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二十一章 云纹娴霞花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3413 2019-08-18 13:05:13

  喻冥拖着一身疲惫,他银发飘逸在身后,双脚乘着冷窍剑,叹一口气,马不停蹄前去花界。花界那里有数以千万记的珍奇花种,各个千奇百怪,功效异常,绝不是凡间的凡品花种可堪比的。其中的云纹娴霞花便是珍奇花种中的上上品,甚至就连花界,也无多株。

  喻冥轻易看见花界的结界,本以为上面布满各种法术,极难解开,可没成想,喻冥只是手指轻点结界,就被吸了进去,直接就进入了花界,他只见繁花遍地,一片姹紫嫣红,接连着碧蓝如洗的天空,硕大的奇彩花朵散发出奇异的花香,沁人心脾,喻冥只觉全身亢奋起来,之前的疲惫一扫而光。

  喻冥感到奇怪,他紧锁眉头。微微低头闻花香,一朵朵闻过来,五六朵的花香竟毫无差别。

  喻冥总感觉到有些奇怪,花界的花千奇百怪,各不相同,从种子,养殖方法,样貌都该是不一样的才是,可粗略看这些花朵,似乎并无可奇怪之处,但问一问花香,却朵朵相同,这是绝不可能发生在花界的事情。

  他低头略略一思考,大概猜到这是花界的幻境,否则进来花界的结界能有那么容易?于是他手中灵力凝聚,一道金光在手中突现,喻冥口中法决暗捻,一声破,眼前的画面瞬间如镜子般出现裂痕,瞬时支离破碎,在幻境的后面,竟然是数十只小精灵。她们个个长着薄如蝉翼的小翅膀,可以看见里面的经络,不同的是,翅膀上的光彩如琉璃般,显现出的颜色可谓是千奇百怪。

  为首的小精灵在眨眼间收起香瓶,隐隐可以闻到与幻境中的香气相同,仅仅只有巴掌大的她扑闪着五光十色的小翅膀飞到与喻冥视线齐平的地方。只听她声音清脆悦耳,声声如摇铃般清脆:“山神大人,花神命我等人带你到正殿中。请吧。”小精灵扑闪翅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眼中也是花一般的五光十色,在前方带领着喻冥。

  喻冥礼貌点头,身上的疲惫更甚,他几乎想要打瞌睡,但不得不强打起精神,随即跟着她缓步走向一座华贵的宫殿。

  ······

  “小神参见花神。”喻冥拱手施礼,眼皮轻抬,彬彬有礼的模样让花神对他好感剧增。

  “不必客气,论实力,你还比我高一阶,只是我位阶高你些许罢了。”花神盈盈笑着,眉眼中皆是调皮狡黠,身上的丝绸彩衣在她的举手投足间,变化着色彩,甚是夺人眼目。

  喻冥客气地笑笑,抬头看她,直截了当入主题:“花神,小神来此是来求云纹娴霞花的。”

  花神眉心一颤,被他刺激地身子一抖,她有些僵硬:“你可知云纹娴霞花万年发芽,千年成形,百年开花,就算是我花界也只有三朵,你觉得我可能给你?”她的语气不怀好意,没有刚刚那般的友好,眉头紧锁,甚至有些敌意。

  喻冥却是不紧张,这样的神情和反应,是他早就预料到的,不过他只是点点头,眉头轻锁:“若是,我用灵山万年发芽,万年成树,万年开花的梅花树的种子来和您交换呢?”

  花神睫毛轻颤,嘴角微勾,听到灵山特有的万年梅花树,倒有些动心,她来了些兴趣:“我界的云纹娴霞花可抵挡一定范围里的毒气,可为所拥有者吸收灵气,你倒是说说万年梅花树的作用?”

  喻冥点点头,眉眼间是疲惫,但他强撑着,字字掷地有声:“用万年梅花树的梅花泡出来的茶可直接得到灵力,喝下后能在任何地方修炼,不管灵气有多混杂。”

  花神心动了,但万年梅花树只是灵山特有,无比珍贵,灵山的山神喻冥出了名的不喜欢求人,更不喜欢麻烦。他怎么会为自己求云纹娴霞花?她这时有些好奇,虽是花界的无比尊贵的花神,但她的调皮与八卦并没有被花神这个头衔的压力镇压,她眼中含笑:“不知是不是山神家里的美娇娘要的这花?”

  喻冥霎时脸红到耳朵根,耳垂发热,脸烫得出乎意料,他假意咳嗽两声,低头缓解尴尬,也让自己平复心情。

  花神看到这一幕,竟是捂嘴笑出了声,看喻冥冰块般的脸上浮上一层红晕,还真是少见。

  大殿里的小精灵也是嘻嘻嘻笑出了声,尽管捂住了嘴,但是笑声还是调皮地从指间流出来,弹到地上,弹进喻冥红彤彤的耳朵。

  喻冥听到这些打趣的笑声,脸更红得和猴子屁股似的,他急忙摆手解释,却不敢看着花神的眼睛:“只是······只是一位故交的女儿罢了。”

  花神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声,她佯装相信,正了正脸色,假装正经起来:“还请山神把种子先拿出来吧。”

  喻冥正正脸色,但还是浮上一层红晕,他变化出一颗黑色的硕大种子,抬眼望去花神:“这种子放入黑土中,前十日用灵力浇灌,后十日用灵水浇灌,此后每三日浇一次水,每十日浇一次灵力便好。发芽后,每两日浇一次水便好了,每十日再浇一次灵力。”

  花神经手培养过无数奇异花种,唯万年梅树的养殖难度可媲美云纹娴霞花,她皱起眉毛,将种子用灵力捧来,细细端详这颗不起眼的黑乎乎的种子:“这梅花树是灵山的特产,不怕我花界把它的养殖方法学了去,让你这特产泛滥?”

