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十九章 朝廷变故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3108 2019-08-16 12:12:22

  玉织娘娘点点头,微微转头看向瑶织娘娘,瑶织娘娘与她相视,一瞬间交换想法,也是点点头。玉织娘娘走向喻冥,接过灵凝魂,细细端详许久,方才悠悠开口:“这劳什子倒是不错,也可换我们的仙金丝和仙银丝了。”

  玉织娘娘也缓缓走来,发簪有些重了,她轻手扶住。紧紧跟在瑶织娘娘身后一步之远,果真是形影不离。瑶织娘娘将灵凝魂轻轻收入囊中,扭头看向玉织娘娘。玉织娘娘了然她心意,在眨眼间,她手中出现一黄色布包,简单朴素,不像是什么贵重之物。

  喻冥自觉屈身双手接过,那布包看似小巧玲珑,装不下什么玩意儿,顶多可以装几颗珍珠的模样。但分量却是沉甸甸的,喻冥接过时,还有些意外。他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两个熠熠闪光的球,一个银色,一个金色。仙金丝和仙银丝的奇妙之处就是可以无限延长,随心变成各种模样,且坚韧,刀切不断。这两个球只要略加法术,就可以化为极细的丝线,肉眼难以察觉,也只有三昧真火可以烧断它。

  喻冥知道自己占了个天大的便宜,暗自窃喜。灵凝魂虽天下只有一个,可转移灵力,帮助修炼,可不光只有好处,弊端也多。但仙金丝和仙银丝却是只有好处,若真要扯个坏处出来,那即是有些重罢了。

  喻冥知道情况紧急,自己时间已是不多,更何况雪盛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雪盛在魔界,他能放心?就算洛裳上神前去营救,他也有说不出的冲动堵在心中,他来不及多想,只想快些离开,去花界。

  喻冥紧锁眉头,急急告退,玉织娘娘和瑶织娘娘倒也高兴,与他闲聊几句,也就告别了。

  分界线——————————————————

  皇宫。

  皇上肃穆端坐在龙椅,浓密的眉毛拧起,

  居高临下地看向下面的大臣。

  桦苟和曳垢两人正在挤眉弄眼,互相对着什么暗语。而一旁的烈岑将军和鞠文大臣正在窃窃私语,但神色肃穆,丝毫没有桦苟和曳垢的不庄重。

  鞠文大臣的儿子鞠茗在一旁恭敬听着,鞠文的老友在一旁点评着,四人声音虽小,不足以引起注意,但还是被皇上敏锐的目光扫到了。

  皇上一手握拳放在嘴边,假意咳嗽一声,一旁的四人瞬间停了声音,而桦苟和曳垢两人则停下暗语,全神贯注地期待皇上接下来的话。

  皇上看向桦苟,桦苟立刻低头,做出一副恭敬的姿态,皇上又转眼看向烈岑,盯他几秒,眼神在犹豫,但很快又下定决心,他缓缓开口,每个字都落在了地板上,跳进烈将军的耳朵:“烈将军,都说人叶落归根,我看你年事已高,不如朕准许你几天假期,你回老家看看亲人也好。”

  当朝的人都听出了皇上的意思,这是想让烈岑退位啊!桦苟和曳垢两人得意地勾勾嘴角,看来不必他们游说,皇上也有让大将军烈岑退位之意啊。

  烈岑脸上闪出一点惊慌,他睫毛轻颤,抬头纹愈深,黝黑的皮肤上刻着岁月的痕迹。

  烈岑双手抱拳,直接跪下,发出沉闷的响声,当朝之人无不一颤,这烈岑是要做什么?

  只听他苍老浑厚的声音回荡在大厅,说的话一字一句如人心:“皇上,老臣虽年事已高,但对朝廷眷恋,对皇上忠心不二,绝无他意。况且,老臣故乡已无亲人,对臣来讲,这当今朝廷,当今圣上,当今的天下百姓,都是我的亲人!皇上让我回乡,莫不是想看我孤家寡人,一人死在那荒凉之地?”

  皇上无奈扶额,嘴里发出轻叹,眉头紧锁,一手紧紧抓着扶手,他垂眸看向鞠文,大声问他:“鞠文宰相,你对此事有何看法?”

  鞠文上前一步,紧拧眉头,颤巍巍地说:“老臣觉得烈将军着实可怜,且他为朝廷和天下贡献之多,故乡又如此荒凉,不如一直留他在朝廷便是。”

  桦苟这时不服气,他恭敬地上前一步,瞟了瞟皇上的脸色,语气嫌恶地对着鞠文:“朝廷是天下中心,烈将军的功勋虽多,但若要赖在朝廷一辈子,怕是圣人也接受不了。”

  皇上瞟他一眼,淡淡开口:“桦臣,朕此时并没叫你,你也不必开口。”

  桦苟听了这话,陪着笑,悻悻退湖区,曳垢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插嘴。

  鞠文又上前一步,腰弯成了拱桥,他的声音也是苍老浑浊,他颤抖着,害怕着,但是也坚定着,他唾沫横飞:“皇上,是我们这群老臣们一步步扶持您,走到今天,你莫要因为闲言碎语和小人之言,而把我们的忠心漠视,您是一代贤君,启国百姓仰仗着您,您务必要看清当今朝廷啊!”说罢,他猛地跪下,五体投地,苍老的声音掷地有声:“请求陛下看清当下朝廷!”

