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二十章 魔君的温柔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3638 2019-08-17 15:37:54

  魔兵听到京伦的呼喊声,立刻急忙忙小跑着进殿,却见到骇人一幕:先前进来的魔兵此时死怏怏地躺在地上,肚皮上被什么利器,划了一个口子,血汩汩流出,浸湿地毯,在地上流出鲜红的花,带着鲜血特有的腥味儿冲击在场其他的人的鼻子,血腥味儿直冲脑门。他的脸被一刀刀割开,被一点点地割开,皮肉外翻,里面雪白色的脂肪显而易见,每一寸皮,都被烧得焦黑,皮肉外翻,就连他的眼皮都被京伦割下,而眼球……

  他的身上更是骇人,一眼看到就已经恶心,他的身子不是大面积的焦黑,而是一点一点的焦黑,每一块的焦黑中似乎还有皮肤的颜色,他现在的皮肤就像长期未降雨的大地一般,干裂成一块一块了。

  他或许能感受到自己血液正在一滴滴地流失,能感受到自己与死神的距离越来越近……

  两个魔兵几乎是要吐出来,尽管这种场面在京伦手下并不少见,但是唯独这一次如此残忍,他们强忍着恶心皱着眉头,将自己的同伴快速拖出殿去,生怕慢了之后魔君大发雷霆,将怒气发泄到他们身上,也更是不想在这血腥的君王旁多待任何一刻。

  京伦手上却是滴血未沾,甚至在衣服上都没有一点血渍,就好像不是他杀了这个人似的。

  他将头发尽数拢到耳后,飘逸的黑发几缕垂落在他耳畔,竟有些女子的娇弱之意,他也不屑地笑笑,勾起的嘴角不觉温柔,而是嗜血的冰冷和恐怖。只听他口中缓缓又兴奋地吐出一句令人瑟瑟发抖的话:“上一次这样做,貌似很久了呢。”这句话看似正常,但从他的口中说出,却是细思极恐的。

  京伦似乎本性就是如此,一旦有人惹上了他,他一肚子怒气无法发泄时,他就会选择杀人来使自己的怒气彻底发泄,这样恐怖变态的方式,就是他的泄愤方式。

  当年就是因为在天界为泄愤杀了一个仙人,才被贬下魔界。他便愈加困扰,六界安稳,他便每日在魔界无所事事。也正是如此,他所有的嗜血属性,也愈加愈重了。

  京伦手中把玩着纯净之火,纯净之火渐渐在他手中消失。良久之后,京伦依旧站着,目光悠远,似乎在思考着神秘。他化作一团黑雾,飞快到那雪盛在的房间内。

  他在走廊化形,在雪盛房间门口停住——那也是他的房间。

  “可有什么动静?”京伦紧锁着眉头,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回魔君,并没有异常。”一魔兵连忙低头,双手握拳行礼,不敢正眼看他。就在刚刚,京伦残忍杀了一个魔兵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早就已经传遍了宫殿的每个角落,每个魔兵都对他唯恐避之不及。

  京伦点点头,轻轻打开房门,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足尖先着地,再慢慢踩下脚掌,脚跟落地时更为缓慢,生怕一个不小心,吵醒了在床上熟睡的雪盛。

  京伦转身悄悄关上门,动作慢得仿佛开了慢动作般,生怕门发出刺耳的咯吱声。

  只见那雪盛还躺在床上安然睡着,眼睛紧紧阖上,长长的黑色睫毛轻颤,有两三行浅浅泪痕划在他的脸上,如大哭一场的婴儿熟睡时一般安详,更是因为京伦的法术而动弹不得。

  京伦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熟睡的模样,嗜血的眸子瞬时温润如水,与之前的反差令人难以相信。

  他静悄悄地靠近雪盛,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足尖轻轻点地,足跟慢慢着地,整套动作如此缓慢,还不是因为京伦不想吵醒雪盛?想要多看看雪盛那熟睡的安详模样。

  京伦坐在床边,目不转睛盯着她,眼里有缓缓流水一样的温柔。京伦看她良久,随即侧躺下,小心翼翼伸出食指轻轻触碰她的头发。触碰之后,他像是被触动了什么似的,猛然停顿之后,眼中竟然含了几滴清明的眼泪。他紧张地憋住呼吸,手指轻轻抚摸她柔顺的黑发,柔软的发丝就好像丝绸一般,滑滑凉凉的触感使京伦心思一动。他手上的的动作极轻极柔,摸着雪盛的发丝,就好像是安抚熟睡的孩子。

  京伦在第一次环抱雪盛时,就对她产生意料之外的好感,似乎对上她的眼睛,他都会心跳加速,脸上会有暖意,浮上的那一层红晕,会不会是喜欢的感觉呢?

  手上美妙的触感使他春心荡漾,雪盛的性格又像一只小猫,像一只炸毛的小猫,这让他更心痒,在她反抗时,他心里总是痒痒的,嘴角总是忍不住弯起,心情会莫名愉悦,这是从来没有的感觉,难道这就是心动?他心痒难耐,却又不敢逾距。在这时候,他莫名像个正常人,像凡间情窦初开的少男,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手足无措。

  雪盛在魔界心都吊到了嗓子眼,因此不敢熟睡。她在半梦半醒间,却感觉头上痒痒的,麻麻的,不由得将眼睛微微眯开一条缝,却看见她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一幕!

