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三十章 回忆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3171 2019-08-27 16:22:03

  喻冥的脸浮上一层微红,有些烫,为了掩饰尴尬,他一手将另一边宽大的袖子拢起,拢起袖子的那只手,又去拿那刚倒了沸水的杯子。

  “斯——”那水还烫着,喻冥只是手指尖碰到那杯沿,就被杯沿烫得猛地缩回手,喻冥忙轻轻呼了呼手指,他不仅脸上通红,就连手指尖也通红。

  三尾侧身,一双紫色的眼眸狐疑地看他,眼中是怀疑,朱唇一边勾起,有尖尖的毒牙,露着锋芒,他像看穿了什么似的:“雪盛不过是一个上神之女而已,你不会为了一个上神之女如此拼命,你是不是?对她……”他狡黠地停顿一两秒,留下遐想的空间,看喻冥的脸更红,嘴角疯狂上扬,他又接着说下去,慢悠悠地:“你莫不是……对她有意思?”

  喻冥十指尖微红,他的整张脸通红,有些滚烫。眼睛内不可思议的光在闪,雪盛的音容笑貌全部一股脑冲进他的脑中,小时候的模样,和长大后的腼腆,在他脑中久久不能散去。

  他想起了许多往事:

  当洛裳上神来到灵山,将雪盛托付给他时,他的内心是拒绝的。但无奈洛裳上神是自己的老友,只能无奈答应。

  当他第一次隐身进入皇宫,第一次见到雪盛时,雪盛应是六岁时,雪盛正被那后母责打,原因竟是打翻了一碗汤罢了。

  雪盛小小的一只跪在地上时,鼻涕和眼泪混在一起,一直磕头求饶,一个六岁的孩子,白净娇柔的皮肤上却是一道道的紫红色的印子。

  第二次去皇宫看她时,应是雪盛七岁生辰时。可笑的是,一国公主,七岁生辰竟没有一人来看她。她一人在屋里,拿了一块红豆糯,旁边放着小小的蜡烛,给自己唱生日歌。翠云和她玩得似乎不亦乐乎。但喻冥能看出来,雪盛过生辰时无人来陪的失落。

  第三次看她时,是她生辰后的没几天。后母在大堂里刁难她,梵弦拿了她的心爱的小玩偶,那是她唯一的玩偶,雪盛要抢回来,后母于是又打骂她。

  七岁的雪盛抱着那玩偶不撒手,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母后的巴掌抽在她脸上,去抢那玩偶,雪盛竟是顽强地不松手,只是一根筋地紧紧抱着。

  比她小一岁的梵弦最后嫌弃玩偶丑,不要那玩偶了,雪盛竟是欣喜若狂的模样,脸上明明还有泪水,却咧开嘴角笑着,又抱着那玩偶独自在房间睡了一晚上。她鼻青脸肿地抱着那玩偶,竟不委屈,仿佛有这玩偶世界便安好了。

  过了几天,那玩偶依旧是没了。梵弦妒忌她功课比自己好,将那玩偶在她面前焚了。

  喻冥皱着眉头在一旁看着,很是心酸。

  七岁的雪盛怔怔的,一句话也没有说,一滴泪也没有流。只是转身进入房间,和往常一样轻轻阖上门,闷头睡了一觉。

  喻冥隐着身,进入那房间,细长的手指划过她的脸,拂去她无声的泪水。

  自那之后,喻冥再也没去看过雪盛,但脑中常常出现她小小的一只跪在地上求饶的样子。他只是叹气,只是心酸,想着等她来到灵山,一定要好好待她。

  没想到,她真的来到灵山了。

  当年只有他腿高的小姑娘,转眼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在树洞看到她的一瞬间,着实被她惊艳了。

  那三千墨发垂下,如水的琥珀色的眸子,那薄薄的丹唇,那细腻如脂的皮肤,已经看不出被打骂的痕迹。

  看来,应该是过得挺好的,他心想。

  又和她有了一段时间的相处,取得了她的信任,也见证她的成长和进步。

  她进步得实在是太快了,以致于喻冥一直担心,她这头小羊羔,随时会被恶人拐走。

  在他眼里,十五岁的雪盛似乎还是那个七岁的孩子,手无缚鸡之力,只能被他保护。

  当他远去给雪盛寻找灵器时,心中的担心几乎要涌上他的眼中,离别时,他的心中深深的不舍。

  随即又知道雪盛被魔界京伦抓走的消息,心头狠狠一紧,狠狠地抽搐了。

  当他拿到了云纹娴霞花,第一念头就是快些到达魔界!

  他马不停蹄地跑向魔界,跑向……自己心爱的人啊!

  当他来到魔界,第一眼就想看到雪盛!

  当他抵着京伦的脖子时,浑身上下因为几天几夜没休息而筋疲力尽时,让他走下去的动力是雪盛!

  当他费力打开那扇门,第一眼看见雪盛时,他多么想冲上去抱住她!

  但他只是狠力关上房门,布置结界,不让任何人打扰他们!

  当雪盛修炼完之后,他与她双目对视,他多么想抱住她!

