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十一章 进步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2394 2019-07-24 22:45:23

  反倒是雪盛,一个人赤条条地站在雪地上,南珠早已变化好一身黑衣,看她赤脚,而圣雪严寒,于心不忍,给她使了点法术,使她暂时感受不到寒冷。

  雪盛在结界里,便大放手脚,双手灵力凝聚,温泉水猛地涌出,却没有崩溃。听话服帖地在雪盛手中凝聚,雪盛一手捧着,一手抽出一条细流,细流化出一个球形状物,将雪盛包裹,好像未破茧成蝶的蚕蛹。雪盛在里面被包裹着,球形状物逐渐缩小,露出雪盛的头,那一层水服帖地贴在雪盛的身体上,只一刹那,就变成了天蓝色襦裙,胸前是一两朵白玉兰,裙摆是娇嫩的夜来香,外罩朴素青蓝大袖,素雅又淡静。脚下踏了一双珍珠软底绣花鞋。

  “还少点什么。”雪盛摸摸自己柔软的衣服,只是三千墨丝还湿漉漉的。。

  雪盛试着用灵力筛出自己的头发里的温泉水,雪盛只是使用灵力操控,墨丝中的温泉水便自己脱出,回到温泉了。雪盛再摸摸,已是柔软非常。

  南珠感到疑惑:“既然她的天赋是可以操控自己看到的,那为何头发在她的后脑勺,她也可操控?莫不是她的灵根并非如此,而是,只要距离够近,她什么都能控制。”

  只是稍稍一会儿,雪盛就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拾起之前拿掉在岸上的簪子,再用灵力插入。此时的模样尽管简朴,但依旧倾国倾城,单纯可爱。

  南珠束起头发,解开了结界,雪盛身上虽无克制寒冷的法术,穿得如阳春三月一般,但却不觉寒冷,只是还未得灵识的翠云,冷得发颤。

  南珠手抚上翠云,灵力缓缓流过,翠云感到一阵暖流,暖流就像烟花三月的暖阳,丝丝暖意融入心田,身体顿时也不寒冷了。

  南珠放下手,平静地告诉翠云:“我可以感受到你的灵识,尽管微乎其微,但想必不过几日,你的灵识就会全部打开。”

  翠云惊奇地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有些茧子的手捂着吃惊的嘴,含糊又不相信:“真,真的吗?”

  雪盛走进,也是一脸惊喜和意外。

  南珠点点头,边走向梅林边说:“嗯,不知你的灵根是何物,这样想来,还有些好奇。”

  翠云在一旁跟上南珠的脚步,自顾自地高兴。

  南珠看到雪盛挽起的头发,想到什么,又说:“我想着你看不到自己的头发,却能控制,想必你不只是可以控制到你看到的,而且还可以控制身边之物。”

  雪盛点点头,自刚刚从温泉中出来,总感觉自己能感受到的东西又多了许多,感受的范围更大了。

  三人心旷神怡,满心愉悦地走向梅林。

  分界线——————————

  宫廷中。

  曳垢的府邸中。

  “桦苟老兄,皇上最近对那鞠文不待见,想必对我俩可是关心了不少。”曳垢坐在古雅的官帽椅上,大拇指上的扳指扣的哒哒响。

  “话虽如此,但那鞠文与大将军烈岑深交数十年,烈岑立功无数,想动摇烈岑,还要费点时间。”桦苟撇着八字胡一副小人心机深沉的样子。

  曳垢无所谓地摆摆手,好像完全不把大将军烈岑放在眼里。

  皇上寝宫中。

  “皇上,您最近操劳过度,样子都憔悴了不少。”皇后妖娆地躺在床上,目光深情地望着刚刚完事不久的皇上。

  皇上双手枕在身后,皱着眉头。

  皇后见皇上并不理会自己,自讨没趣。但皇上常去看完萧贵妃的儿子鹿汶,总不关心大皇子井汶,这让皇后感到忧心。

  皇后抚摸着皇上的胡子,轻轻开口:“皇上,井汶最近学业有所长进,你可要去看看?”

