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二十二章 神旅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3433 2019-08-19 16:08:59

  “喏,这便是那个凡人少女。”京伦眼皮轻抬,直勾勾地盯着楠嵌,一副毫不心虚的模样。他手中法术暗捻,趁楠嵌不注意时,一团黑雾飞到翠云细细的颈处,融合进她的咽喉,她咽喉处一阵刺痛,痒痒的,麻麻的。

  翠云撑着身子慌忙站起,抬头,眼神对上楠嵌,她的眼神恳切,似乎有猜忌,但直觉告诉她楠嵌是好人。她想要告诉楠嵌还有两人在魔宫中,但嘴巴一张一合,咽喉处紧得难受,她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楠嵌满腹狐疑从京伦脸上收回眼神,撞上了翠云那恳切地眼神的一瞬间,他就被撩动心弦,觉得自己再也找不到如此单纯的眼睛。像一潭浅水,清澈见底,所有情绪都在那一双眼睛里清晰地显现出,无需猜测。他良久都在盯着她,不是在感叹她的容貌,而是那双孩童般的眼睛,单纯,可爱。

  这双眼睛撩动他心弦,弹出一个怦然心动的音符。

  他却很快又恢复平静,浮上红晕的脸很快回到正常。

  但是一团疑云浮在他的脑海中:为何京伦要带她来魔界?

  “是个哑巴,看着漂亮带来魔界的。”京伦看到楠嵌那怀疑的目光,大概猜到他的狐疑之处,抢在他开口之前,不紧不慢地拢着黑发,墨发缠绕在指间,一副慢慢悠悠毫不心虚的模样,说的话似乎是真心的。

  “哼。”楠嵌不想在这乌烟瘴气的魔界多待一刻,多待一刻他都浑身难受。楠嵌微微屈身,扬起眉毛,双手置于胸前,吐出一句不咸不淡的话:“魔君,打扰了。”

  转而看向翠云,大手抓住翠云细小的手腕,白净,只是过于瘦小,抓着她的手腕,竟然和抓孩童的手腕无异。再看看她的身材,也是瘦瘦小小的。

  楠嵌在心中叹了口气,想她应该是穷苦凡人家的孩子,从小营养不良,才生得这般娇弱。那双眼睛如此好看单纯,可惜她的身世家庭如此困苦,真是可怜啊。

  翠云发现自己说不了话,惊恐起来,想到咽喉处的刺痒感,想必是那个大魔头京伦搞的鬼,她又气又恼,想要挣脱楠嵌的手,翠云一只手腕被楠嵌大力抓住,另一只手拼命想掰开楠嵌的手指。

  楠嵌只当她出生贫苦,家世不好,遇到的必都是恶人。此次又被京伦强行抓来魔界,心中一定害怕,自己又大力抓她的手腕,她肯定以为自己是恶人。

  如此细细想来,翠云想要挣脱的理由竟如此充分。

  “哟,把你当坏人呢!”京伦帮腔,看到翠云如此抗拒,又说不了话,怕引楠嵌怀疑,只好编出这个还像样的理由。他又用威胁一般的眼神看向翠云,翠云双腿发软,眼神中的恐惧更甚,但隐隐多了些许愤怒和不甘。翠云就更加使劲挣脱着楠嵌的手。

  楠嵌听京伦想法与自己不谋而合,以为翠云真是怕人,将自己当做恶人罢了,他于是手上灵力凝聚,轻轻点在翠云的眉间,翠云刹那时感觉天旋地转,一下子便死死昏了过去,整个人向后倒下。

  楠嵌一手抱住翠云的腰,不让她倒下,随即将她抱起,一句话也不说,头也不回地走出大殿。

  京伦看着楠嵌的身影愈加愈远,心中的愤怒即将想要冲出,就在楠嵌第一脚踏出大殿的一瞬间,京伦化作一道黑雾,瞬时跑向雪盛的房间。

  ······

  “是你叫楠嵌来的?”京伦大力推开房门,砰地一声差点将门摔坏。他怒气冲冲,几乎是吼了出来,尽管在见到雪盛时气消了一大半,但还是气得他满脸通红。

  啪——京伦将门甩在身后,一身闷响,门已经被牢牢关住。

  雪盛正在修炼,却因为他的进入被迫中途停下。她手撑在地上站起,拍拍沾染了灰尘的双手,抬起头毫不畏惧地看他。

  雪盛感觉到他的杀气,尽管心中有害怕但也咬定他不敢杀她。

  “的确是我,待在魔界,我总不能不自救吧。”雪盛心中害怕,但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甚至硬气地扬起眉毛,尽管脚在发软,但她依旧坚毅向前走了几步,以示嚣张和不服气。

  京伦知道她嚣张的资本,也不敢杀她。他一步步走上前,紧盯着她的眼睛,大手抓住她的胳膊,雪盛有些吃痛。

  她毫不示弱,秀眉拧起,瞪大了眼睛,像是挑衅。

  “你只有灵阶五级,杀你只需要我的小拇指。”京伦拧着她的胳膊,尽力控制自己的力度,可他的火气上来了,谁都挡不了。

  “你最好乖乖的,等你的喻冥山神来救你。”京伦猛地放开她,雪盛吃痛地揉揉胳膊,雪白如瓷的手臂上面已经红了一块,微微发青。

  雪盛紧抿着唇,因自己的实力弱小而感到愤怒,否则,她就可以控制京伦身体里面的血液流动,只要她足够强大,她便可以在顷刻间杀了他!

