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十章 雪盛带来的危险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2215 2019-07-17 19:53:17

  喻冥化作一阵风,瞬时到达山脚。

  数十个丑陋的魔族正试探着触碰圣雪,他们面容恐怖,五官扭曲,黑脸黄牙,他们不知圣雪早已消融,于是不敢碰那雪,怕沾染上一些,就痛得钻心。

  喻冥由风化作人形,上前查看。

  那弱小的丑陋魔族看到他衣冠不凡,自然认出是这里的山神,他们绝不会不像尾生那样猖狂自大,不知死活。他们连忙跪倒在地,挤眉弄眼地急忙解释:“山神大人,小的无意冒犯,只想在山脚下讨个老婆,安稳生活,如有得罪,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见谅。”

  喻冥紧锁眉头,对他们的谎言不屑一顾,甚至有些可笑。讨个老婆?魔族讨凡人老婆?真是个笑话。

  喻冥手中灵力凝聚,出现一把银剑,如万年寒冰般冷峻,周身逼着阵阵寒气。这是圣雪铸成的冷窍剑,魔族妖族皆惧怕此剑,魔族只要被此剑稍稍划破一个小口子,就会灰飞烟灭,而妖族直接降低三个灵阶。

  喻冥将冷窍剑逼近魔族,魔族浑身震颤,喻冥知道他们此行绝不是那么简单:“不好好待在魔界,来这到底何干!”

  魔族一个个怕得发抖,说话都是震颤着的:“大王…大王叫我们来抓,洛裳上神的长女!”

  喻冥笑了笑,想想也是这个理由,洛裳上神的仙血继承在雪盛身上,凡人喝上一口长生不老,妖族喝上一口直接上升五个灵阶,而魔族喝上一口也就不必维持着这丑陋模样,更有甚者可以像妖族那样修道,不必躲在魔界自甘堕落。

  喻冥眉头紧锁,本想杀了他们永绝后患,但仔细一想,这一批之后就还有一批,倒不如先警告魔界的魔头,让他明白自己的处境,以及…仙血不是他可以痴心妄想的。

  喻冥收回冷窍剑,冷冷地看魔族的几个小喽啰:“回去告诉你们大王,灵山是喻冥的地盘,洛裳上神会在冥冥中看着你。”

  魔族几个人看自己逃过一劫,长舒了一口气,连忙阿谀奉承喻冥:“谢谢山神,山神明智!”

  喻冥不屑与他们多做费话,手一挥,那几人就不见了,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又赶去温泉了。

  温泉。

  “山神大人怎么还不来?”翠云有些心急,皱着眉头依靠在岸边。

  南珠十分信赖山神,只是悠闲地修炼:“再等等。”

  雪盛虽不太信任山神,但她看到南珠舒展着眉头,悠闲自在,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也就舒服地泡在温泉里,继续练习控制水。

  结界里一片安好,结界外的尾生将耳朵贴在结界上,摇晃着大尾巴,却听不见一点结界里的声音,不禁疑惑:“咦?怎么没声音,难不成被我吓死了?”

  尾生竖起耳朵紧贴着结界,整个身子几乎要贴上去,完全没有注意到闪现的某人。

  尾生感到自己的后颈脖被大力拎起,整个身子悬空。尾生凶神恶煞地瞪着狐狸眼看向那人,发现是喻冥,更加傲气。

  “这不是我们山神大人吗?”尾生没变成人形,狐狸的样子明明在凶神恶煞地盯着喻冥,却看着萌萌的。尾生也不能变成人形,他刚刚修成四阶灵力,过于脆弱,来找雪盛要一点仙血的。

  喻冥还是拎着他,知道他没有恶意,但语气有些不爽:“你来干嘛的?”

  尾生摇摇尾巴,翻了个白眼,粉嫩的爪子指向结界:“你让里面的人出来,不必你操心。”

  喻冥被刺激地脸上眉毛一抖,心中深藏的傲气被激起:“你说出来他们出来就出来?我知道你的目的。”

  尾生得意地摇摇尾巴,挑了挑眉梢,他不屑地哼一声:“我只是求点仙血,山神大人何必这般为难我?”

  喻冥放下他,但仍旧不让南珠出来:“你自己多修养便好,非执意仙血为何?”

  尾生慢悠悠地踱步在雪地上,粉嫩的爪子软软地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仙血能是给你的?”喻冥斜斜地笑,有些不屑和轻视。

  尾生坐下,舔着雪白的爪子背,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站起踱步到结界,用尖利的爪子一点点划着结界:“看看里面的尤物~她的仙血,只需一碗,我就能连升五阶灵力,而现在我只要一滴,使我能变成人形。”

  喻冥用灵识窥测他,轻而易举地就窥测到他的意图:他前不久在山脚下结识了水蛭精,那滴仙血在水蛭精的法术下,可以变成一碗仙血,到时候……

  喻冥轻笑,嘲笑他的无知:“仙血是不能受到玷污的,一旦受到任何法术,就会失效,那位水蛭精没有告诉你吗?”

  尾生听到这句话,一怔,才明白自己的意图被喻冥窥探,他有点恼,奈何自己只是只小雪狐,无法与他匹敌。他傲气地哼一声:“喻冥,不要小看雪狐的天赋,我仅仅一千年,就已是灵力四阶,”

  喻冥点点头,表示认同:“你的确是雪狐中少见的天才,但莫要忘了,我是山神。”

  尾生最受不了这般的挑衅,他几乎全身的毛立起,如刺一般:“莫要猖狂,你要知道,雪狐的满级,也不亚于你一个小小的山神。”

  喻冥挑眉看他,但不反驳:“你们雪狐历代不过三个修到了满级,已身归天地。”

  尾生转身走回树洞,偌大的尾巴在身后摇摆,他的声音铿锵有力,让人轻易听出他的决心:“我会成为第三个,满级的九尾雪狐。”

  喻冥并没有回答,只是目送他远去,对于这位老朋友,他们总是针锋相对,但从未真枪实弹地动过手,难道会为了雪盛大打出手吗?

  喻冥敲敲结界,面无表情:“我先走了,一会儿看修炼成果。”说完便迎着夕阳的余晖走向梅林。

  她们几乎泡了一天,却没感觉身体的肿胀和无力,反倒神清气爽。

  南珠不仅灵根出众,而且因本体被喻冥悉心照料,到达神品的级别,因而修炼极为快速,在灵泉中泡了一天,又达到了五阶灵力后期巅峰,再突破一个点,就是六阶灵力。

  而雪盛今天专心修炼,吸收灵泉中灵力的缘故,已达到灵力三阶后期,此时她感觉心情畅快,身体轻飘飘的。而此时对于水的控制已是烂熟于心,甚至各种具有杀伤力的形状她都能快速化出,也有了自保的能力。

  “今日翠云和我的衣物,我会变出,你自己的,试试用水。岸边的结界我扩大了,你站在圣雪上面专心冥想,想象水是如何攀上你的身体,变成一件你喜欢的衣服。”

  翠云在南珠的搀扶下爬上雪岸,南珠轻轻松松将温泉水包裹翠云的身体,温泉水霎时变成一件青绿襦裙,裙尾还有绿竹的绣花,甚是简单好看。

  南珠将翠云黑发中温泉水取出,翠云的黑发丝瞬间干了,经过温泉水的浸泡,顺滑柔润不少。

  翠云捡起自己的发簪,熟练地编发,簪上发簪,想看看雪盛是如何施法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