上也是幸福地笑着:“我也不求他怎样,只想让他好好活着,开心便好。”

  奈可摇摇晃晃哄他睡着,眉梢带笑,她轻声对萧贵妃:“后宫眼线势力错综复杂,人人都藏着小心思,娘娘的皇子已成为皇后的眼中钉,肉中刺,娘娘您可要多加小心。”

  萧贵妃不在意地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日落,繁星点点,皎月如水,皇上叹息地卧下龙榻,沉重华贵的门被打开,太监背着皇后入内,慌忙离去,恭敬地闭上大门。

  皇后肉体娇娜多姿,肤若凝脂,她扭动着身体,喘息微微,爬上龙榻……

  分界线——————————

  清晨,朝阳露出半个头,将云彩渲染成五彩斑斓的朝霞。

  翠云累得趴在石桌上睡着了,雪盛,灼溫,南珠则修炼了一夜,现在还未停止。

  山神走出小屋,看着睡在石桌上的翠云和席地而坐的雪盛,突然意识到什么。

  喻冥静悄悄小步走进梅林,毫不犹豫地砍下一棵梅花树,又施法使木桩重新生长,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喻冥将砍下的梅花树施法缩成手指般的长度,藏在袖中,疾步走回木屋。在木屋后找到一块空地,折下缩小版梅花树的树干,扔在空地上,霎时变成一座简洁的木屋,只不过大了许多,喻冥皱着眉小心打开门进去,折下梅花树的枝干,在墙角变成古朴的木桌,简单的两张床,两木枕。“这便好了。”喻冥舒展开眉头,抖落身上的梅花,走出木屋。

  他将地上飘落的梅花捡起,轻轻一捻,便化作一碗清淡的白粥,手中又变化出一木勺,他将这碗粥和木勺带进木屋中,便出去了。

  喻冥走到三人跟前,席地而坐,观察他们的修炼状况:南珠沉稳如水,灼溫有些急躁,修炼时手上的火苗一闪一烁,但还算稳定,雪盛进步飞快,但却不急功近利,这是天赋。

  喻冥看着雪盛,锁着眉头思考:她若半途而废怎么办?我也不能强迫她修炼。他略略思考一会:每上一阶就给她个礼物好了,有了动力,也不会半途而废了。

  喻冥想着,轻悄悄站起来,施法术将翠云移到刚建的小木屋的床上,自己坐上屋外的石凳,准备好四个琉璃玻璃盏,放上烘干的梅花,自己烧水,给修炼的三人泡茶。

  “修炼不得连续超过十个时辰,算着时间也快到了,先把他们打断吧。”喻冥喝下一口茶,细细品着,手上略施法术,一股灵力传入三人身体,三人警觉,立刻停下,睁眼后发现是山神,也没有说什么。

  “翠云呢?”雪盛扶着南珠站起,皱着眉头问。

  “在屋后,我为你们造了间木屋。”喻冥又倒一杯茶,递给灼溫,南珠端起一杯递给雪盛,雪盛道了谢,慢步到屋后,看见那一舍木屋,不禁欣喜欢悦。没来得及开门进去,就忙去道谢于喻冥:“谢谢山神!”

  喻冥吹开杯面上的水雾:“不必谢。”

  南珠喝下一杯,徐徐:“我灵力已到五阶了。”

  灼溫惊诧地瞪大了眼睛,手里的茶差点倒出:“怎么这么快!”

  南珠看向他,有点无所谓,倒也不谦虚:“上次我只是有一个瓶颈没过,这次突破了而已。”

  灼溫几乎惊掉了下巴,一脸不可置信:“我的天啊,你是吃了什么丹药吗?”

  南珠蔑视他,雪盛也惊诧,诧异地望着南珠。

  喻冥笑笑,掩不住的得意:“没什么好诧异的,南珠可是我养出来的灵石。”

  南珠坐下,挑挑眉,有些得意。

  喻冥想到什么,又说:“等你们都到了灵力五阶,一人一灵器。”

  雪盛一脸茫然:“灵器是什么?”

  灼溫收回被南珠惊掉的下巴,正经地给雪盛解释:“灵器是修道人的武器,以灵力操控,灵力强,灵器强,灵力弱,灵器也弱。”

  雪盛回忆以前看的神侠话本:“那是不是还有灵兽?”

  灼溫点点头,眉毛轻挑:“看来你知道的也不少。”

  后面的小屋里,翠云听到声响,从床上迷糊地醒来:“这是哪?莫不是山神的……”

  翠云想到这,慌忙坐起,看到木桌上的白粥,粗粗吃了几口饱腹,连忙摸到门就出去,却看到门前不远处也有一木屋,才明白这是山神给雪盛她俩新建的屋子,为自己刚刚的慌张行为感到可笑。

  翠云打了一哈欠,闻闻自己发臭的衣服,嫌恶地皱皱眉毛,走到前面与众人行了个礼,小声问南珠:“南珠姐姐,你知不知道哪里有温泉?”

  南珠脸微红:“我带你们去。”

  南珠凑到喻冥耳边,喻冥点点头,又凑到南珠耳边,低语了什么,灼溫大概也猜到了什么,脸有些红。南珠就拉着雪盛和翠云,快步离开,雪盛懵懵的,翠云小声解释:“南珠姐姐带我们去温泉。”

  雪盛眨眨眼,稍微提了点声音:“那我们没有换洗的衣服。”

  南珠点点头,眼神倒是无所谓:“我可以自己变幻,你已灵力三阶,想必即可控制一些死物了,今日的衣物,就自己变幻一下吧。”

  雪盛惊诧,惊异地张大嘴巴:“我,我……我不知道!”

  南珠停下脚步,坚定看她:“我会教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