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二十七章 回灵山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3244 2019-08-24 14:34:02

  京伦渐渐没了耐心,眉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皱越紧,他不屑轻哼一声,一双细长的眼睛一斜,眼白一翻:“你真身为翡翠原石,石头本无灵性,需要长久的培养,才会有极少的几率产生灵性。而你是被喻冥用日月精华和灵力培养出的万里挑一的灵识和天分。但他实力再强大,不过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山神罢了。”他停顿一下,眼睛望向她,“若是跟了我,你前途无量。”

  南珠心已明了,知道自己不会背叛山神,魔界的魔君京伦,是她一直无比唾弃的存在。

  但她在趴在门上偷听时,已知山神大人在隔壁的雪盛房间修炼,蓄养体力,恢复这些天流失的灵力。但此时若是激怒京伦,与他大打出手的话,以他的实力与脾气,一定会是自己会惨死在他手下。而山神大人此时专心修炼,一定不会注意到隔壁房间里的异常声响,更也无法来救她。那她——就只能拖延时间,先哄哄京伦了。

  南珠眉梢轻挑,佯装饶有兴趣的模样,眼中放射出一点光,睫毛轻颤:“那烦请魔君说说,若我跟了你,好处有哪些?”

  京伦的眉毛舒展开,眼睛里显现出一丝愉悦:“还以为你有多忠心喻冥,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南珠双手十指相握,搭在一条腿的膝盖上,手指尖轻轻敲着手背,她眉梢挑上,低头含笑,又抬头目光坚定地望着倚在门边的京伦:“我跟山神,是因为他实力足够强大,能给我带来好处。但倘若有了更合适的人选,那便换了就是。”

  京伦略微有些怀疑,尽管她对喻冥的称呼已不如山神大人那样尊敬。但这并不足以信任她,因为一开始南珠还是抵触的心理,后来的态度会转变地如此之快?

  呵,她是真心的?

  京伦不动声色,他点点头,略微低头正眼观察她,眉梢抬上,表示出赞许的模样:“你倒是识时务。”

  南珠站起来,整个身子倚靠在小木桌上,一只手的食指尖哒哒地敲着桌子,脸上倒还是平平淡淡,只是有了些傲气:“您要是能给我更好的未来,那我何乐而不为呢?”

  京伦看着她的脸,白白净净,平平淡淡的。情绪的变化并不明显,他看见南珠的那双眼睛也直勾勾盯着他,似乎并无心虚。

  京伦半信半疑,想要试探她一下:“你若要跟我,喻冥那面你打算怎么办?”

  “哼,”南珠轻哼一声,她眼珠子一转,佯装出阴冷的模样:“这么多年在他身边打杂,我也受够了,我若是跟了你,他难不成能把我杀了?”她又哼一声,佯装鄙夷的样子,脸上又装出好奇的模样,两眼微眯:“魔君大人关心山神干嘛?莫不是想替他试试我?”

  京伦此时信任占了上风,他点点头,眼中透露出一丝赞许,还有些惊异,只是没想到南珠竟也是这样阴狠狡诈之人。

  京伦向前走一步,与南珠只有四步之遥,他勾起嘴角:“说吧,什么条件可以让你来到魔界?”

  南珠知道京伦此时已经信任自己,她勾起嘴角,挑起一边的眉梢,高高束起的黑发在身后柔顺垂落,一直到腰间。她双手抱胸:“我要……”

  南珠心思一动,眼神忽闪了一下,在魔君面前,自己可不能这样大胆地提要求:“敢问魔君可以给我哪些?”

  他又上前一步,与南珠只有三步之遥,已经有些近了。他低下头,沉思片刻,抬头时紧紧抿着唇:“你如果可以当我的手下,忠心于我,我便可以与你共享魔界。”

  南珠不由得一惊,以为京伦最多给她些灵器,给她些好处罢了,却没想到是共享魔界,那不就是……

  “魔君的意思是……让南珠当……魔界的魔后?”南珠皱起秀眉,她的眼神有一点担忧,双手抱地愈发紧了。

  京伦紧抿着唇,上前一步,手指抬起,勾起南珠的下巴,他一脸魅惑,也有些鄙夷:“你想多了,我可以给你当个魔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职位,但不会是魔后。”他松开她的下巴,手里黑雾凝聚,变化出一颗黑色的丸子,周围萦绕着黑雾。

