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二十三章 魔君的思考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3082 2019-08-20 15:36:15

  魔界边界。

  “唔!唔!”翠云猛地醒来,瞳孔忽的缩小,但她嘴巴一张一合,脑中清醒,却还是说不了话。

  楠嵌抱着她走出魔界边界,看她猛地清醒,缓缓停下,站在人界的荒芜之地的边界,低下头轻声关怀问她:“姑娘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翠云一出魔界的地盘,就感觉眼前一片清明,嗓子眼里豁然开朗,她咳嗽几声,来不及庆祝自己能发出声音,而是急忙抓住楠嵌的手臂,慌忙从他怀里跳下,脸红扑扑的:“魔王捉了灵山的南珠,还有洛裳上神的长女!”

  楠嵌听到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和夜莺的清唱无二,他微微愣了愣,不解皱眉,又很快明白过来刚刚在魔界她如此慌张,明明对他眼中有信任,却如此惊恐,原来是因为魔君对她下了法术,使她不能发出声音,翠云看到他傻愣的样子,更加焦急:“快啊!”这句话几乎是喊了出来,她大大的眼中含满了泪水。

  没想到楠嵌这时却摇摇头,他紧紧拧着眉,目光中是犹豫:“神旅向来只是管凡人,你说的那二人,自会有人去救的。”

  翠云本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这时又听见这样的话,她只能气得直跺脚:“没想到神仙竟如此不近人情,还真不如凡人暖心些!”

  楠嵌目光闪烁,眼中的犹豫更甚,但对上翠云那楚楚可怜的大眼睛的一瞬间,他心思一动,心中的犹豫打消,他紧紧抿着唇,唇齿微启:“我虽是灵阶比魔君高一阶,可我本性属水,灵阶相差不大他克我,若真要救她们,单靠我一人,胜算实在是太小了。我要去一趟神旅,搬几个帮手可好?”

  翠云越听越急,小脸气得红彤彤,但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她不得不让自己平静些:“那不知这位仙人可否快些,我怕她们在魔界,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忧。”

  楠嵌心思微动,他睫毛轻颤,紧紧盯着她的眼睛,心中春意荡漾,忽而眨了一下眼睛:“好。”

  楠嵌轻轻抓住翠玉的手,眉毛在抓住翠云手腕的一瞬间就舒展开,直奔神旅。

  分界线——————————————————

  魔界雪盛的房间中。

  雪盛静坐在地毯上,泛着金光的灵气在她身边围绕,她眉头紧皱,不如之前修炼得容易。她头上密出冷汗,一滴一滴大颗地下掉。两腿盘起,搭在上面的白净双手凝聚灵力,凝成了一颗金色的珠子,漂浮在雪盛胸前。雪盛只感觉修炼越来越吃力,她痛苦地哼出声,但是金色的珠子依旧稳稳地漂浮着,散发着金色的冷光。她全身颤抖着,那颗金色的珠子逼走雪盛身边的魔气,但浑浊的气体依然冲击着珠子,雪盛牙齿打颤,紧紧咬牙突破五级中期。

  “还有一点,一点······”雪盛喃喃自语,闭上的眼睛前一片漆黑,她战栗着,但是手上珠子的光芒愈加纯净灿烂,珠子的灿烂金光照在雪盛脸上,使她安心。

  猫在床上的京伦听到雪盛痛苦的声音,猛地打开眼睛,瞳孔瞬间缩小,本来混沌的脑子在听到雪盛痛苦的呻吟后猛地清醒许多,他看到床边的淡淡的金光混杂着魔气,立刻坐起,以为是雪盛修炼过头,走火入魔,却看到她浑身战栗,簪在头上的流苏乱颤,耳朵里充斥着她止不住的喘息声。

  京伦一眼便看出雪盛为什么痛苦地战栗,她手上的金珠子便是她的灵珠,储存着她的所有修为,而这颗灵珠一直遭到周围魔气的攻击,雪盛一边修炼,突破瓶颈,一边还要抵御魔气,一开始魔气稀疏,后来竟在雪盛身边围成了黑雾,雪盛实力不够强大,面对这么多魔气自然是支持不住,自然会战栗发抖。

  京伦看着心疼,叹了一口气,一挥手,她身边魔气尽数散去,消失得无影无踪,雪盛慢慢恢复了平静,喘息声愈加小,紧拧的眉头也舒展开,手上的灵珠光芒更加灿烂,灵珠越接近灵气的颜色,天赋就越高。雪盛的灵珠在是极其纯净的金色,修炼自当比别人快得多,此时却被魔气打搅地突破不了五级中期。京伦深深看她,竟有些后悔带她来魔界,否则她肯定更快乐些。

  京伦想到这,愣了数秒,他呆滞着。自己一开始的目的是把雪盛带回魔界,取她的仙血,若是一开始就杀了她,事情不就容易些?

