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二十五章 归来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3087 2019-08-22 14:24:06

  “魔君,今日我神旅前来,是来向您讨要一凡人的,不用我说,您也知道是谁吧!”小玉直勾勾盯着京伦那双玩味的眼睛,也控制自己,不去看那灼眼的纯净之火。

  “就是那雪盛吧。洛裳上神已经将她交付与我,你们大可不必担心。”京伦微眯眼睛,嘴角一边斜起,坏笑。细细的眉毛扬起,挑衅。

  “若是如此,那我们便不叨扰了。”小玉本就不想惹出事儿来,更不想救洛裳上神的女儿,若是要救,洛裳上神自己便会去救的。既然他这样说,不管真假,先走了便是,不惹事端便是最好的。

  小玉深吸一口气,眉眼放松,向前走出三四步,正要与京伦擦肩而过时,本以为事情就此了了,但隐隐中似乎总预感到有坏事即将发生。

  那楠嵌是个死心眼的,一根筋想要撞南墙,认准了什么东西绝对不撒手:“魔君,您的话,我们何以信得?”他上前一步,坦荡荡如君子,但在魔君眼里,这叫自作自受。

  大事不好!小玉心里暗叫。她见京伦的眸中渐渐有了杀意,他的嘴角咧开,粉红色的小舌头舔了舔贝齿。

  小玉连忙摆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只是眉毛微皱,一脸歉疚,略带愧疚的语气像是真的一般:“魔君,莫要和他生气,他今日被美人迷醉,有些糊涂罢了。”

  京伦轻哼一声,根本不看小玉,直勾勾地盯着翠云,毫不避讳,手中纯净之火高高举起,像是挑衅,在小玉面前左右晃悠,盯着翠云,脑袋一歪,却在问小玉,玩味的语气十分令人恼怒:“那个凡人,也能称得上美人?”

  京伦挑起一边眉梢,眼里有玩味,说出的话更是惹人气血上头:“楠嵌,你说,如果我把那凡人一点点烤熟了,你会怎么样?”

  翠云狠狠一怔,瞳孔瞬地缩小,身体僵硬,眉心被刺激地一抖,几乎是被京伦吓得出不来声。

  楠嵌看到翠云这样子,眉毛直抖,他的手颤抖着拉住翠云的细细的手腕,正要开口说,却被小玉拦住。

  小玉向他使了个眼神,没用灵识,但楠嵌也不自觉地安静下来,只是手微微颤抖,脸上的怒气也显现出来,眉头紧皱。

  小玉退后一步,与魔君京伦保持着三步的距离,她眼里的凌厉不再隐藏,而是完完全全地显露出来。小玉看他,不紧不慢,但又有一种威严:“魔君,你若是杀了这凡人,那便不是楠嵌一人之事,而是神旅的大事了。”

  京伦轻哼一声:“神旅这么些年,没拯救的凡人不知有多少,怎么,你想从我手下夺人?”

  小玉用灵识打开自己的气场,压迫京伦的气场,使自己在心理上看起来更加强大:“正是因为神旅没拯救回来的凡人太多,我才不希望再多加这一个。”

  京伦看到楠嵌紧张地抓住翠云的手,心中明了,小玉是为了楠嵌,才这样与他为敌:“小玉,你莫要忘了,这里的实力,谁最大?”

  很显然的是,小玉的气场压迫没有起到作用,她又听到京伦说这样的话,不免一愣,为了楠嵌,与魔君为敌,是十分不值得的。

  她退后几步,站在楠嵌身边,目光却紧盯着楠嵌,她用灵识传达消息:示弱,我们就可以走了。

  楠嵌一只手抓着翠云,力道很轻,另一只放开的手却紧紧握成拳头,几乎要捏出血印来,短短的指甲就要抠进手掌里。

  小玉自然知道楠嵌的心思,认准什么东西,一根筋走到底,不撞南墙不回头,更何况是他第一个心动的女子。

  小玉和京伦的眼神僵持着,那两人这样对峙,楠嵌心中的火自然越烧越大。

  翠云也知道自己惹出了祸端,她拉一拉楠嵌的衣袖,楠嵌回头看她那可怜模样,心中的气又立马消了一大半。

  楠嵌轻轻放开翠云那细细的手腕,盯京伦良久。四人的气氛尴尬微妙,浓浓的火药味,只需一点火星,就能点燃。

  楠嵌毅然上前一步,思索了几秒后,他的眉毛拧成了一个疙瘩,双手紧握成拳,掐出了红印:“是我不该打扰您,小神这就退下,魔君安好。”声音很轻,只有他们几个能听到。

  京伦可不满足于这几句话,他咧开嘴角,心情大好:“再说一遍,声音大点。”

  小玉死盯着京伦,眼中的不甘毫无保留地显露出来,可无奈自己和魔君京伦比实在弱小,就算和他讨公道,也是妥妥地吃亏。

  楠嵌的脸羞耻地红成桃子,青一块红一块,样子甚是难堪。他双手抱拳,深深鞠下一躬,腰弯成了拱桥,垂下的墨发几乎要碰到地上,尽管羞耻,但楠嵌为了翠云忍住了,他将声音提高,却还是只回荡在大殿里:“是我不该打扰您!小神,这,这就退下······”他就要哽咽,但是声音依旧大着:“望魔君不要见怪!”

