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二十六章 挖墙脚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3170 2019-08-23 15:54:49

  “京伦,我不知道你对雪盛做了什么,但若我知道了,你可小心着点。”喻冥此时眉头紧锁,眼神冷冰冰的,语气里隐藏着着不耐烦,似乎很快就会爆发。

  “山神,有什么好担心的?您那位老友的孩子,可乖了呢。”京伦被他抵着脖子一步步艰难地往前走,梗着脖子的感觉十分不好受,喻冥的大部分重量又都压在他身上,他身体前倾,几乎是托着喻冥,这让他说话和走路都更加吃力。

  “快些走。”喻冥不想和他多说一句话,只想留些力气,快些见到雪盛,于是只是冷窍剑紧紧抵着他的脖子,稍一用力就会划破皮肤,殷红的鲜血便会如注般冲出。喻冥推着他走,他现在只想快些见到雪盛,好快些使自己心安。

  京伦走在黝黑的走廊上,两边的火烛一闪一灭,很是诡异。走廊两边的魔兵齐刷刷不解瞟他,又不敢正眼看,只是似有似无地瞟一下。

  京伦皱着眉头向两边扫视着他们,眼中一点不耐烦。

  “能不抵着我的脖子吗?实力强大的山神难道还怕我跑走?”京伦身子前倾,懒散开口,语气显而易见的不耐烦,还有着试探,试探此时喻冥的状态是否真的如此虚弱。

  “……”喻冥倒是镇定得很,不想说话,更不想理他,只是越走一步,他就越激动,心中的疲惫,也是随着脚步一点点消失,想到即将见到雪盛,他的心就是砰砰跳着的。

  京伦自讨了个没趣,临近雪盛那扇门还有十几步之遥,京伦的脚步放慢了,可以感觉到喻冥抵在他脖子上的剑渐渐松下。

  喻冥的喘息声愈来愈重,像是刻意压着胸腔般,京伦扯了扯嘴角,垂下眼眸,看着脚尖,脑中极速思考:喻冥虽只是个山神,但实力强大,此次一去回来后,竟然这么脆弱,他到底干了些什么?

  要不要趁他不备之时杀了他呢?就算是杀了他,那洛裳上神那边又要怎么和她交代呢?

  京伦烦躁地皱起眉头,脑中这样想着,脚步就更加慢了,甚至跨出去一个小步子,就要停顿几秒才跨第二步。

  “快些!”喻冥昏昏欲睡,几乎把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挂在他身上,眼皮重重的,好像被谁拉着似的,几乎抬不起来,脚上就好像挂了铅一般,每走一步踩在地上,就像有针一样刺挠着他的腿和脚掌,沉重地举不起来腿,更别提走路了,腿又酸又麻,若不是希望快些见到雪盛,他还会这般焦急地来到魔界?还会这样粗鲁地将刀架在京伦的脖子上,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推着他前进?

  喻冥强撑起眼皮,若不是走得太慢了些,喻冥也不会警惕起来。若不是他察觉到京伦的杀气,他也不会突然惊醒,他的脑中一片混沌,只有见到雪盛这个念头清明。在他混沌的脑中划出一道光,他随着那道光走去,意识坚定。

  京伦被那一声突如其来的“快些”吓得不轻,他的身子狠狠一抖,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却被他强压下来,就算这时和虚弱的喻冥动粗,自己也没有胜的完全把握。

  京伦像赌气般加快脚步,他的步子倒是轻盈,健步如飞的。而喻冥却跟不上,几乎是被他拖着过去的,连连踏着小碎步小跑。

  “喏,就是这。”京伦彻底打消了要和喻冥打架的念头,他只好低眉顺眼的,故作心平气和,先顺着他。毕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能活几万年的神,还在乎此时的这一刻?

  喻冥看到那扇门,想到门后是一直期盼的人儿,是一直想要见到的雪盛,立马放下了抵在京伦脖子上的冷窍剑。

  守在门口的魔兵察觉到了京伦的脸色不对,再看是大名鼎鼎的山神大人,也没敢阻拦喻冥。

  喻冥拖着灌了铅似的腿,走一步就脚就更加重,他一手急冲冲推开那扇门,借着惯力进去,踉踉跄跄的。

  雪盛依旧安详地打坐在床边,身边围绕着淡淡的金色灵气,她正在心无旁骛地修炼,没有注意到门被打开,更没注意到冲进来的喻冥眼中的泪水在打转。

  喻冥打开那扇门,第一眼就看见雪盛,就在一瞬间,他的腿好像不那么沉重了,他立马进房间,脚步虽然沉重,但喻冥觉得值得,他将门轻轻阖上,怕惊扰了雪盛。

  喻冥手中灵力凝聚,将房间施了结界,完全阻隔外界的声音。门外京伦咚咚的敲门声,都显得那么无用。

  喻冥隐藏自己的气息,费力地坐在雪盛旁边,细细端详她良久,眼中泪花打转,若不是她正在修炼,否则喻冥很想摸一摸她柔顺的发丝,再看一看她那双琥珀色般的眼睛。

  喻冥眉头舒展,深深吸一口气,心中的担忧像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那一块大石头落地的声音,也是他开始对雪盛怦然心动的声音。

