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十三章 原材料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2683 2019-08-07 15:50:24

  雪盛这样想来,便下定心意,她有些激动与兴奋:“扇子,扇子甚好!既可在战斗时作为武器,也可在危难时作为护盾。就扇子了!”

  喻冥看着雪盛兴奋的小孩模样,脸上红晕更甚,让雪盛也感到疑惑:“你怎的了?山神大人?”

  喻冥方才察觉有些不对,原来是自己脸红了,喻冥强装镇定:“无妨,待我三日。”

  灼溫察觉不对,站起来上前问道:“是去采集原料吗?”

  喻冥点点头,嗯了一声:“器海大多是些粗劣器物,精美的早就被人夺了去。自此,我要去找到七种原料,制成一把扇子。”

  “那山上无人看管,那圣雪……”灼溫早就猜测出圣雪消融一事,只是一直不敢声张。

  “我此行需三日左右,走时会加固结界,不让人族与神族以外的人入内,你们要多加小心。”喻冥皱着眉头,很不放心,但为了雪盛的灵器,他必须要去远方寻觅七件物品。

  “山神可想好是哪七件?”南珠方才修炼好,已达到六阶中期,她站起,关切地问山神。

  “一是灵山的万年梅树,二是玄山上的万年寒冰,三是凤凰山上的三昧真火,四是洛裳上神的圣雪,五是玉织娘娘的仙金丝,六是瑶织娘娘的仙银丝,七是花神的云纹娴霞花。”喻冥说着就皱起了眉头,大多数地方凶多吉少,甚至会丧失性命。

  雪盛看喻冥说得轻松,以为喻冥能轻松搞定,但看南珠和灼溫忧愁的面孔,才察觉事情不对劲。

  “万年梅树和圣雪我们已经有了。”雪盛缓慢踱着步,试探地轻声说。

  “不,圣雪已经消融,此时地上的雪,是普通的雪。”喻冥早就知道事情会败露,但没想到竟会如此之快。

  南珠和灼溫倒是不怎么诧异,他们早就知道了。

  雪盛疑惑地眨眨眼,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山神岔开话题,看向南珠,眉头微微皱着:“你已到六阶中期,我此番去,也给你带一件灵器来。你要何物?”

  南珠低头略略思考,后又抬起头说:“山神给定夺吧。”

  喻冥点点头,舒展开眉头:“我现在就去,三日后便会回来,你们看护好雪盛。”

  南珠和灼溫郑重地点点头。

  喻冥手中灵力凝聚,灵山上的结界更加牢固,魔族一干人等不得入内。

  喻冥加固好结界,看向雪盛,睫毛轻颤,眼神有担忧,目光少见的淡淡温柔,立即化为一阵风飞去,吹得梅林沙沙作响,落下不少梅花。

  翠云望着远去的风,微皱着眉头,心中有隐隐不安。

  分界线——————————

  魔界。

  “尾生,你找我何事?”京伦拢着黑发,品一口清茶,看向他。

  尾生坐在客席上,丢在口中一颗葡萄,葡萄汁水沁人心脾。

  尾生咽下那颗葡萄,指甲敲着小木桌,眼睛微眯,慢悠悠:“京伦,你可知圣雪早已消融?”

  京伦心中一惊,瞳孔瞬间放大,但依然装作不吃惊的样子,细细一想,灵山上的冤魂早该洗净,圣雪已消失,是他早该想到的。他只是不再拢头发,有些正经起来:“灵山的冤魂洗净了,圣雪当然会消融”

  “那为何你知道仙血,却不去拿呢?”尾生知道他在装镇定,从他刚刚不再拢头发可以看出,尾生只是轻笑。

  “你此次来,就是告诉我这个?”京伦重新躺在椅子上,腿高高翘起,眼神有些涣散,一头黑发散下,只有纯黑镶金的抹额显眼些。

  尾生嘴角轻勾,也化一阵银风飞回灵山了。

  只是留下一句话:“有事找我。”

  京伦自他走后,就微微皱眉,眼神有些不耐烦。

  他叫来门口的守卫,走下魔座,皱着眉头,一手掐着他的脖子,指甲嵌入丑陋魔族的脸颊,竟流出蓝色的浑浊血液,他唇齿微启:“本王出去一趟,看好魔界。”

