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十四章 阴谋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2436 2019-08-08 12:37:16

  京伦忽地放下他,尾生跪坐在地上连连咳嗽,大口喘着粗气。

  京伦看向那片梅林,又看向跪坐着的尾生:“狐族有一媚药,可有用?”

  尾生扭过头,不屑地轻笑,心想:这时倒是用的上我来了。

  尾生咽了口唾沫,有些虚弱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雪:“那不过是暂时的罢了,再说了,要那作甚?”

  京伦向着梅林的方向走着,头沉沉低着:“我有一原则,若是我娶的女子,必定要真心喜欢我。”

  尾生一愣,心中一时感动,但想到他刚刚危及自己性命,好感尽失,只是挖苦:“没想到残暴顽劣的大魔王竟有这女人的一面。”

  京伦轻哼一声,一个转身在尾生眨眼间,凝聚出纯净之火在尾生眼前,扑在尾生脸上一片热气,灼得难以呼吸:“你若再提,我就让你的两尾被我的纯净之火烧尽。”

  尾生自觉闭嘴,他最爱惜自己的尾巴,绝不会为了多说两句话而冒险。

  京伦转回身,化作一阵风飞去梅林。梅林内,三人还在修炼,翠云在石桌上睡得香稳。

  而尾生就尾随其后,在梅林外悄悄潜伏着。

  京伦脚尖轻轻着地,不发出一点声音,警惕地看向四方,却发现没有喻冥的气息。才明白喻冥之所以加固结界,不只是因为圣雪已经消融,也是因为这些时日,他并不在灵山!

  京伦隐藏了自己的气息,修炼的三人并无感觉到。

  京伦看向后面的石桌上熟睡的翠云,再看看修炼的南珠和雪盛。京伦并不知那雪盛模样如何,于是大袖一挥,南珠,雪盛和翠云皆被卷入大袖,京伦便直接带上隐藏气息的藤蔓,飞回魔界。

  而独自修炼的灼溫太过于专注,并没有注意到三人已被京伦带走。

  而在梅林外,尾生看见黑影飞出结界,轻哼一声,以为喻冥并没有打败京伦,于是进入梅林。将地上的花揉进泥土,灼溫听见响动,停止修炼,却侧目看见尾生。此时的灼溫已经修炼到四阶,与尾生旗鼓相当。

  尾生勾着嘴角走向灼溫,却警惕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喻冥。灼溫明明白尾生并不知道喻冥的离去,但他也发现了三人的消失。他断定,抓走雪盛绝对与尾生有关,但是尾生根本没有这样隐藏气息的本事,而且除了喻冥五人之外,并没有人知道圣雪融化,肯定是尾生告诉了魔族,而魔族中法力高强之人来抓走了这三人。

  尾生看出他在思考,摇晃着大尾巴走向他,在他耳边低语:“你们的山神喻冥呢?”

  灼溫绝不能告诉他喻冥离山一事,否则这家伙的大嘴巴必定传于天下。

  灼溫装模作样地轻哼一声,退后一步,手中赫然出现火焰,火焰照在灼溫脸颊上。

  他扬起眉毛,抬起下巴,用轻蔑的口气:“对付你,还用不到山神大人。”

  尾生一怔,忽地捧腹大笑,笑得弯下了腰,大大的尾巴在身后乱颤。

  他上前一步,轻轻拍着灼溫的肩膀,逐渐加大力度,砰砰的声音听起来心惊,他瞪大眼睛,恶狠狠地说:“你家山神不在?”

