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十二章 灵器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2739 2019-07-24 22:46:16

  要快些让雪盛成长起来,否则她连自己的性命都不保。

  自己是否有灵器可让灵力快些凝聚?雪盛进步速度虽然出众,但太慢了。

  喻冥在脑海中搜索自己的灵器,不自觉忘了手中的梅花茶凉了。

  灼溫刚刚完成修炼,端起喻冥的杯子,加热那杯水,好奇地问:“山神大人,怎么了?”

  山神看向灼溫,皱着眉头问他:“灼溫,我培养南珠时的灵器叫什么?”

  “就是那个帮助凝聚灵力,在同样的时间里可以吸收更多灵力的灵器?”灼溫加热好茶水,递给喻冥。

  喻冥点点头,灼溫侧头仔细想了一会儿:“那个好像是叫灵凝魂,是一个妖怪的魂魄。你总是将魂魄包围南珠的本体,使她更好地吸收灵力。”

  “灵凝魂。”喻冥掌心出现黑暗雾气,逐渐化为一个鬼形,喻冥施加灵力进去黑雾消失,自主包围了雪盛。

  雪盛感到有什么东西困住了自己,本想逃脱,起了警戒心,但感到体内的灵力吸收似乎更流畅,凝聚地更快了。雪盛心想:大概是山神在助我。于是也安安分分地修炼。

  灼溫席地而坐,想着灵凝魂虽然修炼快,但燃烧的是山神的灵力,山神只在培育南珠时用过一次,但在今天用在雪盛身上,必定是有事情了。

  于是灼溫一脸严肃,好像有大事发生,他问山神:“是想让雪盛修炼更快些?”

  山神点点头,体内的灵力缓慢地流失。

  “为何?”灼溫不解问山神。

  “大概在六日后,也就是雪盛从启国出发的第九天,启国一定会来找雪盛,我们必须交人保百姓平安。但雪盛在宫中命悬一线,所以我要她加紧修炼。”山神皱着眉头,无时无刻不思考着对策。

  “不交人呢!”灼溫明白了山神的顾虑,但如果不交人呢?

  “你不必想这么多,我自有分寸,在第九天,雪盛至少要到灵阶五阶,拥有自己的灵器。”喻冥也思考着适合雪盛的灵器该是什么,是为她打造一个,还是去器海找?

  “雪盛能感觉到所有的事物,并能加以控制,如此看来,想要有合适的灵器也是十分难抉择。”灼溫懂得喻冥自有分寸,所以不过问雪盛的事情,只是揣测喻冥的心思。

  “让她自己选择吧。”山神捧起一把雪,挑出一朵朵完整的梅花,放进玻璃盏中。

  分界线——————————

  魔界中。

  魔界都是些堕落的小妖,鲜少有大妖或是神仙。因此魔界乌烟瘴气,

  “大王,那山神喻冥有着冷窍剑,灵山有着圣雪,小的不敢上前一步啊!”魔族小喽啰跪在地上,阴暗的大典上,高高的魔椅上坐着一面容姣好的男子。

  他翘着二郎腿,背靠在椅背上,头发无所谓地散着,带着一纯黑镶着金丝的抹额,手指一点火星照亮他细细长长的眉毛,长长的黑色睫毛差点要碰到火苗,山根挺拔,鼻尖小小的,唇勾着一抹笑,手指上的火苗直射那个小喽啰,小喽啰竟在一瞬间被烧死,连渣都没剩下,直接灰飞烟灭。

  他就是魔界的魔头——京伦,是魔界唯一堕落的神,也是魔界第一的美男子。

  但他生性残暴,之前因一男子打翻了他的酒,就被活活烧死在他的纯火下。而且并不是痛快地烧死,而是手脚被捆,京伦那星星之火,一点点烤他的皮肉,他五官扭曲,青筋暴起,把人活活折磨致死。

  这样一个魔头,魔界人人都不敢惹,可以说是闻风丧胆。每个人见他都是毕恭毕敬,不敢忤逆一句。

  京伦轻轻吹灭手上的火,青烟袅袅升起,给他添了一分神秘。

  “我来陪山神玩玩。”他嘴角轻勾,眉梢微调,不屑地轻哼一声。

  “下去吧。”京伦看一眼喽啰,他们胆战心惊却又战战兢兢地答应一声,颤颤巍巍地退下了,出去时腿都打着颤。

  京伦手中把玩着纯净之火,他此时已是神阶二阶,却因在天庭犯事,贬入魔道,修炼的纯洁之火使他立刻在魔界立足,成为新的魔王。

  京伦眼神透出对权势的渴望,他一只手把玩着头发,另一只手火焰忽灭忽起:“只要一碗仙血,我就可以飞升上神,我的纯净之火也就变成三昧真火了。”