  说罢,将他甩下,他的脸颊伤迅速愈合,竟不见原来的伤痕。

  京伦化作一道阴风极速飞走,留下那个侍卫在地上颤抖着,胆战心惊。

  分界线——————————

  灵山脚下。

  在一片树林里,微微闪动的结界内就是灵山。

  “呦呵,这么快。”结界外,尾生悠闲地站着,看到京伦化形,勾了勾嘴角,有些得意和轻蔑,但他是魔界魔王,狠辣的手段天下人皆知,因而不敢狂妄。

  京伦看他在这里等自己,知道自己马上就回来,眼中划过不自然,他只是不理会尾生,眉稍挑着,走上前去,触摸喻冥加固后的结界。

  “崩——”京伦被结界反弹出十几步远,尾生不觉诧异,是故意让他这样出丑,损损他的气焰。

  京伦在触碰到结界一瞬间就知道尾生是在故意设计,想看自己出丑。京伦眼眸仿佛烧起巨火,他猛地一个幻影到尾生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手抓起尾生的脖子,他狠狠拧着,力道再大一些,指甲就会嵌进去。

  尾生到是不怕,他轻笑,尖锐的牙齿像是嗜血,银白色的眼眸死盯着京伦,他皱着眉头,一字一句地说:“我有办法带你进去。”

  京伦眉梢轻轻一挑,手指微松,但依旧拧着他的脖子,尾生的脖子已经泛红,与其他皮肤的白净相比,格外瘆人。京伦知道他在做筹码,低头轻笑,又抬头不屑地看他:“和我做交易?”

  尾生眼神奇怪,有点不屑,也有点不易察觉的害怕,他双手死死抓着京伦的手臂,难受得简直没力气,咬牙切齿地:“我哪敢和您做交易,不过想和您套近乎罢了。”

  京伦知道他的小计谋,挑眉梢,松手将他放下,却没看到尾生转头时得逞的笑容。

  尾生若无其事地拍拍手,表情放松:“只要你拿着灵山的东西便可进去了,它会掩盖你的魔族气息。”

  京伦魔气甚浓,周身都是极淡的黑雾,他想:什么样的灵山物什才能掩盖我的魔族气息?

  尾生变出一条灰绿色藤蔓,他甩给质疑的京伦,京伦被他刺激地眉心一颤,差点就动手了。

  京伦单手接过藤蔓,藤蔓的灵力流入他的身体,周身的黑雾逐渐消失,乍一看,以为只是年少轻狂的少年郎。

  京伦诧异,却不表现出来,只是满意地点点头。

  尾生踱着步,双手背在身后,毛茸茸的雪白大尾巴摇啊摇,稍许得意:“这是万年的藤蔓,能保你入灵山,进去后,怎么做就随便你了,出来时也要带着藤蔓,免得触发了结界。”

  京伦这时像个像个小孩一样变扭,他冷着脸,抓着藤蔓进去了,尾生屁颠屁颠跟上,凑近了在耳边问:“可有计划?”

  京伦不动声色地加快脚步,和他保持距离,他眼神直视前方的一大片梅林,已经幻想到自己得到仙血的模样,不免有些兴奋。

  尾生看着他所盯之处,自然明白他的心思。尾生眼睛眨巴眨巴的:“大魔王,你就不想玩一些有意思的吗?”

  京伦从来都喜欢刺激,他转头站定看尾生,有些好奇:“说来听听。”

  尾生把手背在身后,毛茸茸的尾巴摇摆,竖起的耳朵一动一动的,他嘴角轻勾,扬起眉毛:“哼,魔王直接抢了雪盛,就不怕洛裳上神过来算账?”

  京伦听到洛裳,的确有些忧心,洛裳是目前除了天帝以外唯一的上神,实力自然不容小觑,倘若真的直接将人抓走,洛裳可能会大发雷霆,以致降灾于魔族。

  尽管内心想法如此之多,但京伦表面上风平浪静,他只是扬起眉毛,有些不屑一顾:“那你说怎么办?”

  尾生无辜地挑起眉头,嘴巴微微撅着:“嗯……”,“啊!”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眼神里有看好戏的意味:“你娶她啊。”

  京伦在听到这句话时,着实怒了,他在一瞬间狠狠掐着尾生的脖子,细细长长的眉毛几乎皱得竖了起来。尾生喘不过气来,脸憋得通红,但尾生用尽力气也要损他一句:“不然,你有何法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