  皇上听到这才稍微有些兴趣,他转过头看皇后:“井汶最近学业见长是件好事情。”

  皇后看见皇上看自己,喜上眉梢,有些骄傲:“井汶最近很是用功,常常挑灯夜读。”

  皇上听着是有些欣慰的,舒展开眉头,他点点头:“夜读伤眼睛,给他吃些明目的。”

  皇后点点头,准备下一步提到立太子的事情,没料皇上却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会好好考虑的。”

  皇后见状,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细细思考陷害萧贵妃一事。

  分界线——————————

  “修炼得如何?”喻冥坐在冰凉的石凳上,喝着温热的梅花茶,一只手搭在石桌上。

  南珠本想报告雪盛的修炼情况,但喻冥摇摇头,食指指向打扮得体的雪盛:“让她自己说,你的衣服是自己变化的吗?”

  雪盛点点头,不同以往的胆怯,有些骄傲和自信,嘴角洋气:“嗯,这身衣服是我自己变化的,我也掌握了水的各种形态,我也发现,自己不止可以感受到眼前之物,我能感受到的,是一个范围内的事物。”

  喻冥点点头,并无讶异,洛裳上神的后代,天赋怎样惊奇都是正常的。

  雪盛手掌灵力凝聚,喻冥手中杯子的水像被人牵引似的,引入雪盛手中。雪盛眼神灼灼,似在说:“看,我的本事。”,水在一瞬间,变化为千万冰针,在冰天雪地里也散发着阵阵寒气,万千冰针在一瞬间又变成一片片飘逸的雪花,这都只是最基本的变化。

  接下来,雪盛双手凝聚那团水,那团水竟渐渐发白,最后雪盛手中呈现的,竟是一颗洁白无瑕,圆润的珍珠。

  翠云在一旁看得呆了,发出阵阵感叹。

  喻冥一手伸开,珍珠被灵力吸引过来,喻冥手指把玩着这颗珍珠,歪着头认真地评价:“珍珠确实逼真,只不过没有灵力支撑,一会儿就会化成水,你会把水化成珍珠,化成衣物。以后切记不可用此法欺骗民众,误入歧途,否则我就废了你。”

  雪盛点点头,知道他在夸自己法术进步大,还有些欣喜。听到后面警告的话,也有些心悸。知道他铁面无私,说到做到,懂得这话是有分量的,也是点头默认了。

  喻冥递给南珠和雪盛一杯茶,南珠喝下,身上出现淡淡的光辉,那是灵力即将升阶的表现。

  雪盛也是一阵淡淡的光辉,不同的是,南珠的光辉相对更加明亮更加强烈,而雪盛的虽然纯洁,但是比较淡,不易察觉。这是因为灵阶的不同,灵阶的高低取决了光辉的强弱。

  两人心照不宣地坐下修炼。

  翠云自知无趣,便向山神要了另一个玻璃皿,到梅林里去捡梅花了。

  喻冥在二人修炼时算了算时间,从启国到明国需要五天,今天是第三天。等到第五天,明国一定察觉雪盛并没有按照约定到达明国,一定会在第九天经过灵山到启国。

  启国国王知道后,一定会派人顺着路来找雪盛,到那时雪盛是必须交出去的,不然两国发生战争,死的会是附近的民众。

  到那时如何?真把雪盛交出?那洛裳上神给的任务该如何交办?

  倘若他离开灵山,去到宫中辅佐雪盛?

  那灵山怎么办?魔族对雪盛的仙血蠢蠢欲动,妖族也是渴望仙血,雪盛若独自一人去宫中,自当如何?

  南珠和灼溫也不能抵御魔族和妖族的攻击,以及尾生……也是个危险的存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