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十八章 滋生愤恨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3079 2019-08-15 16:33:18

  魔界。

  京伦站起,紧紧拧着眉,脸上显出不耐烦,这个叫雪盛的女子此时正躺在他的床上。

  乌黑油亮的三千发丝如海草般散开在床上,一双灵动的眼睛此时轻轻阖上,长长的黑色睫毛轻轻颤动,眉头轻轻拧着,眉梢微微扬起,瑶鼻挺挺,嘴巴紧紧抿着,看起来好像有些委屈,她细长白嫩的手扶着光滑的脸颊,膝盖微屈,就那么安详地睡了。

  京伦走上前,叹一口气,轻轻坐在床上,看着熟睡的雪盛,不发出一点声音。

  这样的场景他曾经无数次想过,有一个美丽的妻子,有一个幸福的家,他曾憧憬又害怕。

  京伦情不自禁伸出手去,想要摸摸雪盛光滑的脸颊,可却又悻悻收回了。

  他知道,一旦自己动了真心,就会有软肋,所以他害怕着,他憧憬有一个美好的家庭,可害怕有人将自己在意的事物肆意摧毁。

  京伦深深叹了一口气,重新躺倒在角落,他盯着自己手中的纯净之火,感到无尽的害怕与寂寞。

  分界线———————————————————

  灵山。

  灼温紧张地踱步,自己发出去的梅花信封说不定还没有带到,而那三人在那里危机四伏,自己必须尽快增长实力才可以不拖他们后腿。尽管自己紧张又不安,但是自己必须开始尽快修炼,增长实力。灼温长叹一口气。虽然烦躁地跺脚,但自己不得不尽量宁静心神,开始全神贯注地修炼。

  分界线——————————————————

  “魔君,尾生来了。”魔兵在房间门外,恭敬地敲门后,在门外低头报告。

  京伦坐起,无奈地叹了口气,懒散地走去打开门,走了出去,理也不理杵在门口的魔兵。

  魔界大堂。

  尾生手中捏着一颗紫得发黑的葡萄,手指轻轻一挑,葡萄被勾进嘴中。酸甜可口的汁水在口中爆开,甘甜的汁水从嗓子眼流进肺腑。他满意地眯着眼,惬意地咂咂嘴,等待着京伦的到来。

  京伦从大门进来,看见惬意的尾生,不屑地哼哼,手中的纯净之火跃出,京伦眯着眼,微皱眉头,懒散看他:“最好不要浪费本王的时间。”

  尾生看见那纯净之火,只是无所谓地笑笑,一条腿踩在凳子上,尾巴搭在腿上,又丢一颗葡萄在嘴中。

  京伦不想理他,大阔步慢悠悠地走上阶梯,放松地躺在魔座上,手中的纯净之火收回,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睛,两手搭在扶手上,双腿叉开,满脸都写着‘别搭理我’的表情。

  尾生勾起嘴角,双手抚摸自己尾巴上白色的漂亮皮毛,他幽幽开口:“你知道喻冥不在吧,而且,那三人你打算怎么处置?”

  京伦不说话,只是眉头紧锁。

  尾生又注意到他额头的冷汗,脸上可疑的绯红,想起他好像说过要和雪盛结为夫妻的话,他好奇地看向他,眼里有打趣的意味:“怎的,莫不是想把那雪盛给办了?”

  京伦脸上红晕更甚,但眉头嫌恶地皱起,双手不自觉紧握拳头,“注意分寸。”这句话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尾生看他那可疑的样子,大概也猜出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是打趣地看他,重回正题:“喻冥这几天可能不在,你打算怎么处置雪盛?”

  京伦抬眼看他,眼里有怀疑和凌厉,他扬起眉毛:“你莫不是来找我要报酬的?”

  尾生勾勾嘴角,耳朵耸了耸,他耸肩,奸笑着:“否则,魔君大人,我来这难道还有别的目的?”

  京伦无奈摇头,眼里透出阴狠,他依旧懒散着,手中纯净之火跃出,火舌舔舐着京伦的脸,他假意思考了一会儿,悄然开口:“你知道,有多少人求着我欠他们人情吗?”

  尾生将腿放下,尾巴藏在身后,眼睛盯着纯净之火,他脸色凝重起来,但是语调假意轻松:“魔君大人,一物换一物,我给您带来了消息,还把您带入了灵山,您就不给我来点好处?”

  京伦烦躁地摇头,紧锁起眉头,他扯扯嘴角,手中纯净之火更甚,眼中有威胁的意味:“你敢要求我?”

  尾生无所谓地笑笑,今天要和京伦死磕到底!