  而雪盛现在只能愤愤看他,在内心里想象一百万种杀他的方式。想把他千刀万剐,抽筋剥皮,喝血吃肉!

  而几千年的魔王京伦能不知道她的想法?京伦只是斜眼看她,良久,冷不丁吐出一句话不冷不淡的话:“之前太温柔,都不像我了。”

  雪盛瞳孔瞬时放大,睫毛轻颤,手指不受控制地抖,身体不控制地总想往后倒,果然实力上的差距,也可以造成心理上的压力。

  “你知道多少不入流的东西都想杀了你取仙血吗?”京伦坐在床上,手上把玩纯净之火,火舌舔舐着他的脸,侧脸清秀,山根英挺,但他眼神冷酷,说出来的话使人心颤。

  雪盛贴在墙边,将颤抖的手紧紧地捂在身后,她只是强装镇定地摇摇头,表情僵硬。

  “我没有直接杀你,一方面是因为你的靠山,另一方面是想让你等级提高,仙血作用更大,还有一方面,暂且不告诉你。”京伦悠闲地躺在床上,慢悠悠说出这些,神情是那么放松与家常,这与刚刚大发雷霆的他大相庭径。

  雪盛被他的样子心里弄得七上八下,总害怕他突然爆发。

  “不必这么害怕我,只要你不惹急我,我还是比较温柔的。”京伦扭头看她,手上的火舌挑逗般舔着他的脸,妖媚危险,就像火中的妖艳花朵。

  雪盛扯扯嘴角,但身子还是紧紧贴在墙上,不断警告自己,他是个变态,是个彻底疯狂的疯子!他想杀了你取仙血!千万不可被他那纯良无害又乖张的外表给迷惑了。

  京伦深深看她,反倒不说话了。若是原来,他如此生气,一定会狠狠折磨使自己生气的人,现在反倒如此心安。这样一想,他到底是生气雪盛给他带来了麻烦,还是生气雪盛企图离开她?

  感情真是个怪东西,躺在床上并不能让他心安,但看到雪盛受惊后像个小猫的样子,倒是好笑又好气。他这么想着,也只是静静看她,不说话。

  雪盛又惊又怕,他为什么不说话看着我?他想干嘛?虽然他的语气似乎不想杀我,可他的表情明摆着想杀我!喻冥没回来时,在魔界待着的确比灵山安全。

  不过······

  待在他的保护伞下确实是安全,可是在他身边并不安全。

  雪盛这样想着,不禁开口:“你若想得到更好的仙血,我就需要修炼,在你的房间里我无法安心修炼,我要到南珠房间中去。”

  京伦良久看她,忽而无奈地低头叹气:“南珠?就是她教你逃出去的吧。”

  雪盛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她的脸“噔”地红了,此时不能慌乱,她把语气放慢,佯装无所谓不心虚的模样:“不是她,我自己的主意。”

  京伦此时和雪盛待在一个房间里,心中惬意,他识破了她的谎言,他只是慵懒地笑笑:“我不杀她。现在我不想杀任何人,我累了。”

  雪盛看他静静地阖上眼,想起他昨晚在房间外一晚没睡,不知道在做一些什么肮脏的事情。

  京伦眼前逐渐模糊,他眯上眼,本不想睡觉,只是眯眼睛养神,竟没想到不小心睡着了。

  京伦猫在床上,如婴儿一样蜷起身子,头埋得很低,有均匀的呼吸声。他的抹额歪歪扭扭的,上面的金边熠熠闪光,给他增添了一丝贵气。

  雪盛此时无心欣赏他的清冷乖张的模样,只是长长舒了一口气,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生怕吵醒他。

  雪盛轻手轻脚离开墙面,自己思考:既然楠嵌来了,那必定会将一人带走,而京伦只会交出真正的凡人:翠云。所以翠云一定被楠嵌带走,但翠云一定会提到我和南珠,但为什么没有将我和南珠带走呢?是不是······京伦对她做了手脚!唉!我真是害了翠云。

  雪盛心乱如麻,但一直这样想这些悲观的事情也不是办法,她轻轻地坐下,继续之前被中断的修炼。

  分界线————————————————

  花界。

  “想必山神等急了吧。”花神匆匆赶来,身上的寒气逼人。

  喻冥摇摇头,只见花神手中捧着一花,样如彼岸花,但却是嫩白色,花尖微粉,叶子和花茎竟是透明,不是花神身上的寒气逼人,而是这朵花上的寒气逼人!

  喻冥掏出上玉玄铁盒,万年寒冰和三昧真火莲花的光芒耀人,花神一惊,转而又笑了:“没想到山神大人对家里那位还挺上心,这些东西都弄来了。”

  喻冥听到这话,脸红彤彤的:“花神大人莫要打趣在下了。”

  喻冥走上前去,接下云纹娴霞花,放在万年寒冰那一边,阖上上玉玄铁盒。

  花神狐疑看他,捂嘴笑了几声,又装作正经的样子:“山神快回去吧,我怕那位等着急了。”

  喻冥本就不善言辞,这下子他的脸红成了熟透的毛桃子,他只是连忙低头行礼:“在下还有事,先走了。告辞。”

  花神捂嘴偷笑,一脸八卦的坏笑:“去吧去吧,到时候记得给我们喜糖就行!”

  喻冥脸更红了,想到花界到魔界还有很长一段路,就心急火燎地乘剑飞出花殿,急忙忙地落荒而逃。

  花神把喻冥猴急的样子都看在眼里,她对旁边的小精灵笑嘻嘻:“没想到看似清心寡欲的山神喻冥,竟也有心上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