  “关你何事?”灼溫在心底是害怕的,因为他本性属火,而尾生属水,灵阶又是相同,尾生自然克灼溫,在这些来看,如果打起来,灼溫一定会输。

  尾生拿开放在灼溫肩上的手,冷冷看他一眼,手上水团凝聚,扑灭了灼溫的火。

  他冷冷地说:“你打不过我。”

  说罢,尾生便化成本体,一溜烟跑了,跑向魔界。

  而灼溫浑身湿漉漉的,身上的水渐渐蒸发,有一团水雾。

  灼溫皱着眉头,眉眼有焦虑,他手撑着地,赶忙站起,折下一枝梅花,口中暗捻法诀,那梅花便化成一只小鸟,飞去了罢。而灼溫,奈何自己灵力低微,只能求助喻冥,若是自己足够强大,也不会被尾生那只可恶的狐狸打翻在地。

  分界线——————————

  灵山去往魔界的上空中。

  “雪盛,这!这是哪啊!好可怕!好高!”翠云瘫坐在袖子里,惊慌地大叫,而雪盛更是一脸惊恐,连话都说不出。

  南珠稍许冷静,她紧锁着眉毛,忧愁地对雪盛和翠云二人说:“我们被人绑架了,此人已到神阶,我们不可轻举妄动,灼溫会叫人来救我们的。”

  雪盛心里浮上忧愁,她心想:定是为了自己的仙血,才会连累南珠和翠云。雪盛越想越难过,眼泪情不自禁地滴下,在这幽黑的空间里,熠熠闪光。

  翠云看到雪盛惭愧如此,不免心疼,她的声音也带了哭腔:“雪盛,没关系的,要死一起死,要生一起生。”

  南珠知道事情没那么严重,毕竟有洛裳上神在,就算是魔界的魔王也不敢轻举妄动。

  但以防万一,南珠决定制订一个计策,南珠小声而又冷静说道:“若是他问起谁是雪盛,我就说是我,到那时,你们方可保命。”

  雪盛眨眨眼,觉得不对:“那若他杀人灭口呢?”

  南珠一惊,暗恼自己思考不周,但暂时也想不出法子,只能低着头思考对策。

  雪盛想到什么,问道:“仙血与其他血的外观可有不同?”

  南珠灵光乍现,细细一琢磨,几十年前有一传言风靡于天下,她说出口:“仙血涂抹在伤疤上,便会自动愈合。而且所拥有人灵阶越高,仙血威力越大。”

  雪盛听到最后一句话时,有些灵感,她说:“他会不会将我带回去养着,直到我灵阶提高却不超越他?”

  南珠惊诧,木讷地点点头,若有所思,在一旁的翠云却心慌慌。

  不过一刻,便已到魔界。

  这里乌烟瘴气,臭腥非常,唯独这魔宫四周纯净之火烧着,使这臭腥味传不到宫中。

  京伦进入宫中,见之侍卫皆弯腰鞠躬,不敢吐一个字,更不敢看他嗜血的眼神,生怕这大魔王生气。

  京伦快步登上魔座,焦急遣殿内侍卫出去,大袖一挥,三人掉落在大堂内。

  翠云看到着富丽堂皇的景象,吓得腿软,雪盛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只是打量了一下四周才撑着身子站起。而南珠站起后也将翠云搀扶起来。

  南珠的勇气从来不会被恐惧打败,她率先站出,有礼貌但却也威严,猜出他是魔界的魔王,她尽量客气:“不知魔王为何带我们来何处?”

  京伦根本不理她,略过她的问题,只是翘着二郎腿,头发缠绕在纤长的手指上,另一只食指哒哒地敲着魔座扶手。他扬起一只眉毛,目光不屑,在雪盛身上停留稍许,又转回,他丹唇微启:“你们三人,谁是雪盛?”

  “我是。”雪盛上去一步,她知道就是南珠假冒,最后三人还是会死,不如直接说出,看看他的想法。

  京伦本来就猜想这衣装相较之下较为华贵的人是雪盛,此时她站出,更是深信不疑。

  南珠本想挽回,但雪盛轻轻碰了她的手臂,暗示她不要说话。

  雪盛上前一步,声音有些颤抖,但是掷地有声:“谈条件吧。”

  京伦眯了下眼睛,不屑:“就凭你,拿什么和我谈条件?”

  雪盛知道自己的优势,她扬起眉毛:“首先,如果你杀了我,山神会拿你首级,而洛裳上神,我的母亲,将会屠你魔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