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二十四章 心灵的冲刷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3161 2019-08-21 16:47:34

  楠嵌额头一层密密的冷汗,发根已被汗湿,他眼神中一点坚决眉头轻皱:“我自己去便是了!”

  小玉斜眼瞟他,轻声哼,丹凤眼微微上挑,白他一眼:“得了,他一招就可以将你毙命。”

  楠嵌目光更加坚定,只是眉头皱着,冷汗更密,:“我自己去,不打架便是了。”

  翠云察觉到小玉的口气有些不善,尽管想救雪盛和南珠,但也怕在这神旅惹出祸端,到那时,自身都不保。

  小玉眉眼上挑,眉梢抬起,风淡云轻地看向一旁慌张的翠云,眼中的一点光黯淡。她倒也不说什么,只是淡淡看她,说的话却是给楠嵌听的:“楠嵌仙神,你比我年纪长,在这神旅待的时间也比我长,按理说,你应该知道我们只救助凡人,听她刚才所言,我们要救的,可有凡人?”

  翠云眼中飞快闪过一点希冀,脑中飞速旋转,脑中一点灵现,雪盛的脸浮现在她脑海中,她快速上前走一步,有些胆怯地与小玉那双眼睛对视:“有一个是凡人,有一个是!”

  小玉又看她,只不过微皱起眉头,眼中一点不耐烦。她闭上眼睛,双手在飘忽间突然按住翠云的太阳穴,灵力冲击在翠云脑中,只有一瞬,就又松开了。

  翠云只感觉自己的脑中似乎被人搅动,一阵阵翻江倒海的恶心,她直想干呕,却忍住了。

  小玉轻叹一口气看向楠嵌,眼中的不耐烦被藏下,手上打算盘的啪嗒啪嗒声也停下:“是没撒谎,的确有一凡人,是洛裳上神的女儿。”

  楠嵌目光闪烁,对上小玉的眼睛,与她暗中用灵识对话:原来洛裳上神真有一女。

  小玉也着实惊讶,但她只是轻轻点点头,在外人眼里,他们只是对视了一眼而已。

  小玉丹凤眼微眯,柳眉轻皱,她指尖敲着木桌,细细思考:“我们不可能为了救一个凡人,而耗费神旅的大部分人力。现在神旅只有我们二人,只有我们二人可以去救那凡人,救不了的话那我们也没有办法。”

  楠嵌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为了翠云,又是低下姿态对小玉请求:“要不我们去谈判?”

  小玉斜眼看他,眼中一点不屑被她藏起,淡淡的表情有些令人怀疑,她心想:洛裳上神和山神都不去救,我们又何苦费这力?

  “我只能助你谈判。”小玉沉思几秒后,只能妥协,她无奈叹气,紧锁眉头。

  “那便快去吧。”楠嵌心急又是轻轻捉住翠云的手,化作一道风去了罢,而小玉也是无奈叹气,一脸不情愿,化作一道清凉的仙风,也同去了。

  分界线——————————————————————

  喻冥颤悠悠地乘上变大后的冷窍剑,不过才出花界结界几千里,还有几千里路才能到达那一片黑雾围绕的魔界之中,喻冥甚是焦急,银色泛光的发丝飘逸起,发根有些汗湿了,又被上空的冷风吹得干硬,他的嘴唇略显苍白,整个人就如容易破碎的瓷娃娃一般,柔柔弱弱。

  喻冥实在等不及要见到雪盛,他鼻息有些乱了,这些天他日夜不休,连夜跑到各个界地,忍受极寒和极赤,与神兽大动手脚,就只是为雪盛采集那些炼器之物。

  他此时浑身乏力,又因过度透支灵力而脸色苍白,这些天更也是无法好好修炼,这才是糟糕到了极点,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是疲惫。

  他站在冷窍剑上,几乎要掉下来,满脑子都是雪盛被关在魔界的可怜模样,尽管只与她相处才短短几天,但是他早就关注了她许久,早在皇宫那一段时候,喻冥就在暗处注视着她,因此此番外出,对她深深的担心,也情有可原了。

  分界线————————————

  魔界大牢。

  “求求你,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我还想活着!我想活!”声音颤抖着,苍老的面容留下一滴泪水,那泪水在皱纹深浅不一的脸上坎坷划下,他颤抖的手臂怀抱着的孩子此时大声哭啼着,刺耳的声音让大牢有了短暂的安静,这种程度的安静在大牢出现,很是不可思议。

  大牢里丑陋的魔族堆积在牢笼边,探出头向这边瞧着,黑黝黝的皮肤被铁笼挤得变形,他们此时只想看看这位名声响彻六界的嗜血残暴魔君,会不会杀掉那个年幼的孩子又或是那个年事已高的老人,紧张刺激的气氛在大牢中蔓延。

  老人一只眼睛血肉模糊,空洞又恐怖,另一只眼睛拼命睁大,浑浊的眼白和灰色的眼球却也看不清面前京伦的真实面貌,他双膝紧紧贴着地,膝盖发冷,鲜血和恐惧一起,悄悄爬上他的衣服,沾湿他的心灵,他深深颤抖着,从内心战栗,他颤抖的怀中抱着一个哭啼的婴儿。