  京伦伸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他修长白净的手扶着俊俏的脸:“明天,我陪他玩玩。”

  分界线——————————

  树洞中。

  尾生躺在藤椅上,两只毛茸茸的尾巴如毯子一般盖在身上,两只耳朵一动一动,他摸着自己黑色的指甲,用银色的眼眸望着树洞口:“圣雪早应该清理完山上的余魂孽障,怎么还不消呢?”

  尾生手中水雾呈现,又消失,细长的眉毛皱起:“圣雪是洛裳上神降下的,一旦洗净冤魂,就会自行消失,如今山上的雪一如既往地厚,难不成是山神搞的鬼?前一阵子的大雪,莫不是在掩盖消融的圣雪?”

  “灵山明明可以恢复以往生机,现在却依旧冰天寒地,伪造出圣雪还在的假象。这是为了什么?”尾生摸着自己的尾巴,细细梳理上面的白色毛皮。有了圣雪,魔族就无法上山。

  “原来是因为雪盛!那个有着仙血的孩子。”尾生轻蔑地一勾嘴角,仙血的气味早就在雪盛开启灵识时一飘万里,恐怕连魔界都惊动了。这样做,就是让魔界不敢接近灵山,也是不能接近雪盛。喻冥那个老滑头,在保护雪盛。

  尾生为自己的猜想感到兴奋,他快活地走下藤椅,掀开树洞口厚厚的藤帘,蹲下,捧起地上的积雪。

  尾生闻闻那堆积雪,味道的确不同以往,圣雪有着充沛的灵力,而这堆积雪只是普通的雪。

  “哈~那这样的话,告诉魔界的魔王京伦,他会怎么样?”尾生唯恐天下不乱,他立刻化为一阵妖风,马不停蹄地赶往魔界。

  灵山的梅林中。

  “呼——”雪盛定下心性,结束了修炼,身上的灵凝魂自动放开她,回到了喻冥身上。

  山神食指微抬,指向雪盛眉间梅花印记,她的灵识愈加强大,此时,竟已突破灵阶五阶。

  雪盛此刻神清气爽,能感受到整片梅林的生长,甚至到梅林枝头上,虫儿的活动。

  山神强压心中震惊,将上抬的眉毛强压下来,尽管是洛裳上神的孩子,但直接跳了一阶,从三阶后期跳过四级直接到五阶初期,这种进步,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也许是之前的温泉与灵凝魂的作用,但雪盛的天赋令人叹为观止。

  雪盛想要试一试自己的实力,她站起,一只手指向距离自己最近的梅树,食指微抬,梅树竟疯狂生长,足足长到了原来的两倍,原本娇艳的一树梅花也开得更艳。雪盛有些诧异,于是食指指向那棵梅树向下,梅树竟又回到了原来的模样。

  灼溫在一旁惊诧地闭不拢嘴,他弓着腰诧异:“你至少五阶灵力了!”

  雪盛点点头,强压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怕山神又浇一桶冷水。

  山神想起之前的约定,要给她配置灵器,山神假意咳嗽两声,走上前去,让自己看起来自然,尽量不表现出对雪盛进步之快的惊讶:“你想要什么灵器?”

  雪盛无意识抬起一只手,轻轻扶着下巴,低着头皱眉思考片刻:“山神觉得我适合什么灵器?”

  喻冥看着她自来到时的变化,从之前的懦弱与自卑到现在的坦荡与自信,这个女孩总给人惊喜。

  “若是属水,便给你用温泉灵水造灵器便是,若是属火,便用三昧真火给你造灵器便是。偏偏你可控制在你身边之物,我也拿不定主意。”喻冥看着她的琥珀色眼睛,脸有些热,浮上一层薄薄的红晕。

  灼溫虽说在一旁为南珠护法,但眼睛却盯着他们二人的动静,看到山神脸上浮上一层红晕,察觉不妙,上去为山神解除困境。

  “雪盛,你看扇子可好?”灼溫坐在南珠前面,冷不丁开口,差点把雪盛吓了一跳。

  雪盛很快平复心情,仔细想了想:扇子可扇风于万物,即可在战斗时当做武器,也可用来防御,如此想来,扇子甚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