  但他只是点点头,雪盛也只是眼中的一点欣喜,问候了一声罢了。

  自从洛裳上神将雪盛托付给他,他便隔几天去皇宫看看她,看看她的生活,她的喜怒哀乐,他知道雪盛喜欢吃红豆糯,他也心疼雪盛在宫中被欺压!

  但自己只能强压这份感情,强制自己不去想。

  雪盛的未来还很长,而自己只想做个小小的山神罢了!

  “哼。”一声轻哼传入喻冥的耳朵,他猛然清醒。

  三尾不屑的眼神瞟他,一脸嫌弃:“没想到神级四阶的山神对待感情竟然如此懦弱,你的所作所为都在暗示着雪盛是你的心上人,你难道不自知?”

  喻冥睫毛轻颤,不敢抬头看三尾,上古神兽的眼神太过锐利,使自己无处遁逃。

  清泪在他眼中汇聚,他双手紧握,颤抖着,颤栗着,他压低声音,已经带了微微的哭腔:“我配不上她,她的未来,与我天差地别。”

  三尾一个白眼翻给喻冥:“你难道看不出来这丫头对你也有感觉?”

  喻冥一怔,他抬头,眼中有期待:“真……真的?”

  三尾似有似无地嗯一声,他头上的紫色水晶闪了闪,映出喻冥颤抖的身子:“这丫头看你的眼神很不一样,看到你时,眸子都是闪烁的!”

  喻冥嘴角轻弯,有些许高兴,可马上又是悲哀,一大股悲伤袭上他的心头,他的心在抽搐:“我会耽误她的。”

  “不,你会给她动力的。”三尾十分认真,早已没了玩闹的心态。

  “情情爱爱这些事情,是看二人的。我一个上古神兽,何曾没有经历过!只要心在,就永远都在。”三尾眼中的清泪聚集,他声音颤抖,大手从怀中掏出一块水晶,他抚摸着那块银色的水晶:“这是我已故爱人的水晶,只要心在,她就一直在。就算是生死,也无法将我们分离。”只在一瞬间,他又将水晶揣进怀中,脸上悲痛欲绝的表情很快被他强压进心里,他的心一阵阵地抽痛,胸口闷地喘不过气来,他眸子闪闪,一字一句很坚定:“相信我,相信你们。只要心与心靠近,二人永远不会分离。”

  喻冥的胸口一阵疼痛,他的头发昏,眼前迷迷蒙蒙,他只是摇摇头,一行清泪流下他脸颊,他踉踉跄跄站起,向着小木屋跌跌撞撞地走去,每走一步,他的心就狠狠发痛,几滴清泪坠下,他推开小木屋的门,将自己藏进那个封闭的小木屋中。

  从小木屋里,可以听见他的哽咽,他的抽泣。

  三尾也听见了,听见许多天下有情人的叹气,听见每个人心痛的嘶喊。

  雪盛专注于修炼,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声音,可她……何尝听不到自己在一开始见到喻冥时,怦然心动的声音呢?

  分界线————————————————

  灵山树洞中。

  “那个老京伦,竟然耍我!”尾生在树洞里踱步,毛茸茸的两条尾巴在身后摇曳。

  尾生长长的黑色指甲拢着自己的银发,他紧皱着眉头,鼻子一耸一耸,狐狸的尖牙被他露出,闪着冷冷的银光。

  树洞中的边角黑暗中,一团黑雾若隐若现。

  尾生停下踱步,一下子躺在藤椅上,毛茸茸的大尾巴盖在身上,他轻轻抚摸着光滑的皮毛,越想越是愤恨。

  “等我强大了!我一定要整死他!我要他,生不如死!”尾生语气激动,几乎要从椅子上弹跳起来。

  他目光愤恨,在脑中构思着要如何强大,又要如何杀掉他。

  “你想要力量吗?”空洞的黑暗中,一丝微弱的声音响起,却清晰地在尾生脑中炸开!

  尾生突然回神,细细回想刚才的声音,有些心悸,但只当自己听错了罢。

  “你想要力量吗?”黑暗中的黑雾若隐若现,声音却无比清晰,他的声音逐渐响亮:“我问,你渴望力量吗?”

  尾生警惕地站起,却分不清这声音来自哪里,似乎包围着他,让他迷失了方向。

  那团黑雾逐渐清晰,声音也更加响亮:“你渴望力量吗!回答我!”

  尾生心头一颤,他颤颤巍巍,因察觉不到对方的方向,他感到恐惧:“我……渴望。”

  突然,尾生像是一脚踩空了般,整个身子如坠落般沉重,他昏了过去。

  只是几秒,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周围一片黑暗,不是没有一丝光的黑暗,而是所见的所有事物,都是黑色。

  “我能给你力量,在这里面修炼,我能给你力量。”尾生感到有什么东西在靠近他,不禁起了警惕心。

  尾生连连后退几步,银色的眼眸都是恐惧:“你,你是谁?”

  那黑雾颤抖一下,随即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原来也是个怂货!”

  尾生听到怂货这个字眼的一瞬间,就怒了,愤怒充斥着他的眼眸:“你到底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