  他将哭啼的婴儿紧紧圈在自己怀里,轻轻摇晃,万般柔情在他身上体现。他那一只布满皱纹的黑色大手,轻轻抚上那个婴儿的脸,尽管那手是那么粗糙,抚摸在婴儿柔嫩的肌肤上,刺拉拉地痛。但在婴儿的感觉上,这便是最温柔的抚摸。

  可在这时温柔的抚摸无法战胜杀戮的鲜血带给婴儿的恐惧,他依旧大声哭啼着,老人颤巍巍开口:“魔君,杀我也好,但请你留下这个婴儿,这是牢里的女人诞下的,她死了,我把这个婴儿当做自己孙子看待。我做了一生恶事,”他哽咽一声,带着沉重的哭腔,吐词早已含糊不清,“求求你,别杀他,别杀我的孙子……”

  京伦直直站着,他的手上是纯净之火,那火一开始烧的旺,几乎要舔舐老人那黑黝黝的脸,可此时却慢慢灭了,只剩一点火苗喘息。

  京伦轻叹一口气,看着狼藉不堪的大牢,看着地上肆虐的鲜血流出牢笼,看着地上惨不忍睹的尸体,却没有应得的快意,他看着杀人的快意在这老人面前一点点地流失。

  京伦拧起细长的眉毛,那声叹息轻得只有自己听得见,他手中黑色雾气凝聚,点上那个哭啼的婴儿的眉心,这是一道结界,若是有人伤害他,结界便会起作用。

  京伦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扶着额头,揉一揉太阳穴,带着快意之后一身的疲惫走出了铁笼,在踏出铁笼门的一瞬间。大牢里的所有人大叫起来,有怒吼,有欢呼,有不屑,有憎恨。

  京伦不想理会那些声音,他忽的就冷静下来,他忽的就不想在杀人了,不在那个婴儿前杀人······

  京伦像逃跑一样快步跑出了魔界大牢,他的眼中湿润,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就是憋住不流出来。

  他用力捂住眼睛,深深压住眉骨,痛意似乎让他清醒一些,他紧抿着唇,沉重的脚抬起,像挂着铅一样,一步步走向魔殿。

  他抬眼,忽的看见两阵清风进入魔界结界,身影快到看不清。京伦眉头舒展,但也是拧着,心中的郁闷似乎找到了突破点。

  他忽而就弯了弯嘴唇,将刚才的不痛快甩到脑后,脚步更是轻盈起来。

  分界线————————————

  魔界大殿。

  “你家魔君人影呢?”小玉眉眼一挑,眼神深邃,似乎能看透魔兵的心思。

  魔兵看到她气度不凡,手中还握着令牌,略略思考,知道是神旅的人。他俯首行礼:“回仙神,魔君此去大牢了,还烦请三位殿中等待。”

  小玉点点头,眉梢抬起,轻轻抿着薄薄的丹唇,对魔兵刚刚的措辞很是满意,她大阔步走进殿,耳朵敏锐地听到身后急匆匆的脚步声。

  她大概猜出是魔君,只是不动声色地走入殿内,手指间灵力凝聚,指向翠云,一股清气攀上翠云,她悄悄地为翠云放了一层结界。

  小玉大摇大摆地走到殿中央,看着那台阶上的魔座良久,又转过身,刚好听见魔兵恭敬喊魔君的声音。

  小玉身前的翠云看到魔君,脑海中止不住地想起之前的种种,像是有阴影了一般,她的身子止不住地发抖,但还好楠嵌扶住她,不然她真的会昏死过去。

  小玉最擅长察言观色,观人心她从未输过。她垂眸,看京伦脚步虽轻快,但过于急躁,额头前有冷汗,明明很烦躁,却一脸风淡云轻的样子,甚至有些掩盖不来的快意,难道他早知道我们要来,或者是故意引我们过来?

  小玉紧抿着唇,手间灵力凝聚,一点灵识飞快窜入京伦脑中,却又被生生逼了回去。

  京伦在她四步远那站定,咧着嘴角:“小玉,好久不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进入别人的脑海,把别人的记忆像翻书一样翻阅。”

  小玉也哼一声,掩盖眼中的不屑,但语气明显没有掩饰:“魔君也不赖嘛,现在竟能将我的灵识逼出你脑中了。”

  “你的灵识虽然很厉害,能进入高你几级的身体内,但是这么多年了,我的修为长进是应该的。”京伦又走近一步,扶额垂下的丝带和他的黑色发丝一起垂落在背后,他手里把玩着纯净之火。

  楠嵌不想叙旧,他紧紧皱着眉,只想直入主题:“魔君,此番我们来,是来要人的。”

  小玉身子一僵,来不及训斥楠嵌,连忙观察京伦的脸色。

  京伦听到这话,毫不诧异,只是惊讶小玉竟会把翠云也带来,挑眼望小玉,一脸玩味。

  小玉似乎看破他心思,但脸上并没有表情变化,既然楠嵌已经挑明来意,那也不用扭扭捏捏了,不仅是楠嵌,她也十分讨厌说话绕弯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