  众大臣听到此话,纷纷跪下,只有桦苟和曳垢两人悻悻站着,显得格外突兀,他们齐声高喊:“请求陛下看清当今朝廷!请求陛下看清当今朝廷!”

  桦苟和曳垢看到此番场景,慌忙跪下,假惺惺齐声喊,尽管大家都知道那两人的狼子野心,但现在朝廷危机四伏,人心涣散。敌我阵营尚不明显,一句话说不定可得罪满目朝廷!谁又敢指名道姓地说出奸臣的名字呢?

  皇上倚在龙椅上,一边身子几乎要倒下,他气血上脸,眉头拧成了疙瘩,他竖起眉毛,腿一蹬,咚地站起,手指颤抖着大骂:“反了,都反了!我这个皇上,做与不做,都有何不同!”

  桦苟看准时机,忙地站起来,整理衣袖,慌忙上前一步,抢在鞠文前面开口:“皇上,您再生气,也要顾虑身体啊!”

  皇上舒了口气,气哄哄地坐下,对伏在地上的大臣大吼:“你们一个个都反了!”说罢,他又猛地站起,大袖一挥,发冠上的流苏碰撞,本该悦耳的声音在此时格外刺耳。

  皇上狠狠瞪一眼鞠文和烈岑,愤愤退早朝了。

  大臣们纷纷站起,连声叹气,大堂里都是铺天盖地的叹气声。

  鞠文的长子鞠茗吃力扶起结结实实跪在地上的烈岑大将军,而此时的桦苟和曳垢不屑地盯着鞠文,好似在挑衅。

  分界线——————————————————————

  黑雾冲天的魔界。

  “报魔君,神界洛裳上神来访。”魔兵急急入大堂,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看京伦,眉间有个大疙瘩,他匆匆汇报后,连忙跑出大门。

  京伦此时烦躁得很,又听到洛裳上神来访,肯定是因为雪盛,脸上还要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这样的虚伪,让他厌恶,又不得不接受。

  洛裳步伐轻盈,进来时没有一点声音,似乎是飘进来的,她一进来,大堂里的浑浊空气似乎都纯净了许多。

  京伦佯装高兴,他斜斜笑着,紧盯着洛裳,但也只是懒散地坐在魔座上,一手魅惑般拢着黑发,一手把玩着纯净之火。

  洛裳随便找了个位子端坐着,微笑着看向京伦,佯装无事:“大魔王,近来可好?”

  京伦张大嘴巴,打了个懒散的哈欠,他伸了个懒腰,将一条腿搭在扶手上,他垂眸看向洛裳,扬起眉毛:“洛裳上神都来屈尊看我了,我还能不好?”

  洛裳睫毛轻颤,捂嘴轻笑起来,眉眼间都是风情,她眸子如水,缓缓看向京伦,语气听起来温柔,但是有若隐若现的强硬:“直入主题吧,将雪盛交出。”

  京伦本想装装傻,但是看她这样直截了当,自己也不想隐瞒,他略显紧张,动作有些僵硬:“洛裳上神,你的女儿雪盛是在我这,不过……您似乎来者不善啊。”

  洛裳笑笑,手上出现一团圣雪,闪着细微的光,像是威胁。

  京伦看到圣雪,有些害怕,但他可不想放弃雪盛,他想了想,邪邪笑着开口:“若是把她交给灼温,您真觉得灵山上那只狐狸对她没有非分之想?”

  洛裳勾勾嘴角,暂且收回了圣雪,京伦虽然不堪入流,但此番话还是可信的,自己也不能见她,怕影响她的心情,耽误她修炼。

  洛裳略略思考,点点头,睫毛轻颤,目光如水波流转:“放在你这,也可以放心,不过喻冥办完事来时,你必须把雪盛完好无损地交给他,尽管我们之间有交情,但是,你若是动了我的女儿,我便天降圣雪,将你这魔界杀个遍。”语气听着温柔,平平淡淡,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十分恐怖。

  京伦无所谓地耸耸肩,扬起眉毛眨巴眨巴眼睛,做出一副无辜状。

  洛裳不想在这污浊的魔界逗留太久,她转身离开,留下一句:“莫要对我的女儿动心思,你若敢,你的修为也别想要了。”

  京伦对着她的身影点点头,无奈扶额,深深叹了一口气,他抬眼看向门口:“来一个魔兵,要结实点的。”

  一个五大三粗的魔兵立刻被推搡着进来,他被吓得哭哭啼啼,裤子竟还湿了一块。

  京伦望向他,温柔地笑笑,他四周立刻出现纯净之火,一点点的火苗烧灼着他的肌肤,一点点的……

  他死在京伦看似温柔的目光下,京伦伸了个懒腰,打了个懒散的哈欠,心情似乎好了很多,他对门外的魔兵叫一声:“拖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