  喻冥勾勾嘴角,他与花神对视,坦坦荡荡地实话实说:“这种子已经培育过三十天,才给您的,前三十天您不知道,也不必担心这茬子了。”

  花神听到这话,着实惊讶一下,却没生气,只是赞许地点点头。

  “山神,云纹娴霞花为至寒之花,生长在花界的寒冰中,想要取出还费点功夫,你在这儿坐会,我去采来。”花神将万年梅花树的种子交给小花精,撑着扶手站起。

  喻冥点点头,随便找了个客座坐下了,但脸依旧红扑扑的,花神知道喻冥此番来花界匆忙,看他开门见山的样子,估计是想要早些回去,也不对喻冥说太多的客套话,直接前去花界的寒冰之地中。

  分界线——————————————————

  神旅。

  “楠嵌,魔界有消息。”神旅中,小玉递给楠嵌一小鸟状物。

  楠嵌皱眉接住,那两只小巧玲珑的信鸟传递出一个信息:魔界魔王捉了人类女子。

  楠嵌叹了一口气,魔王可不是个好惹的人物。他的秀眉皱起,丹唇微启,明明是个男人,长得却比女人清秀,比女人妩媚。

  他微微抿唇,来不及思考,急急化作一道风飞向魔界去了。

  分界线————————————————

  魔界。

  “神旅办事。”楠嵌手里拿着玄玉令牌,冷冷地站在大殿门口。

  大殿前的魔兵看到玄玉令牌,身子嗖嗖一抖,他们挤出丑陋的笑容:“您请进,小的们这就去找魔君。”

  楠嵌习惯了,他点点头,紧锁着眉头阔步走进大殿里,四处张望,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了。

  分界线——————————————

  雪盛房间前。

  “魔君,神旅的楠嵌来此。”魔兵快速跑到京伦面前,咚地跪下,双手抱拳,毕恭毕敬。

  京伦听到这话,狐疑地看向雪盛的房间,盯了良久,又转过头,眉头紧锁:“就他一个人吗?”

  魔兵略略回想,转而肯定地回答:“是,就一个人。”

  京伦勾勾嘴角,轻蔑地哼出声,他扬起长眉,手指拧成拳:“他还真瞧不起我。”

  魔兵还未抬头狗腿地奉承几句,京伦便一眨眼不见了。

  雪盛贴着门听着,内心的激动无以言表,若不是她紧紧捂着嘴巴,她真是要放肆地大笑出声音。

  短暂的高兴之后,一大片压力又包围住雪盛,她不由得皱起眉头。

  经过一晚上的修炼,雪盛已经在五级中期,她发现自五级以上的修炼慢慢困难,修炼的进度也变慢,就连魔界如此充沛的灵气在一夜的修炼之后才都只能到五级中期,那以后岂不是一两年才能够提一级?

  这样的修炼进度实在是太慢了,对于雪盛来说太慢了,她必须要抓紧修炼,才可以喻冥回来时能高兴地分享,才可以在以后可能出现的战斗中不拖喻冥的后腿。无论怎么样,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见到自己的母亲,或是为了喻冥的赞许与欣赏,都要抓紧修炼,不能辜负母亲对自己的一番苦心和喻冥对自己的督促。

  雪盛长叹一口气,想起喻冥就快要来到魔界救她们回到灵山,就舒展开紧锁的眉毛。

  雪盛盘腿坐在地上,身边的灵气激荡,她深深吸一口气,暂时放下来脑子的压力,心无旁骛地修炼。

  分界线——————————————

  “楠嵌,一个人都敢来单挑我了,你们神旅这么闲?”京伦还没踏进大殿一脚,可楠嵌远远地就能听见他冷嘲热讽的声音。

  “我来着不是给你找乐子的,将那凡人女子交出,我们也可免一架。”楠嵌撑着桌子站起,整理身上衣袖的褶皱,双手背在身后,紧拧着眉看向踏进大殿的京伦。

  京伦故意略过他,直接昂首阔步地走上魔座,他又是斜斜躺在上面,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他一挑眉毛,不屑地语气听着令人赌气:“凡人女子?”

  楠嵌走出客座,缓步走到殿中央,丝毫不想和他拖沓:“今早我收到了两个人发来的信鸟,你绑架了凡人女子,赶快将她交出。”

  京伦哼一声,心想肯定是雪盛趁他不在时,偷偷搞的鬼,他眯着眼勾嘴角,一手拢着黑发:“魔兵!”

  殿外的魔兵听见喊声,立刻进殿,颤颤巍巍跪在地上:“魔君。”

  “把那个凡人带来。”京伦一招手吩咐,伏在地毯上的魔兵立刻飞奔去。

  “不是还装傻吗?”楠嵌忽而弯了弯嘴角,无奈地摇头,本以为他会遮遮掩掩,却没想到那么直爽。

  京伦没理他,自顾自拢着黑发。

  ······

  “魔君,给您带来了。”,魔兵抓着翠云细小的手腕,强制把她拉进大殿,翠云跺着脚死命挣扎,她被魔兵抓住手腕的每一秒都恶心。

  魔兵毫不怜香惜玉地将她甩在地上,低头复话后急忙出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