  可自己却没有直接杀她,而且还让她住在自己的房间里,不仅如此,还在她修炼时的瓶颈期,帮她驱散魔气,自己明明最喜欢看别人因痛苦而呻吟的模样,但刚刚自己在听见雪盛的呻吟时,居然在心疼她?难道自己疯了?还是说……自己堂堂魔界魔君的心,被一个年仅十几岁的女孩俘获了?

  京伦的眉紧紧拧起,神色愈加严肃。

  就算她是洛裳上神的女儿,但一旦杀了雪盛,喝了仙血,洛裳能奈自己何?

  可是······就是不想杀雪盛啊。她的气息是香甜的,好像刚刚降生的婴儿,她的身子是从未感受过的柔软啊,就连她的气愤,也像小猫一样挠心。

  京伦没察觉到自己的眼眶渐渐湿润,在他碰到雪盛那柔软的身体时,他就动心了,他想和她就这么过一辈子,哪怕一辈子只是抱着她,他也满足了。京伦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划过脸颊,划过喃喃自语的嘴唇:“我动心了啊。”

  京伦此时只感觉心痛,胸口闷闷的,既怕失去她,又怕得到她。

  京伦忍受不了这种感觉,他双手紧握拳,眼泪夺眶而出,大滴大滴地砸下,他忍住呜咽声,夺门而出。

  京伦化作一阵风,只在眨眼间,就飞快跑去了魔界大牢。

  ······

  魔界大牢。

  一层厚厚的结界中,散发着恶心的气息。这里人满为患,每间牢房都有十几个人,他们吃喝拉撒都在一个房间,活得不如狗。京伦紧拧着眉,锐利的眼神划过他们每一个人,他隔着铁笼选猎物,铁笼里的魔族丑陋地笑着,他们猖狂,他们绝望,他们痛苦,他们禽兽!

  随处可见的尿液和粪便让大牢像化粪池,每间大牢都有哭喊,甚至有婴儿的哭喊和被碾肉的声音。

  跺脚的咚咚声,扇脸的啪啪声,放荡的叫喊声,恶心的尿液,是这座魔界大牢的标志。

  他们叫喊着扑向京伦,脸扭曲着,却被铁笼挡住,他们粗短的手臂伸出窄小空隙,想抓住魔君,想要报复他,却不知道他才是地狱!

  京伦目光冷冷地瞟向他们,冰冷地斜斜笑,目光是鄙夷和不屑,他站定在一个铁笼前,那是关押罪恶最深重犯人的房间。里面的人都是鼻青脸肿,但是个个身材魁梧高大。

  京伦隔着铁笼,一个响指,里面身材最矮小的那个便着了火,大牢似乎安静了一瞬,但是又吵闹起来,有的欢呼,有的尖叫,有的大笑,有的大哭。

  那座铁笼里的人早就不怕死,一个个趴在铁笼上伸出拳头,威胁京伦。

  京伦的脸上还有泪痕,但是此时的眼神却不如刚才看雪盛般温柔,他只是冷酷地看他们,欲火渐渐染上了京伦的眼睛。

  ······

  铁笼里的数十个人全都不留全尸,每一寸皮肤都烧焦,地上大滩大滩的鲜血蔓延,就好像恐惧一样蔓延在牢房里。

  京伦收回纯净之火,他终于又冷静下来,虽是他杀了人,但身上没有一点血渍,他兴奋地看着烧焦的皮肤,一阵阵快意袭上身体,他颤抖着,颤栗着,快意如电流席卷身体,他微微喘息,走出铁笼,寻找下一个铁笼里的猎物······

  分界线——————————————

  神旅。

  香气飘入翠云的鼻子,她的鼻尖耸了耸,脚步似乎轻飘飘的,更加轻盈。心本如小鹿般乱跳,七上八下,此时却安静下来,眉眼放松,竟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

  如惊雷般的叫嚷惊醒翠云,翠云又想起此行来的目的。

  “小玉,我们要召集人马去魔界解救她们才行!”楠嵌无意识还拉着翠云的手,一进旅社,就与小玉争吵起来。

  “这绝对不行,本就不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再说了,这会损失很多人力!魔君不是我们能对付的!”小玉一双丹凤眼眯着,和楠嵌大声争论。

  翠云红着脸挣脱楠嵌的手,楠嵌才反应过来,也是霎时就红了脸。

  小玉看到这一幕,也看到翠云可人的脸蛋,不过翠云的眼睛更加有光彩,眼神向下,又看到他们拉上又赶紧松下的手,冷冷地笑:“楠嵌仙神,别为了美娇娘,而损失我们的人力啊。”

  楠嵌一下子就拉下脸,几乎是怒视着小玉:“别乱说!”

  小玉点点头,眉眼轻挑,手上的算盘啪嗒啪嗒的声音很是刺耳:“反正别想带上我们的人力去送死。”她看一眼楠嵌,“你也别去,魔君太恐怖了,而且那不是你的分内工作。”

  翠云急了,她悄悄在背后扯了一下楠嵌的袖子,给楠嵌使了个眼色。

  楠嵌只是看到她的眼睛,就又心软了,他的目光更加坚定。

  小玉的眼神在二人身上来回转,有些鄙夷和好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