  尾生将尾巴严实藏起,但银灰色的眼眸有些不耐烦了,他露出尖尖的牙齿,像是威胁:“我要求的不多,只要一滴仙血。”

  京伦咻地站起,不耐烦盯着他,嗜血的眼眸紧盯着尾生,手上虽是纯净之火,但尾生感到身边一阵寒意。

  京伦悠悠开口,一步步走下阶梯,朝着尾生的方向:“我不想杀你,现在最好滚。”他的火朝着尾生尾巴的方向愈烧愈烈,尾生已经察觉。

  尾生虽渴望力量,但不能枉顾性命,况且这尾巴对于来讲他甚至宝贵,而且能忍到现在,想必已是京伦的极限,怕是一会儿,他就要发飙了。到那时,吃力不讨好的还是自己。

  尾生挤出一个虚假的笑容,扭头便走了,在转头时,脸色忽的冷了。但两人都没注意到,在魔界的黑暗中,总是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尽管是实力强大的魔君京伦,也没有发现在他的地盘中,有一团诡异的黑色,正在注视着他们······

  分界线——————————————————

  神界。

  “洛裳上神。”喻冥拱手行礼,略带磁性的声音严肃认真,回荡在偌大的宫殿中。

  “嗯。”洛裳坐在流丝花舞台上,泡着香气四溢的茉莉花茶,分别倒了两杯。

  洛裳抬眼看他,长长的睫毛轻颤,秀发垂落,头上的流苏簪碰撞,发出悦耳的叮咚声,她眉眼挑挑,风情万种,举手投足间,皆是风情,她招手,示意喻冥过来坐,喻冥也不推辞,径直走来坐在洛裳身边。

  “洛裳上神,小神就不说客套话了,此番前来,是来讨一些圣雪的。”喻冥吹开茉莉花茶上的水雾,抿了一口,芳香四溢,甘甜回味,有些微苦。

  “是给盛儿做灵器的吧。”洛裳放下茶杯,将长发拢在耳后,几缕掉下,微微歪头看他,眼里是信任。

  喻冥毫不诧异,他经常感觉到洛裳上神的气息在身边,只是不说破,想必也是爱女心切,前来看望的。

  洛裳不提圣雪一事,吹凉茶水,缓缓入口,优雅端正。

  “盛儿最近可好?”洛裳又倒两杯茶,细长白嫩的手指扶起茶杯,递给喻冥。

  喻冥屈身接住,很是恭敬,客气得不像是老朋友,他轻轻皱眉,细细一想,他垂眸:“灵力增长得很快,很有您的天赋。”

  洛裳满意地点点头,双手摘下头上的流苏簪,一簇茉莉花点缀其中,四周金线环绕,垂下数十颗珍珠般大小的夜明珠,夜明珠虽小,但是透着五彩的光。

  洛裳递给喻冥,一提到雪盛,就温柔又轻声:“这是聚灵簪,可以凝聚灵力,把这个给盛儿,就当我给她的礼物,告诉她,我们早晚都会见面。”

  喻冥双手接过聚灵簪,小心地放入百宝锦囊,点点头。

  洛裳手中出现一琉璃皿,透过泛着粉红的琉璃,可看见里面的雪,毫无杂质,洁白无瑕,每一粒雪都在熠熠闪光,像是被磨碎的钻石一般。

  喻冥屈身双手接过,有些欣喜,却不显现在脸上,他小心翼翼地放入了百宝锦囊中。

  喻冥点头示意,拱手站起,正准备离开。

  可一小鸟样的劳什子闯入他的眼帘,他一手抓住,再一看,是一行字:雪盛三人被抓,疑是魔界所为。灼温。

  洛裳自然也看见那一行字,有些焦急,但表面依旧不紧不慢的模样“你继续去做你的事罢,这次我来便好。”

  喻冥不好推辞,点点头,说声保重,便飞向玉织娘娘和瑶织娘娘的宫殿去了。

  而洛裳,也是在喻冥走后,急忙忙站起,飞向魔界,要好好和京伦算算账去。

  分界线——————————————————

  “小神喻冥,请求娘娘们施舍仙金丝和仙银丝。”喻冥站在殿内,前方坐着玉织娘娘和瑶织娘娘,她们是神阶四级,与喻冥一个阶级。

  玉织娘娘站起,看向他,腰肢扭扭,音调温柔如水:“山神,仙金丝和仙银丝给你便是,但你也要有劳什子换才行。”

  喻冥抬眼,看向玉织娘娘,恭敬问道:“请问玉织娘娘想要何物?”

  瑶织娘娘此时站起,走在玉织娘娘身边,她俩神态相近,声音也是娇娇如水,但不做作:“我们的仙金丝和仙银丝是天下独有的,山神也要务必拿出同等价值的才是看得起我们俩姐妹。”

  喻冥听到这话,连忙低头拱手行礼:“娘娘们身份尊贵,不嫌弃小神才是。”

  玉织娘娘笑着点点头,很是客气:“你与我们阶级相同,奈何你自己不愿意来天上逍遥,偏要待在那小小的灵山。你若是来了,恐怕我们还要让你三分呢。”话虽这样说,但听着却不是损人的话。

  喻冥倒也不想客套,只想快些结束,他拿出百宝锦囊,手上灵力凝聚,出现灵凝魂,黑雾缭绕。

  喻冥上前一步,玉织娘娘和瑶织娘娘对这灵凝魂颇感兴趣,喻冥看向她们,银色的发丝摆动:“此为灵凝魂,能通过吸收别人的灵力,再转移到自己身上。而且吸收一点灵力,就能扩大几倍,再转移到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