  翠云本对他无感,但也明白他这样做是在为自己,久蓄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模糊了在她眼里,楠嵌的为她深深鞠躬的模样。

  京伦的轻轻目光扫过翠云,注视小玉几秒,最后还是在楠嵌身上停下,他哼了一声:“再大声点!让全魔界的人都知道你求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声点啊!”

  楠嵌的双腿打颤,不愿抬起头,让京伦看见他耻辱的泪水,他有尊严,但是在看见翠云的一刻已经土崩瓦解。

  为了她,为了那双眼睛,为了让那双眼睛永远那么单纯,他宁愿自己受苦。

  小玉在一旁紧抿着唇,贝齿狠狠咬着下嘴唇,她不说话,更不能说话。

  四人就那么僵持着,楠嵌憋回即将掉下的眼泪,他猛地站起,眼中有愤怒,但他却不敢明显地表现在脸上,只是尽力压制着,压制着不让它爆发。

  正在京伦要再次挑衅他,拿翠云威胁他时,门口传来的声音让京伦一怔,慢慢转过头去。

  “京伦,你够了!”喻冥手里握着冷窍剑,上面沾着鲜血,似是在挑衅,又是在示威。

  楠嵌像预感到什么,满眼希冀地望向门口的喻冥。

  喻冥的银白的冷窍剑上滴着鲜血,是门口魔兵的血,还散发着阵阵臭气。

  温暖的光从门外照进殿内,光影交错间,喻冥缓缓走来。他风尘仆仆地赶来,银色的头发被风吹得散乱,他眉头紧锁,一双眼睛少见地像狼一样盯着京伦,银灰色的眼眸充满着敌意,空气中充斥着浓浓的火药味,一触即发。

  喻冥不想废话,他此时难受得很,两天没有休息,一直在消耗灵力。喻冥在此刻只想快些解决这档子麻烦事,快些找到雪盛,回到灵山梅林小木屋,那个脱离俗世的地方好好地睡一觉。

  “我不想和你浪费时间,把雪盛交出来,我可以保你不死。”他的语气平平淡淡,没了刚才的霸道,并不是霸道已经消失,只是他巧妙地隐藏了起来而已。

  京伦自然是害怕他的,可自己能在这个时候被他下了面子?

  “喻冥,你此时来得真巧,刚好可以看见······”京伦还未说完,就被喻冥粗暴地打断,一向彬彬有礼的喻冥,此时濒临崩溃:“我不想听,我现在只要我的人!”他的眼神逐渐冰冷,语气也凌厉起来,渐渐又霸道起来。

  京伦的表情也冷了下来,他知道此时对他不利,但他还是想再争取一下,不想让喻冥将雪盛带走:“洛裳上神······”

  “我现在要我的人!”喻冥几乎是喊出来,手中的剑抬起,锋利的剑梢指向京伦。

  京伦的话两次被打断,面如铁青,却不敢发飙。

  这样的山神喻冥使楠嵌和小玉大开眼界,不得不打心眼里佩服洛裳上神的女儿,竟让山神如此爱护和器重她。

  “带我去。”山神一个身影,让京伦看不清虚实,反应过来时,冷窍剑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冰冰凉凉,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破开脖子上薄薄一层皮肤,血将会像喷泉一般喷涌出来。

  京伦知道后果,他直勾勾盯着和自己只有一步距离的喻冥:“我带你去,剑放下。”

  喻冥怕他耍小动作,手中灵力凝聚成一颗银色的丹药,再用灵力撬开他的嘴巴,硬塞进去,封住了他的所有灵力,让他暂时像个普通人类一样。

  京伦恶心地干呕,却呕不出来这颗丹药,只是觉得自己没有了灵力,就像一个普通人一般,身子沉重了许多。

  喻冥做完这些事之后,扫了一眼小玉和翠云,最后目光停在楠嵌身上,又扫一眼翠云,缓缓对楠嵌说:“明日来灵山坐坐。”

  楠嵌点点头,眼中微红,回头望一眼翠云,像是哄小孩子一样,轻声哄她:“明天我们再见昂。”

  翠云一怔,脸上微红,眼中有愧疚,她点点头,有些娇羞。

  小玉无心理会,对喻冥行礼后化作一阵风飞奔回神旅,而楠嵌也恋恋不舍地回去了。

  喻冥看向翠云,没有什么异样的情绪:“先坐在这儿,一会儿我回来。”

  翠云点点头,有些害怕。此时的山神喻冥,像一匹向来乖顺的狼,在月圆之夜终于血性大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