  喻冥知道自己身体太虚弱,还无法给雪盛造灵器,他将目光转移,安宁心神,抚平自己激动的心情,灵珠跃出身体,

  喻冥又是深深吸一口气,端正姿态,眉眼间依旧疲惫,但是眉梢带笑,淡淡的笑。

  两人在房间里并排修炼,而被堵在门外的京伦恼得心急,他手中的纯净之火和他的冲天的怒气一样,熊熊燃烧。

  “和她一起随行来的女子在什么房间?听说叫什么南珠?”京伦的纯净之火舔舐着他的脸,火光照在脸上,烈红的一片,像是被抹上了一层鲜血。

  “回魔君,就在旁边的房间里。”魔兵连忙低下头,双手抱拳,见京伦的脸如此恐怖声音也是颤抖着,就连脚都在打颤。

  京伦看着他胆小如鼠的样子,连脚都在颤抖,不禁鄙夷地哼了一声,扭头打开南珠房间的门,打开的一瞬间,京伦手指轻勾,手上的纯净之火蓄意点燃魔兵的衣角。那憨傻的魔兵还未反应过来,只是几个呼吸间,那纯净之火已经烧掉他的半个身子,又是几个眨眼,他便烧得只剩下了灰烬。

  看守雪盛的另一个魔兵还算机灵,连忙伏在地上,对着那扇刚刚打开的门,大声喊,生怕里面的魔君听不到似的:“谢魔君不杀之恩!”

  京伦大力关上房门,眼睛如狼一般,毫不避讳地盯着南珠。

  南珠本伏在门后偷听,在他打开门的一瞬间就飞快退到床边,端坐在床上,像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一样,更像是等了他很久一样。

  床板是木头,很硬,咯得她骨头疼。

  “不知魔君找我何事?”南珠端坐在床上,两手撑着床,一脸平静,平静得异常。

  京伦双手抱胸看她,扬起眉毛,身体后倾:“喻冥待你如何?”

  南珠大概已经猜到他想要说的话,心中不禁鄙夷一声,但只是装作不知道似的,含糊其辞,与他打马虎眼:“山神大人对谁都是甚好的。”

  京伦眉头紧皱,他低头思考几秒,眼皮轻抬看她:“若是我把你收拢了,他会怎么样?”

  果真是这样!南珠心想,一点都不讶异。

  南珠早已猜到京伦是个喜欢占有的人,总是想方设法地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留下。

  “我忠心于山神大人。”南珠依旧是端坐着,不热不冷地盯着站在门口的京伦,眼神中透出少有的坚定。

  “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山神罢了,给不了你什么好处。”京伦双手抱胸,眉头紧皱,语气很快已经透露出一些不耐烦了,不过可以听出他已经尽力克制自己的不耐烦。

  南珠嘴角忽弯,出人意料地轻哼一声,石头般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她紧了紧眉头,心里十分坚决:“您要是这样说,那可就错了。我身为一块翡翠原石,本无人性和意识,皆因为山神大人的细心浇灌和点拨,才有了现在的我。我对他不仅是感激,我还想报恩。”南珠说完这些,竟被自己感动了。

  这些在京伦眼里皆是废话,左耳进右耳出,根本留不下什么深刻的记忆。

  京伦知道南珠的本体是块翡翠灵石,没有思想的石头有了灵识本就可贵,能化为人形并修炼的几率是少之又少,何况南珠是用灵气和日月精华浇灌出来的灵石,更是万里挑一的存在。

  这样的天赋如果以后可以为他所用,岂不是美哉?

  “你若是跟了我,我能给你更多好处。”京伦依旧是双手抱胸,斜斜地靠在门上,不耐烦已经显现在了脸上。

  “我跟着山神大人,是因为一份情谊。魔君,您还是不要挖山神大人的墙角了。”要不是因为京伦是魔界的堂堂魔君,两人实力差距大,否则她会这样有耐心陪他玩?

  “跟着我,你会有更多的前途。我能给你喻冥给不了的。”京伦还在做最后的坚持,如果能把南珠收入囊中,那他的实力就会蹭蹭上涨,在魔界或神界的地位也是与日俱增。

  南珠沉默几秒,她微拧起眉头,低头沉思。

  南珠这样的神情落在京伦的眼里,是被说心动了,在犹豫。

  “你若是跟了我,大富大贵保你享,你的修炼也会大有提升。”京伦乘胜追击,脸上有喜悦,似乎胜券在握。

  南珠抬眼看他,眼中依旧平平淡淡,甚至没有兴奋或紧张,她只是挪了下坐的位置,好让自己舒服点,她淡然开口:“我只是不知,晚辈有何出众的实力,才让魔君您来挖山神大人的墙角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