  “吃下这个,我便能让你得到我承诺你的前途。”京伦打心眼里还是不信任南珠的,这颗珠子,不管是谁,就算是法力无边的神,吃下就都会堕落成魔。

  “魔君不信任我?”南珠警惕着这个珠子。

  “若是要让我信任你,那便先变成我的同类吧。”想当年,天帝也是赐他这颗珠子,他才堕落成魔,彻底从万人仰仗的神,堕落成万人唾弃的魔王。

  南珠心底里害怕这颗珠子,一旦吃下,自己就会变成魔,除非受到圣光的净化,否则自己永远都不能再变回翡翠石灵的模样。

  “南珠,我的耐心可很快就要没了。”魔王咧嘴笑开,手中的黑珠子递到南珠身边。

  南珠强装镇定地从他手上接过那颗珠子,盯它许久,紧抿着唇,眉头紧锁。

  “怎么,不想跟我?”京伦冷笑,摆出一副早就看穿一切的样子。

  南珠眼睛直勾勾看京伦,透出一丝害怕,被京伦敏锐地抓住。

  “我的诚意,魔君大人,你可要看好了!”南珠将黑丸丢进嘴中,艰难地咽了口口水。

  京伦像看好戏般看向南珠,眼中的期待清晰地显露,他后退几步,有种看好戏的意味。

  突然,南珠像发了急病似的,突然直挺挺地躺倒,眼白上翻,她的身体一阵阵抽搐,口吐白沫,沾染在衣服上,很是恶心,身上的青筋也是一根根地暴起,诡异恐怖。

  京伦笑着,他似乎很满意这样的结果。

  “京伦,你过分了!”门被大力推开,喻冥清冷的脸出现在门口,他眉头紧皱,京伦的纯净之火还来不及燃起,喻冥手上的灵水流就将他团团包围,那是结界,京伦根本动弹不得。

  喻冥身后的雪盛急匆匆地冲进房间,快速扶起南珠,南珠在京伦被制服的一瞬间就镇静下来,呸一口吐出带有唾沫的黑色药丸。

  南珠狡黠地眨眼,那颗珠子的确是被丢在嘴里,但她将药丸藏在了舌头底下,咽下去的是一口唾沫罢了,这种小把戏,京伦却出人意料地没有发现。

  京伦在那水结界中动弹不得,但透过一层纯净的水,却能看见南珠并没有变成魔,可谓是怒火冲心,但他无法挣脱,只能像小孩子一般,在那水结界里大闹大喊,可惜那水结界隔音,他的大喊大闹,外界的三人,根本就听不见。

  雪盛轻轻扶起南珠,递给南珠一块手帕,南珠并没有瞧一眼被困在灵水中的京伦,而是拿雪盛的手帕擦干脸上和衣物上的白沫子。她整理好仪态,向喻冥恭敬问好:“山神大人。”

  喻冥点点头,与雪盛对视一眼,又快速移开视线。

  “走吧。”雪盛主动开口,想逃脱这地狱般的魔界。

  喻冥点点头,与雪盛的想法不谋而合,也想快些回到灵山,回到那小木屋中。

  他大袖一挥,三人立刻化作风,大堂里的翠云也被喻冥一起带走了。

  只留下京伦在那水结界中崩溃地大喊大叫,喻冥走时留下了一句话:“十二个时辰,这个水结界便会解开,你最好不要再次招惹我了。”

  京伦蹲坐在水结界里,疲惫地扶住额头,他的拳头,紧紧握住……

  分界线————————————————————

  灵山梅林中的小木屋附近。

  “雪盛,我们终于回来啦!”翠云激动地拉住雪盛的手臂,眉毛几乎要飞了起来,眼睛兴奋地瞪大,她拉住雪盛的手臂左右摇摆,欢呼雀跃。

  南珠倒是一脸镇静,仔细才能看出她眼中深深蕴含的喜悦。

  雪盛和喻冥并肩走着,两人都是一脸平静,但是嘴角都是止不住地上扬,眉眼都含着笑。

  木屋里跑出灼温,灼温声音颤抖着,带了哭腔,一把抱住山神:“山神大人,你终于回来了!”

  喻冥咳嗽一声,灼温自知失态,立马松开,在看向南珠的时候,竟有些害羞。

  灼温红着脸,走在南珠旁边,小声问她:“在魔界还好吗?大魔王京伦有没有为难你?”

  虽说是声音小,但全被前面的三人听见,雪盛和翠云捂嘴轻笑。

  喻冥想到在花界时,花神开的玩笑,而自己旁边就是雪盛,不免红了脸,脸颊像发烧了一样烫烫的,就连耳朵根都是通红的。

  喻冥悄悄侧脸看雪盛,看到她捂嘴轻笑时的模样,心思不免一动,又连忙转过脸去,脸却更红了。

  南珠被前面二人的笑声搞得尴尬,她将手背过去,戳了一下灼温,灼温竟没脸没皮地嘻嘻地笑起来。南珠也不生气,被他逗得嘴角忽弯,又很快压制下去。

  喻冥知道时间紧迫,他整理好自己的心情,转身看灼温:“这些时日我不在,修炼得如何?”

  灼温的脸色严肃起来,但有隐藏不住的开心:“回山神大人,灼温已经修炼到灵阶五阶后期了。”

  喻冥点点头,又看向南珠,

  南珠紧随其后,自觉回答:“回山神大人,南珠已修炼到灵阶六阶后期。”

  喻冥又看雪盛,不觉脸上又浮上一层红晕,砰砰的心跳让他胸闷。

  雪盛的脸上也是一层红晕,却有一丝欣喜:“我已是灵阶六阶初期。”平平常常的回答,但雪盛的内心不知有多激动。

  喻冥察觉到她眼中的期待,他佯装咳嗽一声,四处张望,不知道看哪里好:“不错的,都挺不错的。”

  雪盛心里美滋滋的,但又不好表现出来,翠云兴奋地拉着她的手,崇拜又羡慕的眼神在南珠和雪盛之间徘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