  “啊啊——”雪盛的眼前是放大版的京伦,这突如其来的惊吓使她不由得尖叫,她猛地在床上坐起。惊喜发现自己身上的法术已解,立马下床,绝不和京伦待在一起!她直勾勾盯着京伦,眼神中都是惊吓和不信任,她满腹狐疑地警惕看他,手上灵力凝聚,时刻准备防御。

  京伦一手撑着身体,他懒散坐起,手指捻着,回味刚才的美好,刚才手指间美好的触觉。他歪着头打量雪盛,眼中是显而易见的调戏,喏……身材刚好,脸蛋漂亮,摸着软软的……嗯,的确适合当魔后。

  京伦一脸坏笑看她,不怀好意:“雪盛,你注定是我的人。”

  雪盛听到这话,气血上脸,怒气更甚,她羞耻,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耻辱!

  她愤愤瞪他,咬牙切齿:“你最好没有对我做什么,你要是对我做了什么,我绝不会轻饶!”可这句话对京伦来说不过是针扎一般,没什么攻击力。

  京伦轻笑,点点头,一脸逗小孩的模样,他双手抱胸,扬起眉毛:“你知道吗?别人像你如此这般对我说话,这样早死了。”

  雪盛听到这句话有些害怕,毕竟自己的灵阶与他相比较甚是低微,不要说打架了,就连雪盛防御,都对他来说没有用,只要一击,就能致命。

  雪盛警惕地看他,眼里藏着恐惧,但还是轻易地被京伦发现,京伦斜嘴笑着,也没再吓唬她,只是一句话也不说,就那么盯着她。

  ……双方僵持着。

  雪盛放下防御的姿势,知道他不会害自己,于是对他提出了要求:“给我一个别的房间。”

  京伦笑了,轻蔑地笑一下,他斜眼看她:“不可能。”

  雪盛急了,此时已是晚上,后天山神才能回来,自己的两个晚上难道都要和他度过?

  京伦活了几千年的魔了,自然看出她的小心思,他挑挑眉梢,眼神有调戏的意味,声音故作低沉状:“和我睡吧。”

  雪盛一刹那红了脸,她实在忍不住,灵力凝聚,不假思索得就将头上簪子拔下,霎时那簪子化作一把剑的大小,直穿向京伦。

  可京伦只是笑笑,根本没用出纯净之火,他只是站着,身上的魔力激荡也使那簪子近不了身。

  京伦略一思考,突然觉得没了意思,脸上本来玩味的表情也瞬间拉下,他跳下床转头走了,走时留下一句:“今晚你自己睡。”

  此时的雪盛慌忙将簪子收回,一脸鄙夷地看着关上门出去的京伦,发现他翻脸比翻书还快,善变又变态,果真是魔界的大魔王。

  雪盛现在来不及多想京伦,她用灵识试探南珠,南珠也在房间里焦急等待。

  雪盛灵识试探南珠,南珠立刻回应,雪盛将灵识化为自己的模样,灵识所能看到的,自己也能看到。

  雪盛的灵识正在南珠的房间中,南珠的房间算不上寒酸,但和雪盛的房间比却是差多了。她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以及一个小木凳,就连一个像样的柜子都没有。

  雪盛通过灵识看到南珠,一脸焦急的样子,她急忙开口,声音只有她可以听见:“南珠,魔界怎么样可以修炼啊。”

  南珠看着与雪盛一模一样的灵识,也是悄声说话,不让门外的魔兵发觉。

  她眉头紧锁,悄声用灵识告诉雪盛:“喝过灵山的梅花茶就可以在天下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修炼。而且我想出来逃出去的办法了。”

  雪盛听到前半句先是欣喜,又听到逃出去的办法,更是欣喜,但依然谨慎地压低声音:“是什么办法?”

  “因妖混在人间里,所以许多小神都下凡间开设神旅,专门不让神,魔,妖以及非人的种族危害人类。我们先可让翠云出去罢,我们自然也有了办法。”南珠扬起眉毛,脸色潮红,眉梢都是得意。

  “那你有何办法让他们知道?”雪盛目光闪闪,笑容逐开。

  “我这房间有窗户,我只要发送一个信号便好,我这个办法刚刚才想到,咱们两人一起发,更能引起神旅的注意。”南珠这样说着,手里已经拆下一块床单的布,准备发送信号。

  南珠知道她不会发送信号给神旅,于是轻声教她,就好像还在灵山那样不紧不慢。

  “先是随便找个轻巧的玩意儿,灵力汇聚在里面,在心中默念要发的信息,想着发给谁,然后将它变成小鸟的模样就好。”南珠轻声细语,少见的温柔模样。

  “可我并不知要发给谁?”雪盛轻声问她。

  南珠知道附近最强大的神旅有一神,名叫:楠嵌,神阶三级,仅比喻冥低一级,也比京伦高一级。

  南珠忍不住叫好一声,似乎预感到自己明天就可以脱离魔界的苦海。

  “发给楠嵌,那是一位神旅负责人,他会来救我们的。”南珠微微激动,声音都有些颤抖。

  雪盛点点头,答应了一声,飞快扯下一块地毯边的蕾丝,将灵力充满其中,心中默念:魔界魔王捉人类女子,速救。神旅楠嵌。那蕾丝边化为一只小鸟,雪盛打开窗子,它扑腾着翅膀,渐飞渐远了。

  雪盛松了一口气,看到稍稍远的窗子,也飞出一只模样精巧的小鸟,和自己的信鸟并肩飞走了。

  她迅速关上窗子,叹了口气,先给自己布置了一层结界,防止京伦再动手动脚时,雪盛可以察觉。

  雪盛打坐期间,像在灵山时那般修炼。本以为魔界灵力稀少,不适宜修炼,但出奇的是,这里的灵气竟比灵山充沛,雪盛细细一想,这大概是因为魔界众人只吸收灵气中混杂的黑雾,无人吸收灵气,才使这里的灵气充沛。那边的南珠也没了声音,想必也是在修炼了。

  魔界看似一夜平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